手机上阅读

第649章 可以救她的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破结界而入的,当然是一脸杀气的赫连玄玉。

    而妖落烟,正练到紧要关头。

    明明感应到有人闯入,但妖落烟却无法睁眼,更无法放弃进行到一半的妖法进阶。

    “妖落烟,你的死期到了!”赫连玄玉何等聪明,一眼便看穿妖落烟正在修炼的紧要关头。

    顿时,他一声冷笑,扬掌朝妖落烟拍去!

    这一掌几乎蕴含了赫连玄玉体内七八成的神魔之力,威力非同小可。

    即便是妖落烟,也只能承受一半的力道而已。

    所以,妖落烟非躲不可。

    妖落烟恼怒异常地在心里低咒了一声,不得不强行逼退功力,往左边迅速一跃,躲开了赫连玄玉这凌厉的一掌。

    随后,妖落烟只觉得身体里气血翻涌,被强行收回的妖力在体内到处乱窜,有走火入魔之兆。

    糟了!

    妖落烟暗叫不好,扭头就想躲进妖洞更深之地。

    “想跑?”赫连玄玉眼眸冰冷至极,他冷冷一笑,如魅影般出现在妖落烟面前,一掌狠狠击向妖落烟的肩头。

    妖落烟想躲,但此刻体内气血突然猛烈翻涌,令她身形一晃,妖力根本无法使上来。

    于是,‘砰’的一声,赫连玄玉一掌狠狠拍在了妖落烟的肩头。

    而后又是一声‘砰’的巨响,妖落烟砸在妖洞洞壁上,‘噗’一声喷出了鲜血。

    该死!妖落烟一声咒骂,她感觉到体内气血不断在翻涌,很显然是修炼被赫连玄玉强行打断,就快走火入魔了。

    如果再不想办法,她就真的会功亏一篑,妖力至少倒退三分之一!

    那样的话,她还怎么和赫连玄玉博弈?

    妖落烟狠狠一瞪赫连玄玉,嘴角冷冷地一勾,眸中快速闪过一丝异芒。

    “嗡舍贝萨多嘛累咩唛轰!”妖落烟将藏神宝镜一丢出,口中大喊咒语。

    顿时,妖落烟飞快地化作一丝青烟,进入了藏神宝镜。

    赫连玄玉走上前,眸光一冷,一脚踩住了藏神宝镜。

    这个老巫婆,果然很狡猾。

    赫连玄玉冷冷抿唇看着藏神宝镜半晌,拾起了藏神宝镜,抓在手中离开了魔界。

    赫连玄玉回到玄王府,众人已经群聚在正厅。

    他们从朦雨口中得知上古功德镯发生异变,凤玲珑似乎有危险,而赫连玄玉带着凤玲珑去了魔界。

    “玲珑怎么样了?玄玉?”瑶池女神一见赫连玄玉回来,心忧如焚地迎了上去。

    神尊一并随同,脸色也很不好看:“玲珑如何?”

    赫连玄玉眸光冷冽,不发一语地将藏神宝镜放在桌上,而后,从内天地里抱出了凤玲珑。

    众人一见凤玲珑陷入沉睡中的模样,都是惊了一惊!

    “这才十日,怎么上古功德镯就发生了异变?”瑶池女神紧握住凤玲珑的手,美丽脸庞透着忧心与不解:“宇辰南不是说,上古功德镯七七四十九日之后才会苏醒吗?”

    “他那恐怕是掩人耳目的。”赫连玄玉冷冷说道,“其实十日就够了。”

    众人恍悟,但看着凤玲珑现在的样子,却又有些不解。

    上古功德镯为何会反噬凤玲珑?

    “原本以为上古功德镯会帮到嫂子,哪里想到是个祸害!”司空湛急得双眸赤红,嫂子这血液是直接被封住了啊!

    但是,谁又了解上古功德镯呢?

    圣殿中的上古大神们都不了解这些上古宝物,何况是他们?

    “神魔灵识也不知情?”神尊深深蹙眉。

    赫连玄玉漠然摇头:“回来的路上我已经问过了,他现在很难感应到一些事情,不知是何缘故。”

    瑶池女神心中微微一动,看了看神尊后说道:“那妖落烟的妖力,有没有可能影响到神魔灵识的感应能力?”

    众人一怔。

    “玲珑也是这么想的。”赫连玄玉看了瑶池女神一眼,很是不高兴地说道。

    这个妖落烟,他怎么就那么想扒了她的皮呢?

    “你这趟出去,是去找妖落烟了吧?”瑶池女神看着赫连玄玉的神情,微微领悟。

    赫连玄玉淡淡点头,视线瞥向那藏神宝镜,冷冷一哼:“她果然得到了宇辰梦茴的心,我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在修炼妖法。不过,被我打断了,似乎有些走火入魔。”

    “莫非,她在这藏神宝镜之中?”瑶池女神神情诧异。

    “不错。”赫连玄玉再次点头,“她因怕走火入魔,便躲进了藏神宝镜中。在藏神宝镜中,她是没有妖法的,自然不怕走火入魔了。”

    或者说,妖落烟在藏神宝镜里面可以得到恢复。

    只要她体内妖气不乱窜,她就不会走火入魔。

    等到她在藏神宝镜中伤势痊愈,离开藏神宝镜后便也不会因妖气乱窜而走火入魔。

    “这个妖落烟太可恨也太狡猾了,我看不如杀了她以绝后患!”司空湛面色冷峻地做了个‘咔嚓’的手势。

    “杀了她?”风瞿人淡淡一笑,“如果赫连可以杀了她,岂会容她逃走?”

    妖落烟何等强大,所有人联手也未必杀得了她,她太狡猾了。

    “我说的是现在。”司空湛不以为然地撇嘴:“她既然在藏神宝镜之中,妖力全无,我们为什么不能派几个女人进去杀了她?”

    男人不好欺负女人,不好动手是吧?那就派几个女人进去呗!

    这圣灵大陆上,懂得拳脚功夫懂得杀人还不用靠斗气神力魔力妖力的女人,实在太多了好吗?

    “你是猪脑子吧?”朦雨没好气地白了司空湛一眼,提醒道:“每月十五,众神都要进藏神宝镜躲避上古神罚。而藏神宝镜必须每十日一食藏神宝镜的妖气,你杀了妖落烟,是想让众神都被上古神罚追杀吗?”

    “我……”司空湛瞬间哑口无言了。

    的确,一旦藏神宝镜失去妖落烟的妖气,就会失去原本的作用,就无法帮众神抵御每月一临的上古神罚了。

    至于制服……

    之前第二次进藏神宝镜时,司空湛有参与,自然清楚藏神宝镜内他们虽然制服了妖落烟。

    但,一出藏神宝镜,妖落烟的妖力就恢复了,随后逃之夭夭。

    根本没有任何人,困得住妖落烟。

    “杀不能杀,困困不住,的确是个难缠的对手。”风瞿人淡淡勾唇一笑,眼底却写满无奈。

    饶是智囊军师,风瞿人也终于有技穷的时候了。

    “现在不是考虑妖落烟的时候。”赫连玄玉不悦地扫了一眼众人,随后心疼地看着怀中的凤玲珑,“现在该考虑如何救玲珑!”

    众人面面相觑。

    连月清尘都查不出来如何救凤玲珑,他们还真不知道这种症状从何而来。

    毕竟,上古功德镯头一次功德圆满,之前从来没有过这种变化。

    既然是第一次,便无经验可寻。

    “上古功德镯是宇辰南送来的,而魔界和妖落烟有往来,会不会是妖落烟从中做了手脚?”司空湛猜测道。

    赫连玄玉眸色一冷,他之前正是这么想,所以才去魔界找了妖落烟的晦气。

    不过看见妖落烟在修炼之后,赫连玄玉改变了这种想法。

    如果真是妖落烟所为,妖落烟会明明白白承认,这老巫婆很傲气,不会这边出手,那边又安安静静地修炼。

    再一联想到宇辰南当众说的上古功德镯需要七七四十九日才会苏醒一事,赫连玄玉更是确定妖落烟和宇辰南没有在上古功德镯上动手脚了。

    因为,宇辰南之所以会这么说,定然是瞒天过海之计,想让妖落烟等七七四十九日之后再出手。

    结果,妖落烟果然上当,一个大意之下,回妖洞修炼,却被他给破坏了。

    赫连玄玉微微一声冷哼,说起来,倒是因缘际会。

    “不会是妖落烟和宇辰南。”赫连玄玉淡淡下了结论,随后抚摸凤玲珑的脸庞,轻声一叹。

    他捧在手心的宝贝,为何总是遇到磨难呢?

    赫连玄玉心里在滴血。

    “主子!外面来了个蒙脸的姑娘,她自称是独孤梦茴,说是来投奔玄王府的!”

    突然,一名玄王府侍卫匆匆跑进正厅,下跪禀道。

    独孤梦茴?

    所有人都看向了那名侍卫,见那名侍卫脸色古怪,不禁也在心里嗤之以鼻。

    什么独孤梦茴?改了三回姓,如今终于通过上古功德镯证明是天魔之女宇辰梦茴了,她自己居然又改回‘独孤’姓氏?

    “让她……滚。”赫连玄玉头也不回,视线一直锁住凤玲珑的脸庞,丝毫不曾移开。

    那名侍卫微微一哆嗦:“是,主子。”

    随后,侍卫离开,前去传达赫连玄玉的命令。

    众人正准备将独孤梦茴造访一事抛诸脑后,但很快那名侍卫又回来了。

    “启禀主子,那自称是‘独孤梦茴’的蒙面姑娘说,她有办法可以让主母苏醒。而如果主母明日天亮之前不苏醒,就回天乏术了。”侍卫的声音彻底哆嗦了。

    不是他想烦主子,而是他怕此事不禀报,主子才会真的剁了他!

    而且,他也希望主母醒过来,因为主子实在太爱主母了。

    赫连玄玉攸地一抬头,眸色冷冽之极。

    “我说赫连,你不会相信那个女人说的是真话吧?”司空湛不敢置信地挖了挖耳朵。

    相信那个女人的话,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好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