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50章 该相信她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玄玉冷眸幽深,静静地看着沉睡中的凤玲珑。

    宇辰梦茴自称是独孤梦茴,事情本来就透着怪异。

    而她竟然说可以救玲珑,还说明日天亮之前玲珑不苏醒,便再也不会苏醒……

    赫连玄玉眸中浮现一抹挣扎。

    他,到底该不该相信那个心如蛇蝎的女人?

    “玄玉,先让人进来,观察其言行再说吧。”瑶池女神爱女心切,替赫连玄玉拿了主意。

    不管那个蒙面姑娘到底是不是宇辰梦茴,又是否包藏祸心,都必须见过之后再作定论。

    而若真能让玲珑苏醒,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赫连玄玉眸色微微一闪,想着看看也无妨,便淡淡一挥手:“让她进来!”

    “是,主子。”侍卫明显松了口气,转身擦了把汗,飞奔了出去。

    众人都忍不住蹙眉,只因复活的宇辰梦茴再度来了。

    按照惯例,每一次宇辰梦茴出现,都会带来不小的灾难。

    尤其是凤玲珑和赫连玄玉之间。

    但不知这一次……众人暗暗捏了把汗。

    很快,侍卫领着一位蒙面姑娘进了玄王府。

    当一阵清香飘入鼻腔时,众人就无奈地望了望头顶:确实是宇辰梦茴没错,那股特制香粉的味道让人太熟悉不过了。

    “梦茴见过玄玉哥哥。”独孤梦茴一见赫连玄玉,美眸中顿时绽放一抹娇羞,还有惊喜。

    她轻盈上前福了一福,低眉顺眼地站在了赫连玄玉下方。

    赫连玄玉凤眸微微一眯,这个宇辰梦茴,不对劲。

    赫连玄玉堪称绝无仅有的精明眼神,瞬间看出了宇辰梦茴在气质与神态还有语气上,与夏侯梦茴的不同。

    反倒是……像极了当年的仙乐台梦仙子独孤梦茴。

    赫连玄玉不动声色地看了眼前女子一眼,淡淡漠声问道:“你说,你可以让玲珑醒过来?”

    见她,只在乎这一点而已。

    独孤梦茴眼底微微浮现一抹受伤,半晌后才低头低语道:“三日前,我做了个梦,梦见凤玲珑被一个镯子所伤,陷入沉睡无法醒来。”

    赫连玄玉冷眸一眯,三日前?

    那岂非是在玲珑被上古功德镯反噬之前?

    “在梦里,我看见了一个小孩子,他很可爱。”独孤梦茴认真回忆着,“他手里攥着一颗神珠,然后他把神珠送给了我,我神使鬼差地将神珠捣碎,合着生肌膏涂抹在凤玲珑的身上,然后凤玲珑就醒了。”

    众人听得云里雾里,什么小孩?又哪里来的神珠?

    凤玲珑和赫连玄玉倒是生了个孩子,有一颗神珠,但孩子出世时神珠已碎,怎么可能有第二颗神珠呢?

    “孩子,神珠。”赫连玄玉微微抿唇,神情若有所思。

    司空湛一见赫连玄玉表情,连忙指责独孤梦茴道:“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你怎么会刚巧做了这样一个梦?”

    独孤梦茴倒是有些委屈:“我也不知道啊,我做梦之后本也没在意,可谁想到今日听一个魔界中人说,凤玲珑被一个镯子所伤,陷入沉睡中了,所以我才到玄王府来的。”

    司空湛哼了一声:“你有那么好心救我嫂子?”

    这才是重点。

    独孤梦茴应该巴不得凤玲珑死吧?怎么会想到来救凤玲珑?

    “我……”独孤梦茴哀怨地看了一眼赫连玄玉,语气略微委屈:“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好像很多事情都忘了……现在三界怎么会变成这样?还有,我爹为什么不认我了?玄玉哥哥又为什么恨我入骨?”

    “你忘了?”司空湛夸张地挖了挖耳朵,爆了句粗:“靠!你做过那么多坏事,然后你说你忘了?我是不是也该揍你一顿然后告诉所有我忘了?”

    众人撇嘴。

    没有人相信独孤梦茴的话,哪怕她神情再无辜纯真。

    上这个女人的当,上得还不够吗?

    “我是真的不记得了……”独孤梦茴眼底浮现盈盈水光,一脸的委屈,“我回到仙乐台之后,我爹不认我,还告诉我好多我根本无法理解的事情……”

    这女人回仙乐台认仙乐台台主这个爹?众人微微一怔,随后面面相觑。

    不太可能吧?

    对于现在的宇辰梦茴来说,怎么可能去认仙乐台台主为父?

    不管是斗皇圣尊夏侯渊,还是魔界之主宇辰杰,都要比仙乐台台主牛一万倍,宇辰梦茴怎么会不清楚?

    “本来我是不相信的……”独孤梦茴吸了吸鼻子,“可是后来我离开仙乐台,到处一看,果然跟我爹说的一模一样……三界,真的变了……”

    司空湛挠了挠头,看了看赫连玄玉,又看了看风瞿人。

    他低声咒了一句:“搞什么!不会是要玩失忆的游戏吧?”

    “刚刚见到玄玉哥哥,我就看出来玄玉哥哥变了,玄玉哥哥很恨我……”独孤梦茴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像当年那个赫连玄玉稍微有些熟悉的姑娘。

    赫连玄玉眉梢微微动了动,看着独孤梦茴哭得梨花带雨,他眸中泛出一股冷意。

    半晌,赫连玄玉才淡淡说道:“你的梦境是否为真,很快便能证实。”

    呃?

    所有人包括独孤梦茴,都是一怔。

    这怎么证实?

    虽然说独孤梦茴是以此为由来见赫连玄玉,但她并不敢确定梦境是真的,而且她也不知道孩子和神珠要到哪里去找。

    其他人也不明白赫连玄玉的意思,瞬间都看向赫连玄玉,等待他的证实。

    “麻烦神尊打开天灵境,将天瑞抱出来吧。”赫连玄玉淡淡看向神尊,俊美如斯的脸庞透出一股自信。

    众人一怔之后,旋即明白过来。

    原来,赫连玄玉是认为独孤梦茴梦境中那个孩子,是小天瑞?

    神尊一怔之后也迅速回神,点了点头后进入天灵境。

    此刻已经是日落之后,小天瑞自然可以被抱出天灵境。

    神尊进入天灵境时,小天瑞刚自我修炼完,小婴儿的状态,憨态可掬,可爱极了。

    “来,外公抱。”神尊俊美脸上露出一丝和蔼,但嘴里的话却是让人忍俊不禁。

    真是……超级年轻俊美的外公啊!

    小天瑞已经吸纳了足够的灵气,此刻正是满足状态,倒也认得神尊而张开了双手。

    不过,那左手的小拳头时刻握得紧紧的。

    神尊眸色微微一闪,想到了独孤梦茴那个梦境。

    但他没有任何举动,只轻柔地将小外孙抱了起来,很快出了天灵境。

    小天瑞一见赫连玄玉,突然就激动地挥舞小拳头,咿咿呀呀叫着要投入赫连玄玉的怀抱了。

    神界孩子成长自然比人界小孩快速,此刻小天瑞已经相当于人界小孩六个月的光景了。

    他已经认得身边亲人了。

    赫连玄玉冷眸中浮现一丝柔和光芒,他淡淡一笑,伸手从神尊怀中将小天瑞接了过去。

    ‘啵’!

    小天瑞毫不客气地在赫连玄玉脸上啵了一口,响亮亮的。

    众人都忍俊不禁笑了出来,之前的淡淡愁意被吹散了不少。

    “就是这个孩子!”独孤梦茴一指小天瑞,激动地喊了出来。

    在她梦里出现过的那个孩子,就是眼前这粉嘟嘟的小婴儿!

    独孤梦茴简直有些不敢置信,难道梦境都是真的吗?

    众人也惊呆了。

    “喂,我说你这个坏女人,你到底在打什么如意算盘?”事情牵扯到凤玲珑和赫连玄玉的孩子身上,司空湛可忍不住了。

    这个坏女人不是想打孩子的主意吧?司空湛深表怀疑。

    其他人也这么想,纷纷用怀疑的眼光看着独孤梦茴。

    独孤梦茴却是看着小天瑞,激动地说道:“看他的左手!我在梦里就是从他紧握成拳的左手中,拿到那颗神珠的!”

    本来有怀疑独孤梦茴是指鹿为马的人,听见独孤梦茴这话后,视线往下,果然看见小天瑞紧握成拳的左手。

    顿时,众人最后一丝疑虑都打消了。

    赫连玄玉淡淡看向儿子紧握成拳的左手,在儿子再一次扑上来给他啵啵的时候,他点住了儿子的额头,视线落在儿子左手上:“左手里有什么?给爹看看。”

    就算是相当于人界六个月的孩子,但小天瑞能听懂什么呢?

    不过,小天瑞却是极其聪明的,他从赫连玄玉看他左手的眼神,稍稍揣摩到了赫连玄玉的心思。

    小天瑞将拳头握得更紧了。

    看样子,小天瑞并没有将拳头松开的意思。

    “你斗得过爹吗?”赫连玄玉淡淡一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迅速用神魔之力掰开小天瑞的左拳头。

    刹那间,神珠芳华在屋子里显露出来,刺得不少人瞬间闭上了眼。

    还有一些人,甚至被刺得流出了眼泪。

    赫连玄玉微微眯着眼,看见漂浮在空中的神珠,神情高深莫测。

    一切,真的像独孤梦茴的梦境一样。

    有镯子,有沉睡,有孩子,有神珠。

    那么,是否按照独孤梦茴梦境中所做,凤玲珑就能被救醒呢?

    赫连玄玉还在沉思。

    独孤梦茴喜悦地看着赫连玄玉,欢喜道:“玄玉哥哥,你看,我没有骗你对吧?”

    所有人面面相觑,这女人真的怪怪的啊!

    难不成,真的失忆了?

    独孤梦茴又绞了绞手,低声说道:“玄玉哥哥……我骗谁,都不会骗你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