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51章 以女救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眼看夜色渐浓,凌晨很快要到来。

    所有人忧心如焚。

    如果独孤梦茴的梦境为真,天亮之前凤玲珑还不醒来的话,就永远也醒不来了,那可是要翻天覆地了!

    深爱凤玲珑的赫连玄玉,一定会搅得三界鸡犬不宁。

    他现在,有这个本事。

    在一阵沉寂的不安中,赫连玄玉淡淡扬起了唇。

    他深沉的眸色紧盯独孤梦茴,天籁般的语气不疾不徐:“我不管你是宇辰梦茴,还是夏侯梦茴,或是独孤梦茴……”

    独孤梦茴心里微微揪了起来,她的玄玉哥哥,怎么会用这么陌生的眼光看她呢?

    难道,在她不记得的记忆里,她真的做了什么让他不可原谅的事情?

    还是说……跟床上那个美得不像话的女人有关?

    独孤梦茴很是嫉妒,但她小心翼翼地藏起了这份情绪。

    男人不喜欢善妒的女人,她不要被玄玉哥哥讨厌。

    “只要你伤害到玲珑,我就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尝遍这世上所有的痛苦!”赫连玄玉语气攸地阴戾,冰寒刺骨。

    凛冽的气势,一瞬间从内而外爆发出来,让独孤梦茴胆寒地退后了一步。

    “现在,你考虑清楚没有?”赫连玄玉漫不经心地捉起凤玲珑的手,在唇边虔诚一吻,冰冷视线瞥向独孤梦茴:“你的梦境,到底是你杜撰的,还是真实存在的?”

    独孤梦茴心凉如水。

    她心心念念的玄玉哥哥,已经变了啊!

    早知他情深,奈何对象不是她。

    所以,如今他看着她,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那一份疼惜,取而代之的是敌人般的冷酷与无情。

    独孤梦茴心里痛得不行,也怕得不行。

    “我……”独孤梦茴犹豫着开口,最终为了离赫连玄玉再近一些,而选择铤而走险:“我是真的做了那样的梦,不是我刻意杜撰的。”

    对于现在的独孤梦茴来说,确实记忆中存在这样一个梦。

    否则的话,她怎么知道凤玲珑和赫连玄玉的孩子手上,有一颗神珠呢?

    她想来想去,都认定了那个梦境是真实存在的。

    所以,她赌了。

    “好!”赫连玄玉站了起来,伸手握住了那颗神珠,冷冷地一勾唇:“我就相信你这一次。”

    独孤梦茴一喜,众人一惊。

    “赫连!这个女人可不能轻易相信啊!”司空湛急的不行,他是对独孤梦茴这个女人太了解了,这女人绝对不会安什么好心的。

    “不然呢?”赫连玄玉冷冷瞥向司空湛,“你给我一个救玲珑的办法?”

    司空湛瞬时语塞,满心懊恼。

    如果他有办法救玲珑,他怎么会任由独孤梦茴这个讨厌的女人在这里口若悬河?

    “开始吧。”赫连玄玉低眸看向手中光芒万丈的神珠,微微下定了决心。

    神尊和瑶池女神对视了一眼,心头各自有些淡淡怪异。

    小外孙手中,怎会还有一颗神珠?

    这种事情,以往从未发生过。

    看着月清尘拿来杵子,还有空碗,准备将那颗神珠捣碎,与生肌膏和在一起,涂抹于凤玲珑身上,瑶池女神心里猛然一紧,快步上前压下月清尘的手:“住手!”

    月清尘一怔,随后看向了他家主子赫连玄玉。

    “娘。”赫连玄玉声音低沉,带着些许不悦。

    事关凤玲珑的性命,赫连玄玉看得比谁都重要。

    “玄玉,神珠只可能是从母体里分离出来的,天瑞手中既然有这颗神珠,它说不定是你和玲珑的另一个孩子!”瑶池女神表情异常严肃。

    一语惊人,众人恍悟。

    是啊!小天瑞手中的神珠,很可能是另一个孩子,但在出生时被小天瑞的霸气给压制住了,所以才会一直处于神珠的状态,没有珠破而诞生于世。

    赫连玄玉眸色复杂地看了一眼那萦绕光芒的神珠,片刻后握紧了手中那只本该柔软,此刻却僵硬冰冷的素手。

    他淡淡道:“就算如此,它的存在价值也只能是救玲珑。”

    瑶池女神美眸攸地瞠大:“这是玲珑和你的孩子!”

    “不错。”赫连玄玉语气冷淡,“正因为它从玲珑身上分离出来,那么它救母有何不对?”

    “这……”瑶池女神倒是语塞了。

    众人也哑口无言。

    赫连玄玉说的一点都不错,母亲救孩子,孩子救母亲,那都是天经地义的。

    现在凤玲珑有难,牺牲神珠救凤玲珑,似乎也没什么不对的……

    尽管说不出理由来,但瑶池女神还是不赞同地转过了身。

    神尊轻叹,伸手握紧了妻子的手,无言以温柔眼神传递给她安慰。

    女儿已经嫁人,作为丈夫的赫连玄玉,是最有资格安排一切的人。

    即便他们是女儿的亲生父母,也不能在这种事情上做主。

    况且,为了保住神珠牺牲掉女儿,他们也做不出这种决定。

    “捣碎它!”赫连玄玉心上划过一抹疼,语气却是冰冷如铁。

    就算妻子醒来后会责怪他,会与他生气,他也必须在妻子与孩子之间,选择妻子。

    月清尘得到命令,无奈地拿起了铁杵。

    就在铁杵捣下去的那一刻,神珠的光芒黯淡了。

    ‘噗呲’一声,如同铁入肉的声音,神珠竟流出了鲜血!

    瑶池女神感同身受,眼泪瞬间流淌下美丽脸庞。

    “住手……”瑶池女神哽咽了,那是她的外孙啊!

    一向淡定的月清尘有些被吓到了,握着铁杵的手微微发抖,不敢再有所动作。

    小天瑞在一旁愣愣地瞅着,忽然间就‘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整个房间里陷入了混乱。

    神珠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自我融化着,鲜血汩汩,最后成为了一团血肉模糊的烂泥。

    月清尘端着碗的手有些颤抖,他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主母醒了之后一定会恨死他的!

    整场混乱之中,唯一镇定的便只有赫连玄玉。

    “愣着做什么?生肌膏拿来。”赫连玄玉冷冷地看着月清尘,心里尽管也痛,但他不能坐视妻子出事。

    就当,他欠这个孩子的吧!

    月清尘即便再恐慌,也不敢违背赫连玄玉的命令,急忙拿出了生肌膏。

    只是,递过去时,月清尘的手在颤抖。

    这一刻,月清尘感觉自己成了一个刽子手。

    一屋子的人都有些沉默。

    他们看着赫连玄玉冷峻神情,将生肌膏倒在碗中,然后,修长如玉的手指挑起碗中糊状血肉,一点一点地抹在凤玲珑的身上。

    凤玲珑的手指微微动了动。

    甚至于,那薄如蝉翼的睫毛也扑闪了一下。

    众人诧异,这法子竟然真的可行!

    赫连玄玉见状眼里闪过一抹释然,罪名都由他来背负,但只要她好好的,他便心安了。

    此刻,形势发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

    凤玲珑有了知觉后,体内神力四处游走。

    上古功德镯在她手腕上熠熠发光,一股微弱的光芒慢慢将她全身笼罩住。

    尤其是那被涂抹了糊状血肉的地方,光芒尤胜。

    到赫连玄玉将碗中糊状物涂抹完毕之后,上古功德镯的光芒愈发强烈了。

    突然一刹那间,光芒将凤玲珑身上所有的糊状物吸纳走了!

    然后,隐没于凤玲珑身体内。

    一切消失得无影无踪,像是根本不曾出现过一样。

    光芒,化作血肉的神珠,还有生肌膏,一切的一切都消失了。

    这时候,凤玲珑缓缓地睁开了眼。

    “玲珑!”赫连玄玉心中有着失而复得的激动,一把便将凤玲珑紧紧抱进了怀中。

    众人心中沉甸甸的,尤其瑶池女神泪痕未干,谁也没有因凤玲珑的苏醒而感到欣喜若狂。

    他们只在想着,若凤玲珑知道她另一个孩子被牺牲,救了她的性命,她会如何?

    “玄玉。”凤玲珑蹙了蹙眉,感觉到心口很不舒服,头也有些昏沉沉的。

    她轻唤了一声,靠在赫连玄玉肩头,手指爬上了太阳穴,感觉头昏的感觉越发明显。

    “你没事就好了。”赫连玄玉露出风华绝代的笑容,一脸释然。

    然而,凤玲珑一声‘呕’了出来。

    虽然她什么也没呕出来,但就是一直不停地在床边作呕。

    “月清尘!”赫连玄玉有些慌神,立刻严厉喝斥月清尘上前查看。

    月清尘回过神来,急忙上前替凤玲珑把脉。

    片刻后,在凤玲珑的干呕声中,月清尘下了结论:“主母体内有两股力量在搏斗,恐怕这是造成主母不停干呕的主要原因。”

    另一个原因,月清尘可没敢说。

    那就是母亲与孩子或许有某种紧密联系,如今为了救母亲而牺牲了孩子,母亲自然会有所反应。

    不过,月清尘很清楚,前一个原因占主要。

    “我来帮你!”赫连玄玉当机立断,扶着凤玲珑坐好,以神魔之力入她体内,探索那两股力量。

    很快,赫连玄玉察觉到一股妖气在凤玲珑体内,心中诧异万分。

    这妖气只可能是妖落烟的,但,妖落烟已经在藏神宝镜之中了,怎么可能还能利用妖气侵蚀凤玲珑?

    赫连玄玉来不及细想,很快镇定心神,联合另一股神圣的力量,与那股妖气搏斗。

    终于,在两个时辰之后,天亮之前,赫连玄玉的神魔之力与凤玲珑体内那股神圣力量,联手将凤玲珑体内的妖气给逼了出去。

    只见一道青烟迅速逃窜而走,消失在窗棂之外。

    赫连玄玉本要去追,奈何他方才消耗不少神魔之力,有心而力不足,只能作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