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52章 不识趣的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体内那股妖气被逼逃走之后,身体内神圣的力量占据了主要位置。

    很快,凤玲珑盘膝而坐,陷入了某种静寂之中。

    “玲珑体内那股神圣的力量,应该是上古功德镯所有。”赫连玄玉站在床前,看着凤玲珑修炼的模样,淡淡说道。

    瑶池女神微微蹙眉:“方才那道青烟……”

    “是一股妖气。”赫连玄玉冷峻了一下神情,他拾起了一旁的藏神宝镜,眸色微微一闪:“妖落烟已经在藏神宝镜之中,玲珑体内的妖气从何而来?”

    关键是,那道妖气并非普通妖气,而像是带着自主的意识。

    赫连玄玉的问题,没人能够回答。

    随后,赫连玄玉念了一遍藏神宝镜的进入咒语,他瞬间就进入了藏神宝镜之内。

    妖落烟正斜躺在地上,看见赫连玄玉进来,心中暗暗揣测,面上却哼了一声,似对赫连玄玉不屑。

    “我问你,玲珑体内那股妖气从何而来?”赫连玄玉冷冷地走到妖落烟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声问道。

    妖落烟心里顿时一阵郁闷,失败了?

    这样子的话,上古功德镯的力量,终究还是被那丫头片子给吸收了。

    真是不甘心!

    “哼,我怎么知道?”妖落烟冷哼一声,根本不打算回答赫连玄玉的问题。

    “妖界若还有其他妖存在,你这妖界之主一定知道。”赫连玄玉淡淡一笑,蹲下了身:“你信不信,逼急了我,我在这里就把你杀了?”

    寒光一闪,一把匕首横上了妖落烟的脖子。

    不知何时,赫连玄玉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妖落烟脖子上一凉,但她却没有丝毫惧意。

    她勾唇讥讽一笑:“臭小子,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有这么多人给我陪葬,我妖落烟此生都值了。”

    “你不要以为我不敢!”赫连玄玉冷冷一笑,天下间就没有他赫连玄玉不敢做的事!

    “如果不为了那臭丫头,你当然敢。”妖落烟懒洋洋地伸出手指,挡开了赫连玄玉横在她脖子上的匕首,嘲讽地看了赫连玄玉一眼:“但你要在乎那臭丫头,那你就不会杀了我,让这藏神宝镜毁掉,然后让她爹娘受神罚之苦。”

    赫连玄玉眼神一冷,这个老巫婆,将人心倒是看得很透。

    半晌,赫连玄玉收了匕首,淡淡一笑:“你说得没错,我现在的确不会杀你。”

    妖落烟哼了一声,对赫连玄玉是恨到了骨子里。

    要不是赫连玄玉突然出现捣乱,她现在已经凭借宇辰梦茴的残破之心回归当年的无上妖法境界。

    但现在,全都被赫连玄玉给破坏了。

    她还能不能恢复到之前的实力,都很难说。

    赫连玄玉很快离开了藏神宝镜。

    “看妖落烟的样子,她是知道这股妖气的来历的,但她不会说出来。”赫连玄玉淡淡看向瑶池女神,下了结论。

    进一趟藏神宝镜,不过是为了确定妖落烟与这股妖气的联系,并非为了从妖落烟口中逼问出什么。

    赫连玄玉很清楚,妖落烟是绝对不会透露任何线索的。

    “但这股妖气是何时进入玲珑体内的?”瑶池女神蹙眉,总觉得事情有些诡异。

    一切就像是一个早就设计好的局,只等着后来人执行,按照既定的轨道去发展。

    赫连玄玉看向凤玲珑,神情若有所思。

    上古功德镯异变,玲珑陷入沉睡……继而独孤梦茴出现,梦境里一切关系着玲珑的复活……

    孩子,神珠,生肌膏……

    赫连玄玉的脑筋快速转动,一双凤眸一眨不眨紧紧盯着凤玲珑。

    就在此刻,陷入安静修炼中的凤玲珑突然发生了变化。

    她额上冷汗涔涔,双拳紧紧握住。

    一股股蒸气般的白烟从她头顶冒出,她的衣裳很快被汗水打湿。

    随后,身体内的某种血液,高速运转起来,逐渐朝她眉心处汇聚而去。

    终于,一股力量促使那些血液在凤玲珑眉心处,凝聚成了一颗圆润的珠子。

    是血珠。

    血珠在凤玲珑的眉心处形成,慢慢从她肌肤内分离出来,最后淡淡漂浮在离凤玲珑两寸之处。

    凤玲珑体内的血液,通过眉心传输给血珠,最后血珠就饱满起来,彻底与凤玲珑分离开来,漂浮于半空之中。

    凤玲珑猛地睁眼,看见空中漂浮的血珠,想也不想,伸手便握住了它。

    没人告诉凤玲珑这么做,但她直觉里认为她应该保护这颗血珠,虽然她也不知道原因。

    “玲珑!”赫连玄玉一见凤玲珑清醒过来,喜上眉梢,伸手便握住了她双肩,眸色充满担忧:“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凤玲珑回过神来,一一扫视房间内众人后,眸光停留在独孤梦茴身上。

    “她怎么会在这里?”凤玲珑的语气,很是不悦。

    独孤梦茴不等其他人回答,便上前含笑道:“凤姑娘,是这样的,我前几日做了个梦……”

    待独孤梦茴一五一十将前因后果说明白,凤玲珑脸色便沉了。

    “我不需要你来救我。”凤玲珑看起来很淡然,但内心已经不悦到极点。

    而且,凤玲珑十分怀疑,独孤梦茴真的有那么好心来救她吗?

    尽管独孤梦茴说自己什么也不记得了,眼神看起来又的确如当初的九天仙子,但凤玲珑就是不信。

    阴谋,一定有阴谋。

    “可是,凤姑娘已经被我救了呀!”独孤梦茴委屈地眨眨眼,道出这个事实。

    她想留在玄王府。

    如今玄玉哥哥这么强大,三界重新洗牌,她一定要留在玄玉哥哥身边。

    好处怎么能被凤玲珑一个人占尽呢?

    就算凤玲珑给她玄玉哥哥生了孩子,那又如何?以她玄玉哥哥如今的身份和实力,难道还不能三妻四妾吗?

    虽然她不想当妾,但她必须一步一步地来,先住进玄王府再说。

    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凤玲珑脸色更加沉了,她冷冷地看了赫连玄玉一眼。

    这都是赫连玄玉惹来的,他难道就想不出其他办法来救她了?

    明知道,她有多讨厌独孤梦茴这个女人。

    想起这个女人曾与她丈夫一同接受神罚,她就恨不能剥了这女人的皮、抽了这女人的筋!

    此时此刻,凤玲珑才猛然惊醒:原来骨子里,她和赫连玄玉一样霸道,占有欲极强。

    只不过是,赫连玄玉身边一直不曾有什么其他女人,除了一个独孤梦茴罢了。

    想到这里,凤玲珑眸色倒是柔和了几分,并主动牵住了赫连玄玉的手。

    赫连玄玉心下一阵激荡,立刻就坐在了床边,紧挨着凤玲珑,像只讨好卖乖的大猫了。

    众人看了忍不住转头偏脸,玄王殿下,您的节操呢?不忍直视啊!

    “凤姑娘,我爹不肯认我,我能不能留在玄王府?”独孤梦茴内心很是嫉妒赫连玄玉和凤玲珑的如胶似漆,但她知道她不能表现出来。

    毕竟,人家现在是夫妻,连孩子都有了。

    “留在玄王府做什么?”凤玲珑对赫连玄玉虽然和缓了神色,但对独孤梦茴可就没什么好脸色了。

    她勾唇讥笑一声:“留在玄王府伺机勾引我丈夫?”

    独孤梦茴脸色一僵,虽然她的确是这么想的,但凤玲珑当众这么说出来,还是让她梦仙子的名号有些受到侮辱的。

    “凤姑娘,在你出现之前,我与玄玉哥哥感情是极好的。你不能因为玄玉哥哥娶了你,你就要求玄玉哥哥和其他人断绝关系吧?”独孤梦茴一副委屈的模样。

    她视线不断瞥向赫连玄玉,希冀赫连玄玉可以怜惜她。

    然而她失望地发现,赫连玄玉压根不曾看她一眼。

    他的目光,自始至终停留在凤玲珑的脸上,温柔如斯。

    “原来你和她感情这么好呢?”凤玲珑懒洋洋地往赫连玄玉怀里一靠,手指戳了戳他坚硬的胸膛。

    谁能打败独孤梦茴?

    赫连玄玉。

    所以,凤玲珑压根无须自己和独孤梦茴争辩什么,她只需借力打力就行了。

    赫连玄玉很上道,他立刻和独孤梦茴划清界限:“玲珑可别误会,我压根就不认识她!”

    嗯,不错,他可不认识什么独孤梦茴。

    现在的赫连玄玉,早已知道当初独孤梦茴为何救他了。

    即便后来独孤梦茴对他付出了一些真心,但她后来所有的行为,都已经断了两人之间的情分。

    真正爱一个人,不是这样百般阻挠伤害,而是付出忍让与退出。

    独孤梦茴还没有懂什么是爱,倒是宇辰南已经懂了。

    “玄玉哥哥,你怎么能……”独孤梦茴顿时泫然欲泣了。

    她万万想不到,赫连玄玉会说出这么绝情的话来。

    而且从头到尾,他就没有看她一眼。

    “我累了,我想休息。”凤玲珑摆出一副‘送客’的模样,美丽眼眸微眯。

    她没功夫和独孤梦茴磨叽,简直是浪费生命。

    “都出去!”赫连玄玉威严地一扫众人,只在看向瑶池女神时语气略柔:“娘先回房休息吧,我也陪玲珑休息一会儿。”

    其他人识趣离开。

    瑶池女神也淡笑点头:“好,你好好陪陪玲珑。”

    很快,所有人都离开了房间。

    唯独剩下个独孤梦茴,很不识趣地站在房间里,当着一个硕大的电灯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