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54章 谁搞的破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神魔灵识所说的找身体,听来容易,做来难。

    需要一定的机缘。

    神魔灵识给赫连玄玉的条件有三:一不能是死的躯壳,二不能是抢来的躯壳,三不能是人的躯壳。

    要同时满足这三点要求,无疑是给赫连玄玉出了个大大的难题。

    玄王府所有的人几乎都派出去找了,包括赫连玄玉也每日有大半日以上会在忙这件事。

    也说是时间凑巧,如果赫连玄玉不将妖落烟给打成重伤,阻断了妖落烟的修炼,现在恐怕也没有这么多的空闲时间来做这件事。

    妖落烟进了藏神宝镜却不敢出去,在她身体复原之前她一出去便是个走火入魔的下场。

    但她也毫不担心赫连玄玉会杀了她,她只暗恨赫连玄玉破坏了她的计划,她的修炼。

    不过,妖落烟想着她还有一个宇辰梦茴放在玄王府,便冷笑着看她的计划被宇辰梦茴执行了。

    可惜妖落烟又漏算了一条她的失误,宇辰梦茴并不能按照她的计划,得到赫连玄玉的欢心甚至是迷惑到赫连玄玉。

    而在这个节骨眼儿,轩辕皇城里关于挖心的案例,越出越多。

    短短不到半月的时间,又出了六宗被挖了心的案子,官府头痛不已。

    虽然轩辕月华的确想到了玄王府,并求助了玄王府,然而此刻赫连玄玉怎么会去管这件莫名其妙的事情?

    他要执行他家宝贝夫人的命令,给女儿找一个适合的身体。

    轩辕月华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打探到赫连玄玉不在玄王府,亲自拜访了玄王府。

    之前凤玲珑完成功德任务时,和轩辕月华算是摊开了牌,两人如今见面,倒是比以往要平和得许多。

    凤玲珑眯眼打量轩辕月华,唇角淡淡勾起。

    多日不见,轩辕月华也终于有了帝王之态了。

    而且她知道,苏红艳如今已经被轩辕月华接进了宫里,独门独户,不与其他嫔妃往来,两人相安无事,感情算是稳定。

    “玄王妃肯见朕,朕心里欢喜得很。”轩辕月华坐在了侧位,丝毫不见难堪,反而脸上露着愉悦笑意。

    这是自然了,轩辕月华不过是轩辕之主,但赫连玄玉是什么人?

    赫连玄玉如今已经是公认的三界之主,实力强大,天下唯我独尊。

    而凤玲珑和赫连玄玉的感情,三界有目共睹,谁都知道凤玲珑是赫连玄玉唯一认定的妻子。

    理所应当的,凤玲珑的级别比轩辕月华高太多了。

    凤玲珑听了淡淡一笑:“我与皇上也算故交,怎会连面都不见?何况,我们还是在玄王府内,而玄王府在皇上的管辖之内。”

    轩辕月华闻言就苦笑了一声:“玄王与玄王妃肯回轩辕皇城,朕求之不得,怎敢说玄王府归朕管辖?玄王妃就别折煞朕了。”

    凤玲珑抿了抿唇,也不喜欢和人客气,便转移话题道:“皇上这次来,是为了皇城内屡次出现的挖心案子吧?”

    提到正事,轩辕月华脸色就阴沉了一下。

    他颔了颔首:“是的,这个凶手的确胆大包天,这一次动手竟动到了太守的头上!群臣惶恐,联名上奏此事,朕也是头痛万分啊!”

    凤玲珑心里暗暗一笑,那些个文武百官,她太熟悉不过了。

    平时锦衣玉食惯了,现在死了一个太守,当然就人人自危,怕下一个被挖心的是他们了。

    所以,才会联名上奏,目的不就是想逼轩辕月华以君王的身份出现,来求助于玄王府吗?

    凤玲珑虽然心知肚明,但也没有戳破,只道:“我家王爷近日要事缠身,而我自产后并未完全恢复,只怕帮不上皇上什么忙。”

    不是她不想帮,而是赫连玄玉一定不会让她出面。

    一来她身体没有完全恢复,二来有一个宇辰梦茴在玄王府,她得看着不让宇辰梦茴作乱。

    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赫连玄玉醋劲儿太大,她决不可能亲自去帮轩辕月华的。

    好不容易两人感情稳定,她不会再与任何男人走得近,惹赫连玄玉吃醋了。

    因为现在,她正在试着站在赫连玄玉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轩辕月华深深地看了凤玲珑一眼,并未责怪她冷血,只微微一叹道:“朕虽与玄王妃一样身居高位,但朕爱这些子民,朕不希望他们受到无缘无故的伤害。玄王妃身为神界公主,如今又与人界至高结为夫妻,就不曾将三界众生,看成自己的子民过吗?”

    凤玲珑眉头微微一蹙。

    如果换作以前,她一定会冷笑一声说:“三界众生与我有什么关系?”

    但现在,在她救赫连玄玉时,上古功德镯指引着她去做了那么多的功德任务后,她的心境稍稍改变了。

    她本胸无大志,没想过拯救苍生,但上天却让她站在了三界之巅,站在了一个强大的男人身边。

    也许……这些的确是她的分内之事。

    “凤姐姐,这件事交给我去查吧!”突然,朦雨从一旁站了出来,神色坚定地说道。

    凤玲珑微微一怔:“你去查?”

    “嗯。”朦雨点头。

    凤玲珑心下有些疑惑,平时这丫头也不是个爱掺和这种事的人,怎么这一次就……

    这时候,朦雨看了一眼轩辕月华,淡淡道:“这件事情由我去查,皇上放心吧?”

    轩辕月华一怔之后立刻笑道:“朕当然放心朦雨姑娘了。”

    朦雨现在什么阶段啊?那可也是堂堂斗皇,不再是当初那个被仙乐台追杀得到处逃窜的小孤女啦!

    何况,朦雨是凤玲珑身边的亲信,有她负责这件事,不等同于是凤玲珑在管这件事了吗?

    凤玲珑见轩辕月华同意了,又是朦雨自己主动提出来的管这事儿,想了想便答应了:“好吧,就让朦雨代表玄王府去查查。”

    实际上,凤玲珑内心倒不是不想查这件事的。

    因为她心头有个疑虑。

    挖心案子层出不穷的时候,正是她刚得知宇辰梦茴和妖落烟换了心的时候。

    她总觉得……这里头有什么联系似的。

    但没证据的事情,她也不好说。

    何况妖落烟在藏神宝镜里待着,宇辰梦茴在玄王府待着,并没有去作案的时间,她这疑虑也只能放在心里。

    轩辕月华很快告辞了。

    赫连玄玉晚间回来时,凤玲珑告诉赫连玄玉这事儿了,赫连玄玉果然一脸不高兴。

    “你见轩辕月华了?”赫连玄玉很不爽,他家宝贝现在这么人见人爱的,哪个男人不想多看两眼啊?

    所以他才不想让她出门,因为他会想把全天下的男人都变成瞎子!

    “生气了?”凤玲珑不答反问。

    “没有!”赫连玄玉快速回答,衣服褪了一半就躺床上赖着不起来了。

    那双本就漂亮,如今又被醋意点燃几缕火焰的凤眸,看在凤玲珑眼里特别地诱人。

    凤玲珑‘噗哧’一声笑了,连日来的阴霾似乎在这一刻得到了缓解。

    她一边伸手去帮他宽衣,一边哄道:“我家男人这么优秀这么漂亮,我怎么会看得上轩辕月华呢?”

    “可你还不是见他了。”赫连玄玉懒洋洋配合她的动作,很快被剥得只剩下单衣。

    他伸手一捞,她就滚在他怀里了。

    真好,就想这么永远地抱着她。

    “我是见他了,但是以你女人的身份见他的,我代表的是玄王府,而不是凤玲珑,你不明白?”凤玲珑戳了戳赫连玄玉脸颊上的软肉。

    她在心里那个庆幸啊,果然没答应去帮轩辕月华出面是应该的。

    即便是她让朦雨或者月清尘去,都比她亲自出面要好很多。

    不然,这男人得在醋缸里淹死。

    “我当然明白。”赫连玄玉见杆子就爬,立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将凤玲珑紧紧抱住。

    他是相信她的,可就是捺不住心里那点醋劲儿。

    赫连玄玉明白,凤玲珑也明白。

    当两个人都明白时,吃醋就成了一种生活情趣,不再是爆发的导火索。

    凤玲珑听他说明白,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她主动揽住他的腰身,躺在他臂弯里解释道:“轩辕月华是来找我们帮忙的,这次被挖心的是一个太守,文武百官都慌了。”

    “哼,这些蛀虫活得够久了,该被吓吓了。”赫连玄玉冷哼一声,随即漂亮凤眸一眯:“你不会答应他了吧?”

    他的妻子,可不会去为别的男人忙进忙出,他肯定不允许!

    “没有。”凤玲珑好笑地拧了他一下,随后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朦雨那丫头主动站了出来,她说她要帮着调查这件事。”

    朦雨?赫连玄玉眯着的凤眸睁开了,只要不是他家宝贝夫人,那就没什么问题。

    “玄玉,你说……”凤玲珑正想跟赫连玄玉讨论讨论朦雨的反常,不曾想一股力道直接压上了床。

    ‘轰隆’一声!

    床……塌了。

    赫连玄玉飞快地搂着凤玲珑从散架的床内攸地射出,稳稳站在了房间之内。

    “该死!”赫连玄玉本来脸色阴沉,但一看清是什么压坏了他和他家宝贝夫人的床榻时,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嘴里吐出了一句低咒。

    而凤玲珑脸色在愕然之后,慢慢地平静了。

    嗯,她可以预料……她家相公以后的日子,不会太轻松。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