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55章 我让你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压垮凤玲珑和赫连玄玉床榻的,不是别人,正是尚未找着合适身体的血珠。

    也就是,凤玲珑和赫连玄玉除了小天瑞之外的另一个女儿。

    对于女儿吧,赫连玄玉心里当然是愧疚的。

    从一开始不知道女儿的出生被儿子给压制住了,这本就是一种疏忽。

    而后来,知道女儿的存在时,却做出了牺牲女儿救妻子的决定。

    无论出发点为何,赫连玄玉都对这个女儿心存愧疚。

    看着血珠跳跃在凤玲珑身边,然后很努力地要挤走自己的位置,赫连玄玉无语望天。

    半晌,赫连玄玉松开了凤玲珑的手。

    血珠立刻趁隙而入,占据了赫连玄玉的位置,‘虎视眈眈’地‘盯’着赫连玄玉的方向。

    那架势,完全就是不允许赫连玄玉靠近凤玲珑的意思。

    凤玲珑轻咳一声,想笑又不敢笑,实在是赫连玄玉这会儿脸色有些黑啊!

    但,她其实特别能理解女儿的感受。

    女儿还在神珠状态时,并不是被迫牺牲的,她知道那一刻神珠是自己心甘情愿融化为一团血肉的。

    可女儿心甘情愿救她,和赫连玄玉这做父亲的强迫,那就不是一个概念。

    现在女儿恨赫连玄玉,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所以女儿认她这个娘,不认赫连玄玉这个爹。

    凤玲珑其实很有信心劝和这对父女,因为他们都爱着她,一个为她舍弃女儿,一个为她舍弃自己。

    只不过,在女儿获得新生之前,这个愿望怕是无法达成了。

    面对血珠,赫连玄玉束手无策,最后淡淡说了句:“我去吩咐下人,准备另一间房给玲珑歇息。”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血珠似乎觉得自己获得了胜利,原地跳跃了两下,依偎在了凤玲珑脚边。

    “我说话,你能听明白吗?”凤玲珑低眸看着血珠,一颗心隐隐作痛。

    她没能为女儿付出什么,反倒是女儿先为她付出了,她这做娘的挺没用的。

    血珠弹跳了一下,似乎在表示点头。

    凤玲珑松了口气,能听懂她说话就好,她可以从现在就开始教。

    “让你还没出生就为娘受这么大的苦,娘心里很是内疚……”凤玲珑伸手摸在血珠圆润的身子上,微微叹气。

    血珠连忙蹭着凤玲珑的手掌,滚了两下似乎在安慰凤玲珑,又似乎在说她是心甘情愿的。

    “你都不怪娘,为什么要怪你爹呢?”凤玲珑蹲了下来。

    血珠一下子不动了,浑身冷光透出一丝愤怒。

    很显然,那小小的元灵根本无法理解凤玲珑的话,也无法谅解赫连玄玉命人将她捣成血肉的举动。

    “你爹,其实很爱很爱你的,如果他一早就知道有你这个女儿的话。”凤玲珑轻轻勾唇,“当初你哥哥出生时,你爹非说是女儿,因为他很想娘给他生个女儿。”

    血珠扭了扭身子,如果她有形体的话,此刻一定是扭过头去不想听的。

    “你爹只是太爱娘了,所以才会忍痛牺牲你,但他心里是十分痛苦的。”凤玲珑又叹了口气,“你爹不是不爱你,只是他舍不得娘,所以我希望你……”

    这一回,血珠索性不等凤玲珑说完,一跃就跳出房间之外去了。

    凤玲珑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唇角逸出一丝苦笑。

    但愿,女儿获得新生后,能够逐渐原谅她爹爹吧!

    千年寒潭边上。

    朦雨眼眸赤红,看着那个曾经熟悉但现在已经陌生无比的身影,正做着无比恶心肮脏的事,藏在袖中的九瓣莲花刀始终没有出手。

    直到那身影做完一切,准备转身离开,朦雨才一咬牙,冷冷地从巨石后走出,语气寒冽:“荀天修,你自己不觉得恶心吗?”

    伟岸身影一定,随后缓缓侧眸。

    朦雨面前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当日在月灵台交换修行的禅宗台弟子,荀天修。

    荀天修眸光清冷地看着面前妙龄女子,袖袍无风自动。

    “你来这里做什么?”荀天修语气淡淡,带着一股冷漠及疏离。

    朦雨惨然一笑:“我若不来这里,怎么会知道你现在在做着怎样令人发指的事情?”

    荀天修目光一冷:“你知道了?”

    “准确地说,是我看见了。”朦雨死死地盯着面前清秀俊逸的男人,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一开始她只是因为好奇,关心了挖心的案件,夜里蹲了几次点。

    但她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意外看到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她本来不信,认为那只是一个巧合,或许是他刚好出现在案发附近了而已。

    所以轩辕月华找上玄王府的时候,她义无反顾接下了这活儿。

    她只想弄个清楚明白,她那天在案发现场看见的可疑人物是不是他!

    可惜,随后几次深入调查,她越来越发现,荀天修的踪迹成谜,行事也很诡异。

    直到今日,她通过几天几夜的蹲点,在千年寒潭边上看见他亲手将一颗心脏存入千年寒潭之中,她才相信了自己的眼睛。

    堂堂禅宗台弟子,为何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朦雨真的很不明白。

    “你怎么知道的?”荀天修眉头深深蹙起,他自认为做的天衣无缝。

    “靠鼻子。”朦雨冷冷地看着对面的男人,她从那双清秀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杀意。

    这丝杀意,让她的心瞬间冷却。

    鼻子?荀天修迷惑了一下,随后明白过来。

    当年他和朦雨有过两年相处,每一次他走近,朦雨都会笑着说闻到他身上有一股特别的清香。

    所以……这世上能追踪到他的人,的确非朦雨莫属。

    她只要稍微留意一下身边气味,她就可以分辨出他的落脚点,以及他去过的地方,尤其她如今是这么高阶的斗皇。

    荀天修第一次觉得,被一个女人深深惦记上,也不是什么天大的喜事。

    “既然你知道了,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荀天修摊开手,一脸淡然:“你杀了我吧。”

    现在的他,毫无疑问不是她的对手。

    反抗是自取其辱,他唯一能赌的就是她是否会手下留情。

    “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朦雨心脏攸地收紧,一阵阵疼痛传来,令她脸色难看极了。

    她一直喜欢他,他也一直知道。

    只是,当年的他醉心于修炼,根本不想谈及儿女情长之事。

    但,他对她极好,每次独孤梦茴欺负她,他都会站出来替她说话。

    独孤梦茴看在他是禅宗台弟子的份上,也会给他几分面子,暂时放过她。

    可现在,他为什么会成为挖心的凶手?他要挖那些人的心做什么?

    “人都是会变的。”荀天修淡淡地看着朦雨,看着朦雨难受的神情,忽然心中一动,随后微冷地一勾唇:“你不是也变了?”

    “我哪里变了?”朦雨真想大声吼出来,她从来没有变过!

    即使她成了斗皇,她也从来没有忘记过他!

    只是,她知道他的心结,除非他比她强大,否则她就算厚颜无耻送上门,他也是绝对不会接纳她的。

    “你身边,多了个清尘公子,不是吗?”荀天修笑意冷淡,眼里流露出一丝显而易见的不屑。

    朦雨一怔,微微失神。

    她和他之间,关月清尘什么事?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日常生活。”荀天修淡淡一撇唇,“你和月清尘朝夕相处,难免日久生情吧?可是有人亲眼见到你们搂搂抱抱的。”

    朦雨再度一怔,搂搂抱抱?

    她猛然间想起那一次,她去找赫连玄玉,的确是月清尘将她抱走了。

    但……那能一样吗?

    “不是的,当时是……”朦雨启唇,试图解释。

    荀天修淡淡一拂袖:“不必解释了!我承认玄王府现在的确强大,你又是玄王妃身边的红人,但你放心,我不会高攀的。”

    朦雨一咬唇,眼泪再也忍不住飚了出来。

    他这是说的什么话?她朦雨什么时候在乎过这些了?

    一直以来,都是他不作为,她充其量只是暗恋罢了。

    “你动不动手?”荀天修抬眸看着朦雨,语气冷淡:“你若不动手,我就走了。”

    动手……朦雨五指缓缓收拢,噙满眼泪的眸子里闪过犹豫不决。

    她真的要把这个男人抓回去,交给官府处理吗?

    她真的要让他……身败名裂吗?

    或者是,直接动手杀了他?

    朦雨的犹豫,荀天修看在眼里。

    很长一段时间,朦雨没有动,荀天修也没有说话。

    沉默良久,荀天修才缓缓朝朦雨走去。

    走到朦雨面前时,荀天修的语气略微和缓下来:“很久没离你这么近了,我能抱一抱你吗?”

    朦雨微怔,看着荀天修目露不解。

    抱她?为何?

    “没什么,只是想抱一抱你。”荀天修淡淡一笑,似乎有几分落寞:“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

    说着,荀天修微微侧身,似乎要走。

    一股冲动,促使朦雨猛地伸手拉住了面前的男人!

    “我……”朦雨艰难开口:“我让你抱,但,你要跟我去玄王府自首。”

    她在凤姐姐面前答应的事情,一定要做到。

    就算对象是荀天修,她也必须带回玄王府。

    只要他愿意跟她回去自首,她可以向凤姐姐求情,只要他解释一切之后,改过自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