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56章 感觉真奇妙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朦雨提出的要求,让荀天修沉默了一阵子。

    但最终,荀天修淡淡地点了下头:“好,我答应你。”

    说罢,荀天修缓缓伸出手,一瞬不瞬地注视着朦雨,将她搂进怀里。

    朦雨心跳微微加速,然而入怀那一刻她感觉到有什么流失了。

    ‘锵’地一声!

    “美男计用得不错。”清冷淡雅的声音冷冷响起,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鄙夷。

    朦雨刚觉得背后一痛,人已经远离了荀天修的怀抱,被另一个清冷之中带着丝丝温暖的胸膛给霸占住了。

    一回眸,朦雨透过泪眼看到,月清尘那张清逸俊秀的冷脸。

    不过,月清尘瞥了她一眼,嘴角似乎勾着的是一抹冷笑。

    朦雨的背后,差不多是心脏的背面,被荀天修以五指抓出了一个深深的血痕印子。

    如果不是月清尘及时出现相救的话,朦雨这会儿已经被荀天修从背后位置,给生生将心脏挖出来了!

    朦雨的背部隐隐作痛,她的心也在隐隐作痛。

    “你,想杀我?”视线从月清尘脸上移开,她淡淡地看着荀天修,将那股痛意深深藏在了心底。

    荀天修眸光一阵阴沉,他稍稍往后退了一步,警戒地看着月清尘和朦雨。

    一个朦雨,已经令他走不脱,现在又多了个月清尘,看来今天的事情棘手了。

    “你变了。”朦雨深深地吸了口气,抬手擦掉眼角泪痕。

    荀天修静静地注视她,心底盘算该如何脱身。

    如果月清尘不出现就好了……

    “刚才我不想动手,但现在,我不会再手下留情。”朦雨的眸光清冷起来。

    九瓣莲花刀在朦雨的手上飞速转动起来,片片利刃泛着幽冷的光芒。

    荀天修摆出了迎战的架势,但心里却知道自己一点胜算都没有。

    朦雨伸手推开了月清尘。

    月清尘淡淡一扬眉,勾唇一笑,站去了一旁。

    对付区区一个荀天修,还用不着他出手,朦雨一个人就可以搞定。

    月清尘选择观战。

    “接招吧!”朦雨看了荀天修许久,终于眼神一厉,红唇逸出冰冷话语。

    她飞身而上,九瓣莲花刀的刀刃全部袭向了荀天修。

    虽然不是朝着要害位置,但荀天修绝对难以躲过。

    朦雨的斗气,已经今非昔比了。

    荀天修目光微微一凛,心中瞬间生出几分后悔,后悔之前不该有杀人灭口之念。

    否则现在,也不会逼出朦雨的杀念了。

    就算去了玄王府,他至少可以保住一条性命的,而且朦雨一定会为他求情。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九瓣莲花刀夹杂着冰冷而强大的斗气,席卷而来,荀天修不敢硬碰硬,四处闪躲。

    然而朦雨穷追不舍,很快几片刀刃割破了荀天修的衣袍,深入肌骨。

    荀天修发出几声闷哼,转眸有些哀戚地看着朦雨。

    朦雨心中一紧,五指攸地握住九瓣莲花刀,一时竟下不了心进行第二波攻击。

    “想想他刚才是怎么对你的,你还要上第二次当吗?”月清尘在一旁冷笑出声:“主母一向杀伐果断,对敌从不手软,你跟了主母这么久,一点没学会?”

    荀天修暗骂一声该死,冷然充满杀意的视线射向月清尘。

    可惜,月清尘毫无惧意地回视了他一眼,充满讥笑与冷冽。

    连朦雨都打不过的废物,月清尘会怕吗?

    朦雨被月清尘这一斥,瞬间下定了决心,冷喝了一声扑了上去!

    强大的斗气席卷了荀天修整个人,荀天修再无力躲避,被狠狠一击震出了几丈之外。

    差一点,就跌落千年寒潭之中了。

    朦雨快速伸手制服了荀天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后,打开内天地将荀天修扔了进去。

    荀天修已受重伤,不可能再兴风作浪了。

    朦雨看着千年寒潭,裙摆被冷风微微吹起,冰冷的潭水犹如她心底此刻写照。

    “回去吧。”月清尘淡淡上前,伸手拍了一下朦雨的肩膀,语气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尖锐与严厉。

    朦雨的眼泪一下子滚了出来。

    女人通常如此,没人安慰倒自己坚强,有人一安慰,顿觉无限委屈。

    朦雨一屁股坐了下来,抱住自己嚎啕大哭。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朦雨伤心不已。

    这么多年来,她心里从来没进入过第二个男人。

    她始终在等着他。

    但他不爱她也就算了,竟然还想杀她……

    这让她觉得自己这么多年自以为是的爱情,像个笑话,而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傻瓜!

    月清尘看着朦雨痛哭出声,眉头微微蹙了一蹙。

    但最终,他蹲了下来,轻拍朦雨的肩头:“好了,别哭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

    “你这块木头懂什么?”朦雨霍地一下抬起了头,满腹怒火都撒在了月清尘头上:“我爱了他那么多年,他一直对我也是维护的,可现在突然就变了……你怎么能懂我的心情?你根本不懂什么是……”

    月清尘淡然看着朦雨,在朦雨毫无顾忌地发泄了一通之后,他才微讽地勾了勾唇。

    “他承诺过你吗?他真心抱过你吗?他吻过你吗?”月清尘的语气冷极,却带着一股醍醐灌顶的凌厉。

    朦雨一怔,都忘了羞怯,只愣愣地看着月清尘。

    “他什么都没给过你,是你自以为是的单相思,有什么好伤心的?”月清尘撇了撇唇:“还爱情?他爱过你,你又真的爱过他吗?”

    在月清尘看来,朦雨对荀天修顶多不过是好感罢了。

    若是真的有爱,朦雨怎么会等了这么多年都不跟荀天修坦白?

    若真是爱上了荀天修,朦雨又怎么可能这么多年无动于衷,从来不曾想过去找这个男人?

    “你、你闭嘴!”朦雨恼羞成怒,一下子跳了起来,指着月清尘,胸脯起伏不定。

    她有种被说中心事的恼怒。

    因为月清尘的话,她一个字也反驳不了。

    荀天修没有承诺过她什么,了不得当初在仙乐台维护过她很多次。

    但……现在想想,很有可能是因为血灵并蒂在她身上,荀天修不过是为了取得她好感罢了。

    严格来说,除了在仙乐台,荀天修从来没有主动找过她。

    后来即便在月灵台相见,荀天修也视她如陌生人。

    可能因为那个时候……她身上已经没有血灵并蒂了。

    “我可以不说,不过你必须跟我回去……唔!”月清尘的话只说了一半。

    他整个人被朦雨扑倒了。

    就在千年寒潭边上,就在瑟瑟冷风之中,堂堂玄王殿下身边大红人,闻名遐迩的清尘公子……被一个姑娘给扑了。

    月清尘微微瞠目,看着上方近在咫尺的姑娘脸蛋,整个人僵住了。

    唇上传来的柔软感觉,令他瞬间失神。

    这一刻月清尘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难怪主子……那么喜欢亲主母……这种感觉,的确很奇妙。

    四唇相接不知道多久,朦雨终于从冲动中回过神来。

    她慌慌张张地从月清尘身上爬了起来,美眸微微瞠着看了似乎还在回味的男人,脸上飞上一抹不自然的红晕后,转身就飞快地跑了!

    月清尘慢悠悠地从地上坐起,若有所思地看着朦雨逃跑的方向,手指轻轻抚上了自己的唇。

    真粗鲁,都流血了……

    月清尘无奈摇了摇头,收敛心神,镇定自若地起身,离开了千年寒潭,朝玄王府飞去。

    玄王府内。

    凤玲珑刚午睡起来,神态还有些慵懒。

    血珠靠在她身边,安安静静地,没有像之前跟赫连玄玉那样闹腾。

    此时,朦雨慌慌张张地闯进了房间,一脸地不自然。

    “凤、凤姐姐。”朦雨看见凤玲珑奇怪的表情,脸颊不争气地再一次红了。

    明明谁也不知道,但她就是做贼心虚。

    哪儿有姑娘家跑去吻男人的?她想,月清尘一定会觉得她很不自重吧?

    这么一想,朦雨的双肩垮了下来,眸中浮现一抹懊悔。

    “怎么了?这么慌慌张张的。”凤玲珑挑眉看着朦雨,直觉告诉她一定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

    这丫头一进屋的表情,变幻了好几下,十分丰富呢!

    “没什么!”朦雨回过神来,飞快地否认。

    紧接着,她打开内天地,将荀天修从里面拎了出来,丢在冰冷的地上。

    荀天修?凤玲珑美眸微微一眯,她当然认得这个男人。

    朦雨对这个男人情有独钟多年,她并不是不知情。

    只不过,她觉得荀天修看朦雨的眼神很平静,不像是一个男人看自己钟情女人的眼神,所以才没想过撮合。

    但,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朦雨怎么伤了荀天修,还把荀天修抓到玄王府来?

    “凤姐姐,挖心一案我已经破了。”朦雨冷冷地看向荀天修,一声冷笑:“他,就是凶手!”

    凤玲珑闻言微微一愣,荀天修就是最近皇城这几桩挖心案件的主谋?

    “朦雨,你有证据吗?”凤玲珑想了想,认真问道。

    “有。”朦雨斩钉截铁地说道:“我和月清尘都亲眼看到,他把挖走的心脏丢在千年寒潭之内。”

    提到月清尘时,朦雨眼中闪过一抹不自然,耳根子微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