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57章 又是随口一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听见朦雨提到月清尘也是人证,心下顿时信了。

    如果不是罪证确凿的事情,朦雨绝对不会抓荀天修,何况月清尘也在场。

    “你身为禅宗台弟子,做出这等丧尽天良之事不觉得羞愧?”凤玲珑对禅宗台台主感观极好,何况禅宗台隶属神界,便不免为禅宗台声誉感到惋惜。

    荀天修伸手擦了擦嘴角淌出的血迹,冷冷一笑:“玄王妃的手上,就没沾过鲜血?既然同为恶人,又何必来问我为何作恶?”

    “闭嘴!凤姐姐可不像你一样丧尽天良!”朦雨怒斥出声。

    荀天修瞥了朦雨一眼,脸上依旧是冷笑阵阵。

    凤玲珑倒不以为忤,只淡淡一笑:“不错,我承认我杀过人,还不止一个。但,你真的认为我杀人和你杀人,属于同一种性质吗?”

    荀天修眼角沉了沉,闭口不语。

    一个是反击杀人,一个是杀害无辜之人,当然性质不同。

    但凤玲珑这个问题,荀天修不愿意答。

    对他不利的回答,他当然不愿意回答。

    凤玲珑看了荀天修一会儿,起身,慢慢走到荀天修面前:“我给你一个机会道出前因后果,如果等我家王爷回来,只怕你就没有那个机会了,明白吗?”

    荀天修冷冷瞥了她一眼,冷笑:“我若不说,你又能如何?”

    凤玲珑微微一笑:“你身为禅宗台弟子,当初就在诸神山外,应该很清楚我将神魔灵识转到了我家王爷体内吧?”

    神魔灵识的感应能力,天下皆知。

    荀天修也不例外。

    凤玲珑这是看在朦雨的面子上,给了荀天修一个机会,自首的机会。

    而如果等赫连玄玉回来,神魔灵识自然能从荀天修身上感应到一切,到时候荀天修就没有什么宽大处理的机会了。

    荀天修自然明白凤玲珑的意思,但他只是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很显然,荀天修并不想要凤玲珑给他的这种机会。

    凤玲珑眉头微微一蹙,神情若有所思。

    这时候,月清尘到了门口,淡淡禀告:“主母,主子回来了。”

    话音刚落,赫连玄玉的脚步声便响至门口。

    朦雨一听见月清尘的声音,脸色立刻大变,一跳就跳到凤玲珑身后去躲着了。

    月清尘抬眸瞥见,眼里闪过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这人是谁?”赫连玄玉负手踏入房内,瞥见地上受了重伤的荀天修,眉头微微一蹙。

    当日在月灵台,赫连玄玉倒是见过荀天修一面,但那时他并不知荀天修和朦雨的关系。

    所以今日,赫连玄玉也不知道荀天修出现在玄王府的原因。

    凤玲珑待赫连玄玉走到她身边搂住她肩头时,才浅浅笑道:“朦雨不是去负责调查那挖心的案子了吗?现在有结果了。”

    赫连玄玉眼中闪过一丝了悟,冷冷瞥了荀天修一眼:“就是他干的?”

    “嗯。”凤玲珑点了点头,“不过,他不肯说出前因后果,挺倔的。”

    赫连玄玉唇角浮现一抹残酷冷然的淡笑:“那就看看是他的骨头硬,还是我的手段硬了。”

    荀天修被赫连玄玉冰冷刺骨的视线一盯上,背脊就一阵发寒。

    情不自禁地,他微微低下了头,不敢直视赫连玄玉冷冽视线。

    “他和朦雨是旧识。”凤玲珑无奈地提醒赫连玄玉,“当初朦雨在仙乐台时,他帮了朦雨很多忙。”

    除开朦雨对荀天修的情愫,荀天修当年的确帮了朦雨不少,至少独孤梦茴当时是看在荀天修的面子上,才没有对朦雨诸多刁难的。

    直到荀天修离开仙乐台,独孤梦茴才对朦雨下了手。

    赫连玄玉薄唇淡淡一抿,眉梢微微一动。

    若是这样的话,倒是在手段上要收敛一点了。

    “玄玉,不妨让神魔灵识来感应一下,到底荀天修为什么要犯下这么多案子。”凤玲珑提醒赫连玄玉道。

    赫连玄玉一直盯着荀天修,所以很清楚地看见,当凤玲珑说出这句话时,荀天修眼里闪过一丝轻微的不屑。

    赫连玄玉神情闪过一抹若有所思,看样子这个荀天修有恃无恐啊!

    不过,赫连玄玉还是将神魔灵识放了出来,打算一试。

    结果就是神魔灵识什么都感应不到。

    “赫连小子,这家伙身上有一股妖气,我看他八成和妖落烟有关系!”神魔灵识斩钉截铁地说道。

    但凡与妖落烟有关的人事物,神魔灵识感应不出来,所以他敢笃定荀天修是妖落烟的人!

    赫连玄玉随手封印了神魔灵识,侧眸淡淡看了看臂弯中的妻子,语气清冷:“这人身上有妖落烟留下的妖气。”

    凤玲珑一惊,微微蹙眉看向了荀天修。

    她总算明白,荀天修怎么有这么大的自信,根本不惧神魔灵识了。

    “你投靠了妖落烟?”凤玲珑冷冷地看着荀天修,对此人已经没有一丁点好感。

    荀天修此刻心里也是一惊,这两人怎么知道的?

    不是说,神魔灵识无法感应出来吗?

    朦雨这回真的忍不住了,她冲上去就给了荀天修‘啪啪’两耳光,怒吼道:“你还有没有骨气?你居然投靠妖界那个老巫婆!”

    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个老巫婆弄出来的,谁能不气?

    而荀天修身为禅宗台弟子,竟然投靠妖落烟,朦雨简直对他失望透顶!

    荀天修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泛出的鲜血,冷冷朝朦雨露出一个冷然至极的笑容:“人可以变成神和魔,神和魔也可以变成人,自然而然地,人也能变成妖。所以,早晚,整个天地都会被妖界统领。”

    人会妖魔化,这句话一点也不错。

    凤玲珑看着荀天修诡异的脸,轻轻摇了摇头。

    “把他带下去。”赫连玄玉可不会跟这种人废话,直接一挥手,命令月清尘。

    月清尘自然知道把荀天修带往哪里,他应了一声后便将荀天修抓出了房间之外。

    玄王府有一密牢,如今连看守都是斗皇级别的高手,荀天修被关在密牢之中,自然有办法问出个水落石出。

    正如赫连玄玉所说的那句话,看看是荀天修的骨头硬,还是他的手段硬。

    荀天修被带走后,凤玲珑倒是有几分忧心:“玄玉,你说荀天修和独孤梦茴有没有关系?”

    赫连玄玉挑眉看着她:“怎么想到独孤梦茴身上去了?”

    这个女人,根本不应该出现在她和他的脑子里,因为太恶心。

    “我只是想到独孤梦茴和妖落烟换了心,而刚好出现挖心一案,未免有几分巧合。何况现在神魔灵识更是证明,荀天修这个挖心元凶和独孤梦茴有关。”凤玲珑摇了摇头。

    要说这几桩事之间没有半点关系,她是不信的。

    赫连玄玉沉思了一下,半晌后微微点头:“玲珑不用担心,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

    本来赫连玄玉对这件事不予理会,但现在荀天修既然跟妖落烟有关,更跟换心一事有关,他就不能不理会了。

    这里头,似乎隐藏着一个巨大阴谋。

    只过了两日,玄王府众人就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句话一点都没错!那几个被挖心的人,都变成妖怪了!”司空湛一脸的毛骨悚然,匆匆奔进偏厅里。

    一群人正在吃饭,顿时被司空湛一句‘挖心’给说得没了胃口。

    仙殿尊者淡淡放下筷子,美丽脸庞浮现一抹沉思:“你是说,那些死去的人,又活了?”

    司空湛猛点头:“是的!而且他们怎么也打不死,就算用斗气将他们震得粉碎,他们竟然不流血,还可以自动愈合到一起!”

    圣殿大长老和瑶池老祖宗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吐出一个词:“妖尸!”

    妖尸?

    众人不解,妖尸是什么玩意儿?

    “妖尸是几万年前妖界的一种妖术所成,凡人被妖杀死之后,在成妖之前会处于妖尸的状态,不死不灭。”圣殿大长老的表情十分凝重,“看来,妖落烟是早有准备。”

    “这么大的事情你们现在才说?”司空湛一声怪叫,“你们早知道人被挖心之后就会变成妖了?”

    “不。”圣殿大长老摇头,“以前的先例是妖界中人将人的血液吸干,往人身体里注入妖血,才会使人变成妖。”

    司空湛一愣:“那妖落烟之前怎么没有这么做?”

    如此简单就可以多出那么多爪牙,祸乱人间,妖落烟还费这么大劲儿让荀天修来做这件事?还挖心?

    “妖落烟不会亲自去做这件事的。”圣殿大长老苦笑了一声:“因为这种方法会使她妖力大减,她绝对不会用这种方法。”

    众人恍然大悟。

    会使妖落烟妖力大减的事情,妖落烟当然不会去做了。

    所以,难怪妖落烟会如此大费周章。

    “但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妖落烟既然身在藏神宝镜之中,还有什么人可以使人变成妖尸?”圣殿大长老一脸的凝重不解。

    圣殿其他上古大神也纷纷摇头,此事的确透着古怪啊!

    司空湛想了一下,随意地说了句:“会不会跟独孤梦茴有关?她胸口那心脏不是妖落烟的吗?”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看着司空湛,神色怪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