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59章 逼她动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终于,宇辰南答应了凤玲珑,由他出面去询问宇辰梦茴关于这件事。

    凤玲珑让宇辰南出面,也是因为这样可以试探出宇辰梦茴到底是不是真的忘了一切。

    宇辰南来到宇辰梦茴的房间,从窗口处潜入进去。

    宇辰梦茴正对镜梳妆。

    她看着铜镜中愈来愈美丽的脸蛋,嘴角轻轻勾起一抹满意的笑容。

    不得不说妖界女子的确有魅惑人的本事,自从她得到妖落烟的心脏之后,渐渐地身上也有了这种气质。

    现在,宇辰梦茴是宇辰梦茴,她记得自己为何来到玄王府。

    但,就在宇辰南潜入房间的那一刹那,宇辰梦茴一惊之后回头,瞬间脑子里一乱,记忆攸地全部消失!

    宇辰梦茴,不受控制地变成了独孤梦茴。

    “梦茴。”宇辰南看着自家妹妹,薄唇开启。

    独孤梦茴脑子在一瞬间的混沌之后,认出了面前的男人。

    她一蹙眉:“轩辕南?”

    此刻,独孤梦茴还没有记起,这个曾经的轩辕之主,据她那位仙乐台‘爹爹’说,已经变成了魔界少主宇辰南。

    独孤梦茴出口的称呼,让宇辰南脸色微微一怔。

    宇辰南仔细地观察独孤梦茴的眼睛,但见那双眼睛里充斥着不豫与漠然,当然还有一点点的疑惑。

    这些情绪很真实,不像是装出来的。

    “哦对,你现在是宇辰南了。”独孤梦茴看了宇辰南一会儿,终于想起自己打听到的消息,面色讥讽:“你来这里做什么?”

    对于独孤梦茴来说,她是绝不接受自己成为魔界公主的。

    因为这样,意味着她和赫连玄玉之间将出现一个很大的障碍。

    她拒不接受那些别人灌输给她的记忆,她绝对没有让赫连玄玉那么讨厌她过!

    但这一开始,就是妖落烟的如意算盘。

    她想用曾经在赫连玄玉心中有地位的独孤梦茴,重新掳获赫连玄玉的心。

    不过,她估算错了一件事,那就是……赫连玄玉并不是一般男人。

    一般男人所具有的念旧,恻隐,在赫连玄玉身上都是找不到的。

    赫连玄玉是认死理儿的男人,既然他认定了凤玲珑,那么凤玲珑和任何人之间,他看重以及一定会选的,都只可能是凤玲珑。

    “我是偷偷进来的。”宇辰南抿了抿唇,先澄清这个事实。

    独孤梦茴淡淡瞥了他一眼:“我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谁管他是偷偷进来的还是光明正大进来的?

    不过,此刻的独孤梦茴倒是不怀疑宇辰南这句话,因为她太知道赫连玄玉有多讨厌宇辰南了。

    “我来弄清楚一件事。”宇辰南朝前走了两步,结果见到独孤梦茴警惕地退后了两步。

    宇辰南无奈顿住脚步,心道难道他妹妹真的失忆了?

    “我想知道,荀天修和你有没有关系。”宇辰南一瞬不瞬地盯住独孤梦茴一双美眸,想从中找出蛛丝马迹。

    荀天修?独孤梦茴想也不想地冷哼一声:“不就是那个处处维护朦雨那贱蹄子的禅宗台弟子?你提他做什么?”

    宇辰南微微蹙眉,梦茴这看起来是真的一点没掺假啊……

    “你真不认识他?”宇辰南不着痕迹地前进了几步,紧盯着独孤梦茴的眼睛:“皇城里最近出现的挖心案件,你应该不陌生吧?”

    “宇辰南,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别问我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独孤梦茴似乎有些烦了,美丽脸上透出一股冰冷。

    宇辰南淡淡一笑:“梦茴,你是我妹妹,我是了解你的。你就直说吧,荀天修是不是你派出去的?他挖心是不是受你指使?”

    独孤梦茴美眸攸地一瞠,这宇辰南说什么呢!

    “梦茴,我是你哥哥,你这条命也是我千辛万苦救回来的,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宇辰南脸上一片诚恳,“现在荀天修被赫连玄玉他们抓了,你是不是得需要人帮忙?只要你说,我就帮你。”

    独孤梦茴看着宇辰南,渐渐蹙起了眉头。

    为什么她记忆里什么也没有?现在所有的一切为什么都变了?

    轩辕南不再是轩辕南,天地也不再是以前的天地,不但多出个神界,还多了个妖界出来。

    挖心……皇城前几日沸沸扬扬人人谈之色变的案子,就是荀天修做出来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独孤梦茴蹙眉陷入了深思。

    宇辰南等了很久,也不见独孤梦茴出声应他,便上前拍了拍独孤梦茴的肩膀:“梦茴。”

    “你干什么?”独孤梦茴被惊醒,立刻如炸了毛的狮子一般怒瞪宇辰南:“我警告你:你离我远点儿!我根本没有承认过你这个哥哥!”

    宇辰南顿时哭笑不得。

    不过,宇辰南还是渐渐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眼前的独孤梦茴真的看起来很陌生,她的确不记得离开仙乐台之后的所有事情。

    这其中,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呢?为何独孤梦茴会变回以前的样子?

    难道,换心时出现了什么意外,使得她记忆回到了当初?

    “你说的事情都和我无关,因为我在玄王府里一步都没有迈出门过,荀天修也和我没有半点关系。”独孤梦茴冷冷瞥了宇辰南一眼:“所以,你可以走了。”

    要不是念在自己真可能是宇辰南的妹妹的份上,她早就对宇辰南动手了!

    不过,独孤梦茴还真不知道,只要她一出手,很多真相就会浮出水面了。

    这一点她现在还不知情,可有人绝对比她先想到。

    宇辰南在独孤梦茴这边碰了一鼻子的灰,无奈之下离开了。

    将事情经过告诉等候在玄王府正厅的众人之后,宇辰南看着凤玲珑,眸色认真:“玲珑,我不会瞒你的,梦茴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

    凤玲珑抿了抿唇,点点头:“我知道。”

    她,还是相信眼前这个男人的。

    自从他脱离渣男行列之后,一举一动她都看在眼里,若不是因为赫连玄玉的关系,她很乐意交他这个朋友。

    不过,她已为人妻,不适合再和别的男人成为朋友或是知己了。

    “嫂子,现在怎么办?荀天修骨头挺硬的,而独孤梦茴这边又问不出什么来,难不成去问妖落烟?”司空湛摸了摸鼻子,最后一句当然是无奈的玩笑话。

    问妖落烟,更是不可能得到答案的。

    “先别急。”凤玲珑沉吟了一下,看向赫连玄玉:“玄玉,如果我们之前的推断是真的,那么或许有一个办法可以证明。”

    “玲珑说说看。”赫连玄玉眸色温柔,唇边浅笑醉人。

    他家宝贝人如其名,有一颗玲珑心,他当然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凤玲珑淡淡一笑:“逼她动手。”

    凤玲珑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是精神一振!

    没错!这个办法好极了!

    怎么他们就没有想到过呢?

    不管独孤梦茴装的有多像,但只要她出手,一切就能不攻自破了。

    假如他们之前的推断为真,那么独孤梦茴一定是在换心时就成了妖!

    所以,只要独孤梦茴出手,必然和斗气、魔气不同,她的招式一定会不自觉带着妖气。

    “嫂子,你真是太聪明了!我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啊!”司空湛一脸兴奋。

    众人也纷纷露出兴奋的表情。

    这样一来,独孤梦茴的诡计就可以被戳破了。

    到时候,看独孤梦茴怎么自圆其说。

    “万一她不肯动手呢?”宇辰南冷不丁冒出一句。

    血浓于水,宇辰南对自家妹妹其实还是有一点亲情的,维护之情在所难免。

    司空湛哼了一声:“像她那样的个性,谁挑衅她她不动手,那就更加说明她心中有鬼了!”

    宇辰南哑口无言。

    的确,独孤梦茴一向是挑衅不得的。

    尤其是……凤玲珑。

    “这件事,就由我出面吧。”凤玲珑淡淡一笑,自信满满:“我会掌握好分寸,你们谁都不必担心。”

    凤玲珑这句话主要是让宇辰南不必担心,她会点到即止,绝不会伤了独孤梦茴。

    既然凤玲珑做出了保证,宇辰南便也沉默了,不再反对这个计策。

    事实上他也想看看,他千辛万苦救回来的妹妹,会不会连他也骗。

    于是,没过几日,凤玲珑去找独孤梦茴了。

    “你打算在玄王府住多久?”朦雨一脚踹开房门之后,凤玲珑冷冷地看着微愕的独孤梦茴。

    独孤梦茴在一瞬间的怔愣后,脸色迅速抓狂:“你们放肆!”

    “放肆?”朦雨扶着凤玲珑走进屋里,不屑地冷哼一声:“凤姐姐是玄王府女主人,你站在玄王府里说凤姐姐放肆?我看你才是真的放肆吧?”

    独孤梦茴顿时气得咬牙,要知道朦雨以前不过是她随意拿捏的一条狗,可现在居然在她这个九天仙子面前张牙舞爪!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是玄玉哥哥的客人,你们跑来我房间撒野,就不怕玄玉哥哥知道后惩罚你们?”独孤梦茴磨着后槽牙,尽力忍着心中怒气。

    就算这两个女人无礼在先,但她们却说得对,这里是玄王府,而现在凤玲珑又是玄王妃,她不得不忍气吞声。

    冲突大了,对她自己也没好处。

    不过她却不知道,凤玲珑和朦雨这次前来,正是要和她起冲突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