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60章 果真是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朦雨一下子就笑了,看白痴似的看着独孤梦茴:“你是没长脑子吗?玄王殿下会为了你这个女人,惩罚凤姐姐?你真当你是仙女了?”

    独孤梦茴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朦雨戳到了她的痛处,现在的她,已经失去了让赫连玄玉维护的资本了。

    赫连玄玉看她的眼神是冰冷的,她一进玄王府就发觉了,那也正是她心痛所在。

    不过没关系,她会改变这一切的。

    “话说,就算你是仙女,也比凤姐姐低一等,知道为什么吗?”朦雨讥笑地勾唇。

    独孤梦茴脸色愈发阴沉,她当然知道为什么。

    因为凤玲珑是神界公主……又拥有绝世容貌,什么仙女在凤玲珑面前都是浮云。

    虽然很不甘心当初的小废物怎么拥有了这么尊贵的身份,但她却不得不咽下心中怨气。

    “看样子你已经知道原因了,我也就不多说了。”朦雨轻蔑一笑,“那么,你现在是不是可以滚出玄王府了?”

    独孤梦茴咬牙:“我为什么要走?”

    “因为凤姐姐不喜欢你。”朦雨理所当然地说道,“没有哪个做妻子的,喜欢情敌住在自己家里。”

    独孤梦茴尖锐指甲刺入掌心,她努力地平息心中怒气。

    很久之后,她朝凤玲珑露出心平气和的一笑,语气略微软了下去:“凤姑娘,我现在没有地方可去,玄玉哥哥当日准许我住在玄王府,我也从来没有去打扰你们的生活,不要赶我走可以吗?”

    如果不是太了解独孤梦茴的性子,凤玲珑说不定还真的就心软了。

    不过,除了太了解独孤梦茴之外,凤玲珑此次来也是有目的的,所以她不会心软。

    “你好像叫错了。”凤玲珑淡淡一笑,目光冷冽:“你可以叫我玄王妃。”

    独孤梦茴神色一僵,心下暗暗嫉恨。

    她最讨厌的,就是‘玄王妃’这个称呼,落在了凤玲珑头上。

    这个位置,本来该是她的。

    “还有,我不喜欢别的女人叫我丈夫‘玄玉哥哥’。”凤玲珑笑意越来越淡,眸色越来越冰冷:“从今天开始,你必须消失在我和玄玉视线之内!”

    “凭什么?”独孤梦茴真的忍不住了。

    是她先认识玄玉哥哥的,凭什么这个女人要她消失在玄玉哥哥面前?

    太霸道了!太过分了!

    “凭我是玄玉的妻子。”凤玲珑淡淡勾唇,“凭我是玄王府的女主人,凭我……真的很讨厌你。”

    独孤梦茴彻底忍耐不住了,她厉喝一声:“凤玲珑!你不要太过分了!”

    凤玲珑耸肩:“我怎么过分了?我把一个不喜欢的人从家里撵出去,这算过分?”

    “玄玉哥哥准许我留在玄王府里,而你却背着玄玉哥哥将我赶走,这还不过分吗?”独孤梦茴肺都快气炸了。

    凤玲珑眉一挑,似笑非笑地看着快气炸的姑娘,煞有介事地点头:“有一点你说对了:我就是要趁玄玉不在府里,将你赶走。”

    独孤梦茴这回不是肺气炸了,而是人都快气疯了。

    这个女人简直太嚣张太可恶!

    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凤玲珑,你休想!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绝不离开玄王府半步!”独孤梦茴尖叫道。

    凤玲珑脸色瞬间一沉,冰冷之气由内而外散发出来。

    她冷冷一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你不知道我想杀你很久了吗?”

    朦雨嬉皮笑脸往旁一闪:“凤姐姐,杀这女人很容易的,我就一旁观战了。”

    凤玲珑随意地一点头,圣灵王剑攸地握在了手中。

    青芒闪闪,冰冷似虹。

    独孤梦茴起初一惊,随后心里就升起了熊熊怒火。

    她就不信凤玲珑真有那胆子杀她!她到底是玄玉哥哥留下来的客人。

    而且,如果她真的有魔界公主的血脉,那么她就是宇辰南的妹妹,凤玲珑绝对不可能不给宇辰南这个面子!

    不得不说独孤梦茴的确有恃无恐,可她猜对了凤玲珑不会杀她的结果,却没想到凤玲珑和她动手的原因。

    “好,只要你今天能杀了我,我独孤梦茴就认栽!”独孤梦茴一想通这一点,冷冷一笑后拂尘上扬,浑身透出一股戾气。

    凤玲珑轻蔑勾唇一笑,抬剑就朝独孤梦茴刺了过去。

    杀招,绝对凛冽的杀招。

    剑雨密不透风,混合着强大的神力,将独孤梦茴全身笼罩在青芒之中,威力令人触目惊心。

    独孤梦茴大吃一惊,没想到凤玲珑出招就如此狠厉毒辣。

    她急忙退后,拂尘迅速摆动,甩开那些剑芒。

    效果微乎其微,凤玲珑的实力太强大,独孤梦茴简直不堪一击。

    一旁,朦雨眼眸微微一闪,凌厉之色迅速扫过独孤梦茴。

    作为高手中的一员,朦雨已经可以轻易地看出面前这场打斗中的真正问题所在。

    此刻独孤梦茴还只知道运用斗气,她真正的实力根本还没显露出来。

    朦雨嘴角冷冷一勾,看这只狐狸精能坚持多久!

    危急关头时,独孤梦茴自然会露出狐狸尾巴的。

    凤玲珑招式愈发凌厉,独孤梦茴肩上已经受伤多处。

    但凤玲珑的招式凌厉之中带着巧妙,她并没有机会杀了独孤梦茴。

    在凤玲珑的计算之下,杀招屡屡偏颇,在独孤梦茴看来则是因为房间太小导致凤玲珑几次算漏了,只伤到她皮肉。

    独孤梦茴庆幸之余,又不免心惊。

    若是在房间之外,她现在不早就非死即伤了?而且是重伤。

    “这一次,我看你怎么躲!”凤玲珑眼神一厉,沉喝一声后,飞跃而起至半空。

    圣灵王剑彻底爆发出刺眼的青芒,浑厚神力加诸于剑身之上,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独孤梦茴眉心戳去。

    这一剑独孤梦茴靠斗气绝对躲不过,朦雨眼里闪过一丝冷光,还有紧张。

    独孤梦茴自己也非常清楚,在一股绝望之下,她身体内的陌生力量突然迸发而出!

    ‘砰’地一声!

    独孤梦茴手中拂尘扫出巨大力量,房间里顿时妖气泛滥。

    凤玲珑握着圣灵王剑的手,虎口一麻,虽然已经有所防备,但她还是朝后退了数步才勉强站稳。

    “凤姐姐!”朦雨飞快闪身过去,扶住了凤玲珑,惊出一身冷汗。

    要是凤姐姐被独孤梦茴给伤了,她在玄王殿下面前可交不了差啊!

    凤玲珑美眸微微闪过一抹异色,‘嗖’地一声圣灵王剑归了手腕。

    很显然,试探结果已经出来了:独孤梦茴体内的确有着强大的妖力。

    也就是说,通过换心之后,独孤梦茴已经有了妖界中人的力量。

    独孤梦茴此刻一脸震惊,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掌。

    怎么可能?

    她怎么拥有这样一股神秘的力量,竟然可以把堂堂神界公主震退?

    那些人不是说,凤玲珑继承了神后瑶池女神的全部神力吗?

    那她体内这股力量是……

    房间里静寂一片。

    其实,独孤梦茴的妖力并不强。

    至少比起妖落烟来,那是天差地别。

    只不过凤玲珑生完孩子后神力尚未恢复,加上上古功德镯的力量也还没有全部与凤玲珑相溶,所以才会被独孤梦茴以妖力震退。

    若真的双方使出全力来打斗,现在独孤梦茴也仍然不是凤玲珑的对手。

    “你果然是妖孽。”朦雨鄙夷地看着独孤梦茴,这个贱人,还在这儿装无辜!

    独孤梦茴脸色一白,尖叫了一声:“不!我不是!”

    “你不是?”朦雨轻蔑冷哼:“你和妖界之主妖落烟换了心脏,使得你自己也变成了妖。如果你不是妖,刚刚那股力量是什么?这房间里的妖气又从何而来?”

    独孤梦茴脸色彻底苍白。

    房间里弥漫的白雾,与她所熟悉的斗气是那么不同,而神力与魔气她都见过,与这更加不同。

    难道……这真的是独孤朦雨所说的妖气吗?

    难道……她现在胸膛里跳动着的,真的不是她自己的心脏,而是那个妖界之主的心脏?

    独孤梦茴突然间头痛欲裂。

    她痛苦地抱着头,蹲了下来。

    “宇辰梦茴,你不用再装了,装也没人信你!”朦雨以为独孤梦茴又在装,鄙夷冷哼道。

    独孤梦茴抱着头蹲了半晌,猛然间仰头发出一声嘶吼:“啊……”

    一声尖锐嘶吼之后,独孤梦茴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喂!”朦雨一愣,犹豫了一下,上前踢了独孤梦茴两脚。

    独孤梦茴一动不动。

    “凤姐姐,这……”朦雨怎么也没想到,她有本事把独孤梦茴气晕过去。

    是她嘴巴变厉害了,还是独孤梦茴心理变脆弱了?

    凤玲珑仔细察看独孤梦茴表情片刻,摇了摇头:“她没有装,是真的晕过去了。”

    “啊?”朦雨傻眼。

    凤玲珑没有再理会朦雨,转身走了出去,很快让人将赫连玄玉等人请了过来。

    第一个冲进房间的是宇辰南。

    他一见独孤梦茴躺在地上,心口一紧,急忙过去将独孤梦茴扶了起来。

    “她只是晕过去了。”凤玲珑见状,淡淡开口。

    她可不想宇辰南认为她欺负了独孤梦茴。

    虽然真的蛮讨厌这个不可理喻的姑娘,但如今看在宇辰南的面子上,她也不能真对独孤梦茴下手。

    反正,这姑娘最多污一下她的眼,再对她造成不了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了。

    宇辰南听了,稍稍放下心来,却是将独孤梦茴抱上了床。

    然后,他才走出内室,看着凤玲珑问道:“结果如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