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61章 再一次挑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结果?”朦雨没好气地冷哼一声:“你自己不会看吗?这房间里弥漫着妖气,你说是什么结果?”

    本来朦雨还觉得之前宇辰南做的事情挺让人感动,有些接纳他了。

    但现在因为独孤梦茴的关系,朦雨又开始讨厌宇辰南了。

    宇辰南面色微微一讪。

    从踏进房间开始,他其实就发现了房间里弥漫的妖气。

    只不过……他真的很难相信,所以才想凤玲珑亲口告诉他,让他死了这条心。

    “你打算怎么做?”凤玲珑淡淡地看着宇辰南。

    “我也不知道。”宇辰南嘴角泛出一丝苦笑。

    众人一下子就听出来了,宇辰南现在还蛮维护这个妹妹的,尽管他知道这个妹妹做了哪些人神共愤的事情。

    “哼,还真是兄妹情深呢!”朦雨轻哼了一声。

    司空湛也懒洋洋地笑了几声:“看不出当年连爱人都可以杀掉的南帝,如今倒是兄友妹恭起来了。”

    宇辰南脸色一下子涨红。

    斩首凤玲珑……也就是当年的准太子妃风茗玉一事,是宇辰南心里最不愿被揭开的伤疤。

    “天上下红雨了。”风瞿人也凉薄地补充了一句。

    宇辰南脸色更加难看。

    “带着你妹妹,滚。”赫连玄玉冷酷的声音在宇辰南耳边响起。

    赫连玄玉面色冷冽而寒戾,他冷冷地盯着宇辰南,赤色凤眸中是凛冽清晰的杀意。

    赫连玄玉的逐客令很明显了。

    不过,赫连玄玉这个‘滚’字,还带着另一层聪明人才懂的深意。

    现在赫连玄玉不对宇辰南和宇辰梦茴动手,是那么仅有的一丝丝宽容。

    但宇辰南带着宇辰梦茴离开玄王府之后,如果两人做了什么令人不可饶恕的事情,赫连玄玉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让两人走,也是给两人一个机会。

    看两人的表现,再决定是否要斩草除根。

    “玲珑呢?”宇辰南抿了抿唇,面色沉静,心里却十分无奈,“玲珑也是这意思?”

    凤玲珑眸色微微闪了闪,站在赫连玄玉身边没有吭声。

    宇辰南如果要帮宇辰梦茴,那么她说不上话。

    如何对待宇辰梦茴,她依赫连玄玉的。

    凤玲珑的沉默,让宇辰南心底泛起一阵苦涩。

    无论他怎么对她,她都还是会为了赫连玄玉弃他于不顾啊……

    “好,我走。”宇辰南深深地看了凤玲珑一眼,毅然转身,抱起独孤梦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玄王府。

    凤玲珑侧眸,目送两人身影远去,眼底也有一丝无奈。

    不是她不记宇辰南对她的好,而是这件事她私心里也不想向着宇辰南。

    他想保护的那个妹妹,可是她的死对头。

    她不是圣母,原谅不起。

    何况,宇辰梦茴到现在也没有悔改,依然是令人讨厌的那个样子。

    宇辰南带宇辰梦茴离开后,众人散去。

    虽然已经证实了宇辰梦茴体内有妖气,但赫连玄玉已经让人走了,众人也不好说什么。

    “我看老祖宗的意思,有些不满呢。”只剩凤玲珑和赫连玄玉两人后,凤玲珑淡笑着落座,说道。

    赫连玄玉淡淡一勾唇:“所有圣殿的人,都很不满。”

    对于妖界,最头疼的恐怕就是圣殿的那些上古大神们。

    因为他们当年亲眼见证过妖界中人的残忍嗜杀惟恐天下不乱,所以巴不得妖界永远消失在这世上。

    “我也觉得她不会死心,你认为呢?”凤玲珑抿了抿唇,淡淡一笑。

    “你是在试探我?”赫连玄玉似笑非笑,捉起凤玲珑的葱白玉手,拿在手中把玩。

    凤玲珑微窘,白了面前男人一眼,没说话。

    她也不是试探吧……就是,不想在他面前说那个姑娘的坏话。

    “我让月清尘暗中跟着她。”赫连玄玉拍了拍凤玲珑的手,菱唇微勾。

    凤玲珑一怔:“你……”

    这丫的也太腹黑了吧?

    她这边还在担心他怎么也顾念旧情,结果他给她来了这么一出?

    赫连玄玉暗暗觉得好笑,伸手刮了一下她精致鼻梁:“怎么?觉得我太可怕是不是?”

    才不是呢……凤玲珑悻悻然摸了摸鼻子。

    她只是没有想到,赫连玄玉这一招是欲擒故纵。

    故意将宇辰梦茴放走,又派高手暗中盯着她,看她离开玄王府后会耍些什么花样。

    果然……是他的行事风格。

    “玲珑。”赫连玄玉忽然眸色认真地看着凤玲珑。

    凤玲珑抬眸:“嗯?”

    赫连玄玉伸手轻轻摩挲那光滑脸颊,薄唇微微一抿之后,浅笑着问道:“你现在全心全意地相信我了吗?”

    凤玲珑一怔,不解他怎么忽然会问这个问题。

    但,她还是不假思索地点了头:“信了。”

    “无论发生任何事,你都不会再怀疑我?”赫连玄玉眼神熠熠发光,像是得到了世上最珍贵的宝贝。

    “对。”凤玲珑浅浅一笑:“无论发生任何事,我都会信你。”

    就如神珠一事,又如他追杀宇辰南,再如他牺牲女儿,还有留下独孤梦茴,她都没有怀疑过他。

    因为觉得怀疑他,就是侮辱了自己,也玷污了这份感情。

    赫连玄玉一双凤眸澄亮晶莹,一瞬不瞬地看着凤玲珑,眼里绽放出如黑曜石般亮眼的光芒。

    许久之后,他才轻轻一动玉指,解封了神魔灵识。

    然后,他淡淡询问:“你以前说过,要对抗上古神罚,必须练就情比金坚的妖术,是不是?”

    情比金坚的妖术?凤玲珑一愣,她怎么从来没听过?

    神魔灵识刚刚苏醒,慵懒打了个呵欠:“我是说过,怎么了?”

    难不成这小子还真想练?

    呵,那可不是一般人能练成的,就算不是一般人,也练不成。

    因为从有天地以来,就没人练成功过。

    “说出条件。”赫连玄玉语气淡淡,却含着从容不迫与自信。

    神魔灵识一怔:“赫连小子,你真的要试?”

    神魔灵识用的是‘试’这个字,很显然神魔灵识不信有人能练到那种境界。

    当时提起,也只是说到上古神罚如何对抗,他才想起有这么一种无比厉害的二人合璧功夫,便顺口一说而已。

    “为何不试?”赫连玄玉绽开一抹潋滟笑意,目光灼灼看着凤玲珑。

    上古神罚一定要破,最好能够为他所用。

    否则,妖落烟是个祸患,而神尊与瑶池女神永远要靠藏神宝镜活下去。

    现在他家宝贝已经足够全心全意信任他,他和她之间缺乏的也就是实力问题。

    而他相信,神魔灵识绝对有办法提高他们的实力,否则不会告诉他,练成情比金坚的妖术就可以破除上古神罚。

    “看来,丫头已经全心全意信任你了。”神魔灵识沉吟了一阵,淡淡说道:“不过,这只是你的一厢情愿。丫头是不是真的全心全意信任你,还要考验。”

    赫连玄玉笑意微淡,还要考验他家宝贝?

    “放心,不是特地设局来考验丫头,而是你们寻找修炼情比金坚的重要东西时,道路上自然会有考验丫头的关卡。”神魔灵识呵呵一笑。

    赫连玄玉目光微微一凝,略有几分忧心地看了凤玲珑一眼。

    他对这所谓的‘考验’,是既期待,又紧张的。

    结果出来之时,一定会令他在天堂与地狱之间徘徊。

    “怎么了?”凤玲珑不解地看着赫连玄玉,黑白分明的大眼中写满疑问。

    赫连玄玉抿唇,摇了摇头,淡雅一笑道:“没事,只是说我们还要去寻找修炼情比金坚的重要东西。”

    凤玲珑蹙了蹙眉,到底什么跟什么?

    这情比金坚的妖术,有那么重要吗?赫连玄玉又为什么一定要学不可?

    此刻,赫连玄玉与神魔灵识开始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交流。

    凤玲珑完全摸不着窍门,只知道赫连玄玉会很淡地提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然后就是‘嗯’‘哦’之类的应答声。

    从这些只言片语中,她根本无法知道这情比金坚妖术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最后,当赫连玄玉与神魔灵识交流完毕之后,赫连玄玉才摸了摸她的脑袋。

    他用一如既往的宠溺语气对她说道:“玲珑肯定很好奇这情比金坚妖术到底有何用处……”

    赫连玄玉停顿了一下,淡淡一笑:“其实,这妖术是用来破除上古神罚的。”

    破除上古神罚?

    凤玲珑露出吃惊的表情:“这是神魔灵识说的?”

    “是的。”赫连玄玉点头,眸光清雅:“要练成这情比金坚的妖术,必须有三点要求……”

    赫连玄玉一一将神魔灵识的话讲解给凤玲珑听,而这以前是凤玲珑的工作。

    但最终凤玲珑明白了。

    所谓‘情比金坚’的妖术,两人合练会威力无比,震慑整个天地,也可以让四界重新洗牌。

    不过,要练成这‘情比金坚’,需要的条件不但要两人心心相印,还要两人实力强大到不相上下,更需要一个重要的东西。

    那就是:当年妖界创造这‘情比金坚’妖术的创造者的骨头。

    即始祖妖骨。

    前两个条件就已经对世人是一个挑战了,而第三个条件就更为苛刻。

    因为始祖妖骨,只存在于妖界当年的发源地底,一个没人探索过的如同地狱之路的地下世界之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