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63章 好邪恶的女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躯壳一选定,凤玲珑和赫连玄玉就决定事不宜迟,现在就让女儿的元灵入驻小雪狐躯壳之内。

    毕竟小雪狐刚刚修炼成人,躯壳还热乎着呢!

    拖下去便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了。

    神魔灵识得知两人意思,也颇为赞同。

    于是,在凤玲珑一番耐心解说之后,血珠终于明白她娘的意思了。

    血珠原地蹦跳了两下,似乎表示同意。

    不过,在月清尘很快拿来干净大碗之后,血珠瑟缩了一下,在凤玲珑身边静静地待了片刻,微微磨蹭。

    凤玲珑一下子就懂了,顿时蹲下身,心疼地将血珠抱住了。

    她知道,女儿虽然只有一抹元灵,但却感受过那锥心之痛,现在是心有余悸呢!

    赫连玄玉凤眸中闪过浓浓歉疚,双手紧握成拳,却是没敢过去如妻子一样抱住女儿。

    他……不敢。

    终于,血珠在凤玲珑怀里寻找到了足够的勇气,慢慢离开了凤玲珑的怀抱。

    似乎有些依依不舍地,血珠又磨蹭了片刻,才壮士断腕似的腾空而起,稳稳地落在了月清尘手上空碗的上方。

    众人默默地看着血珠一点一点地自我毁灭,血水从最开始的一滴、两滴、三滴,逐渐汇成小溪,尽数滴落空碗之中,脸上都浮现出一丝不忍。

    凤玲珑脸上早已被泪水打湿,她太心疼这个女儿了。

    若不是顾忌赫连玄玉的感受,怕更加给赫连玄玉增加负疚感,她恐怕早就忍不住失声痛哭了。

    赫连玄玉脸色沉到了极点,他额上冒出了几条青筋,可想而知他有多忍耐心底的痛苦。

    但总算,血珠完全化成了血水,盛在空碗之中。

    月清尘端着满满一碗血水,转身看着神尊。

    神尊早已知道步骤,立刻上前,将月清尘手中一碗血水接过,很快进入了自我敞开的天灵境之中。

    神尊走到小雪狐的躯壳面前,伸手探了探发觉余温尚在,微微吸了口气,便以手指施展出神力,将碗中血水尽数逼入小雪狐的躯壳之内。

    随着血水逐渐注入小雪狐的躯壳内,小雪狐之前空洞的狐狸眼,渐渐有了生命的气息。

    到血水全部被注入后,小雪狐就慢慢从天灵境的地上爬了起来。

    凤玲珑早已忍耐不住,冲进了天灵境之中。

    “……”她突然发现,还没给这小家伙起名字呢!

    不过,先抱了再说。

    凤玲珑一把将小雪狐搂在了怀里。

    这种拥抱的感觉,已经和之前拥抱小雪狐感觉不同了,这是她生命与血脉的延续。

    没有孩子的人,没有做过母亲的人,是绝对不会懂得的。

    所以为什么赫连玄玉能牺牲这个孩子救她,她可以理解。

    但换作是她,她是宁可自己死,陪着赫连玄玉一起死,也绝对无法牺牲女儿来救丈夫……

    小雪狐眼睛也有些湿润,两个锋利的爪子小心翼翼抱住凤玲珑,生怕伤了她娇嫩肌肤。

    众人都静静地看着,谁都没有出声打扰。

    神尊也静静立于一旁,直到瑶池女神走进天灵境,轻轻挽住了他的胳膊,他才回眸温柔一笑。

    他想,他理解当年妻子为何要女儿,不要他了。

    也许这就是一个母亲,所拥有的本能吧!

    瑶池女神微微一笑,眸中光华流转。

    很久之后,凤玲珑才抱着小雪狐起身,转身面朝赫连玄玉,露出带泪的绝代笑容:“玄玉,给咱们女儿取个名字吧!”

    看见心爱的女人抱着小雪狐,赫连玄玉这一次没有吃醋。

    名字吗?

    的确,这么久以来,只顾着给女儿找身体,却忘了给她取一个好听的名字呢!

    他赫连玄玉的女儿,怎么能没有名字呢?

    赫连玄玉开始认真地想。

    不过,小雪狐挺不爽地挥舞了几下爪子,十分生气地看着赫连玄玉。

    很显然,小家伙对赫连玄玉给她取名一事意见很大,她是完完全全地不同意啊!

    凤玲珑其实也挺不忍心让女儿生气,但她也不能不顾及丈夫的感受。

    赫连玄玉一直就想要个女儿,如果连取名字的权利都没给他,他会失望一辈子吧?

    “凤清虹,小名虹儿。”此刻,赫连玄玉已经替女儿想好了名字,和煦淡笑着道出。

    神尊和瑶池女神听见外孙女姓凤,都略有些诧异地看向了赫连玄玉。

    以赫连玄玉霸道的性格,能让女儿姓凤,真的是不容易呢!

    神尊和瑶池女神高兴,小家伙却生气了。

    小家伙喉咙里长啸一声,表达了对赫连玄玉深深的敌意。

    她才不要这个男人给她取名字呢!

    赫连玄玉眸色微微一黯,女儿这一生一世,都不会原谅他了吗?

    凤玲珑瞧见这一幕,心里隐隐作痛。

    她爱女儿,也爱丈夫,而丈夫同样如此,对她和女儿都爱,只是不得已之下才做出了二选一的痛苦抉择。

    导致他们父女不合的人,是她。

    “虹儿,娘不是说过吗?爹爹当初是为了救娘,所以才不得已出此下策,娘希望你能体谅爹爹,好吗?”凤玲珑抚摸着小家伙柔软的脑袋,好声劝说。

    小家伙不情愿地看了一眼凤玲珑,默默地没有作声。

    不给她那个可恶的爹爹面子,还能不给她风华绝代的娘亲面子吗?

    不行,她喜欢这个娘亲。

    见小家伙没有作声,凤玲珑再接再厉道:“娘也很喜欢这个名字呢,你看,虹儿……虹儿……凤清虹,多好听啊,虹儿觉得呢?”

    小家伙喉咙里咕哝了一声,耷拉着小脑袋点了一下。

    算了,她娘喜欢的话,就这样吧!

    “虹儿真乖。”凤玲珑含笑朝赫连玄玉望去,冲他调皮地眨了一下眼。

    赫连玄玉脸上阴霾早已散去,他也回以凤玲珑一个和煦美艳的笑容,眸色里是深深的感激。

    有这么好的妻子从旁协助,他相信,女儿早晚会原谅他的。

    有妻如此,有儿有女如此,此生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玄玉,这名字有来历和出处吧?”瑶池女神淡笑看着出色的女婿,问道。

    她想,赫连玄玉不会轻易取这么个名字的,她想听听解释。

    “是的。”赫连玄玉风华绝代地一笑,颇有几分自得:“我刚好想到一句诗,便取了其中二字为虹儿的大名。”

    “不妨也念来大家听听。”瑶池女神笑道。

    赫连玄玉笑容优雅,语如天籁:“天之娇女性通灵,风沙磨砺俏容玉。冰晶玉肌飘清韵,暴雨洗礼驻彩虹。”

    众人一怔,果然符合凤清虹的出生经历!亏赫连玄玉能想到。

    “好诗。”瑶池女神眼露赞赏,这个外孙女的确受了不少苦。

    正当众人欣赏这两句颇有意境的诗时,暂时寄宿在小雪狐躯壳内的凤清虹,突然一溜烟从凤玲珑怀里蹭下去了。

    然后,众目睽睽之下,小虹儿跑去了赫连玄玉面前……

    赫连玄玉心里一阵激动,难道女儿这么快就接受他了?

    真是太好……

    一句激动的话还没在脑海里完全浮现,‘了’字尚未冒出来,赫连玄玉就被血淋淋的事实给弄得哭笑不得!

    众人一阵呆愕之后,各自礼貌地别过了脸,只剩下身子微微耸动。

    原谅他们……他们不是故意的……

    凤玲珑也是完全石化了,哪怕小虹儿又从赫连玄玉那儿溜了回来,在她脸上大大地‘啵’了一口,她也还是没有办法回神。

    因为,调皮的小虹儿方才跑去找赫连玄玉,并非亲昵,而是……

    而是在赫连玄玉威风凛凛的金丝软袍下摆处,也就是赫连玄玉那神气漂亮的靴子上,撒了一泡尿!

    如果小虹儿是本体的女生,当然不会这么做了。

    可小雪狐是公的,小虹儿现在借用小雪狐的躯壳,自然而然性别暂时定位为‘男’……

    于是,这个举动就变得再容易不过了。

    众人越想越觉得憋不住,肩膀耸动越来越可疑。

    赫连玄玉当然不会对小虹儿生气,但旁人的取笑可让他脸色瞬间黑了。

    “都活得不耐烦了?”赫连玄玉脸色一阵黑压压,低沉的语气饱含威胁与杀气腾腾。

    众人立刻停止了肩膀的耸动,拼命地想让自己注意力转移,去看看天灵境里神奇的花花草草也好啊!

    不过,大半人忍住了,有一个人却没能忍住。

    那就是毫不会看人脸色的司空湛。

    “哈哈哈哈哈……”司空湛瞬间爆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笑得腰都弯了下去。

    他撑着风瞿人的肩膀,一直笑个不停,连赫连玄玉缓步走向他,他都没有发现。

    众人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司空湛,这家伙真的是从不长记性啊……

    “很好笑吗?”赫连玄玉淡淡抬眸看着笑得直不起腰的男人,眼里闪过一抹浓浓的危险。

    司空湛下意识接话道:“真的很好……”

    一个‘笑’字没出口,赫连玄玉攸地身形变幻,到了司空湛身后。

    然后,一脚就踢向了那结实的臀部!

    瞬间,司空湛‘啊’地一声凄厉惨叫,整个人就飞了起来,呈抛物线迅速飞向了天空。

    一颗流星,迅速在天空最高处消失。

    众人同情怜悯地目送司空湛消失在视线之外,暗暗庆幸他们没有犯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