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64章 自私到了极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却说宇辰南把独孤梦茴带离玄王府之后。

    两人本是要回魔界,但独孤梦茴中途醒来,死活不肯跟宇辰南回魔界。

    宇辰南无法,只好陪独孤梦茴在一家客栈暂时住下。

    不过,他是怎么也不肯让独孤梦茴再回玄王府的。

    这一点,宇辰南十分坚持。

    独孤梦茴住在客栈里,倒是一步没有出门。

    她心事重重,满腹疑云。

    “我为什么会拥有那样诡异的力量?”独孤梦茴看着自己的手掌,巴掌大的美艳小脸上是深深的恐慌。

    宇辰南说,这不是魔界的力量,是……是妖界的……

    可是,她怎么会有妖界的力量?

    难道宇辰南跟她说的,她和妖界之主换了心脏的事情,是真的?

    因为和妖界之主换了心脏,所以她才拥有了妖界的力量?

    独孤梦茴心惊肉跳,颤抖着手放在温热的胸口,感受那有力的心跳。

    “不,不可以,我不能变成妖……”独孤梦茴站了起来,不安地来回踱步,“我要是变成妖,玄玉哥哥再也不会多看我一眼了。有哪个男人会喜欢妖怪变的女人?不,不可以……”

    独孤梦茴一直自我呢喃,事实上她嫉妒凤玲珑嫉妒得发了疯!

    凭什么那个什么都不是的废柴,真正身份竟然是神界的公主?

    而她,从小就被众星捧月的她,却是魔界的人……

    就算是魔界的公主,那也是魔啊!

    可凤玲珑呢?不但父亲是曾经的三界之主神尊大人,连母亲都是三界公认的美人瑶池女神!

    而她的母亲……她的母亲竟然是那样一个女人!

    独孤梦茴此刻丝毫没有想到,如果她有了孩子,那么她的孩子也会与她此刻的心情相同……厌恶自己的母亲。

    因为本质上,她和宫从香根本就是同一种女人。

    只不过是,她的头脑与智力,反而没有宫从香那样厉害罢了。

    她有心机,可惜不够深,从小被宠坏的缘故。

    突然!

    独孤梦茴一阵激灵,脑袋猛然间疼痛起来。

    她刚弯下腰,就失去了意识倒在地上。

    而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她又醒了过来。

    但这一次她醒来,眼神与之前完全不同了。

    褪去了那显而易见的迷茫,疑惑,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怨毒,甚至连嘴角都勾起了一丝恶毒冷笑。

    “凤玲珑,你想扳倒我,没那么容易!”从独孤梦茴蜕变为宇辰梦茴,宇辰梦茴冷笑着从地上站起,眼底闪着疯狂的杀意。

    宇辰梦茴当然记得和妖落烟的约定,所以她一定要回玄王府。

    她就不信,以她身上这股迷人的特质,连荀天修都能被她迷惑,到了赫连玄玉那儿就不行。

    “妖落烟可以迷倒神界之主,我也可以迷倒玄玉哥哥!”宇辰梦茴眼里迸发出一股偏执的决心。

    她迅速换了衣裳,推开门走出去。

    刚一出门,宇辰梦茴就看见了宇辰南。

    宇辰南根本不敢大意,他时时刻刻都守在宇辰梦茴身边,就怕这个妹妹又偷溜回玄王府去闹事。

    到那时,他是真没脸见凤玲珑了。

    “你要去哪儿?”宇辰南见宇辰梦茴深夜还走出来,立刻迎了上去。

    宇辰梦茴淡淡瞥了一眼宇辰南,冷漠道:“不关你的事。”

    这个哥哥救了她,她心中本是感激的,不过如果他一味地帮着那个贱人,就休怪她不念兄妹之情以及救她之恩了!

    “你想回玄王府?”宇辰南眼角一沉,“不行!”

    不行?宇辰梦茴轻蔑地看了宇辰南一眼:“你认为你拦得住我?”

    宇辰南这回是心底一沉,为何现在梦茴变得和之前截然不同?

    难道……

    宇辰南还没想透其中奥妙,宇辰梦茴已经甩开他,朝客栈楼下走去。

    他顿时回过神来,上前伸手一拦:“梦茴,你不能去!”

    “滚开!”宇辰梦茴双眸骤然迸发出一股妖气,视线恶毒而冷冽地盯住宇辰南。

    宇辰南心底微微冒出一股寒气,单看这气势,眼前女子简直就是妖落烟的翻版!

    心脏换了,所以连性格还有气质也都换了吗?

    “我不会让你回玄王府的。”宇辰南斩钉截铁地说道,“当时赫连玄玉本来要杀你,是我拦下了他,他让我带着你走得远远的,我答应了,所以我一定不能让你回去。若你回去,只能是死路一……”

    宇辰南话没说完,宇辰梦茴眼神一厉,身体内瞬间迸发出一股强大的妖气!

    ‘砰’!

    宇辰南猝不及防,胸口重重挨了一记,顿时被弹到了墙壁上,重重跌落下来。

    “噗!”一口鲜血,从宇辰南口中喷了出来。

    一大摊的鲜血,那样地触目惊心。

    “我说过,你留不下我。”宇辰梦茴轻蔑地看了宇辰南一眼,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对于宇辰南这个历经千辛万苦救了她的哥哥,她一点没放在心上。

    “你站……”宇辰南费力地想起身再次拦下宇辰梦茴,但却再一口鲜血喷出。

    随后,他只觉得两眼一黑,顿时昏了过去。

    宇辰梦茴早已消失在客栈之外。

    不多时,两条人影出现在宇辰南面前,一男一女,男俊女俏。

    “月清尘,你是不是得感谢我?”娇俏女子勾唇问道,眸子里晶亮晶亮地。

    这娇俏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凤玲珑身边唯一的丫头,朦雨。

    玄王府大管家月清尘,闻名天下的清尘公子淡淡瞥了身旁女子一眼:“你不说,我也能想到。”

    朦雨顿时气结,恶狠狠瞪了月清尘一眼道:“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刚刚要不是她提醒月清尘,开启内天地躲进去,免得被宇辰梦茴那个贱人发现,他早就被发现,然后落个跟宇辰南一样的下场了!

    真是好心没好报,他还一点都不领情。

    “包子在哪儿呢?”月清尘摊开空空如也的双手,一脸无辜轻笑。

    这丫头,打个比方都不会,实在是有够笨的,难怪被荀天修那混账欺负。

    “我懒得跟你说!”朦雨气呼呼地蹲下身,检查宇辰南的伤势。

    还好,宇辰南不过是未曾防备,突然被袭击后才伤势较重,昏迷了过去。

    伤势虽然较重,却不难治,应该月清尘稍微露两手就能安然无恙了。

    朦雨站了起来,冷眸瞥向月清尘:“还不把他装进你内天地里,带回玄王府救治?”

    “为何你不动手?”月清尘淡笑回眸,视线略微挪榆。

    朦雨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我一大姑娘,你让我去弄一大男人?我可不要!”

    月清尘闻言笑了起来,瞅了朦雨片刻,弯腰去将宇辰南扶起,开启内天地将宇辰南装了进去。

    “走吧。”月清尘将朦雨肩头一抓,没等朦雨抗议,瞬间就从客栈如离弦的箭似的消失了。

    玄王府里。

    又一个十五快到了,玄王府里一如既往的热闹。

    所有圣殿上古大神都灰溜溜地聚集玄王府,指望靠那藏神宝镜过完十五。

    而此刻,守卫匆匆来报,说独孤梦茴又回来了,而且跪在玄王府门口不肯走。

    凤玲珑装作没听见,她早料到独孤梦茴不会死心了。

    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要独孤梦茴不进玄王府,她也懒得去和那样的女人纠缠。

    倒是赫连玄玉,很不悦地冷扫一眼侍卫,语气冰冷:“她不走,你们不知道动手将她打走?”

    侍卫欲哭无泪,他们倒是想打,可是……那女人身上一股妖气啊!

    “主子容禀,属下已经派了好几个弟兄去撵她走,可是她只要一抬头看他们,他们的神智立刻不清了,属下……属下不得已才来请示主子的。”侍卫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喘一声。

    “嗬!这不跟我们魔魂一脉一样了?”司空湛笑意盎然,就是左脸颊上的青肿及血痕让他失了一点俊美之气。

    那是前几天被赫连玄玉一脚踹飞,在一棵树的树干上给擦挂留下的。

    赫连玄玉沉吟一下,交给了司空湛一个重要的任务:“既然你和她这么有缘,就由你出去将她打发了。正好,与她比试比试。”

    司空湛顿时傻眼。

    众人忍俊不禁地闷笑出声,这家伙总是学不乖呢!

    “不要啊!赫连,她那是妖术,我可是堂堂正正的魔魂一脉少主!这两者怎么会有比较性?我不和她比!”司空湛回过神来后,一脸抗议之色。

    “既然不敢去,那就闭嘴。”赫连玄玉斜斜地瞥了司空湛一眼,勾起一抹鄙夷冷笑。

    司空湛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儿,真是上不得上,下不得下,憋屈极了。

    他哪儿是不敢去啊?赫连这也太侮辱人了不是?

    不过,司空湛还真没把握对付那个已经有了妖气的女人,他挫败地坐了回去。

    这时候,玄王府骤然出现了两道人影。

    朦雨和月清尘三两步走上前来,对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分别行了一礼后,朦雨快人快语地禀报:“玄王殿下,凤姐姐,宇辰南被宇辰梦茴出手伤了。”

    凤玲珑美眸一瞠,宇辰梦茴竟然真下得去手?

    这个自私到了极点的女人!

    要不是宇辰南救她,她还有今天嚣张的份儿吗?

    而如果不是看在宇辰南的面子上,她又还能活到现在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