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65章 玄玉中圈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很快,月清尘将宇辰南从内天地中扶了出来。

    此刻宇辰南尚未苏醒。

    “他怎么样?”凤玲珑蹙起了眉头,看宇辰南的样子伤得不轻,可想而知那个女人有多狠。

    “伤的不轻,不过也不重,只是未曾防备所以才被体内妖气震得昏过去。稍加调理,几日便会恢复了。”月清尘回答道。

    凤玲珑听了,这才放了心。

    “外面那个女人怎么办?”凤玲珑这回是真有点生气了,那个女人不给点教训,恐怕真的要无法无天了。

    赫连玄玉沉吟一下,淡淡冷哼一声:“我亲自去撵,她若不走,我送她走!”

    赫连玄玉说到这个‘送’字的时候,语气中满满的都是冷意。

    众人瞬间明白,他所说的‘送’,肯定不是什么常规的‘送’法。

    凤玲珑抿了抿唇,淡淡道:“我陪你一起去。”

    “好。”赫连玄玉当然没有异议,伸手将凤玲珑雪白柔荑一握,牵着她便往玄王府大门口走去。

    众人面面相觑后,都纷纷起身,决定去看看热闹。

    难得那个死缠烂打的女人吃瘪,还是赫连玄玉亲自去给她气受,怎么能不去看热闹呢?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了玄王府大门口。

    果然,宇辰梦茴一脸楚楚可怜地跪在玄王府大门口,白玉般剔透的小脸上,挂着晶莹的泪珠。

    她身后早已经围满了皇城里的百姓,虽然离玄王府较远,不过八卦的神态说明一切。

    “玄玉哥哥,求你不要抛下我……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留在玄玉哥哥身边……”宇辰梦茴跪着往前‘走’了两步,不知为何雪白的飘逸长裙跪出了些血迹。

    宇辰梦茴如仙般的容颜,哽咽哭泣的嗓音,让围观的皇城百姓心中动容。

    毕竟愚昧的人都是同情当下的弱者的,现在凤玲珑高高在上,宇辰梦茴众叛亲离,偏生又生的美艳无比,百姓们自然有些偏袒于她。

    不过,有理智的人一想到宇辰梦茴之前做的那些事,还是忍不住在心中唏嘘: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如果宇辰梦茴不和凤玲珑作对,至少赫连玄玉还会把她当妹妹一样看待,照顾她一生一世吧?

    凤玲珑揉了揉眉心,她真的很好奇这姑娘怎么说得出口?

    赫连玄玉什么性子,难道这姑娘就真的看不明白吗?

    这些楚楚可怜的话语,对赫连玄玉是造不成任何影响的。

    也许在那一日的断崖上,赫连玄玉对独孤梦茴所有的情分就已经断了。

    恐怕现在,面前这个姑娘在赫连玄玉眼里,只是一个魔界中人,不再是那个曾经救他性命的梦仙子了。

    不得不说,凤玲珑太了解赫连玄玉了。

    “那个梦茴,已经死了。”赫连玄玉绝然开口,眸光冷得没有丝毫温度,“现在你对我而言,是魔界公主宇辰梦茴。所以,不要再叫我玄玉哥哥。”

    在神罚降临那一刻,他对独孤梦茴所有的情分都彻底消失。

    因为他终于确定心中一直以来的疑惑:独孤梦茴对他不过是自私与不甘心,并非真爱。

    神罚降临的时候,她死在他面前,他最后清楚地看见她眼中那一抹得意。

    那一抹得意,是针对他家宝贝玲珑的。

    她似乎在说:“终于,你的男人和我同年同月同日死了,而不是和你。我,终于还是最后的赢家!”

    至此,赫连玄玉和独孤梦茴的情分,彻底烟消云散。

    宇辰梦茴惊骇掉泪,心脏犹如一柄利刃狠狠穿透而过!

    他竟……竟连这个称呼,都吝于给她……

    “既然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情分可言,我也就不会让你踏进玄王府一步。”赫连玄玉冷漠地看着宇辰梦茴,玉指缓缓抬起,指向道路的尽头:“现在,立刻消失在我视线之外!”

    宇辰梦茴大受打击,身形摇摇欲坠,声音嘶哑喊道:“玄玉哥哥!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赫连玄玉嘴角泛出一丝冷笑,缓缓抬步上前,居高临下看着宇辰梦茴:“你和妖落烟合谋,想杀死我和玲珑的女儿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是否狠心?”

    什么?凤玲珑眸色一冷,惊异闪过。

    宇辰梦茴竟然想害死虹儿?

    “我、我没有!”宇辰梦茴眸色一闪,有些明显的底气不足。

    “没有?”赫连玄玉冷冷一笑,双眸寒冽如冰:“你可知道,宇辰南故意骗了所有人,说上古功德镯的力量在玲珑体内要七七四十九日才会苏醒?”

    宇辰梦茴一惊,原来宇辰南是骗她师父的!

    难怪,难怪凤玲珑可以躲过一劫。

    宇辰梦茴此刻不禁恨死了宇辰南!

    如果不是宇辰南刻意隐瞒撒谎,凤玲珑早就死了!

    因为,她师父一定会让她提前下手。

    “就在你欺骗了我,让我用虹儿去救玲珑的时候,上古功德镯的力量苏醒了。”赫连玄玉眼里闪过一抹沉痛,“也就是因为如此,虹儿才保住了一条性命!如若不然,我会铸成大错,悔恨终身!”

    这,就是宇辰梦茴所谓的对他的‘爱’,极其自私,极其毒辣。

    明知他有多想拥有一个女儿,而宇辰梦茴竟然和妖落烟联手,想害死他那可爱的女儿!

    “玄玉哥哥!我没有,我真的没……”宇辰梦茴的话没有说完。

    ‘啪’!

    凤玲珑大步上前,用尽全身力气,狠狠一巴掌甩在了宇辰梦茴的脸上。

    宇辰梦茴攸地转头,不敢置信地捂住左脸,眼神瞬间变得怨毒:“你敢打……”

    ‘啪’!

    凤玲珑又一巴掌甩了过去。

    接着,没等宇辰梦茴回神,凤玲珑‘啪啪啪啪’四个耳光连续甩了过去。

    “贱人!”宇辰梦茴终于回过神来,嘶吼一声,全身的妖气瞬间泛滥开来。

    赫连玄玉眸光一凛,飞速上前,先是拥凤玲珑入怀,然后快速伸手,强大的神魔之力涌现出来,将宇辰梦茴整个人包裹住了。

    ‘砰砰砰砰’!

    两股力量僵持了片刻,发出山崩地裂的沉闷响声,随后宇辰梦茴就一声惨叫,飞了出去!

    围观百姓迅速让开,不过,还有躲闪不及的,被宇辰梦茴砸中,当场昏了过去。

    宇辰梦茴也摔了个狗吃屎,一头青丝全部散开来,口吐鲜血,一时间狼狈极了。

    “这几巴掌,是替我家虹儿打的!”凤玲珑目光冷冽,狠狠地瞪着宇辰梦茴。

    宇辰梦茴怎么和她抢赫连玄玉,她都可以淡然处之,反正赫连玄玉心里从来没爱过宇辰梦茴。

    但宇辰梦茴居然害她女儿,让她女儿受了两次那非常人能忍受的苦楚,她咽不下这口气!

    “贱……人!”宇辰梦茴面色怨毒,殷红嘴唇不断吐出鲜血,目光却毒辣地紧紧盯着凤玲珑。

    如果目光可以杀死人,此刻在她面前的凤玲珑已经死了千百遍了!

    “伤成这样了还骂人啊?看来是死不悔改了。”司空湛哼了一声,侧眸看向赫连玄玉:“赫连,这女人改不了了,我看还是杀了她吧,免得夜长梦多。”

    众人纷纷表示赞同。

    如今宇辰梦茴已经和妖落烟为伍,身上有了妖气,留着的确是一个巨大的祸患。

    赫连玄玉脸色有些难看。

    凤玲珑没听见赫连玄玉答话,回眸看着他,顿时发现了他的异常。

    “玄玉,你怎么了?”凤玲珑连忙扶住了赫连玄玉,美丽眼眸中满是担忧。

    赫连玄玉摇了摇头,忍住了体内纷涌的气流。

    “哈哈哈哈!”宇辰梦茴仰头大笑,这一笑,又呛出了她不少鲜血。

    “神经病,你笑什么?”司空湛十分不待见宇辰梦茴,而且他感觉到宇辰梦茴这笑得不同寻常。

    宇辰梦茴恶狠狠地擦去了嘴角血迹,看着赫连玄玉难看的脸色,冷冷勾着血唇一笑:“我师父在练妖界至高无上的妖法,所以我体内早就被师父打进了一股会反噬人的妖气。”

    她得意地一瞥凤玲珑,眼中闪着胜利的光芒:“只要有人能伤到我,这股妖气就会反噬他,让他在三日之内变成我的奴隶!唯我之命是从!”

    既然一切都被赫连玄玉知道了,宇辰梦茴也不再伪装了。

    她索性道出一切,告诉凤玲珑这个残忍的事实。

    什么?众人大骇。

    所有视线,纷纷看向赫连玄玉。

    只见赫连玄玉的脸色果然开始泛着妖气般的绿色,连赤色双眸都变得幽绿起来。

    妖落烟不愧是妖界之主,心机深沉,她早留了另一手准备。

    如果宇辰梦茴无法勾引到赫连玄玉,那么赫连玄玉也许会出手伤宇辰梦茴。

    所以,她设了这一局,让赫连玄玉栽一个大跟头。

    “宇辰梦茴!”凤玲珑咬牙,她真后悔看在宇辰南的面子上,没有在宇辰梦茴一复活就灭了这丫的!

    “你杀了我啊!”宇辰梦茴阴森森地坐在地上,嘴里吐着让人恨不得捏死她的恶毒语言:“只要你杀了我,你的丈夫就可以解脱了,因为他会跟我一起死!来啊!杀了我啊!”

    凤玲珑眼底冷意刺骨,除了扶着赫连玄玉的那只手,另外五根手指全部攥紧,关节清脆作响。

    宇辰梦茴看着凤玲珑不得已的隐忍,仰天哈哈大笑了起来!

    她果然没有跟错师父,她终于出了这么多年的心头恶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