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66章 后患无穷的办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种情况下,凤玲珑拿宇辰梦茴毫无办法。

    她没有求宇辰梦茴。

    因为她很清楚,宇辰梦茴是宁可和赫连玄玉一起死,也不让她和赫连玄玉厮守终身的恶毒女人。

    求宇辰梦茴,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可她也不能杀了宇辰梦茴,因为宇辰梦茴说的很可能为真,宇辰梦茴一死,赫连玄玉也会有事。

    凤玲珑抿紧了唇,冷冽阴鸷地看着宇辰梦茴,语气毫无温度:“月清尘!”

    “在!”月清尘也是脸色铁青,恨不能此刻就出手杀了宇辰梦茴,但他同样清楚,他不能。

    “拿下她,将她关进玄王府天牢,剩下的事情,你应该懂。”凤玲珑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艳丽笑容。

    不死,不代表就是幸福的。

    这一次,她会让宇辰梦茴深刻地认识到,什么是惹恼她的代价!

    别说是宇辰南,就是赫连玄玉替宇辰梦茴求情,她也绝不手软!

    “我懂,主母放心!”月清尘攸地转身,走向宇辰梦茴,神情冷冽冰寒,刺骨的凉。

    看着月清尘朝自己走来,宇辰梦茴明白了凤玲珑的意图,顿时尖叫出声:“凤玲珑你这个贱人!你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立刻死给你看!到时候,你的丈夫也要跟我一起死!”

    凤玲珑轻蔑地瞥了五官扭曲的宇辰梦茴一眼,讥笑出声:“不,你不会死的。因为你还没整垮我,你怎么会轻易死掉呢?”

    这姑娘,就像一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生生不息。

    对她的仇恨也很执着,她痛苦,这姑娘就高兴。

    所以,这姑娘不会自杀的。

    宇辰梦茴脸色僵住,该死的贱人,居然好像猜到了一些事情!

    “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宇辰梦茴很快被月清尘带走,已经身受重伤的她毫无反抗能力,只能歇斯底里地尖叫。

    凤玲珑苦笑了一下,她的确很后悔。

    她后悔以前怎么没痛下杀手,现在才导致她女儿被害,丈夫被害。

    她终于相信了那句话: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赫连玄玉此刻神智还清楚,他咬牙以神魔之力解封了神魔灵识,问神魔灵识道:“可有解决办法?”

    神魔灵识沉默了一会儿,似在感应赫连玄玉身体状况。

    众人都眼巴巴地看着赫连玄玉,希望神魔灵识能给赫连玄玉一个满意的解决办法。

    若真让宇辰梦茴得了逞,可真是怎么想怎么不平衡啊!

    “这……我实在没有办法。”神魔灵识语气十分苦恼,“我说过,有妖气存在,我就无法感应。”

    这是妖落烟给神魔灵识划的一个圈,神魔灵识跳不出这个圈。

    要不然的话,很多事就会被感应出来,神魔灵识也不至于被赫连玄玉嫌弃了。

    赫连玄玉体内妖气运行越来越快,连他本身的神魔之力都压不住了。

    他闷哼一声,一口浊气从薄唇逸出,竟泛着微微的浅绿色。

    照这样下去,赫连玄玉体内的神魔之力很快会被妖气所覆盖,甚至全部转化为妖气。

    简单点说,赫连玄玉很可能成为妖界一员……

    “神魔灵识有办法吗?”凤玲珑心疼地抱住赫连玄玉,让他靠在自己的身上。

    赫连玄玉脸色难看地摇头:“与妖气有关,他感应不出。”

    众人顿时大失所望。

    这可怎么办才好?难道眼睁睁看着赫连玄玉三日后成为宇辰梦茴的奴隶?

    不说这事儿让人有多恶心,就说赫连玄玉如此强大的实力若被妖界所用,那三界该乱成什么样子?

    众大神面面相觑,颇感棘手。

    “我先扶你进房去。”凤玲珑不忍看见赫连玄玉辛苦,扶着他一步步朝房中走去。

    看着两人消失的背影,司空湛两道眉毛打成了结。

    “神尊,你也想不出办法吗?”司空湛把最后的希望放在了神尊身上,那可是曾经的神界之主啊!

    必然,会知道一些旁人所不知道的事情。

    众人纷纷看向神尊,只见神尊俊美如斯的脸庞上,凝重万分。

    “也许有一个办法可以避免,不过……”神尊略微沉吟。

    “什么办法你就说吧!到现在只要有办法都要试,不然眼睁睁看着赫连为妖界所用吗?”司空湛急不可耐地打断神尊的话。

    他可不要赫连为妖界卖命,那样他会疯掉!

    神尊淡淡抬眸,看了一眼瑶池女神,微叹道:“如果玄玉肯放弃他一身神魔之力,或许还有得救。”

    什么?放弃一身神魔之力?

    众人全都惊呆了。

    “但这样做的后果,就是玄玉会成为一个毫无实力的废人。”神尊语气低沉,凝重无比:“我想……玄玉未必会肯。”

    所有人都沉默了,包括一向活跃的司空湛。

    以赫连玄玉的心高气傲,他恐怕宁可死,也不愿成为一个废人吧?

    而且如今妖落烟未除,上古神罚又在旁威胁着,赫连玄玉要是真成了废人,三界不还是要大乱?

    这似乎是个不怎么样的办法,唯一起到的作用就是避免赫连玄玉成为妖界的奴隶。

    夜色降临时,瑶池女神叩响了赫连玄玉和凤玲珑的房门。

    “娘,这么晚了您还没睡?”赫连玄玉已经睡下,凤玲珑和瑶池女神在外间谈话。

    瑶池女神往屏风后瞥了一眼:“玄玉睡下了?”

    “嗯。”凤玲珑美眸中划过一丝心疼,“他很累,和我说着话呢,就睡着了。”

    瑶池女神微微一叹,怎么能不累呢?两股力量在身体里搏斗,最受累的自然是身体的主人了。

    “娘找我有事?”凤玲珑扶瑶池女神坐下,给瑶池女神倒了杯温热的开水。

    瑶池女神接过水杯,抿了一口后轻声说道:“你爹给玄玉想出了个法子,不过……只怕不是太好。”

    “什么法子?”凤玲珑眼眸一亮。

    瑶池女神看了眼露欣喜的凤玲珑片刻,苦笑一声,将神尊的法子和盘托出。

    利与弊,瑶池女神都给凤玲珑说了。

    凤玲珑眼眸顿时慢慢黯淡下来。

    这个法子,只可以解暂时的燃眉之急,但随后而来的一系列问题,却是无可解的。

    妖落烟还在藏神宝镜里伺机恢复实力,皇城里被妖气沾染的人也增多了,抓都抓不完。

    何况还有个上古神罚无法破除,她爹娘包括圣殿里那些上古大神都受到很大的威胁?

    一切的一切,离了赫连玄玉,都无法再维持正常的秩序。

    “这件事,不必急着告诉玄玉。”瑶池女神眸色温柔,伸手握住了凤玲珑冰凉的小手:“还有三日的时间,或许还能想到其他的法子。”

    凤玲珑点头:“我知道了,娘。”

    赫连玄玉现在这种情况,她当然不会拿这样的法子去烦他的心了。

    何况作为妻子来说,她也不希望看见自己的丈夫,失去原本的骄傲。

    对于一个男人,尤其是赫连玄玉这样的男人来说,变成废人无疑是让他慢性自杀!

    她理解。

    因为换作是她,哪怕她是一个女人,她也接受不了。

    等到瑶池女神离开后,凤玲珑回到床边守着赫连玄玉,却见赫连玄玉已经睁开了泛着绿光与血丝的凤眸。

    “娘说了什么?”赫连玄玉声音有些沙哑,他不确定他听到了多少,但似乎是很重要的事。

    “没什么,只是来安慰我。”凤玲珑捉起他的大手,放在自己脸颊边上摩挲,朝他露出一抹温柔的浅笑。

    他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和平时的冷峻无情判若两人。

    这让她心里如有针在扎着,恨不能替他受过。

    “别担心,事情不会糟糕到那种地步的。”赫连玄玉露出一抹风华绝代的笑容,只是此刻看在旁人眼里略微逞强。

    “嗯。”凤玲珑从善如流地点头。

    还有三天时间,圣殿那么多上古大神,还有她爹她娘,一定会有办法的!

    “我们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上天注定是要我和你长相厮守的。”赫连玄玉吃力地撑身,似乎想做什么。

    “你别动!”凤玲珑情急之下喊了一声,随后倾身上前,主动送上红唇。

    赫连玄玉笑了笑,很顺利地给了凤玲珑一个深情而绵长的吻。

    一吻罢了,凤玲珑脸色酡红坐回床沿,紧紧地勾着赫连玄玉修长如玉的手指。

    十指交缠,情深缱绻。

    “玲珑,我不会有事的。”赫连玄玉似乎看出了凤玲珑满腹心事,低声劝慰。

    困意袭来,赫连玄玉昏昏欲睡。

    “我相信。”凤玲珑抚摸那张俊美绝代的脸庞,微微露出浅笑:“睡吧,我陪在你身边。”

    她低沉的声音无疑是赫连玄玉最好的催眠剂,赫连玄玉很快安详进入了梦乡。

    凤玲珑一瞬不瞬地看着赫连玄玉俊美容颜,眼中晶莹泛动。

    突然,她体内传来一阵躁动不安!

    一股隐痛从四肢百骸传来,她秀气美丽的眉头瞬间打成了结。

    凤玲珑暗暗咬住下唇,不着痕迹地将手从赫连玄玉大掌中拿开。

    然后,她放轻脚步走到室外,隔着屏风难受地蹲了下来。

    怎么回事?身体里火烧火燎似的,仿佛有一股力量在冲撞她的身体!

    凤玲珑额上冷汗微微滴落,美眸中泛起一丝迷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