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73章 宇辰梦茴上当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的话,让众人心里都是一震。

    的确,宇辰梦茴是个心性高傲的女人,她绝不可能自己想出这样的法子。

    她会认为这是对她的侮辱,何况她心里是爱着赫连玄玉的。

    而现在宇辰梦茴是妖落烟的徒弟,她的行为都受妖落烟控制,所以理所当然地,宇辰梦茴拍卖初夜是妖落烟的决定。

    不过,妖落烟拍卖宇辰梦茴的初夜,为的是什么?这个拍卖又到底是真是假?

    “嫂子,你说妖落烟要拍卖宇辰梦茴的初夜做什么?”司空湛眉宇深深蹙起,那个老妖婆的心思可不好猜,不知道她在盘算什么。

    司空湛问出了大家共同的疑问,众人都眼巴巴的看着凤玲珑,等待她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妖落烟应该是想把所有人都骗过去。”凤玲珑目光清浅,笑容淡淡。

    “骗过去?”司空湛一愣,眉宇依旧紧蹙,“她把所有人都骗过去做什么?”

    众人此刻已经有所猜测了。

    妖落烟挖空心思这么做,一定是有一个大大的阴谋。

    宇辰梦茴当年九天仙子的名气,足以使整个圣灵大陆的男人们趋之若鹜。

    所以用宇辰梦茴的初夜作为诱饵,可以骗到很多男人。

    有了这些人,妖落烟就可以实施她的阴谋,或许是为了继续挖心,也或许是为了其他目的。

    果然,凤玲珑目光一寒:“她聚集这么多人,一定是有大阴谋。”

    说着她看向朦雨和月清尘,下令道:“朦雨,清尘,你们两个立刻出去张贴告示,告诉皇城里的百姓,宇辰梦茴拍卖初夜一事有诈,让大家千万不能上当。”

    “是,凤姐姐。”朦雨领命。

    “是,主母。”月清尘也领命。

    “另外,你们暗中去那个庄园查探一下,看看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有消息立刻来报。”凤玲珑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是!”朦雨和月清尘同时答道。

    很快,两人离开了玄王府。

    “嫂子,这个办法真的管用吗?”司空湛眼中闪过一丝忧虑。

    女人的美色,往往会让男人失去理智。

    像宇辰梦茴那样的美人,更会让男人迷了双眼,看不清前方的危险。

    即便玄王府发出警告,只怕那些男人还是会义无反顾地飞,蛾扑火。

    “总能劝退一些人的。”凤玲珑微微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司空湛听了,也无可奈何耸了耸肩。

    色字头上一把刀,如果有人为了美人不顾性命,他也只能说这种人是活该了。

    玄王府的告示很快贴了出去。

    “告示上说什么了?”有不识字儿的人问道。

    “说宇辰梦茴和妖界之主妖落烟为伍,这次所谓的拍卖初夜是个骗局,是个陷阱,让大家都不要去白白送命呢!”旁边人好心讲解。

    “什么?是个陷阱?这怎么可能呢?”说这话的人显然还是宇辰梦茴的拥护者。

    “我看没什么不可能的,她不是陷害过轩玄王妃很多次了吗?何况现在已经是妖了,妖最会害人不是吗?”这个声音显然对宇辰梦茴充满鄙视。

    “那也不一定啊……当初梦仙子……”

    围观百姓议论纷纷,显然分成了两派。

    朦雨和月清尘乔装打扮混在人群当中,听到这些声音还是比较宽慰。

    虽然不是所有的人都相信告示,但至少还是挽救了一些人。

    至于其他人,恐怕要他们去那个庄园看一下之后才能搭救了。

    朦雨和月清尘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之后悄然从人群中离开。

    两人决定假扮男人去那个庄园。

    夜幕刚刚降临,妖落烟所在的庄园张灯结彩,一副热闹的场面。

    陆陆续续地,已经有一些人开始入场。

    来的清一色是男人,果然印证了那一句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朦雨和月清尘也混进了庄园,看到来的男人依旧不少,不禁都暗自摇了摇头。

    人来的差不多了,宇辰梦茴终于一身盛装出现。

    她美眸流转,顾盼生辉,一袭美艳无比的华丽百褶裙,束腰贴身,酥胸半露,完美身段展露无疑。

    “快看!梦仙子出来了!”

    “梦仙子好美啊!”

    “是啊!要是我今晚能拍到她的初夜,我死也瞑目了!”

    “去你的,一定是我拍到!”

    男人们在下面都疯狂了,而宇辰梦茴心里厌恶到了极点。

    想她堂堂九天仙子,冰清玉洁,男人连她一根头发都沾染不到,现在竟然要穿这种衣服来博眼球,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不过,宇辰梦茴再厌恶这身衣裳,也不敢违抗她师父妖落烟的命令。

    她师父让她穿,她就得穿。

    要不然,几个耳光的惩罚都是轻的。

    宇辰梦茴心里郁闷极了,原以为跟了个师父可以吃香的喝辣的顺便踩扁凤玲珑那个贱人,谁知道这个师父一点都不靠谱。

    她再一想到凤玲珑那个仙气飘飘的美人师父,心底就更加忿忿不平,恨不能吃了凤玲珑的肉,喝了凤玲珑的血了。

    凭什么凤玲珑样样都比她强?她不甘心!

    从宇辰梦茴出来后,本来还在外面观望的男人们听见里面尖叫声,心痒难耐,终于也都踏进了庄园之内。

    在庄园外已经没有人了之后,偌大庄园突然被一股森森妖气给笼罩住了!

    黑压压地,死气沉沉。

    月清尘心中一凛,立刻将朦雨一抓,打开内天地就让他和朦雨躲了进去。

    “怎么回事?”

    “这是怎么了?什么都看不见了!”

    “糟了!肯定是有陷阱,我们快逃啊!”

    一时间,践踏声惊慌声传来,庄园里的男人们乱成了一团。

    “走什么?你们不是为了我这美徒弟来的?既然来了,就好好享用享用吧!”一抹妖冶的身影从天而降,伴随着一道如夜明珠的白光,瞬间照亮了一切。

    男人们安静下来,摔倒的人也从地上爬起,受伤的人连擦去脸上鲜血都忘记了。

    他们都一瞬不瞬地看着美艳动人的妖落烟,仿佛受到了妖落烟美眸深处的蛊惑一样,动弹不得。

    所有男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深深的痴迷。

    “都留在这里,跟我美徒弟来一段露水姻缘,如何?”妖落烟风情万种地一撩头发,青丝飘逸,美丽的脸庞露出深深惑人的气息。

    “好……”所有男人呆呆地,异口同声回答。

    “既然都说好,那就先出去排队吧!”妖落烟挥了挥手,一指门口。

    “是……”所有男人都乖乖转身,一个一个有秩序地走向了大厅外面。

    听着妖落烟的话,宇辰梦茴脸上满是疑惑。

    她不禁问道:“师父,您说什么露水姻缘?”

    什么叫做这些男人都跟她来一段露水姻缘?是她听错了?还是她师父只是随口一说,哄那些男人的而已?

    不料,妖落烟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就迈步走向了荀天修:“天修,今晚梦茴是你的,好好享用她,知道吗?”

    “我知道,主人。”荀天修木然走过去,伸手就将宇辰梦茴打横抱了起来。

    宇辰梦茴没有防备,直到荀天修将她放在屏风后的榻上,伸出魔掌来扯她的腰带时,她才发觉了浓浓的不对劲。

    “你干什么?”宇辰梦茴气疯了,抬手就给了荀天修一个响亮的耳光!

    ‘啪’!

    荀天修脸颊被打肿了,但他丝毫不为所动,一把就扯碎了宇辰梦茴本就暴露的衣裳。

    姣美的身段一览无遗,宇辰梦茴脸色都白了!

    “放开我!你到底要干什么!”宇辰梦茴又抓又咬,凄厉尖叫。

    她一颗心直往下沉,今天这一幕,似乎不止是演戏这么简单……

    “我的好徒儿,你不是说要壮大妖界阵容吗?”妖落烟看着屏风后疯狂的男女,嘴角妖娆勾起,眸色嗜血而冷酷:“你换走了我的心,身体与妖气相融合,会源源不断产生妖气,已经是最好的桥梁。”

    戏码一开始前,妖落烟就封了宇辰梦茴的,此刻宇辰梦茴像一只待宰的羔羊,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

    最好的桥梁?什么意思?

    宇辰梦茴面无血色,被妖落烟一番话给惊骇住,连身体落入荀天修掌中都不自知。

    “但凡与你上床的男人,都会变成我妖界中人,唯我之命是从,而且还会自动得到你的妖气。”妖落烟仰头哈哈大笑:“我的好徒儿,从今天开始,你就乖乖为妖界做贡献吧!”

    “我不!”宇辰梦茴万万没想到,妖落烟竟然是为了这个,才和她换心脏的。

    妖落烟自己不想跟那些男人发生恶心的关系,就找她来当替死鬼,同时妖落烟还能修炼成强大的妖法!

    她上当了!

    “师父,师父你放过我吧!我不能……我真的不能……”宇辰梦茴泪流满面,苦苦哀求。

    同时,她还要拼命踢打抓咬身上的荀天修。

    然而这点不痛不痒的反抗,对荀天修来说简直如挠痒痒一般无足轻重。

    宇辰梦茴的悲剧,今日已经注定。

    月清尘的内天地里。

    “你放开我!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朦雨对着月清尘又踢又打,眼睛赤红一片。

    不过,月清尘可没那么禽兽对她做了什么导致她如此。

    只是朦雨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一定要出去救荀天修,月清尘不让而已。

    “你出去能做什么?”月清尘冷峻着脸色,牢牢抓住她双手,丝毫不怜香惜玉,“你打得过妖落烟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