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74章 人至贱则无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不管那么多!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背叛我!”朦雨愤怒地冲月清尘大吼。

    月清尘的脸上被朦雨抓出了几道血痕,但他丝毫不为所动,牢牢地钳制住朦雨。

    所幸的是朦雨再怎么抓狂,也没有失去理智,出手伤害自己人。

    “我不认为他这么做是对你的背叛。”月清尘语气清冷,表情淡漠,“他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是你一厢情愿。”

    朦雨脸色一白,瞬间忘记了反抗。

    不!才不是!

    “虽然这个事实很残酷,但你是主母的身边人,我想你应该学会一些主母的冰雪聪明。”月清尘语气依旧冷漠,“荀天修当初对你好,不过是为了你手中的血灵并蒂。”

    只不过,在荀天修进一步有所动作时,朦雨却遭到了独孤梦茴的陷害,被逐出仙乐台并遭到追杀。

    随后朦雨就将血灵并蒂转入了凤玲珑体内,这才断了其他人的念想。

    “不!你胡说八道!”朦雨脸色愈发白了,几乎可以看见脸上的细微血管。

    “我有没有胡说八道,你心里最清楚。”月清尘淡淡地看着她:“如果荀天修有一点点的喜欢你,你离开仙乐台之后那么久,他不会不来找你。”

    “他……他对抗不了仙乐台。”朦雨说话渐渐有气无力。

    月清尘冷冷一笑:“无须他对抗,只要他看你一眼。然而,他连看都没来看你一眼。你的死活在他心里,根本无关紧要。”

    朦雨彻底瘫软了。

    她缓缓滑落在地上,眼里噙着倔强的泪水。

    半晌,她才幽幽苦笑:“我不信,他真的对我没有一点好感……”

    月清尘淡淡而立,眉宇微挑:“你如果只是要好感,那么我对你也有。可惜,我对你的好感,不足以让我像主子为主母那样,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说着,月清尘淡淡瞥了她一眼:“好感是转瞬即逝的,只有爱才能永恒。”

    即便两个人的生命有尽时,爱却无尽时。

    后世人,会永远将那些刻骨铭心、值得赞颂的爱情传承下去,让感人的爱永存于天地之间。

    朦雨一震,抬眸看着月清尘良久,才情绪稍稍平复下来。

    此刻,庄园里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啊!”是宇辰梦茴的。

    很显然,荀天修已经得逞了。

    宇辰梦茴从少女变成了女人,而这份经历并不是她所憧憬的,她生不如死。

    月清尘和朦雨在内天地里听见这声惨叫,各自面色略微有些不自在。

    两人不约而同转过了头去,背对着彼此。

    月清尘可以阻止内天地的声音飘扬出去,却无法阻止外面的声音飘扬进来,因为此刻他也在自己的内天地之内。

    只有他在内天地之外,才可以阻止外界声音入内天地。

    于是,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更别说,外面表演的男人还是朦雨曾经的心上人了。

    过了一个多时辰之后,月清尘和朦雨的耳根子才算是得到了清静。

    然后两人才不约而同地想起,为何他们不闭塞耳目?

    两人对望一眼,再一次快速别过脸去。

    方才他们似乎只顾着尴尬和不自在了,真的忘了这一茬儿……

    不过,现在两人无法离开庄园,只能按兵不动,等待妖落烟离开庄园之后,才能伺机离开了。

    此刻,庄园内,宇辰梦茴像一个破败的布娃娃一样躺着。

    她双眼红肿,显然哭了许久。

    此时此刻,她满心的怨恨。

    如果不是凤玲珑,她不会失去玄玉哥哥的保护。

    如果不是凤玲珑,她不会为了要对付凤玲珑,和妖落烟合作。

    如果不是凤玲珑,她不会失身给一个她平时连正眼都不会去瞧的劣质男人!

    显然朦雨心中的宝,在宇辰梦茴看来连条狗都不如。

    宇辰梦茴攸地坐起身来,慢条斯理地开始穿着身上的衣服,冰冷的红眸里浮现浓浓的怨毒之色。

    身体的疼痛,她全都漠视了,也不再为失去的贞节而落泪。

    事已至此,她再哭也没用。

    只有化悲愤为力量,将那个贱人拉下马才算不枉此生!

    宇辰梦茴对凤玲珑的仇恨,在这一刻达到沸点。

    一旁荀天修就地打坐,从宇辰梦茴身上用最直接的方式得到的妖气,将他变成了妖界中人,他正在修炼和适应。

    宇辰梦茴穿好了衣物,忍着身体的剧痛,走到荀天修面前,目光冰冷寒戾地盯着荀天修。

    就是这个男人!

    就是这个男人毁了她的清白,彻底毁了她和凤玲珑抗衡的唯一优势!

    她不再冰清玉洁,玄玉哥哥再也不会有任何可能回心转意了!

    若是凤玲珑听到宇辰梦茴的心声,必然会冷嗤一声:说的好像有那层膜就能勾引到我老公一样!

    “我杀了你!”宇辰梦茴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把匕首,咬牙切齿双眸赤红地朝正在打坐的荀天修狠狠扎下去!

    荀天修虽然才一阶斗宗的实力,可若扎进眉心深处,他此刻又没有完全与体内妖气融合,必死无疑!

    可惜,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浓郁妖气攸地射出,直接粉碎了宇辰梦茴手中的匕首。

    顺便,折了宇辰梦茴的手腕。

    她痛得大叫一声:“啊!我的手!”

    一道青烟闪现,化成人性,却是妖落烟。

    妖落烟轻蔑地看着脸色惨白的宇辰梦茴,语气不无鄙夷:“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还能在我眼皮子底下杀人?”

    之所以要荀天修夺走宇辰梦茴的初夜,自然是因为得到宇辰梦茴初夜的男人,直接可以吸走当初附在那颗心脏上一半的妖气。

    而从这以后,两人联手的威力也相当大。

    现在妖落烟急需帮手,自然会选择荀天修作为她的左膀右臂。

    至于宇辰梦茴,她一点都不担心宇辰梦茴不听话或是寻死。

    因为宇辰梦茴对凤玲珑的仇恨太深,而宇辰梦茴自身又极度的自私,所以绝对不会倒戈妖界!

    除了妖界,这天地间已经没有宇辰梦茴的容身之处了。

    哪怕是回魔界,宇辰梦茴也不再有资格。

    宇辰梦茴已是妖界中人,天魔没那么容易相信她,也不会冒着得罪妖界的危险,接纳宇辰梦茴。

    妖落烟心底冷笑连连,宇辰梦茴除了跟随她听从她,上天入地已经无路可走!

    宇辰梦茴看着一脸妖气的妖落烟,心底浮现一抹惧意。

    耳光、失身、断手,已经让宇辰梦茴对妖落烟产生了恐惧,甚至是不敢反抗。

    “过来。”妖落烟冷冷地朝宇辰梦茴伸出手,语气不容抗拒。

    宇辰梦茴心里一抖,可却是不敢不听,她慢腾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畏畏缩缩走向妖落烟。

    一步一步,她犹如走在死亡边缘。

    然而这一切怪不了任何人,所有的路都是她自己选的。

    她应该知道,妖落烟是什么样的人,但她还是选择与恶魔为伍,那么如今的恶果也要她自己承受。

    ‘咔嚓’!

    宇辰梦茴痛得双眉一蹙,可短暂的痛楚过后却是轻松。

    她讶异地看着妖落烟,只见妖落烟笑得一脸慈眉善目。

    本以为妖落烟会再给她几个耳光,想不到妖落烟却是将她脱臼的手腕给接回去了。

    “好好为妖界做贡献,师父不会亏待你的。至于你想要的,师父也会想方设法给你拿来。赫连玄玉,会是你宇辰梦茴的。凤玲珑--更会被你狠狠踩在脚下,不得翻身!”妖落烟眸中闪过一丝妖冶,语气不无蛊惑之意。

    宇辰梦茴抿唇,看着妖落烟妩媚妖冶的冷眸,心底原本的悲愤瞬间减少。

    渐渐地,宇辰梦茴的心境起了新的变化。

    没错!过程不算什么,只要结果是她想要的就行了!

    就算她失身又如何?她如果能修炼到她师父这么强大,赫连玄玉会被她迷惑心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而凤玲珑,也会被她狠狠地踩在脚下,剥皮抽筋,日夜折磨,让凤玲珑生不如死!

    “师父,我会好好为妖界效力的。”宇辰梦茴终于低下了一直高贵的头颅,清眸里也不再倨傲。

    妖落烟满意地笑了:“很好。”

    当一个女人变得恬不知耻时,就变得难以对付了。

    正所谓是,女人一坏就有钱,就有势,俗称人至贱则无敌!

    内天地里的朦雨气得牙痒痒,忍不住大骂:“这个女人真的是贱到无敌了!凤姐姐根本没有怎么惹她,她恨凤姐姐恨得要命,而老妖婆这么对她,她却居然认贼作母!简直奇葩!”

    跟着凤玲珑久了,一些奇怪的语言也总算学会了。

    月清尘淡淡看着朦雨气愤的表情,唇角清冷一勾:“这个女人的内心很强大,只有主子才伤得了她。”

    朦雨微微一怔,倒是有几分苟同。

    的确,这个女人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脸皮比墙壁都厚一百倍,也只有赫连玄玉才能让她流泪心痛了。

    哪怕只是一句话,她都会痛得不得了。

    要说这个女人唯一的悲哀,大概就是爱上赫连玄玉吧!

    可这种爱,又似乎只是得不到的心理和强烈的占有欲作祟,实在分不清有几分是真爱。

    到了第三天,妖落烟终于暂时离开庄园了。

    月清尘和朦雨立刻离开了内天地。

    得知月清尘和朦雨这几天都在庄园里,宇辰梦茴脸色唰地一下白了!

    这里所有的一切,都纸包不住火了,玄玉哥哥……也很快要知道了。

    宇辰梦茴还是放不下赫连玄玉对她的看法,她不想现在的处境被赫连玄玉知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