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83章 表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房内,凤玲珑正和赫连玄玉盘膝对坐。

    朦雨和月清尘在一旁守护。

    小镯子已经告诉了凤玲珑,只要像上次一样,便可以将赫连玄玉的功力还给他。

    月清尘之前在庄园被宇辰梦茴所伤,好在伤势不重,这么久过去了也已经差不多痊愈。

    朦雨和月清尘神色肃穆,一瞬不瞬地看着凤玲珑的身后。

    他们知道,一旦传功开始,凤玲珑的背后就会出现那个诡异的似龙非龙,似凤非凤的神秘虚影。

    那就是上古功德镯的化身。

    果不其然,一炷香时间过后,双眸紧闭的凤玲珑身后,出现了一个强大的诡异虚影,而这时候从凤玲珑的身体里散出一股股白烟。

    朦雨和月清尘立刻伸手,以外力设置结界,逼迫那些功力为赫连玄玉所接收。

    不一会儿,四人额头上沁上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收!”也不知过了多久,朦雨和月清尘都感觉有些实在吃不消了的时候,凤玲珑猛地睁眼,发出一声低喝。

    朦雨和月清尘立刻收回了斗气,狼狈坐在一旁喘气,两人身上都是大汗淋淋。

    凤玲珑此刻却顾不得去管朦雨和月清尘两人,她飞快地来到赫连玄玉背后,双掌贴住他汗湿的后背,按照小镯子的指示替他调顺体内那些神魔之力。

    小镯子说了,如果她不这样做的话,赫连玄玉骤然承受那么强的神魔之力,很可能爆体而亡,所以她必须帮助他。

    而此刻赫连玄玉接受了原本那些属于他的功力之后,的确俊美脸庞瞬间变得苍白,双目紧闭,仿佛承受不住一样。

    凤玲珑暗自庆幸,若是没有小镯子从旁提点,只怕她什么也做不成。

    这一刻她不禁万分感谢自己一直以来的狗屎运。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凤玲珑的帮助下,赫连玄玉脸上的苍白之色渐渐好转。

    那些神魔之力在他体内得到了舒缓,各自回到了应该回去的位置。

    瞬时,赫连玄玉整个人和之前看起来不一样了。

    赫连玄玉有着一副天然的好相貌,眉若雕刻,眼如桃花,漆黑如墨的凤眸清澈无比,透着灼灼的黑宝石光芒。

    即便是他没有实力的时候,也绝对是站在人群中,一眼能被挑出来的天之骄子。

    但那样的他,眉目间少了几分锋芒,他是温柔的,沉静的。

    而现在重新拥有了强大实力的他,只有眸底深处才有那股久违的温柔,而外泄的则是浑然天成的霸气,尊贵倨傲的王者之风!

    他眼神似草原上的猎鹰,倨傲冷漠而锐利,直击人心。

    凤玲珑并不感到疲累,她自己本身的实力无损,不过是将原本属于赫连玄玉的那一份实力还回去了而已。

    她绕过赫连玄玉的身体,拿起一旁早已准备好的巾帕,温柔仔细地替赫连玄玉擦拭脸上的汗珠,一直到领口内的脖子也没放过。

    赫连玄玉缓缓睁开眼,漆黑如点墨的凤眸紧紧凝视眼前温柔的女人。

    曾经,她是那么倨傲冷漠不肯给他一丝温情的姑娘,而现在,她毫不吝啬她的温柔,她是他赫连玄玉的妻,是他赫连玄玉的女人。

    这辈子,他唯一爱的女人,也是唯一彻底交付一切乃至生命的女人!

    “有想过我不把功力还给你吗?”凤玲珑仿佛看透了赫连玄玉的感慨,俏皮地一眨眼睛,吐着舌头问道。

    俨然不是一个温柔妻子该有的调皮动作。

    赫连玄玉哼了一声,伸手捏住她双颊,故作生气:“在你心里我就是那样小鸡肚肠的女人吗?”

    “我是让你现在想想,若我不把功力还你,你该怎么办?”凤玲珑耸了耸肩,并不反抗。

    反正,他又不舍得把她捏痛。

    赫连玄玉颇为认真地想了想,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忽闪了几下,美丽极了。

    然后他挑着一对修长俊眉,慵懒又带了几分认真地说道:“只要玲珑想,就给玲珑。”

    他有的,她都可以拿去,包括他的命,只要她舍得。

    凤玲珑瞬间心酸。

    每每她以为自己对他的好,已经足以配得上他对她的深情时,他却总爱这样打击她。

    只要他有,只要她要。

    多么让人心酸到想哭的承诺。

    “傻子,要是我是个坏女人,不懂得珍惜你的好,你不是就惨了?”凤玲珑黑白分明的眸子浮现一抹水雾,不过她很快眨去了,伸手将赫连玄玉的腰身紧紧抱住。

    赫连玄玉轻笑了几声,从善如流地搂住她娇躯,在她耳边低低说道:“就算你坏,就算你辜负我,我也爱你啊!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事情。”

    “你、你闭嘴。”凤玲珑实在无力招架这个男人的深情了,只好捏捏他腰上软肉,命令他闭嘴。

    不然,她真的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了。

    “好,我闭嘴。”赫连玄玉又是一声轻笑,他家宝贝害羞了。

    床沿,一对璧人静静相拥。

    早在两人打情骂俏之前,朦雨和月清尘就休整完毕,识趣地离开房间了。

    看到两个人都相安无事,他们自然也放心离开。

    一出院门,朦雨就准备回自己房间休息,由于心中略感异样,她没有跟月清尘打招呼。

    等她心神不宁地走了一段路之后,才赫然发现身后月清尘一直都跟着!

    她不禁蹙了蹙眉,转身漠然看着一直跟着她的男人:“我们不顺路吧?”

    月清尘看着她,淡淡扬唇:“不顺路。”

    “那你跟着我干什么?”朦雨语气冷冷地。

    “有事跟你谈。”月清尘并不介意朦雨的冷,虽然之前朦雨和他在一起并不是这种相处模式。

    但朦雨越是反常,他心里倒是越镇定。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反常。

    “那你快说,说了我好回房间去。”朦雨倒没有什么不耐烦,她只不过不想跟月清尘说话。

    毕竟头一次两人有那么一回亲密接触,还是她一时冲动扑上去的,作为姑娘家当然不愿再和这个人有所来往了。

    “不方便在这里说。”月清尘淡淡然一笑,神情俊雅:“回你房间说。”

    朦雨瞬间睁大了眼,什么?他还想去她房间?

    “不愿?”月清尘微一挑眉,随即很体贴地建议:“去我房间也可以。”

    朦雨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那不是一样吗?

    不过,朦雨也从月清尘眼里看清楚了那抹认真,她想月清尘是真的有话跟她说。

    月清尘并不是一个厚脸皮的男人,他向来与人保持疏离,很少像现在这样主动找人。

    于是,朦雨稍微思索了下,轻哼道:“那还是去我房间吧。”

    去他房间,怎么想怎么别扭,还是在她自己房间感觉自在一点。

    “好。”月清尘欣然应允。

    随后,两人几乎是并肩而行,很快到了朦雨的房间内。

    朦雨作为房间主人,自然开了门后让月清尘先进。

    而月清尘先进去后,她很顺理成章地打算关门,但房门关上那一刻她却感到有些不合适。

    孤男寡女在一间房里,她关门做什么?

    抬眸一看天色,竟然隐隐有些天黑的预兆,朦雨顿时更加觉得不合适了。

    不过,此刻把房门打开,似乎又会让月清尘看见,以为她心里在想些什么呢!

    朦雨陷入两难之地。

    这时候,一只大手过来将她手腕一捉,领着她就朝房间内唯一一张软塌走去。

    那只大手的主人还说:“愣着做什么?过来坐,好好听我说。”

    朦雨郁闷了,这月清尘今天搞什么啊?

    不期然地,她想起之前她凤姐姐对她说的那些话,心里骤然漏跳了一拍!

    难道……难道月清尘真的跟她凤姐姐说了什么?

    而今天,月清尘又会跟她说什么呢?

    朦雨感觉自己的心脏一时间加速跳动,她略有些不知所措地被月清尘拉到软塌前,被他按着肩膀坐了下去。

    而紧接着,月清尘也在软塌上坐了下来。

    他离她很近,近到她可以闻到他身上那股带着淡淡药香的男性气息。

    朦雨耳根子瞬间红了!

    “丫头,这次你跟主母去寻找始祖妖骨之前,我就看着你的背影暗暗下了一个决定。”月清尘不是拖泥带水的人,他直接将谈话内容引向主题。

    决定?什么决定?朦雨还没想好要不要命令月清尘滚远点儿坐,就被月清尘把思绪带到其他地方了。

    “我决定等你回来,我若没死在宇辰梦茴手里,就跟你说……”月清尘眸色微微一闪,伸手上前,握住了朦雨两边肩膀,将她身体扳向了他。

    朦雨微微睁大眼,心跳加速到了她无法承受的地步,仿佛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

    而她不明白,眼前这个清雅的男人,怎么能够引起她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我们成亲吧!”

    噗!

    暗处,某个小眼睛一眯,差点把口水喷出来。

    不过,小手连忙一捂,没发出任何动静。

    这要是真的噗出声来,还有个屁的戏可以看啊?

    但是月清尘真的太笨了好吗?这姑娘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呢!直接就跳跃到成亲这一环节了。

    他也不问问人家姑娘,喜欢不喜欢他?

    真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