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84章 爹娘都骗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房内的月清尘和朦雨,浑然不知暗处有人围观他们。

    朦雨只知道她手心里全是汗,领口里好像也热气蒸腾。

    她听到了什么?

    月清尘竟然跟她说,要和她成亲?

    这男人不是疯了就是疯了!她和他一点感情都没有,怎么可能成亲呢?

    她喜欢的……

    想到内天地里那个男人,朦雨眼神一阵复杂。

    凤姐姐也找她谈过,她自己也想过,她和荀天修是没有感情基础的。

    这一点她清楚,可一想到是宇辰梦茴抢了她曾经所喜欢的男人,还是妖落烟逼的,她就恨不能一剑杀了这两个贱女人!

    曾经?

    朦雨自己被自己一惊,她用了‘曾经’这个词,难道说她现在已经不喜欢荀天修了吗?

    朦雨心里很迷茫。

    都说读书能读成呆子,其实修炼也能修炼成傻子。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月清尘说着要将朦雨搂进怀里,然而他怎么会没瞧见朦雨眼底的深深迷惑呢?

    这个丫头,只怕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感情到底如何吧?

    朦雨猛然一惊,瞬间推开了月清尘。

    她瞪圆了眼睛看了月清尘一会儿,霍地站了起来,略有些烦躁地在房里来回走了几步。

    然后,她毅然转身拒绝月清尘:“我不会和你成亲!”

    月清尘一瞬间尝到了心脏隐隐作痛的滋味儿,于是他淡然笑容第一次有些苦意:“为什么?”

    朦雨沉浸在自己的烦躁中,想也不想地说道:“我不喜欢你!我不会跟你成亲!”

    她不知道是不是凤姐姐知道了什么,又跟月清尘说了什么,才让月清尘有这样一句惊世骇俗的话来给她。

    不过,她不会因为一个错误的吻,就跟月清尘成亲的。

    月清尘沉默了。

    或许是朦雨说得太过干净利索,以至于月清尘有一瞬间觉得,她的确是对他没有丝毫喜欢的。

    至于上次那个吻,不过是他的话刺激到了她,她一时冲动才扑上来而已。

    她每一次脸红,局促,不过是因为她是姑娘家,天生爱害羞的关系。

    月清尘微微叹了口气,想不到他头一次尝到情滋味儿,就也同时尝到了被拒绝的痛意。

    但他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当初主子追求主母的时候,那才叫一个被折磨。

    不是今天受伤,就是明天流血,甚至几次性命垂危,相比起来他这点痛真的不算什么。

    在月清尘准备起身默默走人的时候,朦雨继续来回走动,嘴里又吐出了一句说服自己也说服月清尘的话。

    “你也不喜欢我,你也不应该跟我成亲。”

    月清尘已经站起了身,不过他听了这句话后,双眸微微闪过一丝异芒。

    他没有往房门方向走,而是走向了朦雨。

    他再一次握住了朦雨的双肩,制止了她焦躁的来回走动。

    “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你?”月清尘清澈的双眸,定定地望进朦雨的眼里,双手牢牢钳制住她,让她避无可避。

    朦雨一时间怔住了。

    那双眼……

    “如果我喜欢你,是不是就可以跟你成亲了?”月清尘很认真地问道,一改平日的漫不经心与腹黑玩弄人。

    朦雨心跳又一次如鼓,她甚至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那么清晰。

    他说什么?他喜欢她?

    然而,月清尘没有给朦雨回答的余地,他慢慢倾身,一寸一寸朝那主动吻过他,然后在梦里折腾他无数次醒来的红唇靠去。

    朦雨瞪大眼睛,几乎忘了思考。

    她脑子里只冒出一连串的问号,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然后,她被亲上了。

    月清尘将她整个身躯都搂在了怀里,单手托住她后脑勺,深深地吻住了那张让他最近一段时间瞎想无数次的红唇。

    拜他家主子的肆无忌惮所赐,虽然他没有接吻的经验,却已经无数次看过男人是怎么吻女人的了。

    而且,他暗地里已经想过,当可以吻到这张红唇时,他应该怎么吻。

    朦雨整个人都颤栗起来。

    她虚软了……

    大大的眼睛害羞地闭了起来,感官全在四唇相接的地方,连灵魂都都酥麻不止。

    “哇!”窗外,有个小人儿终于忍不住惊叹起来!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男人和女人接吻耶!

    轰!

    朦雨的理智一下子回归原位,她猛地推开了月清尘,不敢置信地朝窗外望去。

    月清尘已经一股斗气将窗子给掀翻了,他清冷眸中闪现一丝恼怒,因为窗外的人打断了她的好事。

    然后,凤清虹那张甜美无双的脸蛋就浮现在两人面前。

    月清尘一股斗气出手,始祖妖骨就驮着凤清虹凌空飞了一圈,等到危险过去,它才又载着凤清虹飞回去了。

    月清尘顿时脸色微微扭曲,好险!若是伤了小公主,他万死都难辞其咎了!

    朦雨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脸蛋红成了西红柿!

    “出去!”朦雨恨不得扇月清尘一耳光,可看着他好像被她口水给滋润过的薄唇,一瞬间口干舌燥,然后下不了手。

    她连推带搡地把风情陈从她房间里推了出去,‘砰’一声关上了房门。

    心跳,简直快得不像样子。

    自以为躲过一劫的朦雨,随后就听到了凤清虹骑着始祖妖骨在玄王府里飞来飞去,口中快活地叫道:“朦雨阿姨和清尘叔叔玩亲亲啦!朦雨阿姨和清尘叔叔玩亲亲啦!”

    朦雨哀叫一声,小魔女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而同时,门外的月清尘,却淡然自若地冲凤清虹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赞!

    真是惟恐天下不乱。

    凤清虹很快就快活到了她爹娘的房间里,然后乐不可支地跑进去,告诉她爹娘这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

    凤玲珑和赫连玄玉倒是早料到这件事了,对视一眼后有几分无奈。

    他们无奈的是女儿太调皮了。

    不用去看,他们都能想象到朦雨一定羞得几天不敢出门见人。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倒不是月清尘和朦雨的事情,毕竟月清尘那么腹黑,想必朦雨早晚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他们现在要操心的,是凤清虹和始祖妖骨关系太好的事情。

    看了一眼凤清虹身边形影不离的始祖妖骨,凤玲珑淡淡笑道:“虹儿,过几天我和你爹有点事情要出远门,你要不要跟爹娘一起去?”

    她想过了,女儿年纪还小,个性又霸道,恐怕不会听她说什么道理。

    练不练情比金坚的妖术,女儿是不会管的。

    所以,她只有用调虎离山之计,先斩后奏了。

    暂时分开女儿和始祖妖骨,她便能想办法说服始祖妖骨,让始祖妖骨心甘情愿自我牺牲,帮助她和赫连玄玉练成情比金坚的妖术,破除上古神罚,打败妖落烟!

    凤清虹清澈的眼睛一眨:“我要去啊!我和大妖骨一起陪爹娘去!”

    凤玲珑淡淡道:“不行,那妖落烟盯着始祖妖骨的,如果始祖妖骨离开玄王府,恐怕玄王府的人会受到她的伤害。”

    凤清虹当然知道始祖妖骨是有法子对付妖落烟的,但是始祖妖骨太懒了,它除了跟她玩时怎么都不嫌累之外,根本不会理会其他的事情,就算她命令他他也不干。

    不过,她小黑眼珠子一转,便露出一个甜蜜至极的可爱笑容:“那虹儿就在玄王府乖乖等爹娘回来好了。”

    凤玲珑心下有些无语,这小魔女怎么油盐不进呢?

    而且这小魔女平时嚷着这玄王府无聊,要她和赫连玄玉带她出去玩耍,现在机会来了,却竟然因为始祖妖骨而放弃。

    看来,小魔女对始祖妖骨的感情的确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可是爹娘很想带虹儿一起出去玩。”赫连玄玉伸手抱起了凤清虹,凤眸露出浅浅溺爱笑意,语气犹如天籁般好听迷人。

    如果是在平时,凤清虹肯定已经花痴脸,爱死她爹爹了。

    但此刻,凤清虹心里却开始生气,还有失望。

    想不到一向口口声声说爱她想弥补她的爹爹,也开始骗她了!

    “如果虹儿不去,爹娘是不是很失望,一定要想办法带虹儿出去呢?”凤清虹脸上依旧笑容甜美,毫无破绽。

    凤玲珑眉宇一挑:“可以这么说。”

    “好吧,那虹儿就跟爹娘一起出去玩好了。”凤清虹一口答应下来。

    赫连玄玉和凤玲珑眸底都是一松,总算计划第一步完成了!

    凤清虹这时候转了身,她轻轻摸着始祖妖骨的身子,很是依依不舍地说道:“大妖骨,我要出去几天,你要乖乖的哦!除了我的话,谁的话你也不许听,知道吗?”

    始祖妖骨又发出了一声类似于呜咽的声音,但它的身子摇晃了两下,表示答应了。

    “大妖骨最乖了。”凤清虹抱了抱始祖妖骨,笑靥如花地回头冲她爹娘摆手:“爹,娘,我去陪大妖骨玩咯!不然等我走了它会很寂寞的。”

    “好,去吧。”凤玲珑柔柔一笑,也冲女儿挥手。

    凤清虹很快骑着始祖妖骨离开了房间,玄王府里再一次响起了凤清虹的悦耳笑声。

    凤玲珑和赫连玄玉站在窗口,看着凌空飞行的女儿,心里都是微微扯痛了一下。

    强敌在前,神罚在后,他们也只能对不起女儿的这个朋友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