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88章 另有机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见凤玲珑自责,赫连玄玉旋即伸手将她搂入怀中,轻拍她瘦削的肩,安慰道:“虹儿不是怪我们,她只是怕我们伤害到始祖妖骨,所以才带着始祖妖骨跑的。”

    凤玲珑听了这话,心里倒是好受了些。

    她总算明白那句话的含义了:养儿不怕苦累,只怕忤逆不孝。

    “早知道虹儿会这么依赖上始祖妖骨,当初一开始我们就不该让她和始祖妖骨待在一起。”凤玲珑想到当初竟然任由那根骨头一直陪着女儿,不禁懊悔异常。

    赫连玄玉心中其实早就后悔了,而且他不止是后悔,还吃醋。

    宝贝女儿竟然为了一根烂骨头,抛弃了爹娘离家出走……真想拆了那根烂骨头!

    不过,这时候瑶池女神淡淡一声叹气,说道:“如果虹儿和始祖妖骨的感情不是这么好,始祖妖骨又怎么会肯一直呆在玄王府呢?”

    众人纷纷点头,不错不错,要不是凤清虹小公主啊,始祖妖骨早就跑回妖界发源地的地底下了,谁能找得到它?

    凤玲珑和赫连玄玉一怔,对视一眼后,倒是无话可说。

    “爹,娘,不如由您们坐阵玄王府,我和玄玉出去找虹儿回来?”凤玲珑心想着怎么样也要尽快把女儿找回来,外面太危险了,有个妖落烟虎视眈眈呢!

    神尊淡淡一笑,握着瑶池女神的手,望着凤玲珑,凤眸里洋溢浅笑:“玲珑认为,我们守得住玄王府吗?”

    凤玲珑一噎,无言以对。

    如果妖落烟来犯,的确除了她和赫连玄玉联手之外,没人震得住妖落烟。

    “除此之外,那根始祖妖骨身法奇快,除非虹儿自愿回玄王府,否则即便是你和玄玉前去找她,也未必找得到。”神尊神色淡淡,摇了摇头。

    依他看来,虹儿这次出走,未必不是一个转机。

    具体是什么转机,他却也说不上来,只是身为神界之主,他隐隐有些预感罢了。

    “你爹说得对,虹儿小公主就不要你们操心了,该回来的时候她自然会回来的。”小镯子突然出声,语气淡淡。

    凤玲珑一愣,眉心紧蹙:“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觉得小镯子话中有话,绝不是字面上听起来那么简单。

    小镯子冷哼一声:“你以为你真能说服始祖妖骨自愿献身,让你练成什么情比金坚之术?”

    凤玲珑怔了怔。

    “你别忘了,始祖妖骨虽然不认妖落烟,但它毕竟曾是妖界创界者身上的一块大腿骨,除非有什么特殊原因,否则它是绝对不会自愿给你和赫连玄玉牺牲的。”小镯子语气严肃地说道。

    凤玲珑心里猛然一跳,她好像明白小镯子的话外之音了!

    “你的意思是说,虹儿有可能会是这个特殊原因?”凤玲珑眼睛睁大。

    小镯子轻哧一声:“那可难说。不过就目前来看,虹儿小公主的确是最能影响始祖妖骨的人。”

    要不然的话,始祖妖骨怎么会跟着凤清虹离开妖界发源地?

    凤玲珑心里一阵纠结,小镯子说的当然也有道理,但作为一个母亲,她放任女儿在危险的外面不管,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怎么了?”赫连玄玉轻柔握住她手,黑眸凝望着她。

    凤玲珑抿了抿唇,将小镯子方才的一番话说了出来。

    众人顿时心情激荡了!

    如果上古功德镯说的话能够应验,那么凤玲珑和赫连玄玉大有可能真的练成情比金坚的妖术啊!

    到那时候,一切都圆满了,所有的难题就都不复存在了。

    “其实,那块骨头倒也有值得相信的地方。”赫连玄玉眸色淡淡,眼里透着浓浓的不屑一顾,他讨厌那根骨头归讨厌,但那根骨头对他女儿还是不错的。

    凤玲珑诧异地看了赫连玄玉一眼,她可是知道这个男人有多讨厌始祖妖骨的。

    无关其他,就因为始祖妖骨抢了他宝贝女儿的注意力,他吃醋而已。

    “儿孙自有儿孙福,那块骨头会好好照顾虹儿的。”赫连玄玉决定忍痛割爱,同时也宽慰妻子道。

    他相信上古功德镯的说法,因为起初他也不放心把女儿交给一块骨头,所以暗地里时常窥探。

    结果看见那块骨头无微不至照顾他女儿,简直对他女儿是到了有求必应,绝无脾气的地步。

    他想,或许这就是缘分吧,注定他女儿能驯服这块骨头,而最终这块骨头也会因为他女儿,自愿牺牲,助他们练成情比金坚之术,平息四界的纷戈。

    见赫连玄玉那么宝贝女儿的人都同意了,凤玲珑这个当娘的也不好再说什么。

    她点了点头,算是也答应了。

    妖界的庄园里。

    妖落烟看着下方气昏过去又醒了过来的宇辰梦茴,眼里闪过一丝冷冽,及厌恶。

    “我要跟你说的就这么多,暂时你不要去惹那个凤清虹,不然的话,严惩不贷!”妖落烟已经向宇辰梦茴说明了她为何要将凤清虹留在庄园里的原因。

    宇辰梦茴眼里满是不甘心,那个小贱货居然和她娘一样运气好!得到了始祖妖骨的青睐!

    不过,妖落烟的威胁,宇辰梦茴也不敢不听。

    她只能忍辱负重地点头:“是,师父,我知道了。”

    妖落烟沉吟了一会儿又说道:“最近不用招揽新人了,你休息一段时间吧!”

    妖落烟是想着,有凤清虹这个小魔女在庄园里,就算宇辰梦茴去做那些事,凤清虹也会捣乱。

    这样无疑是浪费宇辰梦茴这颗棋子的利用价值,所以倒不如暂停一段时间。

    等她想出办法对付凤清虹,以及收买那根始祖妖骨之后,宇辰梦茴再替她卖命才是最好的安排。

    宇辰梦茴却是攸地抬头,略微有些不敢置信。

    她这算是因祸得福吗?

    宇辰梦茴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凤清虹在庄园里,那么凤清虹的爹也就是赫连玄玉,很快会找到这里来。

    到那时……她怕赫连玄玉知道她的处境。

    而现在妖落烟一句特赦令,无疑是给她吃了一颗巨大的定心丸。

    “谢谢师父!”宇辰梦茴满脸激动,起身道谢。

    这真是应了一句话:天天挨打的人,只要有一天不打她,她就会对打她的人感激涕零。

    宇辰梦茴也是如此。

    “下去吧!”妖落烟心里冷哼一声,摆摆手厌恶道。

    宇辰梦茴应了声‘是’,便转身离开了。

    一出去,宇辰梦茴就遇到了笑嘻嘻看着她的凤清虹,凤清虹依然坐在那根始祖妖骨身上。

    明明笑容甜美,眼里却是嚣张无比,简直相貌和性格判若两人!

    宇辰梦茴咬了咬牙,转身走开,她不会去主动招惹这个小恶魔。

    “喂,九天仙子,你别走嘛!”凤清虹指挥始祖妖骨飞到宇辰梦茴面前,拦住了宇辰梦茴的去路。

    宇辰梦茴简直咬牙切齿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她已经看见她就躲了,她还要挑衅她?

    不是宇辰梦茴不想忍,而是凤清虹具有让人忍无可忍的本事啊!

    以前在玄王府,没人惹她这么恨之入骨,当然一身魔女本质没有完全显露出来,现在她可是英雄有用武之地了。

    “不想怎么样啊!”只想把你弄死!

    凤清虹眼珠子一转,嘻嘻一笑:“我无聊嘛,你陪我玩怎么样?”

    陪她玩?她宇辰梦茴又不是保姆!宇辰梦茴冷着脸,尽量压抑着心底怒气:“我还有事要忙,你自己玩吧。”

    凤清虹一脸恍然大悟:“啊!你还要陪男人睡觉吗?”

    凤清虹哪壶不开提哪壶,宇辰梦茴瞬间脸色阴沉冷戾,恨不能把凤清虹一张嘴给撕下来!

    “其实,说真的,像你这么还算有几分姿色的女人,也用不着去陪这些男人啦!”凤清虹好像不知道宇辰梦茴浑身透出的那叫杀意一样,一脸好心地建议:“不如你跟我回玄王府算了,我让我爹给你安排几个对象,至少比这些男人强啊!”

    这话说的,好像宇辰梦茴欲求不满一样。

    但宇辰梦茴怎么跟凤清虹回玄王府,让赫连玄玉知道她的境况?

    这一刻,宇辰梦茴真是想杀了凤清虹的。

    她知道如果让凤清虹回到玄王府,凤清虹一定会告诉赫连玄玉以及所有人,她在庄园里是怎么陪男人睡觉的。

    宇辰梦茴紧咬牙关,尖锐的指甲深深刺入掌心。

    她几乎是用了毕生最大的克制力,才克制住了自己想要扑上去撕碎眼前小女孩的冲动!

    因为,她现在是不可能杀得了凤清虹的。

    宇辰梦茴告诉自己,要忍人所不能忍,最后方能成功。

    “好,只要你打败我师父,我就跟你回玄王府。”宇辰梦茴缓缓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盯着凤清虹看了一会儿后,终于转身走掉了。

    “一言为定哦!”凤清虹嘻嘻笑着目送宇辰梦茴走远,朝宇辰梦茴的背影挥手。

    一转过背,她却立刻呸了一声:“想得美!我玄王府的美男子才不给糟蹋!”

    哼,现在她不把宇辰梦茴逼急,偶尔欺负欺负就行了。

    等到以后,她见着她爹娘了,她会挑一个最好的时机,把宇辰梦茴所有的底牌都掀开在众人面前。

    到时候,看宇辰梦茴还怎么有脸见人!

    凤清虹嘴角弯起一抹恶质的浅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