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90章 激动到想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怎么以你爹的名义骗?”宇辰南实在想不到,这个小人儿小脑袋瓜里到底装了些什么。

    为何他一个大人,还想不通她话里的玄机。

    凤清虹耸了耸肩:“很简单啊!你带一封我爹的信去,信上以我爹的语气写几句话,她肯定会跟你回魔界的。”

    宇辰南顿时一怔。

    这个法子……倒的确有几分可行性。

    “信就由我来写吧,我已经模仿我爹的笔迹很久了!”凤清虹兴奋地挽袖,催着宇辰南去拿文房四宝。

    宇辰南被催得也有些晕头转向,只好替凤清虹去准备。

    不过,看着凤清虹有模有样地提笔,真有几分赫连玄玉的神韵时,宇辰南想起了她刚刚那句话。

    “我已经模仿我爹的笔迹很久了!”

    宇辰南微微蹙眉,怎么他觉得这小姑娘老早就在心里计划这么一桩事儿了呢?

    要不然,那么早就开始模仿她爹的笔迹做什么?

    宇辰南有些不确定地想着。

    不一会儿,凤清虹就模仿她爹的笔迹写完了一封信。

    她随便一挥手,一股神力从纸上飞过,瞬间干了墨迹。

    然后她将信拿了起来,眉飞色舞地递给宇辰南过目:“你看看我写的怎么样!”

    宇辰南接过信一看,神色间微微露出几分讶异。

    当年他还是南帝时,他见过数次赫连玄玉的狂草,自然知道赫连玄玉练得一手好书法,当时他还为此苦练了好几年,但终究比不上赫连玄玉那份霸气。

    见字如见人,也许他就是比赫连玄玉多了那么一些优柔寡断。

    而现在看见凤清虹的字,他才知道有些事情真的不是后天能够练成的。

    凤清虹字里行间透出一股霸气,和她爹的字风一模一样,加上她刻意的模仿行文风格,便更是可以以假乱真了!

    最重要的,是那信的语气,简直就是赫连玄玉的标准风格!

    “如果你还认我这个玄玉哥哥,就立刻给我离开妖界。否则,所有情分一刀两断!”宇辰南慢慢念了出来,然后微微摇头。

    的确充斥着赫连玄玉所独有的霸气狂傲,命令式的口吻反而会让爱慕他的女人心中暖暖的。

    而最关键的是,这霸道的语气背后,似乎潜藏着一丝关心,流露出来的是没有完全消失的过去的情分。

    宇辰南心神不定地想着,宇辰梦茴再偏执,看到赫连玄玉这封信,却也是会欣喜若狂。

    她有很大可能……真的听话跟他回魔界。

    “这样,好吗?”宇辰南叹了口气,把信放在了桌上。

    虽然的确有很大可能把宇辰梦茴骗回来,但骗回来之后又能如何呢?

    这封信毕竟不是赫连玄玉写的,赫连玄玉也永远不可能再对宇辰梦茴产生任何的怜悯。

    她以前所做的一切,已经足够让赫连玄玉动杀机了。

    “不把她骗回来,你要看着她继续在妖界陪男人睡觉吗?”凤清虹眨眨眼,语气清澈。

    这一句话,真的是一针见血。

    宇辰南脸色微微一变,顿时被说动了。

    是啊,虽然是用骗的手段,但至少可以让宇辰梦茴离开那个狼窝。

    就算宇辰梦茴不知好歹,但说出去也是魔界的公主,如果凤清虹所说的事情传扬出去,所有人都知道魔界公主居然陪那些凡夫俗子睡觉,还每天好几个,魔界的脸面往哪儿摆?

    只怕,永生永世都要成为天地间的笑话!

    宇辰南心神不定地纠结了许久,终于是同意了凤清虹的说法:“好,我带着信去找她!”

    “知道见了她怎么说吗?”凤清虹一脸不放心。

    宇辰南眉宇一挑:“自然知道。”

    “那你说给我听听。”凤清虹才不认为宇辰南真的会说呢!

    宇辰南无奈,只好稍微想了一下后,把凤清虹假象成宇辰梦茴,说道:“梦茴,这是你玄玉哥哥托我带给你的信,他让你离开妖界……”

    “不行!”凤清虹毫不犹豫地打断宇辰南的话,这也太假了好吗?

    “那要怎么说?”宇辰南再次无奈。

    凤清虹哼了一声,学着宇辰南的口气说道:“梦茴,我知道我劝不动你回魔界,所以我特地去了一趟玄王府,好不容易才求得赫连玄玉给你写了一封信。我希望你看完信之后,能跟我回魔界,不枉费我这番苦心。”

    这才是当哥哥的会说的话嘛!

    宇辰南真的服了这位神界小公主了,她简直比他见过的任何小姑娘……不,是见过的任何女人,都要古灵精怪。

    不过,也很聪明。

    真不知道像谁……宇辰南无奈摇头。

    “好,我会按照你说的话告诉梦茴,劝她回来。”宇辰南妥协了,谁让这是凤玲珑的女儿呢?又叫他一声叔叔,怎么着也得给这个面子。

    凤清虹顿时满意了,甜甜地一笑:“南叔叔人真好。”

    始祖妖骨默默地伫立一旁,当然好了,可以帮她对付宇辰梦茴……

    很快,宇辰南就在凤清虹的催促下上路了。

    凤清虹让宇辰南坐上始祖妖骨时,始祖妖骨还不怎么乐意,但它还是保持了沉默。

    谁让是凤清虹请上去的呢?

    转眼间,两人一骨就到了妖界庄园。

    “可别说我见过你哦!”凤清虹把宇辰南赶下了始祖妖骨身上,冲宇辰南眨了个眼就飞走了。

    宇辰南一阵无奈地摇头。

    随后,宇辰南找到了凤清虹所说的宇辰梦茴所在的修炼地下室。

    “是你?”宇辰梦茴正恼怒,以为是凤清虹那个小魔女又找上门来了,结果一见是宇辰南,心底便松了口气。

    不过,她语气是极为冷淡的。

    “是我。”宇辰南见到宇辰梦茴,果然觉得她有什么和以前不一样了。

    如果说宇辰梦茴以前给人的感觉是清高而眼高于顶难以亲近的,那么现在就是妖冶充满女性诱惑力,带着一股浓浓的风尘之气的。

    一个女人的气质,可以透出她的内心。

    宇辰南有些痛心,并不是为宇辰梦茴这个人,而是为魔界公主。

    原本,魔界公主的身份,也足够她一生吃香喝辣,找个优秀的丈夫共度一生了。

    然而她却对赫连玄玉那样万里挑一根本不可能得到的男人,偏执决然,死都不肯放手。

    “你来这里做什么?”宇辰梦茴并没有看见亲人的热络,也没有一丝激动。

    她恨宇辰南,虽然宇辰南救了她。

    有的时候宇辰梦茴怪人是没道理的,比如她现在最恨宇辰南的,就是宇辰南救了冰清玉洁的她,让她成了现在这样残花败柳的她。

    又比如,她恨宇辰南完成了上古功德镯的任务,却把功德点数给了凤玲珑,导致凤玲珑拥有了上古功德镯的力量,让她对付不了。

    所有的一切,宇辰梦茴总能找到别人的罪过,却永远看不清自己的错误。

    “我来接你回去。”宇辰南上前一步,淡淡道:“妖落烟不是真心对你好,她只是想利用你,你跟我回魔界吧!至少,你在魔界还是受人尊敬的公主。”

    公主?宇辰梦茴冷冷一笑。

    有她这么悲惨的公主吗?

    “我不会回去。”宇辰梦茴决然地转过了身,回去魔界,只会得罪妖落烟,而这于她没有任何好处。

    她现在终究已经不再是魔,也不再是人,她是妖。

    “你留在这里做什么?让那些男人糟蹋你?”宇辰南语气沉了。

    宇辰梦茴攸地转身,目光怨毒:“谁告诉你的?”

    “没有谁告诉我。”宇辰南目光坦然,“你应该知道魔界和妖界本来就有联络,我要知道这个,并不难。”

    宇辰梦茴恨恨一咬牙,拳头紧握:“连你都知道了,我更不能回去!”

    宇辰梦茴心里其实也清楚,这件事早晚包不住火,但现在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她如今只有一个念头: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要拉着凤玲珑一家人跌进地狱!

    只有这样,才能替她这悲惨的一生,讨回公道。

    “我早知道你不会轻易跟我回去,所以,我去了一趟玄王府。”宇辰南叹了口气,从袖中掏出那封以假乱真的信,递给宇辰梦茴。

    宇辰梦茴心头一震,他说他去了一趟玄王府是什么意思?这封信又是什么?

    “谁写的?什么内容?”宇辰梦茴看着面前的信,眸色微微一闪。

    “赫连玄玉。”宇辰南一句话,如同一记重锤敲在了宇辰梦茴的心头。

    宇辰梦茴脸上血色尽失。

    玄玉哥哥……知道了?

    “他还不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但你之前的行为已经让他对你毫无情分可言。若不是我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请他出面劝你回魔界,他只怕连一封信也不愿给你写。”宇辰南将信塞进了宇辰梦茴的手中,语气冷厉。

    宇辰梦茴犹如置身梦中。

    她呆呆地看着手上那封信,觉得一切都不是真的。

    玄玉哥哥……竟然给她写信?

    会是真的吗?

    宇辰梦茴双手颤抖地握着那封信良久良久,才咬了咬唇,下定决心地将信封撕开来,慢慢拿出那一张薄薄的纸。

    是真的!

    一眼朝纸上字迹扫去,宇辰梦茴的心就快跳出嗓子眼儿了!

    真的是玄玉哥哥的笔迹!

    宇辰梦茴瞬间激动到想要哭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