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92章 腹黑的男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荀天修大概已经很久没听过人说,他是禅宗台的弟子了。

    他竟怔了一下。

    不过,他很快恢复了一脸冷然,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是妖界之主的奴仆。”

    心底的欲望和被灌输的妖气结合,终究使他堕落。

    凤玲珑随后站了起来,指着荀天修,冷冷地看着朦雨:“刚才的话,你都听见了。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救他,我替你承下百姓的指责!”

    朦雨怔住了,凤姐姐这是……

    “不过,你若选择救他,就必须跟他走。”凤玲珑神色淡淡,语气毫无起伏,“从今往后,不得再踏入玄王府一步!”

    月清尘眸色一闪。

    主母这是在逼雨丫头啊!

    虽然没有百分百把握,不过他还是相信,雨丫头没那么傻,为一个不值得的男人放弃一切。

    他知道,雨丫头只是还没有完全忘了那段情而已,并非对荀天修爱意有多深。

    果然,朦雨丝毫都没有犹豫,‘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凤姐姐!除非我死,不然我是绝对不会离开凤姐姐,背叛凤姐姐的!”朦雨眼眶红了。

    她怎么会为了救一个根本不爱她的男人,而让这么爱护她的凤姐姐,承担满城百姓的唾骂和指责呢?

    “你想好了?”凤玲珑眸中此刻有了温度,笑意浅浅。

    “我不用想。”朦雨神色很坚定。

    众人纷纷点头,这丫头倒是懂得感恩,也算凤玲珑平时没少疼她。

    “那么你现在想想。”凤玲珑并没有急着表态,只提醒朦雨道:“你若放弃我给你的这个机会,荀天修,就会交给轩辕皇城的官府。至于他们会怎么处置荀天修,相信你心里很清楚。”

    像荀天修这样的大案元凶,落到官府手里,只能是处以极刑的下场。

    谁都清楚。

    “小雨,救我。”荀天修眼里流露出一丝哀求,他双眼直直地看着朦雨。

    曾经,朦雨最爱荀天修一身清冷,脱俗出尘,与普通男子不一样的冷傲。

    但此刻,朦雨深深地看了一眼荀天修,红唇里蹦出一句冰冷的拒绝来:“我曾经是很喜欢你,但很可惜,你在我心里,还没有凤姐姐一根头发重。”

    所以,她绝不会在凤姐姐和这个男人之中有所选择。

    因为,根本就不必选!

    别说是荀天修成了妖,别说荀天修和宇辰梦茴做了那令她想起就恶心的事情,就算他还是当年禅宗台那个荀天修,她也不会选。

    因为,他永远不可能和她的凤姐姐相提并论。

    这一刻朦雨终于明白,原来她爱的一直是自己的幻想,而不是荀天修这个男人。

    如果她爱他,他便会高于任何一切。

    就像凤姐姐宁可牺牲自己也要救玄王殿下一样,也像玄王殿下宁可对不起小公主也要救凤姐姐那般。

    生死不渝,才是爱。

    朦雨这样一句话,无疑是判了荀天修死刑。

    荀天修脸色攸地冷了,再不看朦雨一眼,朦雨便只是冷笑一声,她早看穿他只是在利用她保命。

    “既然如此,清尘,把这几个妖人带出去,交给官府立刻处置吧!”凤玲珑摆摆手,将事情交给了万能的月清尘来处理。

    月清尘眸色微微一闪,拱手领命:“是,主母。”

    立刻地,月清尘就带了几名手下高阶斗皇,将荀天修以及其他几名妖人给押着出了玄王府。

    玄王府门口动静太大,早已惊动了官府中人。

    此刻,官差簇拥着官老爷在玄王府门口等着,就看玄王府怎么处理这件事。

    他们都听说了,那个元凶竟然是曾经的禅宗台弟子,而且还是玄王妃身边最宠爱的丫头的心上人!

    也不知道,玄王府会不会包庇这个凶手。

    而就在这时候,月清尘露面了。

    他的身后跟着其他侍卫,荀天修等几个妖人被凤玲珑封了一身妖气,押着跪在了玄王府门口,百姓们的面前。

    官府中人面面相觑,有些不敢置信这是真的。

    而百姓们全都停止了哭喊叫嚷,静静地看着一步步走下台阶的月清尘。

    “玄王与玄王妃有令,此人荀天修,挖心残忍,罪大恶极,今交与轩辕皇城官府,着官府立刻判决处置!”月清尘语调不疾不徐,却带着浓浓的不怒自威。

    那清亮的嗓音在四处回荡,直击在场每一个人的心灵。

    然后,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句:“玄王千岁!玄王妃千千岁!”

    顿时,所有在场百姓都喊了起来。

    “玄王千岁千岁千千岁!玄王妃千岁千岁千千岁!”

    “玄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而他们一边喊,一边对着玄王府大门重重磕头。

    凤玲珑和赫连玄玉在正厅里坐着,将外面的呼喊声听得一清二楚,便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

    两人都是心狠手辣的人,却又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绝不会恃强凌弱。

    对这些无辜的老百姓,他们作为上位者,理当给与尊重。

    这才是一个强者应该有的风范。

    凤玲珑很清楚,当初上古功德镯指引着她去做那些功德任务,也就是因为她心中无大爱,怕她不但不能阻止赫连玄玉暴虐,反而会助纣为虐。

    现在,她和赫连玄玉都走过了这一道坎儿。

    无论将来赫连玄玉是否为帝,她和他都能淡定以对。

    就在这一天,荀天修及几名妖人被判死刑。

    妖界中人,不死不灭,唯一可令他们形神俱灭的便只有上古神罚。

    刚好第三日就是十五。

    于是,由圣殿大长老等人将几名被判死刑的妖人押往圣殿,之后进行了圣殿入住仪式。

    接着,几名妖人又被带出了圣殿,官府中人将其绑在了刑场中央。

    这是轩辕国有史以来第一次行刑不需要刽子手。

    也是第一次死囚行刑时,由尊贵无比的玄王与玄王妃亲自坐阵。

    两人亲自坐阵,自然是防着妖落烟前来救人。

    荀天修如今的妖气还在宇辰梦茴之上,所以妖落烟极有可能不愿放弃这根好苗子。

    凤玲珑早已从月清尘口中得知,妖落烟让荀天修第一个破宇辰梦茴的身,就是为了得到宇辰梦茴身体里最纯净的妖气。

    到了十五来临前,神尊夫妻及圣殿中所有上古大神都进了藏神宝镜中躲避。

    凤玲珑和赫连玄玉很明显地感觉到,妖落烟也进入了藏神宝镜之中。

    很好,看来妖落烟知道营救没有希望,已经放弃营救荀天修了。

    十五一到,谁也不必担心妖落烟会出来救荀天修了。

    因为她自顾不暇,除非她不要命了。

    上古神罚降临之时,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均去了刑场附近的阁楼里。

    朦雨等人早已等候在阁楼之中,此刻朦雨正站在窗口,手指微微有些用力地抓住窗棂,眼神清冷地看着场中跪着的荀天修。

    荀天修他们进了一次圣殿,做了仪式,又从圣殿离开,自然已经成为了上古神罚惩罚的对象。

    妖界中人只能用上古神罚来杀死,因此也只有这个办法,才能让上古神罚降临在荀天修等人的身上。

    上古神箭‘嗖’地一声划破长空。

    紧接着,一支又一支的上古神箭踏空而来。

    整个大地笼罩在一片阴森的黑暗之中,上古神箭金光闪闪,‘噗呲’一声!终于穿透了荀天修等人的心脏。

    “啊……”

    瞬间,刑场之中响起了痛苦的哀嚎声。

    不过,一波接一波的上古神箭,呼啸而来,盖过了刑场中受罚者的哀嚎。

    当荀天修等人全部被万箭穿心,倒在刑场中时,站在窗口的朦雨终于眼泪流了出来。

    她失魂落魄地蹲下,双手紧紧抱住了自己。

    这是她长到这么大,唯一有过的一段感情。

    虽然这段感情并不值得,也没有一丝美好可以回忆,但却是她的初恋。

    凤玲珑见状,眸色微闪,却是自己不上前,只推了月清尘一把。

    月清尘怔然,凤玲珑不禁给了他一个白眼:傻子!快去安慰她!把肩膀借给她!

    真是傻透了。

    读懂凤玲珑的唇语,月清尘这时候才算是明白了。

    他连忙走上前,在朦雨面前蹲了下来。

    双手伸了半天,终于是落在朦雨的肩上,月清尘低声喃喃:“雨丫头……”

    他一句安慰的话还没出口,朦雨就整个人扑进他怀里,嚎啕大哭。

    月清尘这一刻感受到了什么叫心疼。

    难怪主母一哭,主子就什么都不计较了,原来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哭,是这么让人心痛的事情。

    “雨丫头,别哭,怪我,都怪我……”月清尘微微咬唇,差点说出真相。

    凤玲珑一听就上前踢了月清尘一脚,这傻样!

    她虽然也是之前才从月清尘眼中的异色看明白,荀天修的消息是月清尘放出去的。

    当然,是‘不小心’放出去的。

    不过不管过程如何,结局都已经如此了。

    她就说,以月清尘的腹黑程度,一旦看准了什么,怎么可能不动手去拿。

    虽然觉得月清尘这一招不太光明,但荀天修那家伙……算了,还是别害她家朦雨来得好。

    月清尘或许比较腹黑,但对朦雨绝对会很好,她相信。

    月清尘终究没说出真相,他只紧紧地抱住了朦雨,任她在他怀里哭个尽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