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95章 愚蠢的下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妖界始祖眼眸浮现淡淡温柔,像看一个耍小性子的孩子一般看着凤清虹。

    他语气极致和煦:“小虹儿,不要闹了,乖乖留在这里陪我。”

    明明是那般温和的语气,凤清虹却只觉得一阵反胃。

    这个老妖一定是不正常!

    除了反胃之外,凤清虹头一次也感觉到些微的恐惧。

    她很想不管一切地吼出来,告诉这个叫风清寒的妖界始祖,说他爱着的那个神女已经死了,死了!

    但是,她竟然破天荒不敢。

    她觉得,一旦她吼出这句话,面前这个温柔似水的妖界始祖就会变脸,甚至杀了她!

    凤清虹恨恨地瞪了妖界始祖一眼后,闷声不吭地就跑远了。

    始祖妖骨连忙跟了上去,而妖界始祖只是目光深邃,倒也没有阻拦。

    就在凤清虹和始祖妖骨离开之后,一个纤细窈窕的身影,悉悉率率冒了出来。

    “梦茴叩见主人。”这人不是宇辰梦茴又还会是谁?

    妖界始祖淡淡一眼瞥过,神色波澜不惊:“你藏了这么久,终于肯出来了。”

    宇辰梦茴并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她早知道以妖界始祖的实力,不可能没发现她躲在暗处。

    当然,宇辰梦茴此刻还不知道,凤清虹和始祖妖骨都知道她来了。

    只不过,凤清虹现在还没工夫理会她而已。

    “梦茴的师父,是现任妖界之主妖落烟。”宇辰梦茴期望这个身份,能带给她在妖界始祖面前不一样的地位。

    不过,妖界始祖只是淡漠冷酷地看了她一眼,一语未发。

    好似对她这个特殊的身份,一点都不感兴趣一样。

    要不是宇辰梦茴知道妖界始祖绝对不可能知道她跟妖落烟之间的那些事,恐怕她会以为,妖界始祖在心里嘲笑她这个不入流的所谓妖界之主的高徒。

    “主人如今苏醒,实在是一件值得恭贺的事情。”宇辰梦茴见妖界始祖不说话,小心翼翼地抛出诱惑橄榄枝:“主人实力这般强大,一定可以一统四界,让人神魔三界都臣服在主人脚下!”

    妖界始祖忽然淡淡叹了口气。

    当年,他的目标的确是这个。

    只可惜在就快达成的时候,认识了神女,功亏一篑。

    而现在……

    “我不会离开妖界发源地。”妖界始祖语气有些飘忽,他冷冽冰寒的双眸,定定地瞧着远处。

    宇辰梦茴听了心中一喜,连忙说道:“主人不用担心,虽然主人现在只是一抹虚影,可主人是有机会复活的。”

    她目光熠熠地看着妖界始祖,一字一顿道:“只要,主人吸干那神界公主凤玲珑的鲜血,并将她的鲜血涂抹于心口处,很快就可以复活了!”

    宇辰梦茴以为妖界始祖说的是,他现在只是一抹虚影,离不开妖界发源地。

    所以,她飞快地把她已经想好的毒计说了出来。

    这就是她针对凤玲珑所想出来的恶毒计划,因为妖界始祖要复活!

    现在凤清虹在妖界发源地,要引凤玲珑前来,简直轻而易举!

    所以,只要妖界始祖出手,凤玲珑一来就必死无疑!

    到时候,她要看着凤玲珑怎么惨死在她面前!

    宇辰梦茴眼里闪着恶毒的冷芒。

    孰料,妖界始祖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语气冰寒如霜:“我不会离开妖界发源地。”

    宇辰梦茴一愣。

    是她听错了还是怎么地?

    妖界始祖说的好像是‘不会离开’,而不是‘不能离开’?

    “主人的意思是……”宇辰梦茴有些犹疑,“不会离开这里?”

    “没错。”妖界始祖眸色淡淡地,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

    雄霸天下的野心,早在遇到神女的那一刻,就破灭了。

    因为她,他创出了情比金坚的妖术,可他自己却无法和她修炼而成。

    当知道两人感情没有那么坚定不移的时候,他觉得一切都失去了色彩,做什么都提不起劲儿来。

    更别说,什么雄霸天下,一统四界了。

    比起一份真正的爱情,那些都不算什么。

    宇辰梦茴明白过来,震惊无比。

    她倒退了好几步,脸色微微苍白。

    本以为遇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想不到这个强大的妖界始祖竟然根本无意于天下?

    那这样一来,她岂不是没了依靠,而凤玲珑也不会被引诱到此,被妖界始祖杀害?

    宇辰梦茴不甘心。

    她吞咽了一下口水,大着胆子说道:“主人,当年主人本可以与神女长相厮守,却因为创界之主的一个命令,神女背叛了您,之后又伤心欲绝自焚而死。这可都是因为神界啊!难道主人不想为心爱的女人报仇吗?”

    关于妖界始祖和神女的事情,宇辰梦茴已经偷听到始祖妖骨的话了。

    不过,她敢这么光明正大地提起,真的是头脑坏掉了。

    聪明如凤清虹,都知道绝不可在这位妖界始祖面前提起那位神女的事情!

    宇辰梦茴实在是蠢得可怜。

    妖界始祖猛然间站起,颀长的身影在夜明珠的投射下映出长长的地面影子。

    他脸色阴沉,双眸中是没有掩藏的浓浓暴戾,冰冷的视线透着嗜血的意味,仿佛从地狱中走出的修罗,气势骇人,令人浑身如置身冰天雪地之中,动弹不得,呼吸不能。

    “你,找死!”妖界始祖猛然发出一声沉喝,双手如利爪一般朝宇辰梦茴抓去!

    宇辰梦茴尖叫一声,转身想跑,却哪里快得过妖界始祖?

    “啊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声,瞬间回荡在妖界发源地之中。

    妖界始祖虽然没有杀宇辰梦茴,但却给了宇辰梦茴最严厉的惩罚,他用一双如魔鬼般的利爪,生生地将宇辰梦茴身上每一寸雪白莹透的肌肤,给抓得溃烂了。

    妖气入侵,那些伤口顿时无法再痊愈。

    做完这一切之后,妖界始祖垂着血淋淋的双手,不发一语地又坐回了原地。

    而宇辰梦茴早已被他一掌震出数里之外,没有碍着他沉静的思绪了。

    良久,妖界始祖薄薄的唇畔,才逸出一句轻蔑的话:“你,也配提她?”

    此刻凤清虹正在跟始祖妖骨乱发脾气。

    一通置气的话还没发完,突然一个重物抛了过来,重重地跌在凤清虹和始祖妖骨面前,血淋淋一坨。

    凤清虹吓了一跳,紧接着定睛一看,顿时骇然了!

    “居然是宇辰梦茴?”凤清虹眨眨眼,背脊头一次有种发寒的感觉。

    想都不用想,宇辰梦茴一定是见过妖界始祖,而且得罪了妖界始祖了。

    所以宇辰梦茴这一身血淋淋,惨不忍睹,是妖界始祖给弄的……

    凤清虹自认为也算心肠歹毒了,但她现在看了妖界始祖的手法,才知道她那点恶作剧真的不算什么。

    凤清虹有种反胃恶心的感觉,她退后了几步。

    虽然反胃恶心,但凤清虹可一点都不同情宇辰梦茴。

    正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这大概就是宇辰梦茴的报应吧。

    “愣着干什么?”凤清虹踢了始祖妖骨一脚,“别让她死了!”

    这个女人,她一定要留到最后,在她爹面前揭穿这个女人所有的污点,让她爹心里再也没有这个女人的一丁点痕迹!

    这才对得起她天下第一美的娘亲。

    “好。”始祖妖骨丁点儿怨言也没有,连忙就按照凤清虹的指示,上前替宇辰梦茴保住了一口气。

    宇辰梦茴昏迷不醒,凤清虹也有些愁眉不展。

    这个妖界始祖这么残忍,实力又这么强大,还设了结界让她没办法偷偷跑掉,看来一时半刻是只能呆在这里了。

    不过……好无聊啊!

    “都怪你这根臭骨头!”凤清虹还为那个神女的事情跟始祖妖骨生气,她横看竖看始祖妖骨不顺眼了。

    她要不是为了这根臭骨头的话,怎么会自投罗网跑到妖界发源地来?

    总而言之,都是这根臭骨头的错!

    始祖妖骨天生好脾气,对凤清虹是服服帖帖,顿时附和道:“是,都怪我臭。”

    噗!凤清虹差点被逗乐了,但一想到始祖妖骨之前说的话,她又把小脸板的死死的,一丝甜美笑容不肯露出来。

    此刻的玄王府,有侍卫飞速来报!

    “主子,主母!我们的人暗中盯梢魔界,发现小公主和那根妖骨去了魔界,还有宇辰梦茴一起!不过,就在昨日,他们又一起离开了,去的方向好像是……”侍卫有些不确定,但还是说了出来:“好像是妖界发源地。”

    妖界发源地?

    凤玲珑和赫连玄玉同时站了起来,眉头紧锁,神色凝肃。

    若说虹儿去魔界,倒有可能,毕竟她生性贪玩,在一个地方肯定呆不久的。

    但去妖界发源地是为了什么?

    那里并没什么美丽风景,也没有好玩的人和物,虹儿怎么会去那里呢?

    凤玲珑和赫连玄玉都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

    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问对方道:“我们要不要跟去看看?”

    默契十足,让两人都是微微吁了口气,却依旧心情沉重。

    因为他们的宝贝女儿,正在外面历险,他们日夜难安,却因为要顾全大局,而不得不忍着锥心之痛。

    “暂时别去。”小镯子淡淡开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