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02章 彻底崩溃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此时此刻凤清虹还不知道,她爹娘之所以能够立于不败之地,都是她那好朋友大妖骨自我牺牲成全所致。

    她小脸上洋溢着骄傲,因为她身后站着的两个强大的男女,是她凤清虹的爹娘。

    不过,她脸上的骄傲,很快就被妖落烟一声冷哼给打破了。

    “贱丫头片子!若不是你哄得那根骨头对你死心塌地,甘愿为你爹娘修炼情比金坚妖术而牺牲,我怎么会败?”妖落烟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所以你也是个贱丫头!你们全家都自私!”

    凤清虹脸色瞬间变了。

    她死死盯着妖落烟半晌,才转身看着她一双犹如璧人般的爹娘:“她说的,是真的吗?”

    她的大妖骨,不在了?

    “虹儿,这件事……”赫连玄玉眸色微微一闪,上前想搂住女儿的肩膀,却被凤清虹一手甩开。

    “爹!我问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凤清虹眼眶红了,一头软软的青丝因激动而随风飞扬了起来。

    赫连玄玉刚想回答,站在他身边的凤玲珑却抢先回答了:“她说的没错,始祖妖骨的确为了助我和你爹修炼情比金坚之术而牺牲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凤清虹瞬间摇头。

    “这是真的。”凤玲珑决定不隐瞒此事,就算女儿恨她怨她,她也要说,因为始祖妖骨的确为她的女儿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她缓缓说道:“当时你身在妖界发源地,危在旦夕,始祖妖骨又无法说服它的主人放你回家,所以它来找了我们。”

    凤清虹仍旧一个劲儿地摇头,不可能,这不是真的,大妖骨才不可能死呢!

    凤玲珑继续说了下去:“但我们无法战胜妖界始祖,所以便给始祖妖骨出了个主意:它助我和你爹修炼情比金坚,这样我们就可以去妖界发源地救你了。”

    凤清虹瞬间僵住了。

    难道,那根笨笨的大妖骨,就同意了她爹娘的主意,甘愿牺牲了?

    “始祖妖骨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它很想救你。”凤玲珑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骗我……娘你骗我……”凤清虹的眼泪流下来了。

    她才不信那根大妖骨肯为了救她而牺牲它自己呢!

    它只是个大骗子,把她骗到妖界发源地,不让她回家,它就是个骗子而已。

    一个骗子,怎么会为了救她而死呢?

    她才不信呢!

    “我没有骗你,玄王府所有人都知道,始祖妖骨为了救你,牺牲它自己,成全了我和你爹修炼情比金坚之术。”凤玲珑看着女儿难受,心中也不好受,但她不能让始祖妖骨的一片真心被雪藏地下,她必须要告诉女儿。

    因为,始祖妖骨是为她这个女儿才自愿牺牲的。

    凤清虹泪眼朦胧地看向玄王府所有人,只见每个人都点头,证明她娘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大妖骨……

    凤清虹眼泪夺眶而出,她恨恨地大喊:“它要死,你就让它死吗?你好自私!”

    “虹儿!”赫连玄玉脸色微微一变,上前搂住凤玲珑肩膀,不许女儿如此跟她娘大小声。

    但这一刻,凤清虹却讨厌极了她谪仙般的爹娘。

    “你们通通都自私!当初你为了救我娘牺牲我,看着我惨死,现在你们又为了救所谓的苍生,骗大妖骨牺牲,我讨厌你们!我恨你们!”凤清虹哭着说完,飞快地抹掉眼泪,转身便飞走了!

    “虹儿……”凤玲珑心里痛得一团乱,她微微咬住唇,却被女儿这番话给震得无法动弹。

    是吗?是她自私了吗?

    因为要救她的爹娘,因为要救她的女儿,所以她罔顾其他人的生死,利用了始祖妖骨对虹儿的感情,骗它心甘情愿牺牲?

    这是自私吗?

    凤玲珑一阵头痛,靠在赫连玄玉怀里,眼眶微红。

    “玲珑,别乱想,虹儿只是一时气话。”赫连玄玉心中同样也不好受,但他还是藏住情绪安慰妻子。

    当年冷酷无情的玄王殿下,如今因为初为人父,逐渐尝到了世间不同于爱情之外的感情。

    在女儿指责他自私,为了心爱的妻子牺牲刚出生的女儿时,他犹如再一次被万箭穿心。

    自私……也许,他当时的确是自私的,不怪女儿恨他。

    在场的人全都沉默了。

    凤清虹一番话,让他们突然觉得始祖妖骨的确无辜。

    始祖妖骨是为了救凤清虹,但他们要始祖妖骨牺牲,却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啊!

    不单单,只是为了救凤清虹而已……

    “去跟着小公主。”赫连玄玉稳住心神,淡淡对朦雨和月清尘吩咐道。

    “是,主子。”朦雨和月清尘正有此意,领命后即刻飞快地跟上去了。

    朦雨和月清尘追随凤清虹离开后,众人的注意力这才再一次转移到了妖落烟的身上。

    而妖落烟也因为凤清虹伤了凤玲珑和赫连玄玉,心中暗爽。她看着明明心痛却不得不强忍的凤玲珑和赫连玄玉,仰头哈哈大笑:“果然天理昭彰报应不爽!我看你们要怎么赔那贱丫头一根骨头!哈哈哈哈!”

    赫连玄玉一身戾气,漆黑如墨的凤眸犹如藏了一地寒冰,浓浓的王者之气逼得人不敢抬头。

    “找、死!”赫连玄玉抬手一挥,一股巨大的蕴含天地强者之气的光波,笔直飞向妖落烟胸口!

    妖落烟避无可避,惨叫一声被掀翻在地,连她身后的地面都被砸出来一个大坑。

    妖落烟连吐数口鲜血,五脏六腑几乎都碎了!

    不过,此时此刻她并不会被杀死,即便她躯壳不在了,元灵依旧存在。

    “凤玲珑你这个贱人!我杀了你!”就在赫连玄玉对付妖落烟的时候,宇辰梦茴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手里握着那根上古神箭,冲向了凤玲珑,神箭瞄准的是凤玲珑的心脏。

    这一刻她似乎已经忘了,上古神箭是假的。

    但她混沌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凤玲珑!一定要凤玲珑死在她面前!

    可惜,就算赫连玄玉不出手,现在的她也杀不了凤玲珑。

    凤玲珑眸色淡淡地看着宇辰梦茴像个木乃伊一样向自己冲来,愈来愈近的距离,在她清亮双眸中折射出丑陋的宇辰梦茴。

    她的笑容那样恬淡,又充满着一股浓浓的嘲讽。

    而宇辰梦茴恨极了凤玲珑这样的淡然外壳,她不止一次地想要狠狠敲碎凤玲珑的淡然!

    这股淡然,让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跳梁小丑,而凤玲珑从来没把她放在眼里过。

    谁也没有出手。

    当宇辰梦茴握着上古神箭冲到凤玲珑面前,将那上古神箭狠狠刺入凤玲珑心脏时,只听‘啪嗒’一声,她手中的上古神箭一碰到凤玲珑的衣物,就清脆地断了。

    凤玲珑眸色平静地看着她,含着淡淡讥讽。

    然后,那素手微微一扬,一股巨大的力量顿时贯穿了她的身体,‘砰’地一声将她震回了原先的位置。

    “呕!”宇辰梦茴双手撑地,大口大口地呕出鲜血。

    一身缠绕身体的白布,迅速被鲜血染红。

    “真不知道,这样的女人怎么会有男人愿意上啊!”司空湛双手抱胸,眉宇微挑,仿佛十分不解这件事。

    宇辰梦茴脸色遽变,司空湛他……

    “赫连,你知道不?前阵子妖界一日比一日壮大,都是多亏了你这个梦茴妹妹啊!”司空湛玩味地勾唇,毫不留情在众人面前扯下宇辰梦茴最后一块遮羞布:“她不惜陪各个男人睡觉,这才让那些男人从人变妖啊!是不是很伟大,很有自我牺牲精神呢?”

    宇辰梦茴瞬间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不敢看向赫连玄玉鄙夷的表情,或者说是失望痛心的表情。

    这个男人,是她今生唯一的执念了。

    然而,她却又不得不看那个男人,因为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能多看一眼都是赚来的。

    当宇辰梦茴鼓足勇气看向赫连玄玉时,赫连玄玉却是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俊美如斯的脸庞上冷冷冰冰,一丝情绪波动都没有。

    那双迷人的凤眸里,更是古井无波,不受司空湛的话丝毫影响。

    这简直比杀了宇辰梦茴还令她难受!

    无视,她最爱的男人赤裸裸地无视了她!

    “我说赫连,你怎么没有反应?”司空湛怕宇辰梦茴不够伤心,故意碰了碰赫连玄玉肩膀道。

    赫连玄玉漂亮的凤眸淡淡一瞥司空湛,眉头几不可察地微蹙:“司空,一些无关人士的事情,就不要在我和玲珑面前说了。”

    无关人士……

    司空湛哈哈一笑,干得漂亮!

    宇辰梦茴彻底瘫软,内心几乎已经崩溃。她对于玄玉哥哥来说……竟然只是个无关人士……他连她的事情都不愿意听了……

    此刻,赫连玄玉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他淡淡扬手,似乎在召唤着什么,这令妖落烟脸色骤然遽变!

    上古神罚!

    这个臭小子在召唤上古神罚!

    妖落烟满脸不敢置信,这个臭小子竟然实力强大到了可以召唤上古神罚的地步!

    此刻,只见天地间黑云密布,阴沉沉一片,仿佛瞬间从白昼到了黑夜一般。

    阴森诡异的气氛,让在场众人纷纷躲避。

    百姓们迅速散开,生怕被殃及池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