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03章 临死前的毒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妖落烟太了解上古神罚了,她曾经被伤过一次,也亲眼看见自己的丈夫死在了上古神罚之下。

    她心里异常清楚,这一次她是再不可能有任何机会逃过了。

    因为,没有一个人再能将她推到安全的圣殿之中,也没有一个人会为她承受这上古神罚。

    这一瞬间,妖落烟突然落泪了。

    她想到了她的丈夫,以及与她丈夫在一起的无数个日日夜夜。

    也许她的丈夫爱她,不如赫连玄玉爱凤玲珑那般撕心裂肺,可她的丈夫无疑是爱她的。

    因为他肯为了她死。

    然而……她那时却不肯为了他放弃杀戮。

    她一直以为是他不够爱她,为了芸芸众生放弃她,但直到现在死亡降临的一刻,她才知道要为了另一个人从容赴死,需要多么大的勇气与决心。

    如果不够爱,他怎么能愿意为了她接受上古神罚的万箭穿心之痛?

    妖落烟哈哈大笑起来,用尽全身力气朝黑沉沉的天空大喊了一声:“啊……”

    相公,我来陪你了。

    赫连玄玉眼色沉沉,毫不犹豫地召唤出了上古神罚。

    而就在上古神罚降临之时,大笑及呐喊完毕的妖落烟,却诡异地冲赫连玄玉露出一个艳丽笑容:“赫连玄玉,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的心脏在宇辰梦茴身上,你千万不能让她接受上古神罚,否则,你必后悔!”

    众人心中一凛!

    这老妖婆,说的是真是假?

    第一支上古神箭‘嗖’地一声划破长空,冲着场中妖落烟和宇辰梦茴而去!

    赫连玄玉只沉吟了一秒,瞬间做出选择。

    他将一名侍卫推了出去:“将宇辰梦茴带过来!”

    那名侍卫立刻飞速前进,一把抄过宇辰梦茴就转身回了原位。

    ‘噗呲’一声!

    上古神箭穿透了妖落烟的心脏,紧接着数以万计的上古神箭纷纷踏空而来,全部瞄准了妖落烟的方向。

    宇辰梦茴惊恐万分地看着妖落烟的死状,而这痛苦她曾经受过一次,心底的恐惧顿时被无限放大。

    “啊!啊!啊……”宇辰梦茴惊惧地尖声叫了起来,全身抖得像筛糠一样。

    凤玲珑冷冽地看了宇辰梦茴一眼,一掌过去便劈昏了宇辰梦茴。

    叫的太难听了。

    上古神罚结束了,大地恢复了清明,黑沉沉的乌云开始散去。

    “泼醒她。”赫连玄玉冷冷下令,犀利冰冷的视线落在昏迷过去的宇辰梦茴身上。

    妖界中人,不能留下任何一条活口。

    如今整个妖界,除了妖界发源地里那出不来的妖界始祖之外,就只有宇辰梦茴了。

    所以,宇辰梦茴非死不可。

    很快有侍卫去拿了冷水来泼醒宇辰梦茴。

    而凤玲珑则目光幽幽望着赫连玄玉:“你相信妖落烟的话?”

    妖落烟说宇辰梦茴不能受上古神罚而死,因为宇辰梦茴的心脏是妖落烟的,这其中有什么玄机?

    到底是真的,还是妖落烟为了保留妖界一根苗子而故意撒下的谎言?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赫连玄玉眸色凝重。

    如今好不容易一切难关都过了,若是此事出个什么差错,那就得不偿失了。

    赫连玄玉的话音刚刚落下,被冷水泼醒的宇辰梦茴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凄厉嚎叫!

    “啊……”宇辰梦茴突然间满地打滚,好似痛苦不堪地捂住胸口。

    所有人都出来了,微微震惊地看着宇辰梦茴的痛苦模样,心想这宇辰梦茴是怎么了?

    “啊……好痛,好痛……玄玉哥哥,救我……救我……啊啊啊……”宇辰梦茴开始凄厉尖叫,满地打滚。

    而她所滚过之处,竟然无不是模糊血肉!

    过了一会儿,在场众人才看清楚,宇辰梦茴的身体,竟然从心脏处开始溃烂!

    那些血肉乃至骨肉,从心脏开始,一点一点地腐烂,一块一块地掉落在地。

    难怪宇辰梦茴会痛成这个模样了。

    小镯子淡淡道:“这个宇辰梦茴,又被妖落烟摆了一道。”

    凤玲珑一怔:“她被妖落烟摆了一道?”

    “当然了。”小镯子冷哼一声,“妖落烟之前和宇辰梦茴换过心,现在妖落烟受上古神罚而死,那颗心脏也就死了。没了蕴含妖气的心脏,宇辰梦茴全身就会溃烂成腐肉,元灵飘散于天地之间。”

    相信,对于宇辰梦茴这样的人,再也没有谁会去为她千辛万苦聚灵,助她重生了。

    就算是她的亲生爹爹以及兄长。

    原来如此,凤玲珑眼中闪过一丝了悟,随后将上古功德镯的话转述给了众人听。

    众人纷纷唏嘘,这就是认贼作父的下场啊!

    好端端的魔界公主,非要去认什么妖界之主为师,和那些妖物混在一起,如今落得这般下场,真是咎由自取。

    宇辰梦茴刚开始还能凄厉尖叫,满地打滚,到后来肚肠空空之后,她就没有力气再叫嚷,也没有能耐再打滚了。

    她浑身抽搐着,瞳孔狠狠瞠大,无尽的痛苦让人一览无遗。

    而这一刻她的恨意被无限放大,因为她瞧见的是相拥而立的一对璧人。

    她此生唯一执着的男人,和她此生最恨的女人。

    他们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眼中没有丝毫怜悯,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可就是那种眼光,让她想要杀人!

    “凤玲珑……我诅咒你:我诅咒你今生今世都成不了赫连玄玉的妻!他不会娶你,永远都不会娶你!”宇辰梦茴嘶哑着声音,发下了临死前最后的毒誓:“若他娶了你……你们所生的每一个子女,都会遭遇不幸,魂飞魄散!我以我魂飞魄散的代价诅咒你!我诅咒你!”

    这样深刻入骨的恨意,惊呆了在场所有人。

    他们实在不能了解宇辰梦茴这个女人的头脑构造,凤玲珑似乎从来没和她争过,更没有主动去挑衅过她,她到底恨凤玲珑什么呢?

    “找死!”赫连玄玉终于怒了,扬手一股强劲力道过去,宇辰梦茴剩下的可怜的身体,终于在‘砰’地一声爆炸中化为了灰烬。

    妖界,就此覆灭。

    全场都静默了片刻,才微微胆颤地看向赫连玄玉阴沉的脸色。

    谁都知道,宇辰梦茴最后发下的毒誓,惹怒了赫连玄玉,他此刻就像一头暴怒的狮子一样,谁都惹不得。

    连一向聒噪的司空湛,此刻也在人群中保持了沉默,大气不敢出一声。

    凤玲珑望着地上的血肉,淡淡一笑,主动抱住了赫连玄玉的胳膊,巧笑嫣然:“不气,反正没人能从我手中抢走你。”

    她早已和他拜过天地,就算他不以非常正式的仪式娶她,她也已经是他唯一的女人了。

    至于名分,呵……全天下都知道赫连玄玉是她的男人,知道她是赫连玄玉的女人,那么名分还有那么重要吗?

    凤玲珑的话,并没让赫连玄玉心情好受些。

    他早在心中计划着,等所有的敌人除尽,他一定会补偿她一个盛大的婚礼,让三界共襄盛举!

    然而,现在宇辰梦茴临死前这个毒誓,破坏了一切!

    他当然不肯相信所谓的毒誓,但她那般温柔,那般爱护子女,一定不肯犯忌。

    所以……她绝对绝对不会让他补偿她婚礼,名正言顺娶她为妻的。

    赫连玄玉恶狠狠地瞪着地上那堆血肉,恨不能将宇辰梦茴拼凑回一万次,再弄死一万次!

    如此,还不能消他心头之恨呢!

    “我们去找虹儿吧,也不知道虹儿跑去哪儿了。”凤玲珑很聪明地转移了话题。

    但这的确是件大事,虽然现在没有什么敌人了,可魔界是不是真心臣服还很难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赫连玄玉这才脸色稍霁,他看了凤玲珑一眼,淡淡点头。

    两人很快相携离开,前去找他们的宝贝女儿。

    至于玄王府里的事情,自有他们英明神武的神尊大人去处理了。

    却说此刻,凤清虹从玄王府跑远,直接就去了妖界发源地。

    她爹娘说大妖骨死了,可是她还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那就是大妖骨的主人妖界始祖。

    凤清虹想着,妖界始祖会不会有办法,让她的大妖骨重新活过来呢?

    虽然它只是一根骨头,可是它已经有灵性了啊!

    朦雨和月清尘跟在凤清虹后面,见凤清虹去的是妖界发源地,担心一下子涌了上来!

    两人急忙上前阻拦。

    “小公主不可以去前面啊!”朦雨看着凤清虹红红的眼眶,有些手足无措,她最怕小孩子哭了好吗?

    “让开!”凤清虹眼神一冷,尽管红着眼眶,却仍旧女王范儿十足,威严得不得了。

    朦雨求救似的看向月清尘,月清尘便上前蹲下,看着凤清虹的眼睛,轻声说道:“如果小公主一定要去的话,可否带上我们俩?”

    凤清虹冷冷瞥着月清尘,心下倒是有几分犹豫。

    虽然她冲她爹娘大吼了一番,但她可从来没想过跟玄王府决裂。

    她只是舍不得大妖骨,为大妖骨心痛而已。

    “我们可以帮着小公主一起找,不是吗?”月清尘继续轻哄。

    朦雨看了佩服不已,想不到月清尘平时冷漠如斯,哄起小孩子倒是一流好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