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06章 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赫连玄玉一身墨金华丽软袍,头戴威严皇冠,气势凛人,至高无上的王者气势令人仰望。

    他浑身上下,透出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绝世锋芒。

    面对满地的跪拜臣子,赫连玄玉只是淡淡一挥手,语气威严冷冽:“平身!”

    “谢陛下!”

    待群臣起身,赫连玄玉威严一扫众人,语气因提到心爱女子而略微柔和了下去:“我与玲珑,执手至今日,万分艰难。如今我既为神魔大帝,自当与她平起平坐。今日我便封她为神魔帝妃,我唯一的帝妃!”

    群臣早已得到消息,顿时又是一阵跪拜:“恭喜陛下!恭喜娘娘!”

    很快,凤玲珑被朦雨等丫鬟们簇拥着从侧殿走出。

    只见她粉腮含笑,明眸皓齿,一袭特别的帝妃凤裙衬托得她绝美无双,气质出尘。

    当她款款走向赫连玄玉时,赫连玄玉毫不犹豫地起身,大步走下台阶,亲自来迎接她。

    朦雨用羡慕的眼光看着眼前一对璧人,将凤玲珑的手交到了赫连玄玉手里,然后使眼色让其他丫鬟退下。

    赫连玄玉紧紧握着凤玲珑的手,体贴她裙摆较长,低声道:“小心些,看着脚下。”

    凤玲珑顿时有些啼笑皆非,脸上却不得不维持端庄大方的表情。

    若她看着脚下走路,像什么样子?这男人真是……

    对于赫连玄玉的不守规矩,没有任何人有一丝对凤玲珑的不满。

    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对璧人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如果说普通夫妻还要遵守礼节,那么这一对璧人,早就是一体,根本无须有任何的客套。

    哪怕赫连玄玉贵为神魔大帝,三界之主,他蹲下身给凤玲珑穿鞋,旁人看了也会泰然处之。

    对于赫连玄玉来说,这不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么?

    在他心里,凤玲珑就是凌驾于任何存在的至高无上,连他自己也是在其之下的。

    当凤玲珑和赫连玄玉一同坐在了宝座上时,所有人都又跪了下去:“恭喜陛下!恭喜娘娘!祝陛下与娘娘永世好合!”

    赫连玄玉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他终于和他家玲珑并肩而立,站在了世界的巅峰!

    凤玲珑微微侧脸,看着身旁这个俊美如斯的男人,心下满满的都是爱意。

    当她还是那个废柴时,怎会想过,她的命运会因为这个男人,发生如此惊天动地的变化呢?

    还好,遍体鳞伤的她选择了相信。

    还好,倨傲漠然的她选择了坚持。

    无上荣光的这一日,终究要被世人永远铭记于心。

    圣殿众神回归了圣殿之中,他们已经习惯了避世隐居,但瑶池老祖宗却留了下来,她觉得她心中俗念没断,不想再回那个冷冰冰的圣殿之中。

    人神魔三界,仍旧由夏侯渊、神尊、天魔三人掌管。

    赫连玄玉虽为神魔大帝,却并不事事过问,只有在三大领主产生矛盾时才出面做主。

    不过,如今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坐阵,三界之间的矛盾差不多都已经平息下来。

    即便是心有不甘的天魔,时至如今也已经无可奈何。

    再说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已经将天魔叫去,一通警告了,说若非看在宇辰南的面子上,就凭天魔之前和妖落烟狼狈为奸一事,魔界都要遭殃!

    这种情况下,天魔更不敢出来作乱了。

    赫连玄玉的身世已经真相大白,他和凤玲珑一起为夜无蝶立了个衣冠冢,年年拜祭。

    尽管天下太平了,可赫连玄玉和凤玲珑仍有一件尚未了结的烦心之事。

    那就是他们的宝贝女儿,凤清虹。

    自从得知始祖妖骨消失之后,凤清虹做了一系列让人担心的傻事,虽然后来答应了她娘不再离家出走,但却每天白日出府,在人界乱逛。

    谁不认得凤清虹小公主呢?

    于是,人界时常引起骚动与恐慌,又怕惹到这位小公主而遭殃,所以凤清虹的现身,无疑是给许多人带来了相当大的困扰。

    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当然有问过宝贝女儿,为何每日要到人界去乱逛,却又什么都不做。

    但他们的宝贝女儿只是嘻嘻一笑,笑眯眯地道:“这是虹儿的笑眯眯,爹娘就不要问了啦!”

    凤玲珑本来想喝斥女儿几句,让女儿不要再去给那些无辜的人添麻烦,但被爱女心切的赫连玄玉给拉走了。

    “你啊,这么惯着她,她迟早无法无天。”凤玲珑一脸埋怨地看着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淡淡笑开,宠溺地看着凤玲珑,语气轻柔:“我还不是一样惯着你,却不见你无法无天。”

    凤玲珑顿时无语了,她是成年人,那能一样吗?

    “算算时间,虹儿也是快十岁的姑娘了,她有分寸的。”赫连玄玉揉揉凤玲珑的脑袋,宽慰道。

    他没说出口的是,他怀疑女儿不同寻常的举动,和那根骨头有关。

    不过,到底有什么关系……他却是没有探查出来。

    他这个宝贝女儿的嘴巴,实在太紧了,他派了好些人前去撬,都没能撬开。

    凤玲珑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听赫连玄玉的,自己放宽心了。

    众人原本以为凤清虹的反常举动,最多维持个一年半载,谁知道凤清虹这一反常,就反常了近十年。

    这期间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又孕有一儿一女,加上赫连天瑞和凤清虹,就两双儿女了。

    也亏得凤玲珑孕育子女不像人界女子那般苦楚,否则赫连玄玉宁死绝不给她播种,这是毋庸置疑的。

    弟弟妹妹出生了,凤清虹也长大了,经过修炼便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双十少女。

    她的美貌并未继承她的外婆与母亲,而是继承了她爹。

    英气之中不失美丽,一双明明清澈如泉的美眸,却在看人时让人无端心底发寒,犹如见着了她爹的翻版一般。

    凤清虹从小便被众人暗地里称为女王,而非公主。

    但她那股欺负人的劲儿,却再也没有回来过。

    仿佛,所有人都不配得到她的欺负,除了那根骨头。

    “你去找一个人,他捡到你第一句话若是:你怎么哭得这么丑?那他就是你要找的人了。”

    数十年来,凤清虹一直牢牢记着半梦半醒之间那个梦里,妖界始祖对她说的这句话。

    她坚信,她的大妖骨还活着,并且在等着她去找它。

    妖界始祖是大妖骨的主人,他说大妖骨变成了人,那就一定变成了人。

    在凤清虹二十岁生日的这一天,凤清虹头一次在夜晚出了门,因为白天她实在抽不开身。

    三界所有人为她庆祝生辰,弟弟妹妹抱着她的腿,她无法离开。

    凤清虹有些微醉,已经长大成人的她,能够被允许喝酒了。

    迎着夜风,她闻到了一股鸡肉烤焦的味道。

    那个人少年站在火堆前,恨恨地踹翻了架着一只鸡的木架子。

    他长得并不算英俊,只能说清秀,可眸子里有一股让人说不清的呆萌,会让人觉得心里软软的。

    凤清虹看着那双眸子,笑了,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原来这世上,还有比她脾气更臭的人,而且给她的感觉是那么那么熟悉。

    然后,那个少年转身了过来,他看见了凤清虹。

    他当然不认得眼前这个姑娘,这是他第一次下山,但这个姑娘怎么看着他哭得这么惨呢?

    而且说她哭得惨吧,她又一边哭一边笑,真是个奇怪的姑娘。

    “你怎么哭得这么丑?”他皱眉看着凤清虹,慢慢走近,“我们应该不认识吧?”

    凤清虹一下子扑了过去,冲着那少年又啃又咬,对方被她给吓坏了。

    没等少年反应过来,凤清虹已经霸道地将他抓起,‘嗖’一声冲进了玄王府!

    “我要嫁给他!”凤清虹冲着满堂宾客大喊,惊呆了一群人,包括她的外公外婆,爹娘还有弟妹。

    赫连玄玉手里的杯子落了下来,眸光冷冽如冰:竟敢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勾引他的宝贝女儿!

    凤玲珑的筷子也掉了,她震惊地看着被凤清虹抓住的少年,慢慢地站了起来:“这是……那根骨头?”

    什么地方都不像,但那双眸子里的呆萌憨厚感,却和当年的始祖妖骨一模一样。

    凤玲珑自问直觉从未出错,而她也同样相信她女儿的直觉。

    所有人就愣了,这个少年……是那根牺牲了的骨头?始祖妖骨?

    这,这怎么可能呢?

    但不管如何,凤清虹坚持要嫁,谁也拗不过她,而在凤玲珑问过上古功德镯,赫连玄玉问过神魔灵识之后,这对爹娘同意了这门婚事。

    谁让那少年的确是始祖妖骨的化身呢?

    据上古功德镯说,这是始祖妖骨的主人妖界始祖,用了妖界一种妖术,牺牲掉了自己,换回了始祖妖骨的元灵,然后重生为了那个少年。

    所以,他们不得不同意这门婚事了。

    “以后,你就是我专属的大妖骨了!”凤清虹又哭又笑,在新婚之夜把少年给扑了。

    “我不是啊……”少年简直不敢相信,他一下山就被抢了亲!而且,还失了身!

    虽说……感觉还挺不错……

    宝贝女儿的大婚之夜,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在山顶吹冷风。

    “虽然很不爽,但这样也挺不错的。”赫连玄玉搂紧妻子,心有不甘却也自我安慰。

    凤玲珑浅浅一笑,整个人投入了丈夫怀抱:“是的,谁让虹儿喜欢呢?”

    过了这么多年,仍旧忘不掉,却又偏偏找到了。

    大概,这就是天定姻缘吧!

    “玲珑,我今天有没有说我爱你?”赫连玄玉低眸,看向一脸幸福笑容的小女人。

    “没有。”凤玲珑耸肩,天知道他一天说好多遍,但她就是听不腻。

    “那我现在说。”赫连玄玉捧住那张百看不厌的小脸,一遍遍叙说此生情意:“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中途,凤玲珑踮起脚尖吻住了那张不断吐露爱意的薄唇。

    两人拥吻在夜风之中,绵绵情意,天地见证。

    (全文完)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