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10章 身份曝光的危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关于自己的‘母亲’,凤玲珑听喜鹊说起过,是先皇时期的长公主,后来下嫁到凤家,难产生下唯一的女儿之后就一直体弱多病,不到三年就撒手人寰了。

    当时长公主是掌管凤家的主母玉扳指的,临终之前,她将这枚象征着权力的玉扳指给了才三岁的女儿。

    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凤玲珑一副孱弱病体可以在凤家享受优渥待遇的原因。

    不过,这一切似乎都要以凤玲珑的废柴修炼天赋而告终了。

    凤元九现在想夺权,替凤轻轻夺权!

    凤玲珑看得很明白,但她还是摇了摇头,淡笑道:“父亲大人,不是我不肯交出来,而是玉扳指——不在我身上。”

    说罢,她伸出双手,展现给众人看。

    那双白皙如玉的手上,果然是空空如也,哪儿有什么玉扳指?

    众人惊异莫名。

    玉扳指哪儿去了?

    “玉扳指呢?你藏在哪儿了?”凤元九神色微变,坐直了身体,眼神犀利地看着凤玲珑。

    不过,凤元九倒是不太相信他这个一向都很懦弱又废柴的嫡女,能够做出藏起玉扳指这种狡诈的事情来。

    何况他要收回权力的事情,之前根本没有透露给凤玲珑知道,她又怎么能事先将玉扳指藏起来?

    这整个凤府里,都不可能有人帮她这个废柴,事先就给她通风报信的!

    凤玲珑失笑:“我从落水之后就一直躺在床上,除了我身边的丫鬟喜鹊之外,唯一来看过我的就是凤轻轻和那名大夫。如果真要追究玉扳指的下落……应该问凤轻轻和那名大夫吧?”

    言下之意,她没有机会藏起玉扳指,而玉扳指被人偷了的可能性却是很大。

    凤轻轻一直坐在角落不说话,她等着她父亲大人把权力送到她手上,但这会儿凤玲珑睁眼说瞎话,她便沉了脸,喝道:“姐姐!这药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我偷你那玉扳指做什么?”

    玉扳指从来只有光明正大地被赠予才有作用,如果靠偷来的也能掌权,凤玲珑死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那就要问你自己了。”凤玲珑眨了眨眼,朝凤轻轻勾唇一笑。

    这个凤轻轻绝不是好人,凭凤轻轻请来的那名大夫就可以窥一斑而知全豹了。

    呵,不管玉扳指被偷了还是她自己弄掉了,她可都一概不会承认的。

    反正,她又不是凤家这个凤玲珑,而是洛河之灵从地炎王国之外选定进来的人罢了。

    所以,对这些明显落井下石的人,她可没什么好感。

    “大哥,玉扳指会不会掉在洛河了?”凤家二老爷凤昊天皱起眉头,对上座的凤元九说道。

    洛河?

    众人这才想起,凤玲珑刚刚才掉进洛河险些没命!如果说玉扳指在她挣扎时被洛河河水给卷走,那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的。

    “若真是掉在洛河,谁能有办法找到?”凤元九深深蹙眉,感觉事情有些棘手了。

    凤玲珑此刻却在心想,如果她不是这个凤家的凤玲珑,那真正的凤大小姐岂不是已经淹死在洛河里?所以玉扳指还真有可能在洛河,不过……不是在洛河的河水里,而是在那凤大小姐的尸体上。

    玉扳指被那凤大小姐戴了这么多年,不可能轻易被河水冲走的,就算是人为地想取下来,也要费上一番力气呢!

    何况……尸体遇水会被泡胀,戴在手上的玉扳指就更不可能被冲走了。

    想到这里,凤玲珑不禁也蹙起了眉,如果尸体漂上河面,被人发现,她的身份岂不是要穿帮?

    “洛河水之深……怕是很难。”凤昊天一脸凝重,道:“不过,不管有多难,这玉扳指都要找到,那可是我们凤家的主母信物,几万年来一直传承,不能因为玲珑就改了规矩。”

    凤玲珑听到这里,往前一步,声音清朗道:“玉扳指是母亲留给我的遗物,如今被我弄丢,我有责任把它找回来。这样吧,父亲大人,您给我一天时间,我保证去洛河将玉扳指找回来!”

    区区一个玉扳指,她根本不屑要。

    凤家人争着要,便给他们好了。

    但她不能让凤家人找到玉扳指,不然她这身份岂不是要被拆穿?所以,干脆由她出面去找玉扳指好了。

    她能与洛河之灵对话,相信要找一枚玉扳指,洛河之灵不会不帮这个忙,毕竟洛河之灵还要她继续在这地炎王国待下去呢!

    当然了,前提是那玉扳指真的在洛河之中,她便有绝对把握找回来。

    “此话当真?若你一天之后还没找回玉扳指,又当如何?”凤元九还没开口,凤昊天就眼神犀利地看着凤玲珑,要她一个准信了。

    凤玲珑也是豪赌一把,轻笑道:“若我找不回玉扳指,那就将我逐出凤家好了,反正我也没什么修炼天赋。”

    凤轻轻掩嘴一笑,纠正道:“姐姐,你不是‘没什么修炼天赋’,而是‘修炼天赋为零’,你可不要弄错了。”

    哼,这个病秧子压在她头上这么多年,她马上就可以一雪前耻了!

    当年长公主一句话就赐死了她的亲生娘亲,这笔帐她要算到凤玲珑头上,她会让凤玲珑比她这些年来活得千百倍地悲惨!

    凤轻轻眼里泛出一抹仇恨的寒光。

    凤玲珑瞥了凤轻轻一眼,注意到了凤轻轻掩饰的笑容下对她的仇恨,却也不揭穿,只笑了笑,并不理会凤轻轻。

    她只看着凤元九,道:“父亲大人如果同意的话,我这就带喜鹊再往洛河,寻找玉扳指了。”

    凤元九盯着凤玲珑看了片刻,终于是在凤家其他人的期待目光中,点了头:“好!我就给你一天时间,让你把玉扳指找回来!若是你真找回来了,我便赐你一座郊外的宅子,度过余生。”

    啧啧,还真是天大的恩赐呢!

    凤玲珑心中好笑,面上却很温婉地一作揖:“多谢父亲大人。”

    随后,她便带着喜鹊离开了正厅。

    一出正厅喜鹊就忍不住低声说了:“大小姐,那玉扳指若真掉进洛河里,你怎么找得出来啊?”

    怎么可以在老爷面前夸下海口呢?万一……唉,大小姐真不知道是变聪明了呢,还是变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