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21章 你还不跪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对视了一眼,感觉到面前的小姑娘似乎情绪十分焦急,而且不像是伪装,二人心里不免起了几分异样。

    “这位是赫连府的三公子,还未婚配,而我呢,是凤家的嫡女,也未曾嫁人,我想……小公主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凤玲珑定了定神,轻声说道。

    她只知道自己是没有记忆的,被洛河之灵给洗掉了,可赫连玄玉却有,所以她从来没想过她和赫连玄玉是不是以前有过什么。

    现在这个凤清虹……她倒真是讨厌不起来,感觉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但凤清虹称呼赫连玄玉和她为‘爹娘’……也太夸张了吧?

    年纪都对不上号啊!

    她和赫连玄玉都才多大?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个女儿?

    “你们……”凤清虹张了张小嘴,刚开始的焦急情绪渐渐地压制了下去,她开始发现不对劲儿了。

    她那万万人之上但非常疼爱她的爹娘怎么可能用这么陌生的眼神看她?而且娘的语气也不太对,就好像真的把她当陌生姑娘一样对待似的。

    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她清楚一定哪儿出问题了!

    至少,她爹娘真的是不认得她的。

    “唔,那,那可能是我认错了。”凤清虹不愧是赫连玄玉和凤玲珑所生,又是真正的公主血脉,她吐了吐舌头,立马镇定下来。

    这其中的谜团,她会慢慢弄清楚的,但现在太后还在呢,还是以后再说吧。

    反正都找到爹娘了,不急于这一时。

    想到这儿,她又甜甜一笑:“你们长得跟我爹娘真的好像啊!我爹就像你这么俊美无双,我娘呢,也像你这么绝代风华。”

    一番话,说得凤玲珑尴尬不已。

    好像她和赫连玄玉真是一对儿似的……

    “小公主过奖了。”她瞅了一眼赫连玄玉,竟见这厮似乎挺洋洋得意,对凤清虹的话很受用一样,不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这个时候,太后终于笑着插嘴了:“我说小虹儿啊,你一路上嚷嚷着要找你爹娘,敢情你连你爹娘的样貌都记不清啊?”

    凤清虹嘟了嘟嘴,转身回去在太后身边蹭着,道:“才不是呢!我在梦里见过爹娘,就跟他们两个长得一模一样嘛!”

    之前说得太笃定了,现在搞了半天爹娘不认得她,她只好自圆其说是做梦了。

    “哈哈……小虹儿真是太可爱了,哀家真是好喜欢你啊!”太后连连拍着凤清虹的小手,只觉得非常开心。

    自从长公主去世之后,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想到长公主,太后眼里闪过一抹哀色,又将视线投在下方的凤玲珑身上,微微笑了笑:“玲珑,你这孩子也不常入宫来见哀家,到底是生分了呢!”

    凤玲珑略微一窒,上前行礼道:“太后,我之前身子弱,一直卧病在床,才不好带着病体前来探望太后,还请太后恕罪。”

    太后一想也是,便怜惜地道:“罢了,哀家不是怪你,只是感慨你娘去的太早,你身子骨又不好……唉,听说你不能修炼,是吗?”

    “好像是吧,测试过天赋,是零。”凤玲珑倒没有什么忌讳的,直截了当地点了头承认。

    “不能修炼也没什么,你娘天赋极高,最后不也落得那样一个下场?”太后又是一声叹气,接着便将目光看向凤玲珑身旁的赫连玄玉:“赫连玄玉,哀家几年不见你,你倒是愈发英挺潇洒了。”

    “太后过奖。”赫连玄玉淡淡一拱手,神色倨傲。

    太后也不以为意,似乎早就知道赫连玄玉那传说中生人勿近的性子了,只是笑着问道:“你和玲珑是怎么回事?听你爹说,你非要让玲珑留在赫连府里小住?”

    这话当然不是赫连老爷说的,太后的眼线多着呢,赫连府的事儿早就传出去了,何况凤家人有意把这事儿渲染出去,让世人知道凤家会和赫连家联姻?

    “没错。”赫连玄玉坦然承认,漂亮凤眸扫了低头的凤玲珑一眼,轻哼道:“我还想娶她为妻呢,不料她死活不答应,说和我相识时间太短!”

    言语间,真是不满极了。

    太后闻言,哈哈大笑起来:“玲珑就是脸皮薄,若跟她娘一样,你怕是就没这么辛苦了。”

    赫连玄玉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

    凤清虹在太后身边坐着,不停地打量底下的赫连玄玉和凤玲珑,在心里觉得娘是一点没变的,只是打扮变了。

    至于她爹嘛……唔,还是那么臭屁,冷傲不可一世,但对娘又还是那么一往情深。

    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她爹娘居然不记得她了?

    她一定要弄清楚!

    见完了太后,赫连玄玉和凤玲珑离开皇宫,凤清虹却一定要去赫连府住几日,说是替太后撮合这一对儿璧人,太后倒是乐见其成,也准许凤清虹去胡闹去了。

    赫连玄玉觉得自己对凤清虹的感觉很奇怪,既不喜欢这小姑娘聒聒噪噪地缠着凤玲珑,但他又不是真的讨厌这小姑娘。

    他摸着下巴,看着前方手挽手走着的凤玲珑和凤清虹,心里感觉怪异极了。

    换作其他人,他一定早就出手丢得远远的了吧?

    干嘛一直霸占着他的女人?

    正在赫连玄玉脸色不善的时候,一道冷淡的声音在拐角处响起。

    “你就是凤家那个病秧子?”

    语气,十分不善,甚至可以说是充满敌意。

    赫连玄玉抬眸一望,这才发觉他已经跟丢了凤玲珑和凤清虹,两人早就转过了前面回廊的拐角,而他还在这一头。

    “我就是凤玲珑,不知道姑娘有何贵干?”凤玲珑正忍受着凤清虹的叽叽喳喳呢,结果就被人挡住了去路,她一抬眸,见是一个宫装女子,穿得十分华丽高贵,料想该是皇室中人。

    “大胆!三公主问话,你还不跪下?”一旁的宫女斥喝了一声,脸色冰冷,高高在上似乎瞧着凤玲珑像一只蝼蚁一般。

    三公主?

    凤玲珑稍微一想,她不认得什么三公主啊,难道和以前的凤家大小姐有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