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43章 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殿上。

    轩帝脸色铁青,额角青筋直跳,他目光冷冽地看着跪在下方,神色惴惴不安的慕容香香。

    这可是他比较疼爱的公主之一,因为她不但相貌出众,而且十分会讨他欢心,所以哪怕她已经到了适龄婚嫁的年纪,他也一直任她胡闹没把她嫁出去。

    想不到……

    慕容香香被随侍太监传唤过来,一路上随侍太监也不肯告诉她发生什么事了,以至于此刻她跪在她父皇面前,丝毫不敢出声。

    总不至于,总不至于是早晨的事情传到她父皇耳朵里了吧?

    怎么会这么快呢?那些个皇亲国戚的内眷应该不敢传扬出来的,毕竟这事儿有辱皇家声誉,她们不敢乱嚼舌根子的,龙颜大怒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容香香,你真是朕养的好公主啊!”轩帝终于出声了,他话音一落,就猛地一掌拍在了龙椅扶手上,发出木头断裂的清脆声音。

    “父皇……儿臣,儿臣不明白父皇的意思……”慕容香香心惊肉跳,脸色变了变后,匍匐行礼,眼角余光偷偷打量她父皇。

    她心里害怕极了,难道真是今日的事情传到她父皇耳里了?

    那,那可怎么办才好?

    “不明白朕的意思?”轩帝冷笑一声,随即怒不可遏:“朕都不好意思把你做的那些个寡廉鲜耻的事情说出来!”

    慕容香香脸色‘唰’地一下白了。

    完了,完了,好似真是今日游园花会的事情败露了……

    怎么办?

    怎么办啊她?

    “给朕说实话!那个不知廉耻,勾引朕的公主的败类到底是谁!”轩帝又是重重地一拍龙椅扶手,可怜的扶手再次断裂。

    他一定要把那个混账王八蛋碎尸万段!

    慕容香香脸色一阵青白交加,她能说是她请来对付凤玲珑的一个杀手吗?父皇一定会杀了她的!

    事已至此,她只能豁出去了。

    念头一起,慕容香香就痛哭着趴在地上,大声抽噎道:“父皇,儿臣一时糊涂……经受不住三公子的诱惑,所以才做出这等……这等有辱皇家声誉之事,求父皇赐死!”

    三公子?

    大殿内所有人都是一惊,三公子……该不会是赫连府那位三公子吧?

    “你说哪个三公子?”轩帝也是微微吃惊,总不至于是那赫连玄玉?赫连玄玉应该还没回京?

    慕容香香抽抽噎噎地道:“就是……就是赫连府的三公子,赫连玄玉。”

    轩帝面色一沉,喝道:“胡说八道!赫连玄玉离开皇城至今未归,何来机会与你偷情?”

    “不,他已经回来了,儿臣早晨才见过他,不会有假的。”慕容香香咬唇,“不信的话,父皇可以派人去赫连府一看究竟……”

    她已经从她母妃口中得到了消息,赫连玄玉的确回来了。

    不过,赫连玄玉应该是下午回来的,据说大队人马还在后面呢,只有赫连玄玉提前回来了而已。

    但谁能证明呢?

    她只要父皇赐婚她与赫连玄玉就行了,其他的,她不管那么多。

    现在她咬死了早晨的人是赫连玄玉,反正又没人看到黑衣人的真面目,不是吗?只有这样,她才能够保全自己的名节,还能够和赫连玄玉成亲。

    “统领,你去赫连府看看,是否赫连玄玉真的回来了。”轩帝沉吟了一下,面色上的愠怒稍稍减退了一些,对御林军统领下令道。

    “是,皇上。”御林军统领立刻飞奔而去赫连府了。

    轩帝冷着脸看了慕容香香一眼,挥了挥明黄色袍袖,“先起来吧!若赫连玄玉真回来了,朕再考虑要不要饶了你!”

    “谢父皇。”慕容香香心里稍微镇定了一些,从地上站了起来。

    轩帝心中,虽对慕容香香不自爱的事还是感到窝火,但如果对象是赫连玄玉的话,他又感到心中稍微平静了一些。

    毕竟慕容香香从前就与轩帝提起过,她不愿意招什么驸马,因为她早就和赫连府的三公子赫连玄玉定情了,只是赫连玄玉一直昏迷在床,所以轩帝才迟迟没有下旨。

    如今,好事若成,虽过程有些不光彩,但轩帝觉得也勉强可以接受了。

    谁让赫连玄玉那般出色,令他这个帝王看了都忍不住想要招为驸马,当他的半子呢?

    赫连府内。

    凤玲珑正惬意地在花园里乘凉,喜鹊在一旁替她剥葡萄吃,忽然一阵劲风闪过,一道高大人影矗立在她面前。

    “啊!”喜鹊不经吓,叫了一声,手里剥好的葡萄都掉在了地上,在泥土里滚落了两圈。

    凤玲珑定睛一看,却是惊喜地站了起来:“你、你怎么回来了?”

    面前之人,正是风尘仆仆的赫连玄玉!

    凤玲珑又惊又喜,但更多的是不解,不是说他明日才会回皇城吗?怎么提前回来了?

    “我赶了一天的路。”赫连玄玉一把搂住她,当着喜鹊的面儿直接吻住她红唇,吃下了她尚未来得及咽下去的半粒葡萄。

    然后,他松开她,望着她郁闷的漂亮大眼,轻勾薄唇:“渴了。”

    “……”凤玲珑简直无语,抬手就揩了揩自己的嘴唇。

    渴了不知道去喝水吗?居然和她抢葡萄吃,还是她嘴里的……真是太不要脸了!

    不过,看着他风尘仆仆满脸倦容的模样,她一时间却是骂不出口。

    这一刻她终于不得不承认,其实这半个月以来,她是很想念他的。

    “没打我,没骂我,这么说……是想我了?”赫连玄玉那双洞悉一切的凤眸,闪烁着黑曜石般的光芒,含笑看着被他说得有些不自在的凤玲珑。

    “没有!”凤玲珑飞快地否认,脸庞转去了一边。

    结果,原先站在一旁的喜鹊早就悄悄退下了,这会儿只有她和赫连玄玉两人在花园里而已。

    赫连玄玉毫不避嫌地搂着她的腰,炙热气息洒在她侧脸,让她觉得脸庞和脖子都痒痒的,不禁抬起手来捂住他的薄唇。

    “别一回来就没个正经,行么?”她无奈地转回头来看着他。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从来见过女人呢!但事实上,多少女子对他趋之若鹜啊,他却眼高于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