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65章 竟然都是真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凤玲珑早就知道是赫连玄玉,也没有被他吓到,只轻轻地叹了一声:“有些事情,错综复杂,我觉得心里很乱。”

    “什么事让你烦心?说来听听。”赫连玄玉温柔地撩起她耳边一缕青丝,将她身子扳正,两人面对面互相凝视彼此。

    凤玲珑想到玉扳指说的事情,和凤清虹说的那些故事,红唇抿了抿,看着赫连玄玉半晌,才咬唇说道:“虹儿的血十分特殊,滴入玉扳指之内后能增强玉扳指的能力,而本来……玉扳指是不可能同时吸收两个人的血的。”

    “然后?”赫连玄玉看着她的表情,深知她烦心的事绝不仅仅只是如此。

    果然,凤玲珑说了一句让他内心一震的话:“玉扳指说,我和虹儿一定是母女关系,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赫连玄玉面色凛然,盯着凤玲珑许久,才沉声道:“但你和她年纪不过相差几岁,如何能是母女关系?”

    “如果我拥有青春常驻的本领呢?如果你也有呢?”凤玲珑反问。

    赫连玄玉凤眸微微一眯:“你就那么相信玉扳指的话?”

    说不定,玉扳指是在骗她,毕竟这世上没有太多可信的。

    “不止是玉扳指的话,是我自己内心深处也总是对虹儿有一种无法说清楚的感情,今天看到她哭得那么伤心……我竟也心如刀绞。”凤玲珑捂着胸口,眼眶微微泛红,“我觉得,那是母女连心才会有的感受。”

    说到内心深处的感受,赫连玄玉一时间倒是不吭声了。

    他何尝没有?

    对凤玲珑,第一眼他就倍感亲切,从此眼光再也胶在她身上移不开。而对于凤清虹那个凭空冒出来的小姑娘……他竟也是狠不下心。

    哪怕那小姑娘有时候真的很顽劣,很烦人,让他想把她丢出赫连府外——但,他始终没有真的这么做过。

    “她为什么哭?”赫连玄玉半晌才问道。

    那小姑娘一向没心没肺的,弄哭别人还差不多,怎么会自己哭起来了?

    “她……”凤玲珑咬唇,深吸一口气,慢慢地将凤清虹告诉她的那个故事,转述给了赫连玄玉。

    赫连玄玉的眉头深深蹙起来了。

    要不是他怀中的小女人这么告诉他,任何人跟他说这番话,都会被他当作无稽之谈的。

    但……

    她说出这番话,他却无法完全质疑不信。

    “赫连玄玉,你说我们会不会根本不是地炎王国的人,而是被洛河入口吸进来的外人?洛河之灵曾对我说过,我是天选之人,那么……你和虹儿也是天选之人,注定要到这地炎王国来完成什么使命?”凤玲珑抓住赫连玄玉胸前的衣襟,眼神殷切地看着他。

    她多希望这是真的,那她至少还有亲人,而且一家三口也已经团聚了,剩下的就是想办法完成地炎王国里注定归于他们一家人的使命,然后回到以前的世界去?

    按照凤清虹的说法,那里,还有他们很多很多的亲人,甚至还有一个儿子!

    “洛河之灵?”赫连玄玉眉头蹙得更深,那可是一条诡异至极的河,在地炎王国很多年都被当成是一条不详的河,几乎没有人会去洛河边。

    因为洛河的入口万年开启一次,却没有出口,而且每每河水殷红似血,被地炎王国的修炼者视为不详。

    谁也不知道洛河的入口万年开启一次,究竟会进来一些什么东西。

    也没人知道入口之外的世界,又是什么样子。

    “是,我感受过洛河之灵,而且还与它曾两次对话,玉扳指也是它给我的……”凤玲珑很快就将她醒来之后失去记忆,去洛河边上的两次奇遇说了一遍。

    赫连玄玉这下子总算明白,为什么凤玲珑会主动登门来给他治病了,原来是洛河之灵让她来的!

    “如果凤清虹说讲述的那个故事是真的,她口中的大妖骨为了救她,牺牲自己成全我们练就了情比金坚之术,那我们不管身在何处,都应该拥有不死之身——除非,我们杀死对方!是不是?玲珑?”

    赫连玄玉一番冷沉的问话,让凤玲珑微微怔了一下。

    她想了想,点头:“虹儿所说的,就是这样。”

    “如果你真想证明我们是一家人,又来自地炎王国之外……我们倒可以用这个方法试上一试。”赫连玄玉挑眉,浓浓的霸气从浑身透出。

    这个‘试上一试’的办法,自然有些凶险了。

    怎么说呢?

    既然他和凤玲珑练就了凤清虹所说的情比金坚之术,那就只有他能杀死凤玲珑,或者凤玲珑杀死他!

    其他任何人,都没有这种本领。

    所以,只要随便叫一个外人来对他和凤玲珑动手,看看他和凤玲珑会不会死,就足够清楚凤清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了。

    “这……”凤玲珑显然也明白了赫连玄玉的意思,不禁有些犹豫:“会不会太冒险了?”

    “那就要看玲珑你对此事有几分相信了。”赫连玄玉一声轻笑,毫不为意。

    值不值得去赌,全在她一句话。

    凤玲珑望着赫连玄玉,他俊美如斯的脸庞在她眼里印得很是清晰,那英挺的五官轮廓绝世无双,她仿佛看了上千年那么久一样,心里虽然仍会悸动,可却无比熟悉。

    经过漫长的深思熟虑,凤玲珑咬牙,点了头:“我想试!”

    有玉扳指在,她应该不会丧命的。

    “好。”赫连玄玉似乎早就意料到了她会有这个答案,牵了她的手,便朝一旁的石桌前走去。

    “来人!”

    随着赫连玄玉的一声沉喝,一名守在不远处的侍卫立刻飞掠而来,跪在赫连玄玉和凤玲珑面前:“三公子!”

    赫连玄玉手一抬,就将凤玲珑的穴道给封住了。

    凤玲珑瞬间瞪大美眸,他这是……

    “起来,拔剑,往这儿刺。”赫连玄玉一挥袖,一股灵气就将侍卫的身躯给托了起来。

    侍卫站在赫连玄玉面前,神色难得浮现一抹呆怔:什么?他是不是听错了?也看错了?三公子怎么指着心脏处……让他拔剑往那儿刺?

    “拔出你的剑,往我心脏处刺。”赫连玄玉蹙眉,冷声再次下令。

    侍卫‘扑通’一声就又跪下了!

    “三公子,属下……属下……”侍卫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额上冷汗大滴大滴往下落,他这是招谁惹谁了啊?

    拿剑刺三公子?

    他又不是疯了!

    “叫你刺你就刺!”赫连玄玉一声冰冷沉喝,神色不耐地道:“你要是不刺这一剑,本公子立马让你人头落地,灭你全家老小!”

    为了逼侍卫出手,赫连玄玉也是出言狠毒,慑人无比了。

    “……”侍卫斯巴达了。

    终于,在赫连玄玉扬手的时候,侍卫颤颤地站了起来,缓缓拔出了佩剑。

    他也怕啊!

    可,有什么方法呢?

    总不能因为自己怕死,就让三公子真的杀了自己,还连累无辜的全家老小吧?

    算了!反正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就听从三公子的命令算了!

    大不了伤了三公子之后,他自刎谢罪!

    侍卫一咬牙,心一横,拔剑就朝赫连玄玉的心脏部位刺去……

    “……”凤玲珑坐在一旁,动也不能动,更是发不出声音,一双清澈眼眸中不禁一片焦急!

    她是决定试上一试,但没说要用赫连玄玉的性命来试啊,她是打算自己来试的啊!

    好歹,她有玉扳指护身,即使受了伤也会性命无碍呢?

    这个赫连玄玉……

    凤玲珑眼眶都急得开始泛红了。

    而这个时候,侍卫那一剑已经刺到了赫连玄玉的胸口——当然,侍卫不会用一剑穿胸那种力道,但赫连玄玉却在剑尖抵达他胸口时,身躯往前狠狠一迎!

    ‘乓’!

    只听一声清脆的碰撞,如同金属与金属碰撞的声音一样,侍卫手里的长剑被震飞了!

    而侍卫也倒退了好几步,虎口发麻疼痛得他脸色剧变。

    当他看见赫连玄玉竟毫发无伤的时候,震惊地张大了嘴巴:“这……”这怎么可能呢?三公子难道是刀枪不入之身吗?

    凤玲珑有些泛红的眼睛也微微瞠大了,赫连玄玉刚刚应该没有抵抗吧?

    那这么说……

    “你可以下去了。”赫连玄玉一挥手,命令侍卫退下,接着就解开了凤玲珑的穴道,将她搂在了怀里。

    他深深汲取了一口她发间香气,语气沉沉地说道:“你看见了?”

    赫连玄玉此刻内心的冲撞,可想而知。

    原来凤清虹说的一直都是真事,他和凤玲珑真的是一对夫妻,而且还有了这么大一个女儿!

    他们一家三口也并不是地炎王国的人,只不过是万年开启一次入口的洛河出了变故,才将他们带到地炎王国之中,还篡改了他们的记忆……

    还好,凤清虹保留了所有的记忆,不然……他们一家三口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相认。

    “你……你刚刚真的没有用灵气抵抗?”凤玲珑的声音都有些发抖,她紧紧抱着身前的男子,有一种不确定感,又有一种好像找到归宿的安全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