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67章 叫他一声三哥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三公子。”

    “三公子来了。”

    “三公子好。”

    御医们发现赫连玄玉来了,连忙都纷纷上前跟赫连玄玉打招呼,态度很是热络。

    也难怪了,赫连玄玉和三皇子有交情,这在地炎王国可不是什么秘密。

    “三皇子怎么样了?”赫连玄玉走到床边,看了看昏迷不醒的三皇子,冷冷问御医们道。

    院首上前,回道:“三公子,三皇子的伤势并无大碍,只是皮肉之伤,但三皇子被抬回府里时已经昏迷不醒,如今……我们还没有查出原因。”

    “确定不是中毒?”赫连玄玉眸色发冷,他刚刚注意看了一下三皇子的身躯,的确只有肩膀处有血迹,但伤口并不深,已经剪碎了衣袍上过药了。

    而且,流出的鲜血殷红无比,显然的确没有中毒的迹象。

    “绝非中毒。”院首叹了口气,“而且也没有中蛊的迹象,更不是外力所致。”

    一般来说昏迷无非是失血过多、中毒、外力撞击、中蛊等等,但三皇子却没有一丝这方面的迹象,就是昏迷不醒而已。

    “玲珑,你过来瞧瞧。”赫连玄玉没再理会御医院首,直接伸手将身后的凤玲珑拉到身边,对她说道。

    “好。”凤玲珑点点头,不着痕迹地用戴着玉扳指的手去给三皇子诊脉。

    御医们面面相觑。

    这个凤家大小姐不是传闻中的……废物?也不曾听说她习过医啊!

    “三公子,凤大小姐她莫非懂得医术?”院首忍不住问道。

    赫连玄玉侧头,给了他一个冰冷凌厉的眼神,顿时让他噤若寒蝉了。

    此刻,凤玲珑已经感觉到玉扳指微微动了两下,别人察觉不到,她这个主人却是可以的。

    于是她将手收了回来,起身对赫连玄玉说道:“我想去三皇子府上走走,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这当然只是说词,借以避开那些御医罢了。

    赫连玄玉明白她的意思,却是冷冷地一挥手:“所有人都先出去!”

    “啊?可是这……”院首神色惊愕,并有些不满地看了凤玲珑一眼,心道她如果看出来三皇子为何昏迷不醒了,怎么不肯当众说明?难道还在他们这些御医面前藏私不成?

    “我不想说第二遍。”赫连玄玉一记凌厉冷眼射了过去,令院首吓得倒退了一步。

    院首无法了,只好道了声‘好’,便使了个眼色,带着其他御医都先退出房间去了。

    除了御医们之外,其他三皇子府上的人都退下去了。

    哪怕是三皇子最亲近的侍卫,也没敢在赫连玄玉面前造次。

    要知道,三皇子与这位三公子交情很好,不但互相赠药之情,而且此前这位三公子也来提醒过三皇子,要小心有人暗中行刺,只是三皇子并没太放在心上罢了。

    所以这位三公子的话,他们可不敢不听。

    “好了,玲珑,可以说了。”赫连玄玉看着被关紧的房门,听力一流的他确定门外已经没人了之后,便将凤玲珑拉到内室一旁的桌前坐下。

    “我还不知道,要问玉扳指。”凤玲珑抬起纤纤素手,问那血色玉扳指道:“方才给三皇子把脉,你有没有感觉到三皇子脉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三皇子为何昏迷不醒?”

    玉扳指哼了一声:“不用把脉,一进门我就知道了!”

    “那你快说!”凤玲珑面露喜色,她可不想让那个一身黑袍的太子殿下奸计得逞。

    方才虽然只是一眼,但她已经看出昏迷的三皇子气宇轩昂,眉目清秀,身上有一股谦和正气,绝对比那个太子殿下要让她感觉舒服得多!

    “我只能告诉你怎么解。”不料,玉扳指却说了这么一句话。

    凤玲珑一怔,她抬眸看了赫连玄玉一眼,蹙眉:“为什么?”

    “不为什么。”玉扳指的语气很硬。

    似乎,藏着什么天大的事情不想说,或者,不能说一样。

    凤玲珑无语了,她用征询的目光看向赫连玄玉,想知道他的意思。

    结果赫连玄玉云淡风轻地说了句:“有办法治好就行。”

    不是赫连玄玉不想知道三皇子究竟被动了什么手脚,但既然玉扳指认了凤玲珑为主都不肯说,那就代表这其中有什么天大的秘密,玉扳指不想告诉他们。

    既然玉扳指不想告诉他们,他们逼问也没结果,倒不如依玉扳指的,得到治疗办法就行。

    “……那好吧,你告诉我们怎么才能把三皇子治好。”凤玲珑也没辙,只能先依着赫连玄玉的意思,救醒三皇子再说。

    玉扳指淡淡道:“采集牡丹花的花苞和花瓣上的露水,碾压成汁,给三皇子喂服就行了。”

    这么简单?

    凤玲珑听得有些不可思议,不禁奇道:“为什么一定要牡丹花的花苞?其他花不行吗?”

    玉扳指不吭声了,显然是不想回答凤玲珑这个问题。

    或许,这个问题涉及到了三皇子为什么会昏迷不醒的原因。

    凤玲珑无奈,看了赫连玄玉一眼:“试试吧?”

    “我去让三皇子府的亲信侍卫办。”赫连玄玉站了起来,径直走到门外,召过他所认得的侍卫吩咐了一番。

    之后,等赫连玄玉再回到桌前坐下,凤玲珑就想起一向叽叽喳喳的凤清虹好像从进房间之后就没开口说过话,这不太符合常理。

    “虹儿?”结果,她一转头,却看见凤清虹趴在床沿,很是迷惑地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三皇子。

    她叫了一声,凤清虹却像是没听见一样。

    凤玲珑蹙了蹙眉,起身走了过去,轻拍凤清虹的肩膀:“虹儿,你是在看什么?”

    凤清虹这才清醒过来,她起身,站在凤玲珑身边,眸色有些复杂地看着床上的年轻男子,“娘,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这个三皇子的时候,觉得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很亲切的感觉?

    凤玲珑心里一‘咯噔’,难道像她和赫连玄玉当初一样吗?

    她连忙问道:“是不是似曾相识?不可能三皇子也是与我们同一个世界的人吧?”

    “应该……不可能啊!”凤清虹迷惑地眨眼,“当时身在白圈之内的,只有我和爹娘三人,没有其他人了呢!”

    除非,是她和爹娘被白圈带走之后,另外又出现在白圈内被带进地炎王国的人?

    可这几率感觉很小的。

    凤玲珑又看了一眼三皇子,倒不觉得三皇子长相和她以及赫连玄玉有什么相像的地方,完全就是不同血脉。

    她想了想,便道:“别想那么多了,万一真有什么猜测,等三皇子醒来之后,你旁敲侧击试试他,看看他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记忆也行。”

    凤清虹一想也是,点了头:“嗯,就听娘的。”

    说罢,还依依不舍地看了三皇子两眼,才和凤玲珑到桌前坐下了。

    三人等了一会儿,便有侍卫推门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白玉碗,匆匆走上前,呈给赫连玄玉:“三公子,牡丹花的花苞和露水都集齐了,也已经捣碎了。”

    赫连玄玉瞄了一眼,便让凤清虹上前去给三皇子喂服。

    要换作其他人,凤清虹早就撇嘴说为什么让她伺候人了,但赫连玄玉让她去喂三皇子,她竟是一点抵触情绪也没有,起身端了侍卫手里的白玉碗就到床边去了。

    凤玲珑轻笑道:“还真少见她这么听话的时候。”

    赫连玄玉哼了一声:“上次你没听她说吗?她可是个无法无天的小公主!”

    当然,赫连玄玉说的是以前,凤玲珑也懂,只看了三皇子府的侍卫一眼,抿笑着轻咳一声,没有接话。

    却说凤清虹将那白玉碗里的牡丹花苞合着露水的汁液给三皇子喂下之后,不到一刻的时间,三皇子就醒过来了。

    “你是……”三皇子名慕容凌云,五官甚是俊美,一双墨瞳深邃无比。

    他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凤清虹这个妙龄少女,一时间不禁怔住了。

    凤清虹基本出没在后宫,要不也在赫连府,而慕容凌云出入的地方基本上是朝堂这种地方,至于赫连府……因为他三皇子的身份,他也没在赫连玄玉清醒后去过,免得朝臣误会他和赫连府结党营私。

    所以,慕容凌云只闻凤清虹其名,并不识凤清虹其人。

    “我叫凤清虹!三哥哥!”凤清虹眨巴了一下眼睛,故意叫慕容凌云‘三哥哥’。

    “……”慕容凌云想起来了,眼前这美若天仙的小姑娘,便是他那位太后奶奶收下的干孙女儿,如今后宫里头最小的小公主。

    不过,她还真是自来熟啊,一见面就叫他‘三哥哥’?

    慕容凌云俊美面容浮现一抹不自在,撑身坐了起来,这才看见起身朝他走来的赫连玄玉和凤玲珑,他忙想下床:“赫连兄!”

    凤清虹听到这声‘赫连兄’,嘴角抽了抽。

    这辈分乱套了吧?

    她叫他三哥哥,而他却叫她爹赫连兄?

    赫连玄玉倒没什么意外的表情,只因在他的记忆中,三皇子一直都私下这么叫他。他走过去按住了慕容凌云没受伤的那边肩膀,淡淡道:“三皇子受了伤,不要乱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