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77章 合谋害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既然凤元九这个亲爹都说没问题了,凤玲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很快,认祖归宗的仪式就在凤府祠堂里开启。

    凤天娇正式入了凤家族谱,成为了凤家的一员,也就是凤三小姐。

    凤天娇比凤轻轻还小几个月,而凤轻轻竟像是找到了亲妹妹一样,拉着凤天娇亲热无比,一口一个妹妹地叫,而落在凤玲珑身上的视线就不那么友善了。

    凤玲珑也算是看出来了,凤轻轻一门心思就想把她整垮,不过她之前进了赫连府,凤轻轻根本无法说动凤元九和其他凤家人再来和她作对,而现在么……凤轻轻大概觉得新的机会来了。

    凤三小姐凤天娇的出现,令凤轻轻有了新的同盟。

    毕竟凤天娇是古寨的寨主,钱财不缺,而且自身又是五阶修炼者,堪称最好的帮手。

    此刻,仪式已成,一大家子正坐在偏厅里等饭菜上桌,吃个团圆饭。

    “天娇妹妹,往后咱俩可算是有伴儿了,这偌大府里就我一个姑娘家,还真是有些孤单呢!”凤轻轻黏着凤天娇,咯咯笑道。

    凤天娇红唇一抿,清冷目光瞥了凤玲珑一眼,道:“大姐不住在府里么?”

    “姐姐啊……”凤轻轻瞄了一直喝茶不语的凤玲珑一眼,心里冷哼,面上却笑道:“姐姐住在赫连府,天娇妹妹刚来,还不知道这事儿呢!”

    本来昨天凤轻轻就可以告诉凤天娇的,但凤轻轻偏偏忍住不说,等到今天凤玲珑和凤天娇都在场了,她才说这事儿。

    凤轻轻打的主意很简单——就是要让凤天娇对凤玲珑产生不喜!

    “赫连府?”凤天娇似是思索了一下,不悦皱眉,“原来是赫连家族……不过,爹之前不是说大姐还没嫁人么?怎么是骗我的?”

    凤元九一听,连忙说道:“天娇啊,爹可没骗你,你大姐她的确还没过门,但赫连府早有结亲之意,估计也快了。”

    “快了?”凤天娇淡淡一笑,“这也就是说,连下聘都还不曾,对吗?”

    “这个……”凤元九略有些尴尬,看了看凤玲珑,不好说什么。

    这件事说起来呢是有些不妥当,他凤家嫡女没名没份地在赫连府上住了这么久,清白肯定不再了,如果不能嫁给赫连玄玉的话,凤玲珑这辈子怕是也没男人要了。

    不过,赫连府是什么地位?

    就算他对此有点微词,那也不敢和赫连老爷去说下聘的事儿啊!再说凤玲珑虽然没名没份,但就凭她住在赫连府里,他凤家也是可以沾光的。

    就说这最近的生意和灵药吧,他凤家也拿了不少赫连府的好处,还哪儿能说什么其他的话呢?

    “就我这没名没份的位置,地炎王国不知多少女子想要呢!”凤玲珑微微一笑,放下茶杯,目光坦然地看着凤天娇,如是说道。

    比如,凤轻轻?

    嗯,抨击她的时候就说她没名没份,不知羞耻,但要是换成她们自己啊,早就巴巴地送上门去了!

    凤天娇的视线轻飘飘落在凤玲珑脸上,皱了皱眉,随后撇开眼,似乎认为看凤玲珑一眼都是侮辱了她的人格一样。

    “爹,我身体有些不适,就先回房了。”凤天娇站了起来,看都没看凤玲珑一眼,转身就走了。

    凤轻轻立刻跟着站起来,追了上去:“天娇妹妹,我陪你一起!”

    凤玲珑瞥了一眼两人离去的背影,唇角始终泛着一抹浅浅的笑意,面对凤元九尴尬的眼神倒是一句话都没说。

    她心情很不错地在凤府用完了午膳,然后才坐轿回赫连府去了。

    却说凤轻轻陪凤天娇回房间之后,凤轻轻瞅着凤天娇不悦的冷漠神情,赔笑脸道:“天娇妹妹,我们大姐就是我行我素的性子,她从来不在乎那些流言蜚语的,而且……凤家的信物玉扳指在她手上,我们凤家人都得听她的。”

    凤天娇似乎听出来凤轻轻的意思了,冷冷瞥了凤轻轻一眼,哼道:“有玉扳指又如何?不过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罢了,你们就这么让着她?”

    “之前……爹本来是要把玉扳指收回来的,可大姐突然就攀上了赫连府,现在连爹和二叔他们都让着大姐,因为赫连府的关系……”凤轻轻咬着唇,一脸无奈地说道。

    而实际上,凤轻轻内心已经怒火中烧了,她一想到凤玲珑是怎么骑到她头上,害她被她爹放弃,被凤家下人瞧不起,她就想把凤玲珑给撕成碎片!

    可惜,她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她一定要挑起凤天娇和凤玲珑之间的矛盾,这样才能够得到凤天娇这样有力的帮手。

    “赫连府……”凤天娇眼里闪着一抹异样的光芒,手指捻着手腕上一串晶莹剔透的玉珠,一时半刻没有说话。

    凤轻轻一看凤天娇这模样,连忙说道:“其实我也不觉得赫连府有那么器重大姐,不然为什么迟迟不让大姐过门呢?就算不过门,这婚约总要先定下吧?可大姐在赫连府住了这么久了,赫连府提都没提这回事儿呢!”

    凤轻轻哪儿会告诉凤天娇,赫连府早就提出了联姻,但凤玲珑自己没答应呢?

    她可不会让凤天娇知道凤玲珑在赫连府真的很受器重的,那样的话,说不定凤天娇会碍于赫连府的名头,不敢和凤玲珑作对。

    此刻,只听凤天娇淡淡一声清冷笑声出口:“二姐,你说了这么多,我都明白。看来你和大姐之间的关系……很是水火不容啊!”

    “我……”凤轻轻没想到凤天娇一下子把她看穿了,不禁当场脸色有些绯红。

    还以为这个凤天娇年纪小,不会想到那么多呢!

    “不过,我的确很不喜欢大姐。”凤天娇慢慢拨弄那串玉珠,语气冷淡地说道:“只是大姐现在住在赫连府里,我们也进不去。倒不如……用个法子把大姐引回凤府来,很多事不就迎刃而解了?”

    凤轻轻一听有戏啊,忙问道:“那天娇妹妹可有法子?”

    她是想不出什么事情能让凤玲珑回凤府暂住的。

    “我手上有一味蛊药。”凤天娇看向凤轻轻,唇角冷冷勾起:“如果二姐敢服下它,大姐不就不得不回凤府了?”

    “什么?我服毒?”凤轻轻瞬间就不乐意了,脸色沉了下来,“不行!为什么是我?”

    “不是你看不惯大姐,想对付她么?”凤天娇清冷一笑,“再说了,蛊药也不是毒,出自我古寨的蛊药,有一定的传染性,但绝不会致死。只不过是没有我的解药,形同废人罢了。”

    有一定的传染性?

    凤轻轻疑惑地看着凤天娇:“你该不会是想利用我中了蛊药之后,再传染给回府探望我的大姐吧?”

    “难道还有比这更好的办法?”凤天娇勾唇,“只要你不说出去,没人知道你们得的什么病,而事后我可以给你解药,你只需要假装躺在床上就行了。”

    凤轻轻心里不是没动摇的,她实在是太恨凤玲珑了。

    但是,一想到她有可能因此而出事,她就不敢轻易铤而走险。

    “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给我解药?”凤轻轻皱起眉头,“再说了,你事后杀我灭口,我又跟谁说去?”

    凤天娇闻言,笑了起来:“我要杀你,还用得着蛊药吗?”

    言语间,轻蔑之极。

    凤轻轻:“……”

    她感觉被轻视了!一股说不出的怒意在她心头滋生。

    但,她又无法反驳凤天娇,毕竟凤天娇可是五阶修炼者,要弄死她还真的只是一根手指头的事儿。

    那蛊药……

    凤轻轻犹豫了许久,才平息了心里的怒火,问凤天娇道:“那蛊药既然有传染性,到时候岂不是整个凤家都要遭殃?包括你在内?”

    要是只传染给了凤玲珑,肯定会引起怀疑的吧?

    “这蛊药只对与你有血缘关系的女性有效,到时候凤府里无非也就是我们三姐妹出事罢了。”凤天娇似乎早就谋划好了,勾唇:“你我都中了蛊药,嫌疑也就摘得很清楚了。”

    凤轻轻听了这话,又在内心挣扎犹豫了好久,才终于一咬牙,下定了决心:“好!就按你说的办!我相信你一次!”

    “相信我自然没错了。”凤天娇勾了勾唇,从怀里掏出一包粉末来,直接倒在了空杯子里,然后再拎起水壶倒了半杯水。

    她摇晃了片刻后,递给凤轻轻:“事不宜迟,现在就喝吧。”

    凤轻轻接过那杯下了蛊药的水,定定地看着水面许久,才把心一横,仰头一口喝了个一干二净!

    凤天娇满意地勾唇笑着,眼中闪过一道快如闪电的精光。

    之后,凤天娇跟凤轻轻又交待了几句,凤轻轻就点了头,离开凤天娇的房间,前往人多的地方去了。

    还不到两个时辰,凤轻轻就在前花厅晕倒了!

    而凤元九命人请来大夫之后,却一点头绪都没有,之后凤天娇就在一旁淡淡说道:“看二姐这模样怕是中了毒,寻常大夫估计没什么好法子,只有请宫中御医来,兴许还可有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