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91章 病的不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三皇子府来的人,正是慕容凌云的那名忠心耿耿的贴身侍卫。

    凤清虹倒是不乐意见他的,但赫连府的大管家却把他放了进来,他总算找到了清静了几日的凤清虹。

    而一见到凤清虹,他就给凤清虹‘扑通’一声跪下了!

    “小公主,求求你大发慈悲,去看看殿下吧!”

    凤清虹被这侍卫下跪的动作吓了一跳,小眉头皱了起来:“你干嘛啊?”

    “求小公主去见我家殿下,我家殿下已经病了三日,滴水未进,滴米未沾了!”贴身侍卫苦苦哀求。

    什么?

    慕容凌云不喝水也不吃饭?

    凤清虹呆了一下,喃喃道:“他想干嘛?为什么不吃饭不喝水?”

    “自从小公主那日从藏宝阁跑走之后,殿下就茶饭不思了,三日前开始生病发烧说胡话,现在连水也不喝,饭都不吃了。”贴身侍卫一个大男人,急得眼睛都红了,很显然不是假话。

    凤清虹忍不住握紧了小拳头,这个慕容凌云,他是想干嘛啊?为什么她走了之后他就开始生病?现在还不吃饭?

    她有这么重要吗?

    “小公主,求求你救救殿下吧!殿下他、他真的快撑不住了啊!”那贴身侍卫见凤清虹神色犹豫不决,又带着一股气恼,不禁朝凤清虹使劲儿地磕起头来,苦苦哀求。

    凤清虹咬了咬唇,终于还是没坚持住心里的原则,一脸气恼地站了起来:“好啦好啦!你不要再磕头了,我跟你去就是了!”

    哼,要是被她知道慕容凌云装病的话,她饶不了他!

    “谢谢小公主,谢谢小公主!”贴身侍卫一脸感激涕零地爬起来,亦步亦趋跟在凤清虹身后,往赫连府外走去。

    不远处,凤玲珑和赫连玄玉并肩而立。

    凤玲珑脸上浮现一抹忧心:“怎么办?我看虹儿真的好像喜欢上三皇子了,而三皇子对虹儿也似乎……”

    “姻缘天定,如果虹儿和三皇子真的有缘,那不管我们做什么都阻挠不了他们在一起。”赫连玄玉握紧凤玲珑的手,勾唇而笑:“就像虹儿所说的故事里,当初的我们一样。”

    凤玲珑心里一动,也是想到凤清虹说的那些感人肺腑的世纪里,她和赫连玄玉共同经历的那些磨难了,不由得抬起美眸,看了赫连玄玉一会儿,笑着投入他的怀抱之中。

    “嗯,你说得对。”她心里渐渐放松下来。

    毕竟,凤清虹那么机灵,绝不会是吃亏的一方,瞧现在三皇子病成什么样就知道了。

    突然她想起来三皇子的病,忙问道:“对了,三皇子是真的生病了吗?”

    “不然呢?你以为三皇子没事派个侍卫来骗虹儿?”赫连玄玉失笑,伸手揉了揉她脑袋,一脸宠溺。

    凤玲珑吐了吐舌头:“也是,我还怕三皇子骗了虹儿,到时候反倒惹虹儿生气呢!”

    “不会的,三皇子不是那样的人。”赫连玄玉语气笃定。

    听到赫连玄玉这么说了,凤玲珑就微微一笑,不再说什么了。

    她这两个家人啊,似乎都对三皇子挺欣赏的呢!

    三皇子府。

    凤清虹扳着一张小脸,随那贴身侍卫进入三皇子所在的房间,结果看到好几个御医在那儿交头接耳,似乎在讨论着什么。

    御医么,能讨论什么?无非是三皇子的病情了。

    她看见之后就皱了皱眉,难道三哥哥真的病了?不是派人去故意骗她,好让她来看他的?

    这么一想,她连忙就冲进内室,冲到了慕容凌云的床前。

    只见,慕容凌云一脸苍白地躺在床上,双眸紧闭,下唇似乎被狠狠咬过,几丝鲜血还沾在他唇上。

    而那苍白的容颜上,又染上几分不正常的红,显然还在高烧不退。

    “三哥哥……”凤清虹觉得心脏一阵钝痛,忍不住伸出手去,握住了慕容凌云身侧的大掌。

    这一接触,她才惊觉慕容凌云的体温到底有多高。

    原来,他真的病了,还病得这么严重。

    凤清虹咬唇,忽然心里一阵难过,这难过的感觉仅仅只亚于当初她找不到大妖骨,得知大妖骨为了她牺牲了自己的时候了。

    “你们没给他吃药吗?”凤清虹扭头,看向一脸焦急的贴身侍卫。

    贴身侍卫叹气道:“小公主有所不知,御医们针对殿下的病情开了药,我们也把药给熬好了,可是……可是殿下就是不肯吃药啊!我们用尽了各种办法,殿下就是不张嘴。”

    要是吃了药,病情哪儿会这么越拖越严重啊?

    凤清虹这才知道慕容凌云病情越发严重,是因为他不肯吃药的缘故。

    她扭过头,生气地对慕容凌云说道:“三哥哥!我已经回来了!你要是再这么躺在床上不理我,我可又生气走了!”

    她说话的声音很大,而在她说完之后,立刻感觉到手里握着的那只大掌,死死地加固了力道,将她手掌握得生疼。

    这说明慕容凌云能听到她说话?

    “慕容凌云,现在我给你喂药吃,你立马给我张嘴,要不然的话我可不管你了!”凤清虹连忙示意那侍卫将药碗端来,又冲慕容凌云吼道。

    高烧中的慕容凌云,苍白干涸的嘴唇似乎微微动了动。

    没发出声音,但已经足够让凤清虹看清楚他的动作了。

    她很满意地端着药碗靠近慕容凌云,示意那侍卫将慕容凌云上半身扶起来之后,就将药碗凑到了慕容凌云唇边,以女王般的语气命令道:“张嘴!喝药!”

    这会儿御医们全都凑过来看稀奇了,那侍卫也紧张地看着,结果只见慕容凌云紧闭着双眸,但干涸的嘴唇却渐渐张开了。

    顺着凤清虹喂药的动作,慕容凌云一口一口将那难闻的苦药喝了下去。

    “这还真是奇迹啊!”一名御医忍不住感慨道。

    另一名御医则低笑:“你知道什么?这叫一物降一物!”

    其他御医们一想,懂了,顿时都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不过,很快他们就想到凤清虹和三皇子名义上的关系,不由得脸色又凝重了——他们可是名义上的兄妹啊,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不管怎么说凤清虹也是太后收的干孙女,也是三皇子的妹妹啊!

    这对小璧人……能成吗?

    御医们面面相觑,却是不敢再笑了。

    这会儿,凤清虹已经逼着慕容凌云把一碗药喝了个一干二净,这才示意那侍卫将慕容凌云放回床上躺好。

    从头到尾,慕容凌云都没松开过她的小手,仿佛怕她又跑了一样,死死攥住。

    这令她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不过,念在慕容凌云是病人的份上,她也就没和慕容凌云一般计较了。

    慕容凌云已经能喝下去药了,御医们便也就都陆续走了,走之前留下了抓好的药,嘱咐那侍卫间隔三个时辰给慕容凌云喂一次药。

    侍卫送御医们出去,也没再回房间,他想着他家殿下有小公主陪着,一定没什么事的。

    殿下最喜欢小公主了。

    这回生病,不也是因为这位小公主吗?侍卫才不管什么身份不身份呢,只要他家殿下开心就好了。

    房内。

    凤清虹用侍卫打好的热水,单手拧了巾帕,替慕容凌云擦着脸上以及脖子上的汗珠。因为一只手很不方便的缘故,她又不禁埋怨起来:“哼,你生了病也要欺负人!让我一只手怎么给你擦汗嘛!”

    床上已经渐渐意识清醒的慕容凌云,虽然没睁开眼睛,但已经听得见凤清虹那埋怨的嘟嚷声音了。

    他想扯一扯唇角,表示微笑,但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他所有的力气,都用来紧紧抓住凤清虹的手了。

    慕容凌云想,他只是怕这个小姑娘又走掉,又不理他了而已。

    昏昏沉沉地,他在凤清虹一再的嘟嚷埋怨下,竟又睡过去了,只剩下两人的手还死死交握住,怎么都没松开。

    之后,慕容凌云又服了一次药,病情渐渐控制住了,烧也退了。

    凤清虹这才觉得有些累,见慕容凌云始终不松开她的手,只好趴在床头也睡了一会儿。

    侍卫看见这一幕,欣慰地笑了。

    他就知道,小公主心里还是有他家殿下的,他家殿下并不是单相思呢!

    闹别扭嘛……每对男女都会闹别扭的,何况是从来不知女子为何物的殿下呢?大概是殿下哪里惹到小公主了,才使得小公主负气离开了。

    现在,两个人好了,他也放心了。

    侍卫果然非常‘放心’,‘放心’到让凤清虹守了慕容凌云一晚上……

    天色刚亮时,慕容凌云终于彻底清醒了。

    他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小姑娘的小脑袋,趴在他床头,均匀的呼吸声表示她睡得正熟。

    小虹儿?

    慕容凌云一阵惊喜,他连忙撑身坐了起来,伸手去摸凤清虹的脸颊,想确认是不是真的是她在他身边。

    他烧迷糊了,梦里确实好像听到了凤清虹的声音,但现在刚醒来,他却怕这是一场梦。

    “你干嘛啊?”凤清虹被慕容凌云小心翼翼的毛手毛脚给摸醒了,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来,嘟嚷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