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73章 如意算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瑾儿娘,许是你眼花看错了。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你再仔细去看看,既然人家说错了,那定然是你没看清楚!”

    慕容老爷现在已经完全没则了,从今晚去了一趟富春园到现在,叫他看了个明白。

    什么叫权,什么叫皇家人。

    他还觉得在这县里,他有儿子做依仗,也有钱,自然是想怎样就怎样。

    可这些,人家世子妃那边压根不看在眼里。

    想来以前会那么容忍,许是一,他们没像现在这般肆无忌惮,二没得罪过富春园的任何一个人。

    现在他们的脸面被人踩在脚下,是因为他们太过了,且也没将世子妃那边放在眼里。

    他们以为只要拿捏住麦香,凌萱那边会顾忌麦香以后还要在他们手底下讨生活,就算知道也不会如何。

    看来他们还是太天真了,人家压根就不稀罕。

    麦香在他们手下讨生活?呵呵,谁在谁手下讨生活还不知道呢!

    晚上麦香的话,他们很明白,意思她不承认他们是慕容瑾的爹娘,那他们便什么都不是。

    他们只要乖巧一点,以后府上养他们两个人自然是没问题。可要是生事的话,回头直接送走。

    反正是逃犯,就算是举报了,那也是功劳一件。

    哎,他们是栽了,真的栽了。

    不过幸好在这之前,已经将人选好,也派了人到兰城去了。

    只要等妾室生了儿子,抓了瑾儿的心,这日后的慕容府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罢了,眼下这亏他们吃,以后有的是时间。

    君子报仇,十年未晚,何况他们还年轻,等麦香嫁过来,不管怎么说,就算她不承认,他们到底也都是她的公婆。

    她要如何,怎么也得看在瑾儿的面上才是。

    慕容老爷想得通透,可慕容夫人哪里能想那么多。

    此时她听到这话,沉着一张脸,站在那不发一语。

    反正她就不拿出来,他们又该如何?

    慕容琳那死丫头,吃他们的,用他们的,最后还要吃里扒外,联合外人,将他们的财产走搬走,简直是做梦!

    能给她将布和糕点什么的送回去,已经算和不错了!

    慕容老爷看她不动,又见飞燕的面色难看,便亲自去找。

    他这一动,慕容夫人就急眼了。

    “老爷,你这是做什么,翻动我的东西做什么!”

    “你眼花,眼睛不好使,那我自己来找。”

    慕容夫人见他打定主意是要把东西送回给人家,便有些不甘不愿。

    等到她看到慕容老爷那紧紧盯着她的眼神,示意她赶紧将东西拿出来时,这才强忍着心痛,将东西从床底下拖了出来。

    飞燕看得清清楚楚,她在床底下拖出的是一个大锦盒,里面还拜访了好些上好的布匹,之后又堆放了一些小首饰盒。

    慕容老爷注意着飞燕和飞彭,见两人盯着锦盒,便清了清嗓子,走到慕容夫人的身前挡住。

    那里头可是他们老两口这几个月来捞得家当,是他们的私房钱。

    如今叫外人瞧去了,指不定会起了劫财什么的心思。

    还有,他们也算是大户人家出身,难道不知道什么叫非礼勿视吗?

    飞燕见他这样,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

    不过算了,他们的目的是要点清回东西,然后送回去。

    至于这慕容老爷和夫人有多少家当,那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好了,全都在这!”

    半晌后,慕容夫人这才依依不舍得将东西全都装好,递给飞燕。

    飞燕接过锦盒,打开后,一一检查了一遍,怕错漏,便道:“飞彭,你念,我对一下!”

    慕容夫人见她这样,忍不住嘴角抽了抽,又蹲下身子,将已经藏回床底下的锦盒再次拖出来。

    之后一阵翻找,才又拿出一副耳坠:“我想起来了,还差这个!”

    飞燕接过去,放回锦盒手,再次和飞彭一一对了一遍。

    直到两所有的东西都清点完毕后,这才心满意足地对慕容老爷夫妻俩道:“那我等着就回去和麦香小姐汇报了,慕容老爷夫人请留步!”

    慕容夫人看着已经双手接着拎满东西,且已经不见的人影时,忍不住道:“老爷,你甘心?”

    “不甘心又如何?形式比人强,东西先还回去,等瑾儿回来后再说。要是他知道自己的爹娘被人欺负到这份上,想必也会大怒的吧?区区一个还未过门的媳妇,居然胆大如此。这若是真要嫁过来,那还了得?”

    慕容夫人想了想道:“老爷,要不我看还是将这门亲事给退了吧。他们门楣高大,我们攀不起。如你说的,现在就这样了,那过门之后,岂不是得翻了天去?今天可把我给气坏了,你瞧瞧,瞧瞧她说的那都叫什么话?这儿子都是娶了媳妇忘了娘。那麦香要是能和我们一条心,那还好说。可你瞧瞧,她都办了什么事?与其如此,我还不如宁愿不要这门亲事,也好过以后受气。”

    慕容夫人觉得,他儿子能赚钱,也很有钱,在这县里算是很不错了。

    横竖他们的身份见不得光,对儿子的日后也是有影响的,他是不可能走仕途的。

    以后这样日日受气,那还不如直接退了,再找个乖巧听话的。

    如此一来,这以后的府邸,还是他们两口子说了算。

    慕容老爷一听也是这么个理,可他想的要多一些,便道:“要是能退,我自然是愿意。可这莫名的上门去退亲,败坏世子妃干妹妹的声誉,你觉得咱们现在还会站在这吗?许是这边一退,那边我们两马上就变成逃犯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们要怎么办,难道真的就这样,任由她爬到我们头上来作福作威吗?”

    慕容夫人闻言有些不耐,现在叫她拿出这么多东西来,那过门后,岂不是要把所有的都给她?

    否则一个不乐意,又要威胁,弄死他们是不是?

    慕容老爷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这事得好好谋划,反正不能由我们开口。就算要退亲,那也得是他们自己提出来才行。只有这样,我们才会平安无事。此次,还需要从长计议!”

    慕容夫人听到这,也知道是自己性急了。

    可她没办法,真的是被那些人弄得心烦意燥的。

    要是她的手下有能人的话,她一定要叫刚才那两个嚣张的走狗走不出他们这个慕容府。

    想到这,她突然眼眸一转道:“老爷,你说现在天色这么晚了,城门也早就关了,他们能回去吗?要是不行的话,那不是说东西还在这镇上?”

    “你想说什么?”

    “东西既然还在的话,我们派个人去查清楚他们在哪,之后再把那些东西偷偷拿回来。旁的可以不要,就拿那些首饰如何?”

    “你傻了吗,他们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出不来城门?再说就算在镇里,那依照他们的身手,又岂能叫你偷了去?先不说他们可能住在江府,朱府什么的,就是在客栈中,也是别去妄想。”

    慕容夫人闻言有些泄气,她是真的好舍不得那些首饰。早要知道会被拿回去,送给慕容琳那个死丫头,她就先戴几天了。

    “哼,就算慕容琳立了女户,那她也是我们慕容家的人。要是没有我们瑾儿,她也早就死了。既然东西是转手送给她的,那也好办。回头等她一个人过的时候,我再去讨要回来,那也是一样的。”

    慕容夫人越想越是这样,觉得只不过是接着飞燕他们的手周转一下罢了。

    等一圈过后,那还不是到她的手里。

    慕容老爷想想,也觉得很有道理:“嗯,那这几天咱们先看看再说。等她立了女户,咱们就去看看她,给她意思意思的送送几斤米,之后告诉她该做什么。她一个姑娘家家的,带那么多东西多不安全。我们是为她好,东西就先替她保管着,等她日后成亲了,再送回去也不迟。”

    慕容夫人觉得,还是自己老爷有办法,当下欢喜不已。连带着,先前憋着得一股子,也霎时消散无踪。

    等到飞燕和飞彭回到慕容府,已是子时。

    麦香听到动静,便睁开了眼睛,迎了出去。

    “飞彭飞燕,辛苦你们了,东西可都是清点好了,全都在这?”

    “回麦香姑娘,是的,东西全都在这,还请过目。”

    麦香看了一眼身后的陈嬷嬷等人,两个嬷嬷上前一一查看,确定没问题,不是漏了,也不是被偷换了,这才看向麦香点点头。

    “辛苦嬷嬷了,你们先回去睡觉吧。”

    反正东西也全都在这了,等天明慕容琳醒来,再将这东西亲自给她就是。

    一夜很快过去,翌日天才亮,花婆婆的房间终于有了动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