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番外:厮守(END)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番外:厮守(END)

    A+ A-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眼瞅着距离林祐生日的日期是越来越近。

    自从和萧昱和闲聊一番,琢磨出‘生日惊喜’这样子的猜测后,林祐就已经尽可能的不去打扰展毅,不再去想着如何拉着对方四处游玩逛吃,完全变为了一副乖巧小媳妇的模样,不吵不闹的,任由对方忙碌。

    甚至林祐在每次靠近的对方身边时,总会用那种小宠物般的期待眼神看着对方,就差身后长出条尾巴来甩啊甩了。

    没办法,一想到展毅这阵子的反常居然是在为了他精心准备生日礼物,他就有点按捺不住内心的情绪。

    只能说,如此被对方重视的感觉实在太好了,光是想一想就觉得美滋滋,也不知道展毅究竟会送他什么,为了方便展毅进行挑选,林祐甚至十分配合的假装‘无意间’的向对方透露一下自己所喜欢的或者所期待的礼物。

    面对这突然转变了性情的林祐,倒是让展毅反而感到有点奇怪了,在他第N次用那种渴求的眼神看向展毅时,对方只能是无奈的停下手头的工作,反过来关切的问一句:“阿祐,你是不是有心事?”

    后者只是摇头否认,“没,你忙你的。”

    期待的神情则是更胜了,眼中仿佛有星光在闪烁,闪的展毅是有点茫然。

    ————————————————

    生日前一天,林祐可以说已经将自己的警觉性提至了最高,从早上起来时就将注意力几乎全部放在了展毅身上。

    吃早饭时,眼巴巴的看着对方,心情愉悦,想着对方会不会透露出来一丝丝关于‘礼物’的讯息。

    上班时,还是眼巴巴的看着对方,一旦靠近对方,林祐的话题便是总朝着‘礼物’上跑,诉说着最近某明星品牌的手表在打折之类的话,暗示对方。

    一阵天,连展毅都觉得被那目光盯得有点麻木了,直到二人洗漱完毕睡觉前,林祐躺在他的身侧,还在用那种目光看着他,展毅是再也忍不住了,“阿祐,你到底有什么心事就说,你这样子很不正常。”

    “我没事啊。”林祐眨眨眼,“倒是你……”

    “展毅,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林祐试探着问,这会儿已经快十一点了,距离他生日还有一个多小时。

    “你想让我说什么?”展毅反问,那疑惑的目光不似作假。

    小样儿,还挺能装的。

    林祐心里头乐呵,随后也装作若无事的附和,“好吧,既然没什么事儿,那我们就休息吧。”

    钻进被窝,顺手关了床头灯,他期待着明天的到来。

    —————————————————

    悠悠转醒,林祐难得的起了个大早。

    是意识先清醒过来的,但他却没有着急睁眼,不动声色的维持着熟睡的姿态,呼吸绵长均匀。

    林祐就这么意识清晰的闭眼躺在床上,他的心跳却在不自觉的加速,他在期待着,期待能一睁眼就看到展毅那深情款款回望着他的模样,然后对方的手中拿着礼物,再用那专属的低沉磁性的声音在他耳边低吟一句“生日快乐”之类的话。

    光是这么想想,林祐就觉得身子已经酥了一半了。

    至于礼物,随便是什么都好,那只不过是一种心意的展示形式,林祐其实也不在乎,他期盼的是那种感觉。

    闭着眼睛和做贼一样偷摸的伸手探出被子,朝着一旁的床铺摸去,眼睛却还是迟迟的没有睁开,他不知道展毅会不会被他突然伸出来的手吓到,心中偷笑。

    然而,他摸到的却是一片冰凉的床单。

    这、这感觉不太对啊,人呢?难道先起床给他买早饭了去了?

    猛然睁开眼睛,林祐有点失望的发现对方果真已经不在了床上,连被子都已经叠的是整整齐齐,就摆在了床尾。

    这混蛋到底什么时候起来的……怎么一点儿声响都没有。

    心里头抱怨,但心情却还在泛着甜蜜,期待的情绪没有半分衰减,林祐洗漱了一番后才慢悠悠的晃出了卧室,可惜等待他的却依旧是一片安静。

    “展毅?”林祐轻唤,却不见对方的踪影,“喂,展毅你在吗?”

    无人应答,环视一圈,根本就找不到对方。

    他的心情开始变得有点糟糕了,忍不住猜想对方是不是出去买饭了还没回来,但他却在厨房的桌子上看到了一份简单的早餐,两片面包一颗鸡蛋一杯牛奶。

    林祐发誓,这绝对是展毅为他准备过的最敷衍的早餐。

    在那早餐盘下面,居然还压了一张纸条。

    [我有事,你打车去单位吧。]

    ————————————————

    心情已经不能用简单的糟糕来形容了,本来所期待的‘生日惊喜’没有发生不说,连展毅这混蛋都不见了踪影!

    林祐是打了个出租,一脸阴沉的来到了警局内,周遭弥漫着低气压。

    “喂喂喂,你这是怎么的了?”一位路过的同事被他这幅要死不活的模样吓到了,关心的询问。

    林祐心头气呼呼的,反问:“展毅那混蛋呢?他来了吗?”

    “展毅?”同事一愣,“你怎么在单位找他啊……他没给你说么?他请假了啊。”

    “请假?”这回可轮到林祐懵逼了,“什么时候请假的?”

    “昨天下午的下班前的时候吧,找郑队请假的。”

    林祐瞬间想到了昨天下班前展毅确实离开过一下,说是去找郑队去了,可对方却没有说去找郑队的原因是为了请假啊。

    “话说你们俩不是租房住在一起吗?他怎么没告诉你。”同事奇怪的地嘀咕,林祐同样也是犯嘀咕。

    是啊,明明住在一起,可他却完全没有听展毅说过啊,所以……展毅到底去哪儿了?

    还专门挑他生日的时间请假外出,简直就是故意的!

    林祐那种‘对方是在给自己准备生日惊喜’的想法已经开始松动崩塌,就对方目前的行为表现来看,应该是完全都不记得了吧。

    心头苦笑,林祐发现自己真的是自作多情了。

    在办公室,他没有和任何人提到自己今天过生日的事情,却也收到了父母和陆仁甲他们的祝福消息,总算还有人在惦记着他。

    遗憾的是,偏偏这么多短信内,就是没有展毅的消息。

    林祐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熬到下班的,拒绝了同事们的游玩邀请,他准备打个车回家睡觉。

    刚出门警局大门,口袋里的手机却是突然震动了一下。

    林祐疑惑的掏出来一看,居然是他期待了一天的展毅。

    死灰般的心情开始有了复燃的趋势,林祐点开,上面只有简短的几个字:急事找你,立马到飞机场来。

    反复把整几个字看了好几遍,林祐不知道对方这是突然的唱哪一出,怎么突然把他往飞机场约呢?

    干脆拨打个电话回去,却迟迟没有人接听。

    不一会儿,又一条短信发了过来:速来机场,急事。

    林祐表示真的是闹不懂了,但思绪上的迷惑并没有阻挡得了行动,他是立马拦下了一辆的士,朝着机场赶去。

    展毅这不会是出事儿了吧。

    ——————————————————

    “喂?展毅,我到机场了,现在停车场里,你在哪儿呢?”刚下出租,林祐就给对方拨了个电话回去,这一次却很顺利的接通了。

    对方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声音低沉急切,“来东进站口,我在这里等你。”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

    林祐还没问完,就被一连串“嘟嘟——嘟嘟——”的挂断音。

    靠,这混蛋又挂他电话。

    林祐只能认命的朝着制定的进站口跑去,好在停车场距离东进站口并不远。

    远远地,他便看到了那个让他牵挂了一整天的高大身影,当即就高喊着跑了过去,“嗨!展毅,我来了!”

    ——————————————————

    一切,仿佛就是个梦境。

    下了飞机,站在荷兰的机场上,林祐只能用目瞪口呆,手足无措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这、这是……”

    “荷兰。”展毅替他回答。

    “废话,我当然知道这里是荷兰!你怎么突然把我……”怎么就这么突然的把他给带到了这里来呢?!

    回想不久前和展毅在飞机场门口见面的场景,林祐这几个小时了还没回过劲儿来,恍如做梦。

    他在机场门口和展毅见面后,对方是一言不发的就把他往机场内拉,随后他就在懵逼的情绪中,被对方直接拐进了候机厅,拐上了飞机,再然后……他就莫名其妙的被拐到了荷兰。

    “荷兰,今天才刚开始而已,还是你的生日。”看着林祐迷糊的模样,展毅轻笑,“生日快乐。”

    低声祝福送出的同时,展毅伸出了手,林祐看到了对方手中的一个精致小盒子,那里面,一对精致简洁的白金戒指躺在其中,没有过多的花纹和装饰,但却在日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格外的美丽。

    在他晃神发呆之中,展毅已经是牵起他的手,就在机场内,在来往旅客的见证之下,将其中一枚戒指戴上了他的手指,并且在上面烙下了郑重的一吻。

    林祐听到,对方同一时间的低吟:“阿祐,我爱你,我们结婚吧。”

    ——————————————————

    【最后的最后,小彩蛋】

    林祐:喂,混蛋,你既然早就准备了礼物,为什么还给我装糊涂?居然还敢假装请假,你到底策划了多久啊……你不知道我今天多失望,以为你真的不记得生日了……

    展毅:早就开始准备了,只是萧昱和那个大嘴巴,只得临时改变下计划。

    林祐:啊……他果真是早就知道啊,话说你到底什么时候把我身份证和护照偷走的?你不会真的打算和我在这里扯证吧?

    展毅:戒指都戴上了,还想跑?

    林祐:不,我是怕你跑啊,走着,领证去。

    (END)

    安稻 说:

    彻底完结!撒花吧!!!美好的HE!!!谢谢大伙这么久的陪伴,啊啊啊啊,真的彻底结束了啊23333舍不得你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