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零一章 骄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让许向影始料未及的是,在她踌躇满志,准备徐徐图之将许家打落深渊的时候,有一个人却提前帮她布好了局,让她的夙愿前进了一大步。免-费-首-发→【追】【书】【帮】

    那个人就是陆承言。

    这些日子,除了处理交流团的事情之外,陆承言做的最多的,就是不遗余力打压许家,破坏许家的供货渠道。

    资金链断裂,许家的贸易网络自然崩溃,要调整过来那就得砸数之不尽的钱财和精力。

    不过没等他继续动手,有一个难题就摆在了他的面前。倒不是出自于许家,而是他的父亲陆烽洲。

    陆烽洲一直都不同意陆家和西北军区结盟,这样会损害他个人的利益。但是他发现陆承言一直在秘密接洽交流团的人,所以他亲自去了军营,让陆承言到议事厅谈话。

    陆承言去之前,让林副官提前去李家一趟,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李华茂。

    帐篷内。

    陆烽洲坐在首座,脸色不太好看。他的眉目之间带着些许几不可查的焦躁,手指几次敲打在桌面上,带起沉闷的响声。

    这时候,陆承言抬步走了进来。

    “父亲。”男人喊了一声。

    陆烽洲抬眼一看,不知何时陆承言已经比他还要高了。他的肩膀很宽阔,上面的肩章熠熠生辉。

    “知道我为何让你过来么?”陆烽洲问。

    陆承言点头:“猜到了。”

    “想好要怎么回答了吗?”

    陆承言:“您希望我怎么回答?”

    陆烽洲沉吟片刻,仿佛这是一个极难回答的问题。良久,他才吐出几个字:“几分把握?”

    “父亲,任何事情都有风险,不论如何,这件事情儿子都非做不可。”陆承言并不正面回答,他的目光极其坚毅,整个人挺直地站立着,像一柄军刀,“国内风雨飘摇,需要有一股力量将它安定下来。身为华夏子孙,当我有能力站出来的时候,您让我退缩,我做不到。”

    “可你想过陆家的利益吗?”陆烽洲倏然站起身,“我付出了大半辈子,才把陆家发展成如今这个样子!谁提起南四省不竖起大拇指的?”

    “再富庶的地方,如果遇到战火,也不能避免被波及。我想父亲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陆承言依旧不卑不亢,他每一个字都冷静沉着,像重锤一样砸在陆烽洲的心头。

    他这一生汲汲营营,求的不过是安居一隅。他想当南四省的土皇帝,他想过着高枕无忧的日子,顺便为子孙留下最好的东西。

    但陆承言并不这么想。

    当他们父子的意见想左的时候,陆烽洲也有些犹豫了。他很清楚,以他的能力,守成绰绰有余。他很自信能够带领南四省继续富饶下去。

    但是他不如陆承言那样有野心,也不如他那么果敢。

    如果是太平盛世,他自然能大展身手。可生于乱世,一昧守成,只会故步自封。前朝实行海禁就是一个明晃晃的例子,要不是当初闭关锁国,如今华夏也不至于成了列强觊觎的肥肉。

    这个当口,他真的不敢轻易做出决定。

    正如陆烽洲了解陆承言一样,陆承言也很了解自己的父亲。所以他在来的时候,就已经通知了李华茂。

    恰好就在这个时候,传讯兵进门报告:“大帅,李师长还有钱师长以及诸位将领一同过来了。”

    陆烽洲这才明白陆承言为什么这么有恃无恐。

    他瞪了陆承言一眼,“你这小子,还真是焉儿坏!”

    语气颇为无奈。

    他既为儿子的成长感到欣慰,又对他的成长心生忌惮。到了现在,恐怕他就是再想如何,也无济于事了。

    这小子,今天就是来逼宫的!

    陆烽洲明白过来了,哪怕他不同意和西北军区的合作,陆承言也会让他同意。陆家军虽然是为陆家服务,但是这些将领们亦是陆家军的中流砥柱,他们如果都站在陆承言那边,那他也不得不妥协了。

    也罢,反正他早就厌倦了这种日复一日的殚精竭虑。

    陆烽洲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让他们进来吧。”

    李华茂领着众人走进议事厅。

    意想之中剑拔弩张的气氛根本不存在,虽然两个人都站着,但是看起来谈得还不错?

    率先冲进来的李华茂尴尬地挠了挠头:“你们聊完了吗?”

    陆烽洲笑笑:“既然你们都来了,有件事我正好宣布一下。”

    众人立刻严肃起来。

    “从今天开始,军营的一切事务都由陆承言掌管。他做的任何决定,我都无条件支持。”陆烽洲轻声道。

    “啊?”众人目瞪口呆。

    陆烽洲冷笑:“啊什么?这不是你们要的结果吗?我老了,也累了。是时候该享享清福了!”

    众将领面面相觑,完全不懂大帅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陆承言和李华茂却若有所思,因为从几个月前,陆烽洲已经开始不管军营的事情了。

    一切都是有征兆的。

    陆烽洲是在逐步将自己的权力下放给陆承言,他怕自己的老下属们不服陆承言,就拿自己来当挡箭牌。几个月下来,大家发现陆承言做的不错,他再宣布出来,顺理成章。

    “父亲?”陆承言着实没有想到,陆烽洲能为了他做到这一步。

    “儿子,你要记得,你爹我曾经也是一方将领,怀揣救国救民的抱负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陆烽洲留下这一句话,不管身后惊呆了的下属们,缓缓走出了议事厅。

    离开前,他回头看了一眼旌旗飘飘的军营。

    这是他一生的骄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