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4.大结局(5)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江乐言疯狂地朝着大太太吼着,似乎是有很多的不甘心和不满,但是又能怎么办?

    “乖,我的女儿,你受苦了。★首发追书帮★”大太太把江乐言紧紧地搂在怀里,爱怜的摸着她的后背,“这些事情,娘也不想让它发生的,可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哪还有什么什么办法?六皇子将来要是继承大统,这天下什么样的女子都会进入宫里的,难道,你到时候还要与那么多的女人争风吃醋,落得个善妒的下场么?”

    “可是,可是……”江乐言就算是在怎么心有不甘,可是也不得不承认,大太太说的很对。不错,六皇子的野心很大,将来真的要是继承大统,那么后宫的女子将会多的数不清,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个轻雪,多少个江乐言,难道,她还要一一的生气么?

    “乐言,你现在也已经嫁人了,不能什么事情都随着自己的心思,你要适当的为六皇子着想,要适当的想想你自己以后,你都这么大了,总应该为自己的以后打算的。”

    大太太看她的情绪好了些,又把自己这么多天来心底的想法一点一点的告诉江乐言。以往,她总是认为江乐言还小,有些事情有她就够了,可是现在这样的事情一出来,这个孩子除了找她说说话之外,根本就是对任何的事情没有一点的主意。

    不知道这样的事情落到了江沅的手里,会怎么应对。

    大太太的心里竟然是有一点的不开心了,那个孩子,自己从来没有瞧得起的孩子,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成为了一个厉害的人物,而自己一手调教的女儿,只是知道在自己的怀里诉说着自己的烦恼。

    唉,大太太忍不住的在心底叹了一口气,然后又是爱怜的摸着江乐言的后背……

    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本来,文国公府从来不会参加这种宴会的,今年不知道怎么回事,皇帝特意下的旨意,要文国公府带着十二皇子来参加宫里举办的宴会。

    而江沅是最不喜欢参加这样的宴会的。

    一想到总是要不断的敷衍和应付着,她就是感到莫名的厌烦。

    可是又不得不去。

    换上了亲王的服饰,带着榕溪,又让榕溪抱着十二皇子。站在马车的前面等着景世子和老夫人。

    离去宫里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可是景世子和老夫人还是没有消息,等的江沅都有些不耐烦了,隔个一会儿,就会去找人问问,或者催催。

    终于在让人跑了第十次之后,景世子和老夫人才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

    江沅看着景世子和老夫人,虽然感觉不上哪里不对劲,但是也聪明的没有说出来,笑着迎了上去,搀着老夫人的另一边,“祖母,您可来了,要是再不来,我们一会儿进宫的时候,都不能先去景贵妃那里,只能先去宴会上了。”

    知道她们要进宫,宫里的景贵妃特意的找人来文国公府来传话,要她们在进宫之前去一趟景贵妃那里,否则,江沅也不会那么急的。

    老夫人了然的拍了拍她的手,笑着说道,“你办事,我自然是放心的。可是,我们这次去宫里,我总是觉得有什么事情像是要发生一样,我刚才已经嘱咐了星阑半天了,现在我也得好好的嘱咐你了。”

    “好,好。”江沅笑着应了老夫人的话,和景世子一起把老夫人迎上了马车。

    终于在宴会开始前的一个时辰见到了景贵妃。

    这次见到景贵妃和上次明显的不同。

    江沅只是低着头听着景贵妃和老夫人说话,但是言语之间觉得景贵妃一点精神也没有,总是觉得景贵妃好像非常的累,常常说不到几句话就气喘吁吁的。

    好像是得了什么大病一样。

    “沅儿,”景贵妃弱弱地叫了她一声,江沅立马的回过神来,几步的走到了景贵妃的床前,恭敬地跪在了地上。

    “姑姑。”

    没有称呼她的宫里的名号,只是他们的姑姑,老夫人的女儿。

    再次听到久违的称呼,景贵妃的凄美的脸上,硬是挤出一抹笑容来,“我当初真应该听你的话啊!”

    这话里有着无限的悔意和痛楚。

    虽然说的没头没尾的,但是江沅的心里肯定是很明白的,只是没有说出来。

    “那个人,为了让他心爱的女人的儿子登上帝位,竟然开始这么早就动手了。”景贵妃絮絮叨叨的说着宫里最忌发生的事情,“你说,我的儿子哪里比那个女人的儿子差了,他竟然让他去了封地,而且说过,除非我死了,否则终身不能入宫!”

    “他的心,是不是太狠了,生生的让我们母子不能相见,我怎么能不恨!我在这里熬了这么多年,最后,我只剩下的是那个孩子了,而他竟然还要阻断我唯一的念想!”

    江沅跪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能说,只是低着头,听着景贵妃的话。

    “你说,当初我要是听你的话,狠狠心,把那个孩子送去军队了,现在我是不是还能再见到他?不必在像现在这样了,饱受相思之苦了?”

    纵使是再多的后悔,也不能挽回皇帝的心思了。当初,江沅就是怕皇帝最后留着这么一手,才强烈的建议景贵妃把那个孩子送去军营的,到时候远离朝廷,远离皇帝,等到皇帝驾崩之后,她也可以跟着孩子去封地,可是现在呢,一切都晚了。

    “沅儿,我知道你还有办法的!你现在有没有什么办法,让那个孩子留下来,留在我的身边,起码让我每天看看他,也是好的啊!“

    景贵妃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挣扎着从床上做了起来,紧紧的抓着江沅的手,就像是抓着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不肯放手。

    江沅被抓的那么疼了,又跪了那么长的时间,肚子和膝盖都是隐隐的传来痛意,可还算直挺挺的跪在那里,任由景贵妃那样。

    “姑姑,您现在如果表明了您现在可以让皇子放弃夺嫡的希望,那他就可以留在宫里了。以后,等他长到了,等您老了,就可以去他的封地了,颐养天年,过您想要过的生活了。”

    景贵妃听她这么说,慢慢的松开了手,变得沉默了起来。

    其实,江沅说的,她又何尝不知道。皇帝猜疑的心思那么重,对所有的人都是有几分的戒备。唯独把那个十二皇子放到她的母家去供养,是什么心思明眼人一眼就能猜的出来的,可是,她还是想要天真的搏一搏,万一赌赢了呢?

    抱着这唯一的侥幸心理,所以,她对他的事情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

    “那现在我该如何是好?”

    “听天由命。”

    江沅的薄唇轻启,冷冷的而又毫无感情起伏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景贵妃的脸色灰白,眼睛无神的看着床顶。

    却是是这样,但是却又是最残酷的。

    又和景贵妃说了一会儿话,老夫人喝江沅才出了景贵妃这里。站在外面,看着头顶的太阳,江沅才觉得心里和身体暖和了一点,肚子也不是在那么疼了。

    “沅儿,你若能帮忙,你就帮帮她吧!”老夫人在最后还是没忍住,提景贵妃说了她一直最想说的话。

    江沅对于一直不做声的老夫人很不明白。

    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那个孩子毕竟是景贵妃的念想,你若能帮忙最好是帮一帮,与我们文国公府总是无害的。再说,她是我的女儿,你的姑姑,一家人,总是要互相帮忙的。”、、

    老夫人到底是也有自己的私心的,想要景贵妃过的好一点的是皇帝。而皇帝的旨意,又是谁能违抗的了的?

    现在所有人都希望她能帮忙,不要让他们分开,可是,谁有知道她手里有什么东西能让皇帝回心转意呢?

    除了十二皇子。

    可是,因为十二皇子的村子,文国公府才会得到皇帝的认可。

    “那祖母,是想要文国公府回到以前的样子么?”

    江沅明明是笑着和老夫人说的,可是为什么老夫人会感到自己的后背冒了一层的冷汗呢?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老夫人在江沅森冷的眼神下竟然有些慌乱了,这是她这几十年来第一次在一个人的面前慌乱。

    “我的意思是说,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景贵妃也可以去封地。”

    “祖母,您知道的,皇上还在,所以,景贵妃只能待在宫里的。而且,当初我就和景贵妃说过的,镇国公府的可以帮忙的,而且现在又有我的哥哥,刚才我也已经说过了,可是姑姑呢,她都没有什么反应,老夫人,不要强人所难。”

    江沅有点生气了。

    她很明白老夫人的心思。最为一个母亲,是不忍心看到自己的自己受到一点的伤害,这她能理解。

    可是,她都已经和景贵妃说的很明白了,她目前只有这两条路走,可是看景贵妃的样子,根本就是没有放弃她心里的想法么,这样,她怎么能帮她?

    她可不想让景世子和她在过那样受人监视的日子了。

    老夫人愣愣的看着江沅,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等到景世子身边的子衿过来的时候,江沅和老夫人还保持着刚刚的姿势,一动不动的。

    “老夫人,世子妃,您去看看吧,景世子的毒发作了!”

    子衿的一句话,让老夫人和江沅马上的回了神,江沅扶着老夫人跟在子衿身后,飞快的走着。

    江沅和老夫人来到了一处偏殿。

    景世子被暂时的安放到了这里。她们来的时候,景世子已经幽幽的醒了过来,正歪在床上,让御医给他把脉。

    “你这是怎么了?”江沅一下子冲到了他的面前,责怪的看着景世子。

    景世子只是尴尬的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

    老夫人站在远处看着江沅和景世子,虽然脸上还是担忧的神情,但是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景世子的毒发,只是有一种引子才能引起来的。

    那种引子在京城之中根本就没有人能有,那么那种引子是在哪里出现的?

    难道,是邻国的人带来的?

    老夫人才猛然的想起,他们近日来,见到的可不仅仅是天家的人,还有邻国的人。曾经,景世子在少年的时候,可是去过邻国的。也是在那个时候,中了毒被人抬回来的,如今,再一次的毒发,是不是说明他的寿命要到了?

    老夫人的呼吸一紧,手紧紧地握着旁边的椅子,才让她的心绪安宁了几分。

    这件事,还是找个时间和江沅说了吧!

    可惜,老夫人根本就没有这个时间了。

    皇帝先是派人来询问景世子有无大碍,确定景世子无事了之后,才让景世子带着十二皇子一同出现在了大殿之上。

    坐在了皇帝的旁边。

    景贵妃的脸色一下变的毫无血色。

    江沅的脸色也是好不到哪里去,就连一向是很对什么事情都不关心的老夫人,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更不用说,六皇子和参加宴会的那些大臣了。

    皇帝似乎是很满意自己制造出来的效果,笑呵呵的看着众人,“这是十二皇子的老师,自然是要受到最高的礼遇的。”

    皇帝的话,像是在解释,又像是包含了某种的含义,听在不同的人耳朵里,有着不同的含义。

    六皇子的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

    他一向是认为,他是继承皇帝地位的不二人选,没想到皇帝会来这么一出。

    江乐言是跟着六皇子一起来的,自然也是看不得江沅好的。如今,景世子受到皇帝的恩宠,那皇城里最近的立太子之风就不是空穴来风了。六皇子本来可以什么障碍都没有的,偏偏这个时候蹦出个十二皇子。

    江乐言狠狠的瞪了江沅一眼,为什么,什么事情只要碰到她就没有什么好事!

    六皇子一派的人,根本就没有想到皇帝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立太子这件事摆出来。他们这些人都是在暗地里斗,根本就没有真正的站队,一些人还在摇摆不定,这样出现的真的好好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