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九章 重获自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书接上回。http://m.zhuishubang.com/

    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距离配枪丢失大约有十四个小时了。如果现在还未找到二牛所丢失的那把92式手枪或者该手枪涉嫌杀人,抢劫等犯罪行为,二牛将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严重的话甚至还有可能上军事法庭审判。

    悲伤在二牛心里悄悄地落了根,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感觉多么陌生,多么格格不入。以自怜为衣,沉浸在自己的灰色世界.一个人卷缩在车上里。

    笼罩在暗色里,被寂寞吞噬着。他一直在思索当兵的理由,泪水在眼眶打转,不是不想振作,不是不想努力.也许他总是有借口吧。

    “野狼,把二牛这么关着也不是个事儿啊!好歹——好歹他也是和我们生死与共的战友啊!”

    “你以为我想这样吗?身为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就得以身作则,当我们触犯了刑法时,无论什么理由,无论什么情况,我们都必须承受所应有的惩罚,这就是军人,我们别无选择!”

    陈子阳听完野狼的话后,低下头沉默不语,他很想在这时候去帮助二牛找回丢失的配枪,可是到现在他们只有一段在南京大屠杀空旷场地上的一段监控视频,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可靠的信息了。

    计算机奇才飞蚁,坐在电脑面前仔细的回放着监控视频,这段监控视频记录了二牛他们一行人来到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场的画面,二牛被一名穿羽绒大衣,头戴黑色衣帽的男人撞倒后,左手迅速的伸向二牛的衣服拿走了那把92式配枪。整个过程不到十秒,显然是有备而来的。

    “你看这个视频不下于二十遍了,能看出什么?你能换个办法去追查凶手吗?别成天就抱着你个破电脑,看着就心烦!”

    “对啊——可以换个办法啊!只要利用ps视频处理技术就能扩大清晰的还原出凶手的一些细节信息我怎么没想到。”

    萧依含瞬间被飞蚁给整懵了,飞蚁立刻在电脑前忙碌起来,不出十分钟飞蚁就利用ps图像处理技术把犯罪嫌疑人做了放大清晰。结果这一看让飞蚁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

    “你们快过来看!”

    大家迅速朝飞蚁身边围拢过来,画面上可以清晰的看到嫌疑人的颈部有一个类似于黑玫瑰的图案,这不禁使大家联想到了前不久军事人才安易杰博士遇害后,抓到的犯罪嫌疑人李天,他所画的奇怪图案正好和此人身上的一样,难道这仅仅只是巧合,还是另有隐情?

    “又是这个黑玫瑰图案,我想上面的英文aw估计就是LI他们幕后武器协会犯罪组织了。如果按照这个结论来推断,那么他们这次偷走二牛的92式手枪也就是想打击报复,以此来陷害二牛。他们接下来会在哪里,又会怎么做呢?”

    陈子阳和野狼默默地思索着,把最近几起aw集团犯罪的事件归纳在一起那么这几起事件有一个共同点:aw集团都是在人流密集的场所进行恐怖袭击。

    高速公路、五星级酒店、华莱广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陈子阳与野狼说到了一起:街心公园!指挥长已经调遣人员将二牛押送回了东南军区准备接受问询。

    “什么情况?我怎么搞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啊?”

    留给队员们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他们不能在中午时分找回丢失的92式配枪,二牛就将结束他的军旅生涯!

    “全体集合!根据我们现在得到的信息,可以将aw成员锁定在街心公园,我们必须在中午时分将丢失的92式配枪安全送回至东南军区上级,否则我们的战友二牛将面临上军事法庭!我们现在没有任何武器,你们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

    队员们立刻驱车前往街心公园,等到他们到达时已经是早上七点多了。街心公园的早晨,小鸟在枝头上放开娇柔的歌喉,叽叽喳喳地叫着,真像刚睡醒似的,伸着懒腰,探出小脑袋。野狼吩咐大家去周围查看一下,一旦有情况立刻通知大家。

    陈子阳一心想着二牛的事,昨天一夜也没睡。如今又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换谁谁也受不了,可是他不一样。在陈子阳的心里只要是为了自己的战友,什么事都难不倒他。

    这时,一名头戴鸭舌帽,身穿蓝色运动服的可疑男子出现在陈子阳的视线里。他紧跟着这名男子,陈子阳并不能保证他就是aw成员,但他也必须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追查。

    “是狐狸终将会露出尾巴的!”陈子阳在心底暗暗地说着。那名男子开始行动了,他迅速从自己的上衣口袋取出一把黑色的手枪,枪口直直的对准不远处的一名女学生,只要扣下扳机,子弹随时都可能要了女孩的命。

    “小心!快闪开!”

    陈子阳腾空跃起一脚踢飞了那人手中的手枪,突如其来的恐惧使女孩抱头蹲在大树后面。那人被惯力冲退了几步,他似乎知道事情败露了,眼看局势不妙,准备撒腿就跑。恰好这时候,陈子阳身后传出一声:站住,举起手来!

    “你们来了。”

    陈子阳回头一看,发现是野狼和队员们。那人慢慢地转过身来,被王杰和余秋成彻底控制住了。当他们准备给他拷上手铐时,那人却全身抽搐起来,口中还吐出了许多白沫,当场昏死。

    萧依含跑去安慰那名受惊吓的女孩,萧依含得知女孩名叫:李亚凡,上初三了。虽然这名aw成员死了,不过还好没有使得他开枪杀人。

    “野狼,我看了一下那把手枪——确实是二牛所丢失的92式手枪。弹夹完好十五发。”

    “好,我知道了。去收拾一下准备回去。偶——对了,你们去把那具尸体一起抬回去,进行尸检看有没有新的发现。”

    陈子阳和飞蚁把尸体抬上了车,大家上车后随便寒暄了几句就返回至东南军区。二牛已经被押送到了东南军区分区监狱进行了预审,陈子阳他们赶到后正好赶上二牛被押往东南最高军事法庭。

    二牛的表情显得非常僵硬,头发更是乱糟糟的,知道的他是个军人,不知道还以为是一个重刑犯呢。野狼已经把武器上交给了指挥长常建国,把一切事情的起因经过都一并告诉了指挥长。

    当二牛看到陈子阳手中的释放出狱证明时,傻眼了。他很难想象到一个即将面临被开除军校的军人,又被自己的战友给释放了出来,这一个过程简直就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还愣着干什么,不想出来啊。也行——让你待在里面好好反省。”

    “别别别——俺都在里面呆够了,巴不得想出来呢!”

    陈子阳和队员们见到了二牛就像见到了自己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就连一向和二牛斗嘴的宝贵,这次也一表常态,大概是因为想到马上就要和出生入死的战友分离了,以后连个斗嘴的人都没有那可不值啊。

    “你们可不知道啊——自从俺发现俺的配枪丢了以后,俺的这个心啊‘扑通-扑通’地跳,俺被押进了监狱后,那里简直就不是人待得地儿。”

    野狼和大家围坐在一起,耐心的听着二牛讲述着自己在那里面时的心里,大家的心中都把自己的战友深深地刻在了心底,不管什么时候,战友遇到了事,总是第一个冲出来为战友做挡箭牌!

    “俺就想啊——这次俺是真的完了。结果这时候你们就来了,俺就感觉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这可真叫雪-雪,雪什么来着儿?”

    “雪中送炭!”

    “对对,就是雪中送炭!”

    大家一起吃喝玩乐,为的就是庆祝二牛这次重获新生。这次还好是找到了配枪,要是敌人没有麻痹大意,二牛现在也就不会坐在大家面前有说有笑的了。这次正如二牛所说:战友们来的真是时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