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出卖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南宫俊叫了三四篇,到了第五次的时候,这兄弟总算抬起了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也不说话,只是站在原地不动,脸色刷白,豆大的汗珠刷拉拉的往下落,南宫俊看到这里,第一感觉是这家伙太心急了,呼吸了棺椁里面有毒的气体,毕竟这么一千多年了,要说没毒气,这不大可能,不过一般来说,呼吸的并不多,加上时间不长,性命是没问题的。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南宫俊拉着这兄弟一顿好安稳,叫他站稳了,别甩下去了,而这兄弟愣是过了许久才说道:“我好想中毒了,稍微休息一会儿,你接着把棺椁打开,现在打开,毒气已经释放完了,对你是没任何的影响。”说道这里,这兄弟当场就蹲了下来。

    这一蹲下来,这兄弟就从南宫俊的面前消失了,躲在了棺椁的后面,而南宫俊一只脚腾空,另一只脚始终不敢离开铁链,就算是伸长了脖子也看不见那兄弟,但还是十分关心的叫了几声:“兄弟,你没事儿?”

    “没事儿,我休息会儿,快点下手吧,一千多年的古墓不容易,千万别等太长时间,那些金器、玉器和空气一旦长时间接触,就会瞬间碎裂的,不然就变了,到时候一文不值。”这说完的时候,还指了指对面墙上即将消失的墙体彩绘。

    南宫俊一看没了办法,既然叫自己单干,单干就单干,何况里面的也不是骷髅,还是个美人,只是南宫俊怎么也想不通这棺椁里面怎么就是一个活人,很多好奇的想法都涌现到了头脑。

    比如南宫俊开始想到的是这样的,公主并不是死亡了,而是受到了仙人的点化,即将登天,所以皇帝才依依不舍,命令人建造活人的地宫,以至于公主到现在容貌还在,看起来十分的姣好。

    第二个想法也比较荒谬,皇帝为了长生不老,打造了一副棺椁,和赵四狗祖传的一样,进去以后,多少年又可以返老返童,一直可以存在世界上,但皇帝不敢尝试,这种玩意儿谁愿意尝试?就连大臣都不敢,于是公主自告奋勇前来尝试,于是公主的容貌才能存活下来。

    当然了,公主到底是死是活还不知道,万一这种黄金棺材只保存了容貌,而人早就死掉了,这也未必,当古代的人发现水银这种东西能防腐,估计也会让人万寿无疆,直接把防腐和永生打上了等号,这种事儿没少出现,比如唐太宗,清朝的几位皇帝,大都是吃这种长生丹挂掉的,总的来说,这只是南宫俊的一种想法罢了。

    棺椁的缝隙还在一点点加大,期初只是一丝儿的缝隙,南宫俊撬了一阵后,已经可以容下一只手,只是南宫俊没那胆子去摸一把公主,这公主穿着一袭红袍,头顶上插着凤穿牡丹的头钗,身边放满了极其奢靡的陪葬品,就南宫俊这种水准,完全是叫不上名字的。

    公主长得十分的漂亮,并且很年轻,大约二十出头,正是风华绝代的时候,脸上的胭脂、眼线,口红还十分的清晰,完全就是像是一个刚睡着不久的人,南宫俊看到这里,揉了揉眼睛,怕是自己在做梦,一千多年前的人就没腐烂,就算放在现代这科技,也只是保存尸体不腐烂,而要让和活人无异,那是完全做不到的。

    “我说兄弟,现在该怎么办?”南宫俊问了那头的兄弟一声。

    那头的兄弟声音很微弱,说话结结巴巴的,不过还是回答了一声:“你看见他耳朵上面挂着两个耳坠么?扯下来。”

    “为什么要扯他的耳坠?我看其他的东西也不错,放在他左手边的东西就不错,很像是一个八卦的东西,你不要看看么?”到现在南宫俊有点兴奋起来。

    “我叫你扯耳坠就扯耳坠,其他的东西千万别碰,按着我的想法,这叫哨子棺,是千万不能乱来的,必须要按着他的顺序一一解开身上的宝贝,不然可能触发更多的机关,到时候我们两人很难脱身。”

    南宫俊点了点头,要说哨子棺,其实南宫俊还是听说过,只是没看见过,一般老人都知道这种玩意儿,这种哨子棺很是讲究,一般都是下葬时候,先穿戴什么,后穿戴什么都有一套严格的程序,那么,要想取下来这些东西,也是要按着这玩意儿慢慢扯下来,一旦顺序出错,这哨子棺就像是一个发现敌人的哨所,立马会释放出各种有毒的气体。

    当然了也有人问:埋葬下地的人,怎么可能还要挖起来,还要从身上拆下首饰等东西,其实这和信仰名族有关系,在广西、广东一带就有这种习俗,那就是在死者三年之后,后人就要拿着一个大大的坛子,将祖先的尸体挖出来,在换一身衣服,有必要的还要改葬,放在悬崖附近差不多一个月,这一个月,后人就和先祖喝酒,说白了,就是一种祭祀,只是比较另类。

    另外,在泰国一些东南亚国家,也有这种习俗,将好几年的祖坟挖开,将祖先请出来,换一身衣服,甚至还催生了一种专门为死人服务的行业,在泰国叫“农莎奇”,相当于我们中国的道士,不过农莎奇在泰国的地位可不高,完全没中国人那么尊敬道士。

    历史渊源流长,很难说这些习俗就和这公主的哨子棺有莫大的渊源,既然那头的兄弟叫自己先解开耳坠,那定然是没问题的。

    南宫俊并不是胆小,而是从没这么干过这些,就算干过那都是在发了黑的尸体上取走宝物,而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尸体,简直就像是睡着了的活人,生怕手伸进去,这家伙就张开嘴巴一口咬了过来。不过南宫俊还是将手慢慢的伸了进去,只是手在塞进去的时候不断的打颤,死死的咬着牙关,眼睛瞪得老大。

    当第一幅耳坠解开的时候,那尸体完全没有动静,在解开另外一边的耳坠,这尸体还是没有动静,不过南宫俊倒是很相信自家的兄弟,问道:“兄弟,两只耳坠已经解开了,现在该怎么办?”

    “现在?现在就……”那头的声音突然断了,这声音突然一断,让南宫俊吓了一跳,就差跳过去看这兄弟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不过立马那头就传来声音叫道:“然后你在带上去。”

    “我曹!你耍我呢,刚拆下来,又要我带上去?”南宫俊反问了一句,确信自己没听错。

    “没耍你呢,老子这不在告诉你怎么解开这哨子棺,切记,你按着我的步骤一步步来,千万不能碰其他的东西。”

    南宫俊嗯了一声,又准备将这耳坠带上去,不过一般给女人戴过耳坠的人都知道,耳坠解下来是十分的容易,但带上去就没那么简单了,耳洞就那么小,那耳坠刚好比耳洞小那么一丢丢,要想耳坠穿过去,这需要高精度的手法,南宫俊本来就是在恐慌之中,双手不停发颤,一只手哪里带的了耳坠?这家伙一看不行,就双手齐下了,一只手摆着尸体的耳环,另一只手抓这耳坠。

    棺椁齐腰部,南宫俊两只手伸进去的时候,也等同于整个人上半身也塞进了棺材,就在南宫俊刚带好第一只耳坠的时候,也是冷不丁的发现那公主眼睛皮好像动了一下,就那么一刹那间,完全看不见第二下,南宫俊揉了揉眼睛,怕是自己看错了,还仔细瞪着尸体看了一阵子,但并发现这尸体有第二个动作,或许是自己看花眼了。

    “我说兄弟,这姑娘好像动了一下。”南宫俊还是把自己所见到的给那兄弟说了一下,那头的兄弟一听还是没站起来,说道:“没事儿,这不是你的问题,是你对着他呼吸了,因为死人都这样,接受了阳气之后,会产生一些微妙的举动,不足为奇。”

    那头的兄弟解释的很清楚,这没啥大不了的,叫他接着带第二只耳坠。

    那是等南宫俊将第二只耳坠带上之后,双手还没离开女子的耳朵,就在这时候,就看见身下的女子突然睁开了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南宫俊是完全想不到会有这种结果,双手像是触电一般的缩了回来,刚挺正了腰板,女子如同僵尸一般的坐了起来,叫道:“你总算来了!”

    南宫俊脑袋嗡的一声作响,顿时感觉眼前一黑,浑身就有一股下坠感,像是自己从铁链上掉落下去的感觉,视野、听力就在这可以全部丧失。

    说道这里的时候,南宫俊脸上明显有点难看,皱着眉头坐在凳子上,而我是一脸狐疑的看着身边的南宫俊,心想那千年的女尸怎么可能突然说话,还坐了起来,这不是瞎扯淡么?我叫南宫俊接着说,他笑了笑说道:“还说什么呀,故事没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到了梁国。”

    我这一听,这他妈的太玄幻了吧,就是被公主吓了一下,就到了梁国?当然了,我是怀疑这个南宫俊是当场就吓死了,只是魂儿飘不出去,于是顺着公主的思维一起穿越到了南北朝,这才有了这么一出戏。

    “后来呢?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那兄弟的名字叫什么?最后是怎么个下场?”我听得也是心慌,一口气发问了好几个问题。

    “我到了梁国一年之后,我见到了那位漂亮的公主,我这才知道,这一切都是骗局,是我那兄弟把我骗来的,不过好在这家伙也没逃脱,也被拉到了南北朝,这人就是你口口声声说他大忠大善的王将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