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4章 被谁打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出爵之渊生气了,蓝星星只好停下,却依然不啃声。免-费-首-发→【追】【书】【帮】

    “为什么不说话?”爵之渊走到了蓝星星面前,脸上微微有些怒焰。

    “我还能说什么?”蓝星星紧紧咬着唇,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爵之渊叹了口气,眉头紧皱,伸手将她搂进了怀里。

    这回,轮到爵之渊不啃声,他只是抱着她,在原地叹气。

    气氛突然沉默了下来,黑夜里,两个人都不说话,冷风从自己的身后刮过来,蓝星星穿的单薄,冻的她忍不住抖了抖。

    最后,还是她打破了寂静。

    “我想回自己租的公寓。”她不想让爵之渊为难,更不想看到他夹在中间难做人。

    “那我每天不是一起床便看不到你?”爵之渊揉了揉她的长发,不敢抱的太紧,怕触碰到她手上的伤口。

    “好冷,还是快点走,天天见面会腻的。”蓝星星拉住爵之渊的衣袖,刚才被季瑜晴甩了一巴掌,冷风刮到侧脸上,到现在还火辣辣的痛。

    “我就是想天天都看见你。”爵之渊脱下身上的休闲西装给蓝星星穿。

    她们原本就身高差很大,爵之渊大大的西装罩在蓝星星身上,一霎显的她更加的单薄和矮小,爵之渊看在眼里心疼的紧。

    “但我不想跟你回爵家。”蓝星星很坚持。

    刚才发生的一切太尴尬了,她回去岂不是自找没趣?

    她才不要再回去承受别人的冷言冷语。

    “那好吧,等我说服我奶奶,我就接你回去。”见蓝星星似乎心情很不好,爵之渊也就没有再强求,而且现在的情况确实不适合回去,爵之渊心想等他给大家做好思想工作之后再来接蓝星星。

    于是,爵之渊拉着蓝星星朝别墅车库走去,打算带她回出租公寓。

    几十分钟后,爵之渊终于将蓝星星送回她住的公寓。

    走进屋,开了灯,屋子一下亮了起来。

    然而,爵之渊却看到蓝星星的脸有些红肿,似乎被甩了巴掌,凝视着蓝星星的侧脸,爵之渊皱眉,修长好看的手捏住蓝星星的的下巴,“你的脸???”眉头皱的老高,爵之渊似乎猜到了什么,“是我奶奶动的手?”

    蓝星星摇了摇头,“不是。”

    “那是倪小涵?”爵之渊猜测着。

    “也不是。”蓝星星依然摇头。

    “不是我奶奶也不是倪小涵,那会是谁?”爵之渊冷眯起了双眸,觉得蓝星星没有对他说实话。

    “别问了,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不想让爵之渊难堪和心烦,蓝星星选择了不告诉他。

    “告诉我到底是谁。”爵之渊伸手捏住蓝星星的下巴,强迫她认真地看着自己的眼睛。

    “爵之渊,你还是别问了。”蓝星星紧紧咬着唇,一点也不想回忆刚才。

    “你不说我也能猜到是谁,奶奶和倪小涵太过分了!”爵之渊健硕的胸口不断起伏,心情浮躁了起来,“你好好休息,我待会回来再来看你。”

    爵之渊说着,送回了蓝星星,急冲冲的又下楼,直奔爵家别墅。

    开着车,几十分钟后,很快就抵达了爵家。

    一回去,便听到季瑜晴和倪小涵在客厅数落蓝星星,看到爵之渊走进客厅,又寡然而止。

    “奶奶,今天你什么要动手打范汐汐?”爵之渊怒气腾腾走到季瑜晴和倪小涵跟前,俊脸已经抑制不住有些生气。

    今天他的奶奶做的太过分了,范汐汐手受了伤,奶奶怎么可以对她动手!

    “之渊,你怎么帮一个外人?”被自己的孙子质问,季瑜晴很受伤,以前爵之渊从来不顶撞她,可现在为了一个女人,他竟然数落起自己的奶奶来了。

    “她不是外人,她是我爵之渊的未婚妻,我想要娶的女人,也就是将来您的孙媳妇。”爵之渊郑重的告诉着季瑜晴,说话时,还看了一眼倪小涵,似乎也在告诉她。

    “之渊,你这是吃了什么药,被迷成这个样子!”季瑜晴好痛心,感觉自己的孙子着魔了一样。

    “奶奶,为什么不给范汐汐一个了解的机会,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她虽然出身不好,但人很善良又正直,你还没和她接触过就对人家判死刑,这未免很不公平!”爵之渊劝着自己的奶奶季瑜晴,“奶奶,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下一次再发生这种事,我一定不会再理奶奶。”

    “之渊,你……”季瑜晴气结。

    爵之渊哼了声,没有理会季瑜晴,他走到沙发前对着倪小涵说道,“小涵,我有话要跟你说。”

    “之渊,有什么话为什么不能当着奶奶的面说?”爵之渊眼神有些恐怖,倪小涵吓的直哆嗦,目光时不时看向季瑜晴想求助。

    “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和奶奶无关。”爵之渊突然将倪小涵拽住,拽着她手腕往楼上走。

    “之渊,你要说什么?”倪小涵感觉到爵之渊身上的怒焰,脊背冒起一阵寒栗。

    不知道爵之渊找她聊什么事,不会是奶奶和她合伙想送走范汐汐的事被爵之渊发现了吧!

    “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在我奶奶面前诋毁范汐汐,这些事都是你惹出来的吧?”爵之渊哼了声,他奶奶虽然偏心,却不是没包容心的人,要是倪小涵在中间挑拨,他奶奶绝不会这般讨厌蓝星星。

    “之渊,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吗?”倪小涵觉得委屈,这些年都是她陪在季瑜晴和爵之渊的身边,到头来,却被爵之渊这般数落。

    “一开始就挑拨我和范汐汐的关系,倪小涵,我可以容忍你一次,但绝不能容忍你第二次,这是我让文森给你和奶奶订的机票,后天下午回美国,我和你以前已经说的很清楚,你只是我的妹妹,再怎么缠着我奶奶也没用,她不能代替我娶你。”爵之渊觉得季瑜晴和倪小涵还是回美国去比较安稳,她们一回来就事多,他这么大一个人,他的婚姻他自己会做主,不需要家里人帮他包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