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六章 万国来朝2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狼王小崽子的病情被严禁讨论,那么也许十有八九就是确定了的事实了。免-费-首-发→【追】【书】【帮】梁大珠心中转着念头。翻肠症对于狼族,犬族这样的犬科动物来说,几乎就是绝症。也许就是这样的原因,才会让卡夫将军铤而走险吧。

    “带我去,确认一下。”梁大珠哼道。

    “这……”百夫长迟疑道:“殿下的营帐现在已经被隔离了,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百夫长,没有资格过去。”

    即使匕首抵着喉咙,但百夫长还是强自把话说完了。可见确实并非作假。这难不倒梁大珠,他一把提起百夫长的衣领,“你带我们过去就是了。”

    一行人走出营帐,在百夫长的带领下向营地内部走去。沿途遇到不少巡逻队,但巡逻队一看见有军官领头,就不再过问了。在军营之中,军官的地位比他们这些大头兵有云泥之别。万一多嘴问一句,却不小心惹上了机密的事情。轻则一顿鞭子,重则掉脑袋的事情,谁都不愿意招惹。是以一路行来,百夫长无比期盼着有人来过问一下,但一直行到豪威尔殿下的营帐附近时,他们都畅通无阻。

    “前面那座帐子就是了。”百夫长不敢靠近,指着远处那座华贵的帐篷说道。火把闪耀中,能够看到身着甲胄的精锐狼兵在持续不断的巡逻,与在营区外围看到的货色不可同日而语。

    “嗯。”梁大珠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朝跟随的队员比了个手势。尾随在最后的队员会意,立刻就把早已经抵在百夫长后心的匕首刺了进去。几个人捂嘴抱臂,直到百夫长不再挣扎之后才将他的尸体拖进了阴暗角落里。

    梁大珠观察着那座帐篷,终于发现了一个漏洞。也许是对自家营区太过放心,这些精锐狼兵的巡逻区域只是维持在帐篷的三面,帐篷的背后,与另外一座稍微破旧一些的帐篷连接处,并没有任何的巡逻士兵。他不由得后悔自己把百夫长杀得太早了,要是能知道后面那座帐篷中住着什么人,事情应该好办得多。

    但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按照时间估算,这会儿虎鲨号应该已经与营帐外面的夏八方汇合在一起了。他要尽早完成自己的任务,给狼族军团的营地来一场中心开花,给虎鲨号指明攻击方向。

    梁大珠咬着牙沉思了几秒钟,指着两座帐篷的结合部,断然下令道:“从那里潜入!出击!”

    分队里都是配合娴熟的同伴,有一个目标就立刻开始了行动。几人绕开了防御森严的正面,来到了后面那座帐篷的外面。梁大珠摸了上来,正要撩开帘子朝内望去。却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机警的一矮身,藏在了阴影之中。

    刚刚藏下身去,就看见那间华贵的帐篷中冲出一个巫医打扮的人来。他形色仓皇的冲进了后面那座营帐之中,压低了声音喊道:“不好了!殿下的情况危急,请法师们出手救援!”

    更多的脚步声传来,从帐篷中走出了五六个白发苍苍的新族老者。梁大珠看得分明,为首的一个,身上穿着紫色的袍子。他不由得暗自庆幸,幸好刚刚没有贸然冲进去,否则这会儿应该已经陷入苦战之中了。他也早该想到,能够在军营中享有与主将同等待遇的除了法师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他侧耳听了听,便朝手下们招了招手。一行人闪进法师们驻扎的营帐中,打量着四周。除了一些随行的水晶器具之外,别无长物。梁大珠眼珠一转,便有了定计。

    “在进门的地方安装诡雷。然后我们就等着打那位小狼崽子殿下的伏击吧。”

    随行的爆破队员阴笑了一声,将一根细如发丝的线挂在营帐门口,然后又将一个方方正正的木盒子正对着营帐门摆好。木盒子的后面,顶上了一块石头。布置好一切之后,一行人割开了帐篷,悄无声息的没入阴影之中。

    十几分钟后,脚步声再次传来。几个疲惫的法师从豪威尔殿下的帐篷中鱼贯走了出来。身心俱疲的他们此刻只想赶快回到床上休息,尽管此时已经知道豪威尔殿下的病情已经无法挽回,但他们还是要尽到自己的责任,能多拖得一刻是一刻。也许熬过了今天之后,就会有奇迹发生呢!

    走在前面的紫袍法师撩开帘子,感到了一点阻力。但他没有在意,向前迈了一步,便走进了营帐之中。帐篷里弥漫着一丝奇异的味道,不知道为什么,这味道让他的心中产生了一丝警惕。这里是最安全的军团营地,还有什么能够威胁到他的生命呢?他心中转着念头,目光落在正对着帐篷门的一个木盒。他用自己的法师信誉保证,在十几分钟前这东西还没有出现在这儿。这到底是什么?似乎盒子的正面还写着四个奇异的方块字,这种方块字立刻就让他有了不好的联想。传说东面的人类,就使用这种奇怪的文字。刚好,他对这种文字稍微有些涉猎。尽管还不是很纯熟,但比起其他人来,已经算是很渊博的知识了。

    “此……敌?”

    有敌人进来了!紫袍法师顿住了脚步。挥舞着法杖,法杖顶端闪耀着法术的光辉。这是他最后的法力,到底是发动一个护盾还是一个即死法术?他的心中转着念头,就在他犹疑的时候,那只木盒子猛然爆出一团火花,随即发出了一声巨响。

    数百颗钢珠伴随着巨大的冲击波呈扇面状飞射而出,立刻就将紫袍法师的身体射成了筛子。血肉飞溅中,其余的钢珠洞穿了两层帐篷的阻碍,飞溅到了前面帐篷之中。一个正在为殿下擦拭额头的侍从感到了一股劲风从手边掠过,他被那声巨响吓了一跳,立刻抬起头来朝旁边的帐篷外望去。

    “发生了什么事情?”震惊的心情已经攫夺了他全部的灵魂,他凭着本能问出一句话,当然也没有指望有人会回答他。然后手中的绸布就下意识的朝殿下的额头擦去,却擦了个空。

    他低头向下望去,只见豪威尔殿下的半个脑袋已经不翼而飞,绸布上沾满了白色豆渣一样的膏状物。他立时发出了一声惨叫,连滚带爬的从着了火的营帐中逃了出去。

    “法师们叛变了,他们杀死了豪威尔殿下!”

    还在昏沉的法师们听到这声喊,杀了那家伙的心都有。但他们被爆炸震得头晕眼花,紫袍法师为他们挡住了致命的一击,可是冲击波的伤害也让他们一时半会儿爬不起来,更别提为自己已经注定的命运辩解了。他们刚刚抬起头来,就看到目眦欲裂的狼族精兵。

    冲上来的狼兵手起刀落,从爆炸中幸存的几个法师立刻了账。这时火势已经不可阻止,狼兵们拼尽全力也只能从帐篷中把豪威尔殿下缺了半个脑袋的残尸抢了出来。望着营中满地狼藉,带队的狼兵将军顿时感觉头皮发麻。潜意识告诉他,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但现场只有法师和他们这些巡逻的狼兵,除了那些法师们作乱,还有什么可能呢?

    那些不可靠的新族下贱法师!将军咬牙切齿的冲了上去,挥刀在法师们的尸体上砍了几刀泄愤。

    狼兵将领突然感觉到恼人的大雨突然停了。他下意识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和雨水,仰头向天空望去。黑沉沉的天空中,一艘巨大的战舰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狼族将军大惊失色,这才知道大事不好。他扬起沾血的战刀指向天空,又想起被自己视为依仗的法师们此时已经成了他刀下之鬼。

    “已经确定目标。”瞭望手抬起头来,望着地面上的敌人报告道。

    “还等着干什么?全力攻击!”艇长知道时间就是生命,先于敌人开火,就能够让这条脆弱的战舰从危险的战场上生存下来。

    所有的炮门打开,一条条火舌从炮门中喷射而出,将致人死命的弹药倾泻到狼人的头上。顿时地面上的狼人们就遭到灭顶之灾,因为连阴雨的天气影响,适合扎营的高地本来就少。营地之中密密匝匝的挤满了帐篷,也幸亏是雨天,没有火灾之虞。但这会儿被秦人的飞艇从空中打击了一轮下来,立刻就造成了惨重的伤亡。以豪威尔殿下的营帐为圆心的方圆几十米范围内更是无一活口。本来就是高级军官扎堆呆着的地方(好的居住条件是军官的特权),这一下歪打正着让狼族军团的指挥中枢彻底瘫痪。

    等到飞艇悬停在半空,把梁大珠和他的手下们接到飞艇上时,地面上近万狼兵早已经胆寒,竟无一人敢上前围堵。眼睁睁目送着虎鲨号冉冉升空,消失在夜幕之中。

    幸存下来的狼族官兵如丧考妣,这场突如其来的打击让连续遭遇多日阴雨的狼族军团彻底没了心气。此时军官大都已经战死,留下的最高阶级不过百夫长。大营中众人面面相觑,都知道卡夫将军的乖戾脾气。遭遇这样的惨败,连豪威尔殿下都被秦人杀了。卡夫将军要是不杀个狼头滚滚泄愤,那他的名字可要倒过来写了。

    “跑吧!”混乱之中有人喊了一声。仿佛就是赛场上的发令枪。数千狼兵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恐惧,丢了兵器装备,丢弃了守卫已久的营地,抱着脑袋开始了逃亡。但到底逃到哪儿去,此时此刻数千狼人,竟没有一点头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