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初识黄显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么,呵呵……”镇雄摸着下巴,越过黄显声看向青宣。首发www.zhuishubang.com

    “说您做什么?要知道我是您的儿子,想入党难度太高,毕竟……”青宣指了指黄显声的警服,脸上带着一股子嫌弃。

    “嫌你老子?我这警察局长当得怎么样,你问问奉天的老百姓!”黄显声有些不悦,“小兔崽子,你以为你当了赤匪,就高人一等了吗?”看到青宣对赤匪二字比较排斥,他咳嗽一声强行转移话题问道:“对了,你那个什么来着,对,共产党不是人人平等吗,怎么还会严格审查你?”

    “爹,我说能不能让我战友进屋坐下聊?”青宣指了指镇雄和乐天说道。

    哦,黄显声有些尴尬,继而哈哈一笑说道:“瞧我失了礼数,二位不要见怪,里边请!”他这是直接将镇雄和乐天请到了内堂。早有仆人上了茶,青宣则派人吩咐厨房做些好吃的。

    “黄局长,最近日本人在奉天还老实吗?”镇雄试探着问道。

    “小日本越来越猖獗,光天化日之下欺男霸女,这两个月我下了命令,只要见到日本浪人为非作歹就给我抓起来,如果有日本特务破坏奉天稳定抓到一律正法。这么一弄,现在还好一些!”黄显声拿起茶碗撩撩茶末说道。

    镇雄看了看乐天,二人微微点头,对这个初次见面的民国警察局长印象不错。

    “那少帅就没有什么表示,就任那些日本人作乱?”青宣问道。

    黄显声摇了摇头,似乎对张学良有些失望。他挥挥手示意下人退下去,等到屋子里剩下他们四人,这才暴露出情绪:“哼,少帅?他毕竟不能和老帅同日而语!”

    “爹,少帅他不打算为大帅报仇?”青宣问道。

    “是啊,张学良不是个孬种,怎么到现在也没听说他报仇雪恨的消息?”乐天问道。

    “这位少帅要么是有着什么大抱负,要么就是……哎,说不准,说不准!”黄显声带着些许忧虑,同时又有些浮躁。特别是今年,他预感到了日本人露出了尖牙,只是少帅仍然视而不见,严令军队不许搞摩擦。要说东北本来就是中国的,哪来的摩擦?只有驱除日寇之说法。黄显声对张学良的表现有些失望。他之前是张学良卫队旅旅长,因为有一身好武艺,智谋过人眼光独到而被张学良所重用。让黄显声作奉天警察局局长,也是张学良看到当时的情况,而特别安排的。他希望借助黄显声铁血手腕维持奉天稳定,而黄显声的确没有让他失望。不过,黄显声却通过张学良失望至极。

    “黄局长,如此这般恐怕你的一腔抱负无以施展,为什么就效仿青宣……”镇雄试探着说道。

    “加入共产党?”黄显声稍微一愣,“共产党可以确保奉天百姓安全吗?你们的力量还是那么薄弱,自顾不暇……恐怕国民政府愿意的话,你们顷刻间就能土崩瓦解!”

    “非也,如果当初是孙先生领导国民党,那未来如何还真的不好说。但是现如今国民党失去了孙先生,三民主义早就不再,这样的民国政府能坚持到什么时候?莫要忘记得民心者得天下!黄局长不会忘记,国共第一次合作,我们共产党可是盛意拳拳,结果还不是蒋某人突然来了个剿共,屠杀我共产党领导人李大钊等人……”乐天说道。

    “是啊,关于共产党青宣比我们了解更深,相信他离家的三年,足可以看出共产党的本质,知道它是一个先进的力量,是一个代表大多数人利益的力量。不然,他早就回来找你,此时也许成为了民国警察一份子了吧?”镇雄说道。

    “嗯,实话说,这几年我也接触过很多共产党员,在和他们对话过程中,我看到了一种力量,一种照亮前途的光明,虽然现阶段其光明还不强大……不过,在国民政府腐朽的统治之下,这道光明越发强大,大有撕裂夜空之势。”

    “爹,你接触的那些党员……是不是被你们抓住的,关在监狱当中承受了万般折磨?”青宣问道,同时他的眸子里带有一种仇恨,这种眼神让黄显声都觉得悚然。

    “的确如此,不过,我都想办法放了他们!有个别的……实在没办法,死在了我们枪口之下……”黄显声说道,“姑且不谈政治,只说人命这二字,那都是一条条鲜活生命,只是信仰不同就要他们的命,我觉得不妥。”说到这里他神色黯然,“只可惜,我也不是万能的……”

    “你……”青宣欲言又止,晃了晃脑袋,似乎对自己爹不太满意。

    “青宣,黄局长是识大体之人,他说的话肯定是心里话,换个角度想想,如果他一味地营救,恐怕早就从这个位置下去了。”黄显声听了这话立刻变色,他要辩解但是镇雄压住他继续说道,“黄局长肯定不是为了地位权势,而是为了更多的兄弟不至于死在狱中。要是换个人当这个局长,恐怕……”

    “是啊,镇雄的话有道理!难道你还不信任自己的父亲?”乐天问道。

    “我爹?我的确信任,因为从小他就教我做人的道理。我也知道他有苦衷,但是我多么希望那些兄弟都能安全地走出监狱,能够为我们的理想继续奋斗!毕竟,我们的力量还是有限啊,和这腐朽的力量对比而言,还是那么的孱弱……”

    “是啊,那些小伙子甚至于六十多岁的老人,都有坚定的信念,愿意为别人走出监狱做出牺牲,这让我非常惊讶,也为我的儿子加入到这样的组织而感到高兴。实话说我因此而质疑我的信仰,对现如今的民国政府对少帅的行为感到恼怒!这毕竟是我的信仰,信仰在心中坍塌,那种悲痛我想你们能够理解!”黄显声低沉地说道。

    镇雄、青宣和乐天没有说话,但是他们都狠狠地点头。这种事情换个角度便很容易想明白。

    “爹,要不我引荐你,你加入我们共产党吧!?”沉默片刻之后,青宣说出了心中愿望。原来,他这次回家也是希望劝说父亲,希望他择木而栖。

    “嗯,我会考虑,但是我发现我目前的身份很好,能够为你们的工作提供很多方便!”黄显声说道。

    “是啊,我也发现了,所以我回去之后会将你的情况向上级汇报,届时组织会考验你,一旦时机成熟了,你我父子都为共产党员,这是家族的幸事,也是奉天城的一段佳话!”青宣说道。

    黄显声听了点头微笑,不过立刻又道:“只是今天的内容只有咱们四人知道,切不可让其他人知道,这府上到底有没有少帅的人,有没有国民政府的眼线,谁也不敢保证!”

    “这个我们了解,还请黄局长放心!”镇雄说道。

    哈哈哈,黄显声大笑起来,气氛也在他的笑声中发生变化,他转而说道:“我闻听过守宝家族的故事。当年塔塔拉虎和井上昆山杀死丰臣敬祖,那是传说的中日对决。后来也就是一九一三年的时候,你们抗击巴布扎布,后来又袭击日本武士打乱了他们很多计划,唔,他们把守宝家族说得神乎其神,似乎每一个都是无上高手,今日既然遇到了,不知道可否让黄某人见识见识?”他本是军旅之人,虽然喜欢文墨但毕竟更热衷于武术,提出这个要求也并非为难,只是兴之所至而已。

    青宣笑了笑,接过话茬:“爹,你觉得我的功夫如何?”

    黄显声听了一怔继而似乎明白了什么,问道:“难道你不是他们对手?”

    青宣呵呵一笑说道:“还差一截!”

    黄显声知道自己儿子那是十分骄傲的,既然他都承认对方如此强大,那自然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但毕竟他不是怀疑,只是一种武者对武术本能的追求。他很想看看传说中的功夫。他嘿嘿一笑看向镇雄和乐天:“我当然不是质疑二位,也不是怀疑传说,只是想亲眼看看传说的功夫。我相信二位也曾经和我一样,对高手有一种这样的渴求吧?”

    镇雄听了呵呵一笑,说道:“没问题,既然都是习武之人,这次权当切磋,我先献丑!”说罢镇雄起身,脚尖一点便贴着地面飞出门去,犹如一朵棉花一般轻飘飘地落在地砖上。仅这一手就让黄显声惊诧,不仅仅他就是青宣都有些意外。

    刷刷刷,镇雄以手代刀用出了“戚井刀法”,只见掌影纷飞,一股股催眠之力发出,竟然让黄显声眼皮发重,他激灵灵一个冷战继而回过神来,拍手说道:“好功夫!”他自然体会得到这掌法的诡异之处,只是不明白到底怎么造成的这种感觉。

    镇雄“戚井刀法”演示完毕,再看他脚下的地砖以阴阳八卦形式沉下去五六厘米。黄显声更加惊愕,因为在他眼里镇雄只是闪转腾挪很是飘逸,却不想脚下功夫如何霸道。

    “好功夫!”青宣不由自主地赞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