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梦初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轻灵看着他,脸上露出一丝安慰的笑容,似乎什么都无所谓一般。说道。“我本来就是巫女,这一点事对于我来说轻而易举。”

    上官玉倾并不明白这其中的机巧,但是看到轻灵这个模样。也知道这件事情其实并不是真的。

    云漾知道,消耗灵力为人治病是十分耗费心力的。轻灵起死回生救了上官婉婉。恐怕现在已经到了虚弱的极致。

    她走了过去。看着轻灵的脸上也露出一丝微笑,说道,“灵儿。你现在已经很累了,要不要进去休息?”

    轻灵摇了摇头,本来还想强撑的。但是自己的身体根本不允许自己逞强。于是只好虚弱的答应了她。

    云漾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将轻灵扶到了自己的小木屋里。

    这个木屋就在大殿的旁边,轻灵为了方便自己和云漾长期接触,特地安排的。小木屋里面都是白色轻纱。十分符合轻灵的风格。

    云漾将轻灵放在挂着白色纱帐的床上。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轻灵的脸上血色有了一些。比起刚刚的惨白要多了几分灵动。云漾看到这里,心里十分高兴。只要轻灵现在还有救就好。

    上官玉倾将自己的妹妹带到了自己的竹屋里面。脸上浮现出一丝安详。

    不一会儿,上官婉婉就醒转了过来。看着上官玉倾站在自己的身边。脸上浮现出一丝滋润,说道,“四哥。我这是在哪里?”

    上官玉倾看到她醒了,脸上有了一丝惊喜。想起刚刚轻灵为了她拼尽心力的样子,自己的心里也有一丝难过。要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轻灵也不会这么舍生忘死。

    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居然为了自己这么付出,真的是别有一番感动在里面。

    上官玉倾看了一眼她,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说道,“你醒了,我真的十分高兴。”

    上官婉婉虽然平时比较无理取闹,但是在皇宫那么久了之后,她的心里也是十分门清的。看着他脸上的不愉,上官婉婉的神色里有些不快。

    但是现在自己的哥哥显然正处于悲伤之中,自己不能给他添堵。想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上官婉婉有些后怕。

    她看了一眼上官玉倾,脸上的笑容更甚,说道,“我记得我好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不知道现在为什么又在这里?是不是在我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奇迹?”

    上官玉倾满含真诚地看了她一眼,手轻轻摸上了她的头。婉婉的身上确实发生了奇迹,但是却是用别人的心力换来的。

    想到那个苍白柔弱的女子,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上官玉倾看了自己身旁的妹妹,她的脸色还有些苍白。要是自己现在离开她的话,发生了什么意外真的就是浪费了轻灵的用心。

    轻灵从床上慢悠悠地睁开眼睛,看着云漾陪在自己的身边,心里有些高兴。她的目光四处搜索了一下,没有看到自己要看的那个人,脸上有一丝失望。

    云漾当然知道她在看什么,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说道,“灵儿,你可千万不要这样?我这么辛苦在旁边看着你,结果你却在苦苦搜寻另外一个人,你觉得这样我会高兴吗?”

    轻灵听到她这么说了之后,心里有些不好意思。这件事确实就是自己的错,云漾这么辛苦地陪在自己的身边,自己也曾经向她承诺过自己的爱意。

    轻灵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事情,看了云漾一眼,说道,“你不怪我了?”

    云漾经她这么一提醒,想到她给自己喝了忘忧水的事情,脸上浮现出一丝怅惋。对于轻灵的做法,她十分理解。事实上,喝了忘忧水之后这段时间也十分开心。

    但是自己还是不能辜负自己的记忆,过去所有经历的一切都是自己人生的瑰宝。

    云漾的脸上露出一丝怅惋,说道,“我的心里是责怪你的,你剥夺了我最重要的记忆。但是我其实并不怪你,因为那些记忆对于我来说十分不美好。有的甚至有些沉重。”

    颜如邀和盛千烨两个人站在大殿的后面,那里的下面是悬崖峭壁。凌冽的山风吹在他们的脸上,让他们的神情看上去有些萧索。

    颜如邀妖冶的脸看了一眼盛千烨,有些不屑一顾地说道,“你把我邀请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盛千烨看了一眼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说道,“云漾现在已经恢复了记忆,她还是选择了我。”

    颜如邀听到这里,神情里露出一丝讽刺,“这又怎么样?她还是我心目中的爱人,什么也阻挡不了她在我心中的位置。我可以为她生,为她死,你可以做到吗?”

    盛千烨听了他的话,脸上露出一丝愧疚。他的话是没有错的。自己确实不能够为云漾做到那样的程度,自己的身上不仅有圣宫的担子,还有秦国的担子!

    这一次,秦国已经处于一个崩溃的边缘。为了云漾,自己撂下了襄王,来到了这里。

    他的面色中有一丝清冷,神情中也有一次淡然,冰冷的脸上露出一丝温润。就像是千年的寒冰上却有一丝暖意一般,冰到极致所化就的。

    他看了一眼颜如邀,脸上的动容更加地明显。说道,“我并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是想说什么,我只是一心一意地看着云漾。难道爱一个人就不能兼顾其它吗?”

    颜如邀的脸上露出一丝好笑的表情,这个盛千烨在于感情方面真的有些不擅长。爱情怎么能够掺杂其它的东西,这不是让人深思和疑惑的吗?

    他看了一眼盛千烨,脑海里却陷入了疑惑。为什么这么不够专心的盛千烨反而得到了云漾的眷顾?而一心一意的自己现在还在这里吹着冷风。

    盛千烨看了一眼颜如邀,不知道他此时的沉默是在想什么。

    也许是第一次自己所要面对的情景,难道自己的心目之中还有什么难以面对的空洞?他对着山风叹了一口气,整个山上都回荡着他的绵长。

    颜如邀没有说话,这样的情景显然是轮不到他说话的。这样的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又为什么非要寻找一个答案。或许没有答案才会是最好的选择。

    他看了一眼盛千烨,说道,“云漾一直都在里面守着那个巫女,那巫女不过是灵力受损而已。其实没有伤到真正的大脉,估计现在已经醒来了。”

    颜如邀此时脸上惨然地看着盛千烨,心里有一丝后怕。曾经以为眼前这个白发如许的男子就是这个世间的强者了,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并不是。

    这一次来到这里,自己突然见识了两个强者。虽然那个老者使用了秘术,但是爆发的潜力也是势不可挡的。

    颜如邀叹了一口气,看向盛千烨,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说道,“没有想到这个巫女真的身怀灵力,当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还以为她只是招摇撞骗而已。”

    盛千烨对于这个巫女却是了解得很多,这里是罗网的一个据点,巫女也和圣教有一定的联系。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人真正的拥有灵力。

    盛千烨此时也是感慨万千,说道,“这个大千世界真的无奇不有,我这下真的算是长见识了。灵力这个东西,居然真的会有人拥有,还能够起死回生,确实十分神奇。”

    颜如邀不禁想到,要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多拥有灵力的人,是不是就会有很多人长生不死?既然刚刚死去的人都能复活,那么让活着的人活得更加长久也不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吧!

    他探究的目光看了一眼盛千烨,眼前这个人身上也是有灵气的,只不过是白色的灵气,和那巫女身上的紫色灵力根本不能比。

    颜如邀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说道,“初初见到云漾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有一丝不解。为什么云漾开始运用心力操纵周围的火源,为己所用?”

    但是后来我却是知道了,原来这世界还有更多的人拥有秘术,云漾也是其中之一。都怪我的见识太过浅薄,才会在这个世界活得这么惨淡。

    盛千烨轻易不看到颜如邀露怯,心里听了他现在的话之后,有些惨然。

    颜如邀已经是这世界的人中龙凤了,完全没有必要妄自菲薄。虽然这人一直都是觊觎着云漾,但是看在漾儿的面子上自己也不好怎么对付他!

    盛千烨笑了笑,说道,“灵力和异能这些东西,都是不常有的。所以颜兄你就不必感慨了,你的功夫和心法在江湖上已经赫赫有名。世人一提起你的阴阳宫,都是脸色一变。”

    颜如邀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说别人都怕我这个阴阳怪气的人吧?可是我就是这般,除了云漾,其它人的想法我都不在乎!”

    盛千烨知道他现在说的是实话,但是心里就是有些不舒服,眼前这个人太过潇洒妄为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