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八章 神光再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太过潇洒妄为的人心里一般没有什么顾忌,做起事情根本不管别人的意见,只图自己的爽快。

    虽然一直都知道颜如邀的声名。但是盛千烨还是觉得自己并不是很了解他。对于不了解的人,他向来都是敬而远之。

    他看了一眼下面浩瀚的山谷,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说道。“我们走吧,有些事情就不要看了。还是抓住眼前的东西为好。”

    颜如邀看着他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心里知道他现在说的是对的。于是也直接跟着他走了进去。

    那些小木屋里,云漾只是正喂着轻灵吃一些流食。看着他们两个进来了,轻灵的心里有一丝尴尬。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她看了眼前这两个人一眼,神情里有一丝不悦。

    云漾敏锐地观察到了她的变化,转回头去看见是他们来了。与轻灵不一样的是。云漾对他们有一种善意的欢迎。眼神里尽是温暖的笑容。

    看着他们如此,也觉得很多时候就是这么值得拥有。

    盛千烨看着她如此岁月静好的笑,脸上升腾起一丝温暖。有很多东西根本就是自己不需要的。自己难以触摸到那样的东西才觉得有些不好说。

    那些看似可及的东西。实则要付出很多的代价。看着眼前对自己巧笑倩兮的云漾。盛千烨的心里觉得有些不舍。

    若是真的像颜如邀说的那样,自己若是不放弃那么多东西。根本不配得到她的爱的话,那么自己的存在又有什么价值呢?

    可是自己并不能放弃。国破家亡,若圣教不兴、秦国不幸,有很多人根本就会流离失所。舍小家为大家。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男儿应该做的事情。

    虽然自己一直都是病态的样子,但是在躲避父皇的那些年里,一直都知道应该做什么。

    现在面对这一切的时候,才会有那么多的不舍。

    云漾看了盛千烨一眼,神情里的深情根本掩藏不住,有几分诧异,也有几分坦然。

    轻灵看了她一眼,知道她现在的心里也是十分纠结,于是就说道,“漾儿,我现在没有什么事情了。你要是有什么自己的事要处理的话,根本不用管我。”

    云漾转身对她一笑,说道,“灵儿,你的身体根本就没有好,我怎么能不管你呢!”

    轻灵的脸上笑容更加明显,但是显然对于很多东西都有不清楚的地方。云漾看了一眼盛千烨,深情款款地说道,“千烨,你终于来了。”

    盛千烨冰冷的脸上涌上了红,眼神里也十分不自然。这是云漾恢复了记忆之后,自己第一次过来看她。她似乎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有变。但是似乎又有哪里不一样,什么都变了。

    盛千烨看了一眼她,脸上的不自然更加的明显。他觉得自己就像是突然失去了勇气,根本就不能正常的面对她一样。

    眼前的她就像是天女下凡,对于自己有一种十分的魔力,自己根本就不能操纵她的意识。

    现在的自己只不过是一具空洞的肉体,在她的面前,显得那么虚浮。

    盛千烨走到云漾的身旁,鼓起了勇气看了她一眼,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说道,“漾儿,这些年你一直都还好吗?”

    这个时候云漾才想到,自己一个人剪了头发,从秦国一个人来到了这百越国的蛮荒之地。

    跨越了千山万水,却还是在这里找到了盛千烨,云漾觉得自己有些何必。但是要不是这样的话,又怎么能知道,在盛千烨的心里是不是只有自己。

    他的心里是不是有很多事情都是自己最为重要的,看到很多事情都是不解的。

    云漾不知道为什么,像是缺乏了安全感一般一样,就是想要确认。或许在盛千烨的心里有很多事情都是重要的,但是只要自己是最重要的那一个就好。

    想到这里,云漾直接抬起头,真诚闪着灵光的眼珠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些年,我一个人都过得很不错。想来来了百越国这么久了,我似乎还是第一次遇见你一样。”

    盛千烨听了她这句话,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云漾说得没有错,现在的她确实是第一次见到自己。那些撕心裂肺的往事都不要再提,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

    他走到了云漾的面前,脸上浮现出宠溺的笑容,说道,“我心中犹如月亮一般的云漾,你愿意重新跟我走吗?”

    云漾听了这话,脸上有了一丝羞涩。还是第一次,盛千烨跟自己说出这样的话。云漾看了她一眼,他还是那么温润,就像谪仙一般。

    现在的自己,在他面前,似乎是没有经历过什么世事一般。但是又是那么自然。

    云漾兴奋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愿意跟你走。不过你要答应我,只能爱我一个人,然后以后也不准欺负我。”

    盛千烨听到她这个话的时候,脑子里面就像是充血了一般,似乎什么都蒙了。所有过去的事情在他面前都没有了印象,他的脑子里只记得这幸福一刻。

    云漾久久没有听到他接下来的表示,神情里有一丝彷徨。难道他对自己根本没有心意,还是自己真的误会了他的举动!

    云漾想到这里,就有一些哀伤。没有想到自己这一腔热情,就直接这么付之了流水。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甘心的。对于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自己的心里也是十分在意的。

    云漾看了一眼盛千烨,见他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心里多少有些生气,但是想到自己之前的那些冲动的做法,觉得还是不能够如此。

    于是她走到盛千烨的面前,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说道,“你这个人,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久久不给我一个回复?”

    盛千烨听到了她的抱怨之后,这时候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

    他的心里不禁暗骂自己傻气,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撑不住场子?

    于是他看着云漾露出了一丝微笑,说道,“漾儿,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听到你答应我这件事,我的心里真的觉得很高兴。”

    云漾仔细看了一眼他的神情,揣摩着他刚刚有没有说假话骗自己。毕竟这个世间很多事情都是自己不知道的,或许盛千烨的心里有了别人也不一定!

    盛千烨见云漾这么上上下下地打量他,脸上浮现出一丝欢喜的神色。云漾这是对自己认真了的节奏,自己一定要好好把握住这一次机会。

    颜如邀根本不想看他们两个打情骂俏,他看着床上的轻灵神情里有一丝婉约。于是直接走了过去。

    云漾看着颜如邀在一步步靠近轻灵,心里有些害怕。这个阿颜一向都是不走寻常路的,看起来他似乎是对轻灵颇有怨言。难道他想对轻灵做不利的事情?

    看着云漾的目光一下子就被颜如邀吸引住了,盛千烨的心里有些发堵。这个人果然就是十分不寻常的,留在自己的身边迟早是个祸害,得想办法将他弄走!

    盛千烨心里升腾起这个想法,脸上有一丝得意。等到颜如邀走了之后,云漾就是自己的了。那个时候,即使两个人真的有了什么争执,也不会有这么明显的对比。

    云漾心里生气之后,也不会直接离家出走。要是颜如邀一直都在这里的话,他的存在就是衬托自己做得不好的见证。

    颜如邀走到了轻灵的床前,轻灵端着碗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颜如邀尽量让自己的脸上有一丝善意,看着轻灵说道,“你一直都在这里,难道觉得不闷吗?你想不想出去走走见识一下更大的世界?”

    轻灵听到这里,眉目里有一丝怅惋。自己因为身份的关系,根本不能够直接出去。要不然的话,祖宗的宝物根本没有人守护,就会落入他人的手中。

    不知道是谁泄露出去的消息,现在很多人都以为有神部落是有宝物的。很多人都对这里十分觊觎,要是自己现在走了的话,就会有不少人趁虚而入。

    想到这里,轻灵的哀伤更加深了。不管自己想要如何,现实都是这么残酷。本来就是家族里面选择出来守护宝物的,职责所在更不能轻易离开。

    颜如邀看她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皱眉。心里十分着急。这个轻灵到底在想什么,怎么着都给人一种冥顽不灵的感觉。

    她看过那笔财富,那比一个普通的小国都更加富庶。这样的财产要是让人知道了,就会引来灭顶之灾。恐怕整个有神部落都会死于贪婪之人的手下。

    云漾瞪了他一眼,说道,“阿颜,你什么时候管起轻灵的事情来了?轻灵是有神部落的巫女,根本不能随意离开自己的部落。”

    颜如邀听到她这么说自己了,心里有一丝反感,于是直接说道,“巫女又怎么了,你还是有神部落的圣女呢?刚刚不也答应了他,你要离开这里吗。难道巫女就应该死死地守在这里,直到年华老去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