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七章 江湖高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但是盛千烨晕倒却是一件真实发生的事情,云漾决定不要再自欺欺人。

    她眼神里面有一丝愤怒,淡蓝色的瞳孔一直盯着茶楼老板。说道,“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他会晕倒?”

    茶楼老板脸上的笑容有了一丝猥琐的味道。“我做了什么,为什么要告诉你呢?你要知道现在这个事情这么困难。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还在好奇。为什么你还没有晕倒?”

    听了他的话之后,云漾想起轻灵给自己的那个锦囊。据说可以规避百毒,自己现在没有晕倒。恐怕就是拿玩意儿的作用了。

    云漾的胆子大了一些,说道,“不过就是一些雕虫小技而已。你以为本姑娘会放在眼里。你们这些毒药在我的眼里都是玩剩下的。识相的就老老实实交代你的来历。要不然的话,有你好看的。”

    茶楼老板看到她还没有晕倒,此时心里一惊。

    他拿捏不准这个云漾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于是有一些犹豫。

    这个时候。火势越来越大。外面的人也开始喊要救火。

    这个茶楼临街,是最旺的一个门面。当初盛千烨选择这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但是为了这个而遭人暗算,云漾的心里觉得十分不划算。那个茶楼老板最终战胜了心里的恐惧。来到了云漾的身边。

    云漾虽然现在神智有一点模糊,但是还是告诉自己应该坚持下去。

    茶楼老板看着她呵呵一笑,说道。“你是我见过的,少有在这幻情香里不晕倒的人。不晕倒也好,之后你会觉得幸福的。”

    听到幻情香这几个字,云漾的脸色都变了。

    这幻情香是一种催情药物,但是它的功效不只是催情而已。这香的炼制方法也十分特殊,一般的人根本炼不出来。

    使用这种香味的人,一般都是江湖秘派。除了他们有实力,一般的人都不是这个香料的拥有者。

    中了这种毒药的话,就会晕倒,直接在晕迷中经历红尘往事。然后,慢慢死去。死的人毫无知觉,也没有什么痛苦。悄无声息,杀人于无情。

    若是有人不晕倒的话,在清醒之中,那个人就会情欲暴涨。若是不得到调解的话,就会浑身筋脉逆流,暴毙而亡。

    云漾想到这里,心里就有一点后怕。盛千烨现在已经晕倒了,自己得赶紧将他带出去才好。

    她将盛千烨扶到自己的身上,慢慢往外走去。

    茶楼老板直接拦住而来她,说道,“美人儿,既然你来了,想走就有那么容易吗?”

    云漾生气地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最好赶紧走开。要不然的话,我就会对你不客气了。”

    想到这里之后,云漾拔出手中的利剑,对那老板怒目而视。

    老板也不生气,而是露出一丝笑容。只见他捏着两根手指,食指和中指就是一柄剑。

    云漾看到他如此这般之后,心里才知道,原来这茶楼老板也是武林高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会这么猥琐。

    在云漾的心中,一般的高人都是仙风道骨的。再不济的话,也会像自己的师父一般,是有自己的怪脾气,但是并不参与凡尘俗事的。

    眼前的这个人,虽然四十岁左右,但是眼睛滴溜溜直转,并不是什么好人。

    云漾看着他,眼神逐渐清澈,说道,“你这个样子又是何益,放我们离开,对你对我都好。你不是我的对手,贸然出手也是送死。”

    茶楼老板嘴角都有一丝微笑,看向云漾的眼神也有一丝嘲讽。这个女子实在太过不自量力了,她这个样子只是在勉力维持,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于是他放心大胆地朝云漾的走去,很快就来到了云漾的身边。

    云漾放下了盛千烨,脸上十分凝重。她确实是没有什么力气了,虽然没有中毒中到晕倒的程度,但是此时就是懒洋洋的,提不上劲儿。

    想到这里之后,云漾看了一眼茶楼老板,眼神里面都是嘲讽。

    自己虽然失去了力气,但是要是这个人硬要拼的话,自己也是可以勉力支撑的。云漾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看着他说道,“看你手指上的茧,应该是灵山气宗一派的吧。”

    茶楼老板见云漾一下子就说出了自己的来历,心里有些略微吃惊。他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容,看着云漾说道,“你这个小妮子,还是有些见识。”

    云漾见蒙对了他的来历之后,心里略微松了一口气。本来见到他手上的老茧之后,心里有些略微发慌,以为他是什么高手。

    若是灵山气宗一派的话,完全就不需要那么担心了。

    因为气宗最近人才凋敝,最强大的那个人也不过是高阶选手。和自己的实力虽然不知道谁高谁低,但是至少可以一战。

    要是剑宗的话,就不一定了。据说剑宗现在有超能者,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一般的人都不能对抗。

    以前只是听说过这些,没有想到自己真的会遇到。

    云漾觉得,自从认识轻灵之后,自己就可以和这些原来世外高人一般的门派打交道了。

    以前在秦楚两国的时候,云漾再怎么闹腾也只是在皇室周围打圈圈。对于圣教、对于这些世外仙山的门派,云漾根本没有染指过。

    要是给她一个选择的话,她还是会选择在乱城继续做欧阳匪。

    那个时候,师父还没有死,一直陪伴着自己。要是自己不喜欢百里暮扬就好了,至少不会有那么多痛苦。

    不知道为什么,云漾居然会想起这些事情。想到这里,她的脸上就有了一丝既嘲讽又甜蜜的笑容。这些事情都过去,自己还执迷不放。

    她的心里突然一冷,难道是自己的日子并不久远了,所以才会想到这些东西。据说一个人要死的时候,就会看到自己的亲人来接自己。

    云漾现在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师父,她的心里有了一丝害怕。自己还没有活够,千万不能够死。

    想到此处之时,她看了一眼茶楼老板,只见对方正看着自己。

    云漾问道,“既然你是气宗高人,为什么又要对我下手?我根本不是什么有名的对象,对于你们来说根本不名一钱。”

    那人脸上勾起了一丝嘲讽,心里想道,这人还是有先见之明的。

    不过自己接下了任务,就不得不执行。

    于是他看了云漾一眼,说道,“你的命根本不是你说了算的,而是付我钱的那个人说了算了。同样,虽然你是一个扶不上墙的人物,但是如果别人要出钱杀你的话,你就值钱了。”

    不知道为何,云漾觉得他这个理论简直无懈可击。

    难道自己的命根本不是由自己做主的?虽然自己现在在灵界完全排不上号,但是如果有人愿意出高价买自己的命的话,就可以身价直升。

    云漾不禁觉得,花钱买自己命的那个人简直有些不可理喻。自己明明就是一个小人物,被他这么一弄,也会渐渐有名的。

    要是更多的人想要得到那笔钱,不就会把主意打到自己的身上来吗?

    云漾看了一眼茶楼老板,说道,“你能告诉我,那个买凶杀人的人到底是谁吗?”

    那人直接摇了摇头,说道,“做我们这行都是有规矩的,你见过哪个杀手暴露过自己雇主的姓名的?”

    云漾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不过她志不在此。杀手当然不会暴露雇主的姓名,要不然的话,他的名声就坏了。

    为了维护所有杀手的利益,他们就会联合起来杀了那个暴露信息的人。人们买凶杀人总是不希望暴露自己的身份的。违背这个规律的人,就会受到所有人的惩罚。

    云漾看了一眼他,说道,“那你可以告诉我的名字吗?”

    茶楼老板见她一连问了自己几个问题,脸上有了一丝不淡定,于是说道,“气宗白山。”

    云漾听到这个名字之后,脸色立马就变了。这个人就是气宗的掌门,也就是气宗唯一一个身手达到高阶级别的人。

    云漾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说道,“居然让气宗掌门过来杀我,那人还真的是看得起我。”

    白山也是一代宗师,心里还是有一丝宅心仁厚的。不过既然别人付了钱,自己就要办事。

    看到云漾这么难受的样子,说道,“小姑娘,你也不要难过了。这人必然都会有一死的,我看你也不是很讨厌,我就留你一个全尸吧。”

    云漾抬起了头,眼神冰冷,带着一丝愤怒地看着他,说道,“你要是再不走的话,我才会考虑要不要留你一个全尸。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识相的就快点走吧。”

    白山根本没有想到,刚刚还十分谦虚的一个小姑娘,转眼就变得这么惹人讨厌。原本对她有的好印象立马就消失不见了。

    他的脸上露出嘲讽,手指剑上也有一丝气冒了出来。

    这股气是可见的,代表着他内心里剑的方向。以气的浓厚程度,判断气宗人水平的高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