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九章 抉择之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山见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

    这一次这两个狗男女栽在自己的手里,定然要让她们好看。

    他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看着云漾说道,“你们两个人,我可以让你们其中一人活命。但是另外一人就要偿命。”

    盛千烨听到这里之后,心里有一丝反感。于是直接看了一眼白山。愤怒地说道。“你是什么东西,怎么能掌管我们的生杀大权?”

    白山看到他这么气急败坏的样子,心里更加高兴了。

    看到别人气跳如雷。但是却拿自己没有办法的样子,实在是太有成就感了。

    白山看着云漾说道,“这个选择。你们要不要?”

    云漾犹豫了一下。盛千烨刚刚醒来。并不知道白山的实力,但是自己却是知道的。

    于是她点了点头,说道。“我愿意做这一个选择。”

    盛千烨听到这个回答之后。眼神里面有一丝不可置信。不过他是了解云漾的。云漾的个性十分张扬。若不是迫不得已,她不会这么委曲求全。

    盛千烨的眼神一凛。心里开始深思了起来。莫非这个白山的实力真的深不可测。但是以自己的肉眼来看,似乎实力在自己之下啊。

    盛千烨都能够看到他的元婴。真的就是高阶选手的初级水平。

    想到刚刚的封印。他的心里有一丝震惊,说道,“莫非就是因为灵力。你才能够这么嚣张?”

    白山看了一眼盛千烨,像是看傻子一般。说道,“堂堂的圣教教主似乎是对这样的结局有一丝不服啊?也好,你也可以做出选择啊!”

    盛千烨直接冲了过去,但是在接近白山的时候,直接被一道无形的墙阻隔。

    盛千烨看到这一幕,心里有一丝震惊。他挣扎了一下,但是还是不能够冲破那道墙的阻隔。

    云漾心里有一丝窝火,不知道盛千烨做这个徒劳无功的事情有什么意义。

    想到他身上的毒素刚刚解除,身子还没有完全康复。云漾就对盛千烨的目光有了一丝同情,似乎是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应该怎么做。

    盛千烨笑了笑,神情之中有一丝镇定。

    云漾见他此种模样,也不知道他的脑子里到底在卖什么关子。

    只见盛千烨脸色淡定地看着白山,说道,“我愿意接受你的选择。我留下,你放云漾走。”

    白山听到他的回答之后,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自己当年也是这样,选择让丝雨离开的。

    不过这些都是徒然的。女人这个东西,真的是难以捉摸。你越为她牺牲,她越是看不起你,神情里面有一丝蔑视的样子。

    白山此时同情地看了一眼盛千烨,就算是没有了自己的关系。眼前的这个人也不是可以得到幸福的模样。

    他的眸子略微眯起,眼神里有一丝不愉。

    那一晚的情景现在都还在眼前一般,一直都在白山的记忆里挥之不去。

    自己和丝雨,本是气宗的新起之秀。这件事情发生在二十年前,那时候气宗正值掌门换届的时候。四君子同时退出掌门参选,一时间所有的风头都集中在年轻人的身上。

    白山、丝雨、杜若本是气宗年轻一代中有能力的一群人,新的掌门就要在他们三个人当中诞生。

    白山和丝雨一直以来感情都很好,派中不少人都觉得他们应该在一起生儿育女,慢慢变老。

    现在掌门换届要在年轻人当中选举之后,本来三足鼎立的三个人,此时就变成了白山这边一方独大。

    丝雨虽然实力十分强悍,但是却是一个没有什么野心的人。她小鸟依人,看着白山说道,“师兄,这次掌门选举,我就全力扶持你了。”

    白山听到这里之后,心里十分感激。本来他的权力欲就比较强,掌门之位他势在必得。丝雨的实力本来就不错,要是她决定参选的话,以她在教中的个人魅力,恐怕机会也是很大的。

    现在她既然决定支持自己,走在幕后。那就意味着,自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而且对方手里那些支持者也会涌入到自己这边。

    想到这里,白山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虽然大师兄杜若的手段也十分高超,但是这一次,自己两个人对一个,也是颇有胜算。

    他的心中升起一丝豪情,已经打算好,要怎么将这灵山气宗发扬光大。

    那一日夜晚,当他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里面。山洞里有星火之光,似乎是来自远处的一个火把。

    这时候,一个青色的身影走了过来。白山的眼睛一眯,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大师兄,你来得正好。快把我救出去。”

    这时候,身边传来了一丝呜咽,白山才看到,原来丝雨也在这里。

    她被死死地绑在自己身边的一根柱子上,嘴里也被塞着布。

    白山见她那么可怜的样子,心里升起一丝同情。于是看着杜若说道,“大师兄,你快来救救我们,帮我们把绳子解开。”

    杜若呵呵一笑,这一切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笑话。他眼神冰冷,看着白山说道,“你这个人是不是傻啊,难道看不出来是我将你们绑到这里来的吗?”

    白山的脸色一变,大师兄这个时候将自己绑了过来,很明显意图在哪里。

    他十分愤恨地看着杜若,说道,“你这个人真的十分卑鄙,让人觉得有些无耻。我的心里明明就是对你有几番好意的,你却这么对我。这掌门之位公平竞争,你偏要使这样的下三滥手段。”

    杜若的脸上有一丝嘲讽,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这个人,说道,“你们两个人联合起来,还说什么公平竞争?我这是下三滥的手段,难道你们那个就十分高尚了。”

    白山原本就得意于丝雨的追随者会投奔自己,眼下听了他的话之后,心里有一丝心虚。说道,“这话倒是不假,只是你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我真的觉得你有些讨厌。”

    杜若此时没有理他,而是慢慢走近丝雨,说道,“我的小师妹,你说,你愿不愿意投奔师哥啊?”

    丝雨摇了摇头,眼眶里面眼泪都在打淌。

    白山再怎么也是一个男人,看不惯自己的女人此时这么委屈的样子。于是他愤怒地看着杜若,说道,“你不要对师妹下手,有什么事情冲我来。”

    杜若见眼前这个男子,到现在都还在充着男子气概,心里有一丝鄙视。

    只听他说道,“我倒是可以冲你来,但是你有什么理由让我专门对付你呢?这一次掌门换届,你们两个人都在候选人之中,我可不能厚此薄彼啊!”

    白山压根儿没有想到他这么下作,居然连自己的师妹都害。于是他闭上了眼睛,一脸大无畏地说道,“你有什么都可以冲我来,要不然的话,我做鬼都不会原谅你的。”

    杜若眼神里有一丝讽刺,对白山的话有一丝不以为然。谁都知道,灵界的人要是羽化了之后,只能是成为水珠慢慢升入天空。根本没有人界那些神鬼的传说。

    白山见他没有什么反应,说道,“我死了之后,你可以直接当选掌门。你放心,师妹是不会跟你抢的。大师兄,你就放了她吧。”

    杜若此时看了一眼丝雨,见这个娇小的美人儿一直都是窝在那里,此时看起来还有那么一丝楚楚动人的味道。

    于是他走了过去,扯出了她口中的布。

    丝雨终于可以说话了,她大呼了一口浊气,看着杜若的眼神充满了乞求。

    杜若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有一丝玩味,直接说道“我的小师妹这是在做什么,难道师兄对你不好吗?”

    说完这话,他直接拿手摸在了丝雨的脸上。

    白山看到这里,心里有一丝气不过。于是说道,“杜若,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你拿开你的脏手。”

    白山的眼神就像是要吃人一般,但是杜若的眼睛里面有一丝不以为然。

    他脸上有一丝玩世不恭的笑,看着丝雨说道,“小师妹,若是你和白山两个人当中只能活一个的话,你会选择自己死吗?”

    白山听到这里之后,心里暗骂杜若是个人渣。只听他大声咆哮道,“杜若,你什么事情都放马过来,为什么要去逼迫小师妹?你要是动了她一根毫毛,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杜若嫌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直勾勾地看着丝雨,说道,“刚刚那个问题,你的答案是什么?”

    丝雨清冷的声音说道,“我选择白山死。”

    白山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了一下。没有想到丝雨的心竟然这么狠,让他有些心疼。不过丝雨家中还有年迈的父母,要是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也是不好的事情。

    白山想到这里,就十分理解丝雨的选择。于是他也直直地看着杜若,说道,“你听到没有。想要杀人的话,就杀我好了。你放了丝雨,她对你的事业没有什么影响。”

    杜若看着白山这副模样,眼神里有一丝同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