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七章 修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白山看到云漾那么高兴的样子,也不好泼她冷水,只是脸上露出了淡然的笑容。

    云漾看着白山也笑了。此时更加高兴了,于是欢天喜地地跑了起来。

    她的眼神里有一丝温婉的气息,盛千烨自从逃生了之后。一直都受到毒药的限制。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机会可以帮助他祛除身上的毒素,云漾自然是十分高兴的。

    盛千烨浑身的青筋都冒了出来。脸上也显得十分狰狞。

    但是云漾知道。他之所以会这么痛苦,只是因为毒入骨髓。要不是一直受到药的帮助,他肯定连活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但是吃了那么多药以后。盛千烨的一头乌发也变得雪白,根本就不复曾经的青春年少。

    虽然他白发时依然那般潇洒迷人,但是云漾心里明白。盛千烨的心里一直都很不高兴。上一次之所以和他闹矛盾。也是因为他心里的自私所致。

    云漾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容,对于盛千烨这模样,心里有些不可置信。盛千烨吃了那么多药物。也只能是续命而已。现在来到了这药池之中。居然可以治好他的病。真的是意外之喜。

    盛千烨此时像是痛苦过去了一般,脸上稍微有些舒缓。身上的青筋也在渐渐消退。

    他似乎没有了什么力气一般,软绵绵地仰在水面上。

    云漾此时也注意到。这药池里的水,根本就没有以前的烫了。于是她赶紧游了过去,一只手接住了盛千烨。

    看着他一头黑发的模样。云漾的心里十分高兴,于是直接亲到了他的脸上。

    白山看到这副情景,心里有些妒忌。

    还是第一次看到云漾这副模样,真的让人羡慕。自己现在还是名不正言不顺的样子,根本没有办法靠近云漾。

    云漾此时也发现自己的身上有了一丝变化,她眸子里的神色十分痛苦,似乎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

    于是她搂着已经晕迷的盛千烨,将他放在了岸边。

    他的身子靠在了药池的边缘,那里鲜花盛开,有异香,还有蛱蝶飞舞。

    下半身泡在药池里,有利于他吸取药池的营养,变得愈加强盛。

    云漾看着他这副模样,呵呵一笑,脸上有一丝动容。

    她的身子此刻也开始有了一丝微痛,但是并不是特别的厉害,只是有一些磨折人。

    她情不自禁地往药池的深处游去,似乎只有那里的充沛灵力才能够治疗她的伤痛。

    白山看到这里之后想要阻止,但是看到云漾已经游了过去了。这药池方圆千里,一直都是灵山之眼。所有的灵力都是从这里飘散出去,继而又从水底生成的。

    一直以来,两派的弟子都在边上活动,从来没有人走到药池的深处去。

    那里的灵力实在太过充沛,总是让人有一种放心不下的感觉。所以即使来到这药池浸骨的人很多,但是还是没有人要去到那深处看看。

    白山想要阻止,但是云漾已经沉迷于其中。

    他看到了一副惊人的情景,眼神里有一丝不可置信。

    云漾游到那深处之后,整个人开始漂浮了起来。她闭着眼睛,脸上有一丝安详,像是睡着了一般。

    在强大的灵力之下,她已经脱离了水面,开始往天上飞去。

    不过她还是保持着那睡着的姿势,神情里有一丝安详。

    白山看到她这样之后,心里有一丝震惊。这么强盛的灵力,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想到上一次和剑宗的老头子议论这里的时候,他完全不敢想象这时候的样子。

    这么充裕的灵力,要是早点看见的话,也不会说这个灵山的灵力都在渐渐消失了。

    这时候,白山也注意到了一个变化。周围的飞禽开始渐渐少了,本来还时有啁啾的声音,现在确实鸦雀无声的样子。

    他的心里不禁漏了一拍,这一切都显得有些不正常。

    他震惊地看着云漾,只见后者还是漂浮于天上。那股托起她的灵力,源源不断地往她身上涌去。虽然说,能够吸收更多的灵力是一件好事。

    但是云漾并不是实力强劲的修炼之人,这么多灵力一下子灌入她的体内的话,恐怕她会受不了。

    于是白山大声喊道,“云漾,你快醒醒,不要再吸了。再吸下去,你会自爆而亡的。”

    他看了看躺在边上的盛千烨,只见后者一副大势将去的样子,眼睛微眯着也没有什么反应。看来现在谁都指望不上了。

    他没有想到,这两个年轻人这么邪门儿。早知道,就不会带他们过来了。

    他驾起云头,就开始赶了过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近不了云漾的身。

    他的心里十分着急,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就像是突然有了一道气墙,将他拦在了外面。他想要过去,但是怎么也无能为力。

    他着急地叫喊,但是云漾仿佛什么都听不到的样子。虽然她的神态还是那么安详,白山却知道,她现在十分危险。稍不注意的话,就会自爆而亡。

    云漾似乎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水底世界里,那里十分幽暗,有很多贝壳里几分晶莹点亮了水底。

    但是那光是幽暗清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云漾不是很喜欢这样的世界,于是她抱着自己的手臂,开始往前走去。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她只是凭着自己的直觉,一直都在往前走。

    突然,她看到前方一个巨大的寒冰床。那床是贝壳的形状,在水底自然而然地发着光。

    云漾看到那床之后,眼神里有一股亲切的感觉。盛千烨的圣宫里面,也有一个这样的寒冰床。不过那个是长方形的,这个却是被打磨成了贝壳的形状。

    相比较而言,她更喜欢这个床。

    于是她走了过去,情不自禁地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被一个人弄醒。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一个通身黑色的年轻人站在自己的面前。他的五官十分坚硬,脸上的神情也比较冷漠。

    云漾吓了一跳,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在哪里。

    她摸了摸自己的头,呵呵一笑,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但是你要相信我,我不是故意要睡你的床的。”

    那人听了云漾的话之后,脸上有了一丝怒火。于是直接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犯了什么错?不可饶恕!”

    云漾看着他这个样子,不禁在自己的心里腹诽。不就是睡了他的床嘛,至于这么小气。

    于是她从床上爬起,看了一眼那个男人,生气地说道,“我走了,这个床还给你,我也不睡了。不过你这个人是真的十分小气。这床冷冰冰的,给我睡我也不睡!”

    那人听了云漾的话,头发都开始飞了起来。

    只见他看着云漾说道,“尔等真的实在轻狂。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犯了什么错,还敢在这里叫嚣。”

    云漾摇了摇头,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值得眼前这个人一直在这里怒吼。

    那人浑厚的声音仿佛来自地下,本来就是在水底,在周围的幽暗,让云漾觉得有一丝丝害怕。但是她还是自己给自己勇气,让自己在这里不要太怂。

    毕竟这是灵界啊,随便一个人都能够置她于死地。

    她眨巴着眼睛,看着那人,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啊?我真的不知道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生气?”

    男人看到云漾如此楚楚动人的样子,反而不好再说什么了。于是脸上露出一丝尴尬,说道,“你睡了这药池之下的寒冰床,吸取了整个灵山的灵力。现在你只是神魂在这里,真身还在水上。”

    云漾听到自己已经神形分离了之后,心里十分紧张。她一只手抓住了那个年轻人,说道,“你能不能放我走啊,我真的是无辜的。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只是自然而然就变成现在这样子了。”

    她的脸上有担忧,神情里也有一丝哀愁,楚楚可怜地看着那人,说道,“我现在神形分离了,要是我再不回去的话,性命都有危险了。”

    那人呵呵一笑,看着云漾,脸上有一丝嘲讽。

    云漾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他这么厌恶。只是看他这样子,真的对自己有意见,于是也就没有说话了。

    那人看着云漾,说道,“你若是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事,我也不提醒你了。只是你现在才开始担心自己的性命之忧,未免晚了一点。你吸收了太多的灵力,那些根本不属于你的东西并不是那么容易为你所用的。只要你的神魄一回到你的体内,你就会经历难以想象的痛苦。”

    云漾被他这么一说了之后,眼神里有几分害怕。于是说道,“你能不能想想办法救救我,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刚刚才来到灵山,我根本就不想这么死啊?”

    那人被她这么缠着,脸上有几分嫌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