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八章 自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厚颜无耻。睡了自己的寒冰床就不说了,居然还想要自己救她!

    云漾见他没有说话。眼睛骨碌骨碌转了几圈儿。

    她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看着那人说道,“你生得如此俊美。我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

    月寒一向对自己的容颜十分自信,每个月圆之夜都会坐在药池旁边。对着平如明镜的水面梳理自己的头发。

    只是一直住在这湖里。无人欣赏而已。

    现在听到云漾在夸自己漂亮,月寒的脸上立马就露出了一丝笑容。

    只见他看着云漾说道,“你刚刚说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

    云漾听了他的话之后,有些愣住了。没有想到自己一时的谄媚,居然还有这作用。于是她赶紧说道。“公子。你生得真好看。”

    月寒听了之后,脸有一点红晕,看向云漾的眼神也有了一丝羞涩。

    云漾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还有些吃惊。这个月寒长相并不是阴柔挂的。相反。还有一丝阳刚之气。原本只是自己无意的讨好,没有想到还有这个效果。

    看到他一个男子。竟然比自己还爱美,云漾的脸上有一丝淡然。

    也许这个世界之大。真的无奇不有吧,自己有时候还是不要那么一惊一乍的了,免得让人知道了有些不太好。

    于是云漾看着月寒微微一笑。说道,“公子,你能够救我一命吗?”

    月寒刚刚被人夸过好容颜之后,神情有一些晃荡,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此刻他的心里又是恨起自己来了,不应该听了别人的话之后,就忘记了自己的本性。

    他脸上有些为难地说道,“你这个情况十分复杂,我怕是帮不了你了。”

    云漾听到这里,神情有些痴呆,简直不敢相信他在说什么。她哀求道,“公子,能不能想想办法?我刚刚进入灵界,还有事情要做,不能死啊!”

    月寒的脸上有一丝为难,似乎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其实这件事情是有办法的,只不过他一向都是一个冷漠的性子,根本不关心别人的死活。

    于是他脸上稍一沉着,说道,“我不过也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你就不用求我了。我叫月寒,你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云漾听了他这话,看了他一眼,眼神里面有一丝婉转。

    或许真的如他所说,他是一个普通人。

    但是云漾看了一眼四周漆黑的环境之后,当即就否定了这个想法。湖底十分冰冷,贝壳发出的光照耀着水波,有一丝蔚蓝的感觉。

    一般的人谁会住在这么清冷的地方,眼前这人必然有些不寻常。

    于是她呵呵一笑,看着月寒,说道,“公子你就不要骗我了,看你的形象气质,也知道你不是一般的人啊。”

    月寒被她这么一夸,又有些飘飘然了。于是说道,“那是,这个灵界,我觉得就我一个人最独特了。其它的人,都是一些窝囊废。”

    云漾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但是眼下自己也没有别的方法了,只有冒险一试。

    于是她眼泪盈盈地看着月寒,说道,“那你能够救我一命吗,既然你这么独特?”

    月寒此刻真的很讨厌自己为什么这么一被夸就飘飘然的属性,眼下真的不好收场了。他硬着头皮说道,“我倒是可以救你的。只是你不要说出去就行了。”

    云漾听到自己还有救,脸上当时就露出了笑容。

    只要还有救,管它是什么条件啊!能够救命就好。

    听了他的话之后,云漾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笑容,当即神魄就回到了水面之上的身体里。

    感受到了自己身上源源不断的灵力之后,云漾惨叫出声。

    这股力量着实霸道,云漾根本就驾驭不住。

    听到这声音之后,盛千烨从水中悠悠醒来。看着云漾这么漂浮在水面之上的情景,知道现在十分危险。

    他二话不说,直接从水面跃起,想要接近云漾。

    但是那股灵力实在太过霸道了,一般的人都没有办法接近她。

    盛千烨被阻挡在了灵气墙之外,心里特别恨自己。都怪自己没有力量,所以才看到云漾受到这么重的伤。

    云漾的惨叫声方圆几里都能听到,许多人被这撕心裂肺吓到了。

    剑宗的掌门感受到了灵山灵力的变化,再听到那撕心裂肺的声音,眼神里有一丝难解。

    他想了想,就往灵力波动的地方飞去,那正是秘境药池的所在。

    云漾虽然感受到那源源不绝的灵力进入自己的身上,那灵力仿佛无头的苍蝇一般四处乱窜。但是自己根本就运用不了它们。

    那灵力就像魔鬼一般,只由着自己的性子在云漾的体内横冲直撞,云漾根本就制不住它们。

    想到这里,云漾的心里就只有哭了。

    幸好自己在水里的时候,跟月寒谈好了。只希望他能够遵守约定,救自己一命。要不然的话,自己的性命可能真的不好了。

    感受到了自己体内灵力的碰撞,云漾心里沉了下去。

    现在根本就不是沉迷于这个的时候,她眼神里面有一丝愤怒,特别不愿意自己现在受到灵力的控制。

    她运用起自己的心火之力,想要将体内的灵力炼化。但这灵力太过凶猛,是还未驯化的野兽,云漾那一点力量根本不足以炼化它。

    云漾叹了一口气,放弃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于是直接叹了一口气。

    她看了一眼在气墙之外的盛千烨,脸上露出一丝绝美的微笑。

    盛千烨看着她那清淡而又富有韵味的笑之后,脸上有一抹惆怅。云漾现在被这么多灵力冲撞,不一定还能有机会活命。

    他脸上两行清泪落了下来,如同黑夜里的星辰。

    云漾看到他落泪,心里有一丝恍惚。她不知道为什么盛千烨会哭,难道是觉得自己会死去吗?

    她的心里也十分难受,并不想看到盛千烨这个样子。

    于是她站立了起来,像一位仙子一般。在灵力的簇拥之下,慢慢地来到盛千烨的面前。

    盛千烨看着站在眼前的云漾,心里有一丝不可置信。

    他想要触摸她,想要摸一摸她的体温。

    但是那道气墙还是存在着,将他们两个隔开。

    盛千烨此时才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做痛苦,于是大叫了一声,身上的灵力也是横冲直撞。

    这时,无崖子也赶了过来。

    白山见了他之后,脸上有一丝不悦。说道,“现在这药池不属于你们剑宗,你跑过来干嘛?”

    无崖子眼神里面有一丝探究,看着云漾,似乎想要将她看透一般。

    云漾这时也看了看这位刚来的老者,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这无崖子看起来六十岁上下,白发苍苍,连眉毛都是白的,看起来有一丝仙风道骨的味道。

    但是她知道,灵界中人的寿命一般都比凡间之人要长一些。

    这无崖子看起来六十多岁左右,但是实际上可能已经很老了。她微微一笑,看上去十分温婉。

    无崖子看到面前之人对自己笑了之后,直接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人倒是一个绝色女子,只可惜活不长了。”

    白山听了这后面的一句话之后,也没有追求他什么了,只是叹气。

    盛千烨看到这两个人都在这里叹气的时候,心里有一丝不悦。说道,“你们两个为什么都在这里叹气,难道你们不应该关心一下云漾到底还能不能活吗?”

    无崖子和白山看着盛千烨,异口同声地说道,“正是因为她马上就要殒命,我们才在这里叹气的。这灵山的灵力虽然最近有些波动,但还是很充足的。”

    白山说道,“这药池就是灵山之眼,灵力最充足的地方。云漾吸收了这么多的灵力,完全就抑制不过来。这些灵力在她体内乱窜,也不是她能够控制得了的。”

    盛千烨听到此处,只觉得自己有些肠肝寸断。为什么他们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云漾与他就不能够白头偕老?

    他看了那两位老者,眼睛里面有一丝晶莹,说道,“两位前辈,你们德高望重。难道就没有办法救救她吗?”

    无崖子叹了一口气,说道,“虽然我跟你们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也十分感念你心里的情。不过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什么办法了,你要节哀。”

    盛千烨听到这话,直接倒在了水里。

    云漾挥了挥手里的灵力,将他扶了起来。

    她微微一笑,看着盛千烨说道,“你不用担心我的情况,我很好的。你也不要害怕,我不会死去的。你放心吧。”

    无崖子虽然不知道这个女子哪里来的信心,但是看到她的笑容之后,只觉得阳光灿烂,和一般的人不一样。

    但是自己此刻也没有办法挽救她的生命,于是对于这样无邪的笑容,只是觉得有些愧疚。

    云漾并不知道他的内心里在想什么,只是突然看到这位仙风道骨的老者,神色里有几分惊讶。

    她看了一眼盛千烨,脸上溢满了温柔。看着他担忧的模样,她真想帮他抚平哀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