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二章 顺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盛千烨听了她的话,脸上有了一丝清甜,看起来十分温柔。

    他摸了摸她的头。眼神里有几分宠溺,说道,“这大师姐到底在想什么我不知道。只是这灵山的规矩看起来很多,你能够适应吗?”

    盛千烨当然一眼就看出来。刚刚那个人是一个欺上瞒下之辈。只是他不想让云漾知道。也不想让她操这么多心。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云漾看着盛千烨,脸上有几分动容,说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你一般有事情瞒着我的话,你的手就会放在你的衣边,一圈圈打转。”

    盛千烨刚想否认。却发现自己的手。此刻确实正放在衣边。

    他脸上扯出一丝笑容,将云漾搂了起来。云漾觉得有些无法呼吸,不知道盛千烨这番举动到底有何意义。于是说道。“我有些喘不过气来了。你这副举动难道是想收买我吗?我告诉你。我可不为你这点男色所动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盛千烨没有想到云漾这么有趣。于是呵呵一笑。

    云漾抬头看了他一眼,只觉得从这个位置看上去。盛千烨长得真好看。

    盛千烨身高八尺,看起来器宇轩昂,比一般的男子还要高出许多。云漾虽然也比一般的女子要高几公分。但是站在盛千烨的面前,还是有一种小鸟依人的感觉。

    她抬起头,看了盛千烨一眼,眼神里面十分动容。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就是这么令人欢喜。

    盛千烨看她这么黏黏糊糊的样子,心里也升起一丝好笑。于是说道,“好了,我们现在直接进去吧,看一看要住的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

    云漾点了点头,与他一起走了进去。

    见前面雕梁画栋的模样,云漾心里十分惊奇。这气宗虽然现在时运不好,但是屋子之中还是保留着当年气派的模样,和自己之前想的根本不一样。

    云漾走到了门口,看到门上挂着的是滚金的几个大字。海棠别院这几个字显得颇为生动。

    她站住了,怔怔地看了那几个字,回过头对盛千烨笑了笑,说道,“我喜欢这几个字,这名字真好听。”

    盛千烨看着那龙飞凤舞的几个字,虽然很有笔力,但是他并没有什么感觉。脸上只是笑笑,心里想到云漾喜欢就好。

    两人走了进去,看到这院子的宽敞。虽然只是一个别院,但是占地面积颇为广阔。那一排排屋子组成了一个四合院的模样,看起来有些规整。

    云漾伸了一个懒腰,巧笑倩兮地看着他,说道,“现在好了,我们可算是有了一个家了。虽然是临时的,但也聊胜于无啊。”

    盛千烨听到这里,羞惭地低下了头。

    他看了一眼云漾,觉得她跟在自己身边的日子真的受苦了。

    眼下的她并没有以前那么张扬了,但是行为上还是颇有一些个性。想来两个人闹了这么一场误会,颠沛流离,真的是委屈她了。

    于是他动情地将她揽在怀里,眼神里有一丝温柔。

    他轻声说道,“漾儿,这些日子,你跟着我,真的是受委屈了。”

    云漾心里不觉得苦,但是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也有些动情。她看着盛千烨,说道,“你快别这么说,你曾经是秦国的宁王殿下。我那时不过是云府的一个庶女,根本值不得你的关注。是你帮我解除尴尬,也有了一丝带我逃出苦海之意。说到底,我应该感谢你。”

    盛千烨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看她的样子有些心疼,说道,“这么久远的事情你都记得。你放心,我不会再让你受这样的委屈了。”

    云漾当然记得这些事情,虽然自己曾经失忆过一次,但这些难过的事情在她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她叹了一口气,心中有些郁结,并不知道应该如何排解。

    她抬起头看了一眼盛千烨,说道,“我们先进去吧,不要在外面流连了。”

    这海棠别院十分大,云漾挑了正南方的一处屋子做卧室,其它的都暂且空置。他们二人新来这里,也没有什么长物,所以用不了这么多。

    盛千烨每日醒来,就看到云漾将一切都打理好了。心里颇有一丝感动,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虽然现在的云漾和他还没有成亲,但是在他的心里,云漾就像他的家人一般。

    他看了一眼她,神情里颇有一丝动容。

    眼下的云漾生得玉肌风骨,雪颜花貌,让人心里颇有一些遐思。

    云漾见他走神的样子,心里觉得十分羞涩。于是说道,“你这个样子是做什么,真是让人感到害臊。”

    盛千烨原本觉得自己的举动并没有什么,但是看到她这么害羞的样子,心里颇有一番别的意味。于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云漾这么有趣,自己可要多逗弄她一番。

    于是拿起她的一缕头发,在她的脸上抚摸。云漾瞪了他一眼,心里有些生气。说道,“你都多大了,还这么不知道轻重。你看看你这个样子,我都为你感到害臊。”

    盛千烨倒是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但是云漾这么生气自己就不用触她的逆鳞了。于是她呵呵一笑,看着云漾,眼神里有几分惊慌。

    云漾本来是娇羞地想要说他一说,眼下见他这么重视的样子,心里也有些愀然。

    于是她看了一眼盛千烨,颇有几番动容。

    她说道,“你不要这个样子,我只是这么随口一说。你要是就这么往心里去了的话,我也会觉得有些惴惴不安的。”

    盛千烨见她这么说将了开来,心里也有些感动。

    正在她二人你侬我侬之时,一个白衣女子走了过来。云漾认得正是前几日带他们过来的大师姐,于是她脸上有了一丝笑容,说道,“大师姐来得这般早,不知道吃过东西没?”

    逐梦的脸上带着愠怒。原本叫人这样的小事,根本用不着她出马。但是师父今日不知道抽了什么风,见到这两个师弟、师妹没有来,偏生要让她过来。

    她十分生气地说道,“你们二人来气宗这么久了,为什么就没有去拜一下师父,难道真的要让我们请吗?”

    她呵呵一笑,脸上有些轻浮,说道,“若是寻常的贵客也就罢了,可是你们还是来学艺的。你们的辈分在我之下,但是派头却是不小。”

    云漾听她这么一说,脸色有些变了。于是说道,“是我们不好了,让师姐为难了。师姐先行一步吧,我们马上就过来。”

    逐梦听了她的话,脸上颇有一丝愠怒。正想要走,但是想到师父吩咐的话,心里还是有些踟蹰,于是就在这里停了下来。

    她看了一眼云漾,神情里有一丝疑惑。

    云漾见她迟迟不走,也只好说道,“师姐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我们一会儿就会过来的。”

    逐梦呵呵一笑,见她如此,眼神里颇有一分动容,也就没有怎么说话。

    要是她知道,师父这么说自己,恐怕对自己也有几分轻贱吧。逐梦想到这里,决定还是不要将自己的情况说出去,要不然的话会给别人可趁之机。

    想起今早上的场景,她的眼神里还是有几分黯然。

    她看了一眼云漾,神情里颇有几分嫉恨。今早,她和往常一样,率领众弟子站在院子里给师父请安。

    自从回来了之后,师父还没有主持过弟子的修炼早会。现在还是第一次,让她的心里颇有一分担忧,不知道师父会不会觉得她们的状态不好,而将罪责怪她的头上。

    白山看了那些弟子一眼,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逐梦的心里松了一口气,自己这个师父向来都是话少的。只要是没有说话,就说明没有什么大事。

    但是还没有等她松完这一口气,白山就说道,“你是怎么一回事呢?”

    逐梦的心里有几分疑惑,还未开口就听到师父说道,“你难道没有看到少了两个人吗?那新来的师弟、师妹,难道你就不放在眼里吗?身为一个大师姐,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还怎么给其它的师兄妹做表率。”

    逐梦听他说得这么严重,眼泪都差点掉了下来。

    白山见她如此,脸上就有了几分嫌恶。这些女子,没事了就喜欢哭哭啼啼,看着都让人有些心烦。于是他瞪了逐梦一眼,说道,“你能不能把你的眼泪收起来,这修炼之路本来就苦。你连这点苦都吃不了的话,还是赶紧下山吧。”

    逐梦眼见自己就要被逐出师门了,就直接跪了下来,说道,“师父,是徒儿不好。你就放过徒儿这一次吧,我现在就去带他们过来。”

    白山颔了颔首,示意她快点过去。

    逐梦呵呵一笑,眼神里颇有几分动容。赶紧跑到这边来了。海棠别院在南边,与山门口的院子颇有几分距离。

    逐梦的功夫是在气宗年轻一代中最好的,她有御云之术,自然没费多少工夫就过来了。一来就看到这二人居然还在你侬我侬,气都不打一处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