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四章 秘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么伶俐的人,入得铸剑阁之后,翻阅那些秘法。或许真的能够猜透。要是到了那时候,她的心真的不为气宗的话,就是一大祸害了。

    与其事发之后如何琢磨除掉祸害。不如现在这个时候直接从源头扼杀。

    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慈和的笑意,说道。“那铸剑阁是气宗的机密所在。一般的气宗弟子是不能够进入的。除了修为高深的气宗长老之外,有功的人才能够进入。”

    逐梦听到白山的话之后,松了一口气。

    还以为自己的师父真的宠这个女人宠得无法无天。连这样的要求也能够轻易答应。

    听他这么说了之后,逐梦的心里才略微好受一些。那铸剑阁确实是气宗的机密之地,即使自己身为大弟子。也没有前去看过里面的东西。

    要是师父真的让这个女人去了的话。逐梦真的会觉得自己要难过死。

    她看了一眼白山,眼神里面充满了感激。自己的师父并没有到老眼昏花的地步,只是眼下看到她们这个样子。心里颇有一丝新鲜而已。

    逐梦瞪了一眼云漾。心想。不过就是一张面皮好看。等到时日久了,再好看的面皮也会被看厌。

    她呵呵一笑。神色里十分高兴。

    云漾听到白山这样的话之后,心里充满了不屑。

    她只知道白山的结果是不让自己去。他现在是掌门。所有的规矩都是他定的。即使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要是他真的想要自己知道的话,也会想办法帮助自己排除万难。

    眼下这些话。都是他人为设的绊子。

    云漾想到此处之后,也不和他多言,只是微微一笑。

    这时候,一个声音却说道,“请问掌门,要是怎么的功劳,才能够进入这铸剑阁呢?”

    声音一出,所有的人都盯着那清冷的源泉。

    云漾也看了一眼盛千烨,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连自己都能够听出来的推托之词,难道他的心里不明白吗?

    云漾知道,盛千烨的心里应该要比自己清楚很多。论智慧,论谋略,盛千烨的才能并不在自己之下。只是自己真的有很多不清楚,为什么他知道了是推诿还要继续追问。

    白山听到他的话之后,心里略微有了一丝不屑。但是现在自己既然开了这个口,当众沉默也不太好。

    而且这个问题是云漾提出来的,自己还想得到她的青睐。才拒绝了她一次,现在又打破她另一个期望,云漾的心里会对自己有意见。

    于是他呵呵一笑,看着盛千烨说道,“看来你是很有追求啊,要将我们气宗发扬光大。要进入铸剑阁也不是不可以,虽然祖宗定下了这规矩,但我也不是什么严苛的人。你要是真的想进去的话,最大的有功之事,就是在下一次灵山初选上为我们气宗夺得一席之位。”

    下面的人开始议论了起来,虽然云漾并不知道这灵山初选是什么。但是听到后面人的说法,也明白了七七八八。

    原来这灵山初选是专门针对年轻人的一场选拔。

    灵山各大门派都要派出自己手下最具潜力的代表人,参加这个比赛。

    这样的话,他们才能够衡量出,哪个门派是现今势头最好的门派。

    一般初选可以进二十个人,而灵山大大小小的门派不下两百个。其中这两百个门派之中,又有四大宗。剑宗和气宗同源,巫宗和灵宗一脉。

    气宗现下已经这么没落,却还是没有被一些别有居心的门派取代,都是因为剑宗的功劳。

    两大宗派同气连根,但又相互竞争。虽然气宗从一个大的宗门,下降到只有十余人弟子的地步,剑宗为了自己的大格局着想,还是帮助它稳妥住了形势。

    要知道,巫宗和灵宗现在发展得很好。要是气宗少了的话,剑宗再有力道,也是孤掌难鸣、腹背受敌。

    面对这样的情况,两大宗门都希望气宗可以有新苗子走出来。只要有一个实力强劲的新苗子,气宗就能够走出这般腹背受敌的气数。

    要是这个新苗子实力强劲的话,气宗可能就此就翻身了。

    但是遗憾的是,一直都没有找到这个合适的新苗子。

    白山虽然觉得眼前这两个年轻人实力不错,但是比起光复气宗,他的心里想的还是弥补自己年轻时的遗憾。这个时候,他终于知道了,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女子都像是丝雨那般现实和残忍。

    还有一些心灵美好的女子,像一朵莲花一般绽放在这个世界之上。要是自己能够遇到她们的话,必然能够品尝得到爱情的甘露。

    白山看了一眼云漾,心里以为她就是自己的甘露。

    气宗的气运固然重要,但是要是自己错失了这个女子的话,可能自己一辈子都不会遇到了。

    白山的心里很快有了主意。

    于是他笑了笑,说道,“怎么,小盛的心里又有什么看法呢?”

    盛千烨只是听了他的话之后,习惯性地问了问。虽然现在这个话,自己也明白就是推托之词。但是现在自己的地位不比从前,要是自己再这么端着的话,恐怕就会错失很多机会。

    于是盛千烨就顺便问了一句,没有想到得到了这个答案。

    初选大会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十分陌生的事情。以前的路他都没有经过选拔,直接就是内定好的。没有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还要参加选拔。

    盛千烨的心里有些新奇,也有一些不屑。

    他看着白山笑了笑,说道,“掌门的话,我记住了。”

    白山在他这样,心里也有一丝疑惑。不过盛千烨也是刚刚洗了髓而已,要想修炼出能够达到初选前二十名的成绩,除非他是天才。

    人们对于天才是有执念的,原因是以为他不会吃苦。

    天才不就是那种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的人吗?别人若是想要学一样东西的话,自然就是要付出很多努力的。但是若是那人是天才的话,直接看一眼就会了。

    别人还在苦学的时候,天才就已经拥有足够的魅力笑傲群雄了。

    不过这只是一般人眼里的天才,因为他们不是天才,所以不知道天才究竟是什么样子。

    所谓的天才,不过就是比一些稍微平凡的人看得通透而已。他们也有迷茫的时候,很多事情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凡事都有一个试错的过程,只不过他们试了一次又一次,很快就知道自己的短板在哪里了。

    有些东西,没有一定的能量就是驾驭不了的。

    盛千烨一直都知道这一点。

    某些东西对于别人来说,或许十分简单。但要是落在了他的身上,就会觉得十分困难。

    就像他原来是宁王世子的时候,身体条件不是很好。对于一些皇子十分简单的体力活,到了他这里就会要了他的半条命。

    于是他呵呵一笑,看向云漾的目光十分宠溺。自己知道了自己的短板在哪里了,才会一心一意发展自己的长处。或许有一天,卷土重来未可知也是说不一定的。

    盛千烨看了一眼云漾,眼神里面充满了动容。

    白山看到他的目光之后,直接咳嗽了一下。

    这个人,居然在自己面前这么赤裸裸的看着云漾,真的是不把自己当一回事了。众人听到他的咳嗽之后,直接看向了他的目光所及处。

    置于众人焦点之下的他们,心里有些害羞。

    白山看到他们都盯着眼前的两个人看了之后,直接说道,“你们现在还不去练功,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

    他不想让别人看到云漾这么美的样子,也不想更多的人知道他们的关系。虽然这气宗的人都知道云漾和盛千烨的关系,但是白山还是自私地不希望他们强化这样的关系。

    他叹了一口气,眼神里有一丝空洞。

    真心相爱的人总是那么难找,难道自己就要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一直待在别人的怀抱里?

    白山暗暗捏了一下拳,心里并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他看了一眼云漾,神情里颇有一丝震撼。只是在自己的心里下定决心,不应该这么做。

    云漾看着盛千烨的样子,才说道,“我们现在开始回去练功吧,一定要在初选大会上争取到一个名额。”

    云漾这个目标并不小。

    要知道,初选大会参加的门派足足有两百多个。而且最终有名额的就只有二十个,一般的人都是争取不到的。眼下云漾就想占两个名额。

    白山听了她的话之后,心里暗暗有些得意。

    要是这两个人真的可以争取到这名额,自己的气宗也算是扬眉吐气了一把。

    虽然对于一些大宗来说,两个名额并不算什么。但这一年一度的初选大会,气宗已经有十余年没有一个人入选了。

    白山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说道,“你们可以不用心急,初选大会在十日之后,你们完全有时间慢慢练。”

    云漾和盛千烨听到这里,心里都惊呆了。没有想到这初选大会竟然就在十日之后,自己的实力现在还这么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